《雪山飞虹》

第13章 初传正统道,骤遭魔难劫

作者:萧逸

苍须奴知道这位小姐的脾气,一个惹翻了她,天都挡不住!

他生怕尉迟青幽中伏吃亏,赶忙道:“小姐犯不着亲自出马,待得今夜老奴跑上一趟,查明了一切,然后再报告小姐知道!”

尉迟青幽想了一下,点头说道:“也好!”

她眼光一掠岳怀冰道:“现在敌人居然胆敢深入后山,我们不能不防。我想二哥没有事时,最好暂时不要步出冷香阁,以免为敌所乘!”

岳怀冰点点头道:“我这就回去!”

尉迟青幽笑道:“我送二哥回去!”

说时杏眼向着尉迟鹏瞟了一眼,尉迟鹏正在跟她斗气,自不愿与她一路,只得站住不动!

尉迟青幽遂即移步前行!

岳怀冰看了尉迟鹏一眼,道:“鹏兄一块来吧!”

尉迟鹏摇摇头道:“我不去。”

他上前一步,小声叮嘱岳怀冰道:“刚才说的话可别告诉她!”

岳怀冰点点头,尉迟鹏道:“我一半天再来找你!”

说完转身自去!

岳怀冰向苍须奴点头暂别,赶忙追上了尉迟青幽,后者正自站在一颗雪松的脚下。

人是出色的美,树又是那么的秀!

岳怀冰不知道她何以要亲送自己转回,心里着实费解。原以为他们兄妹斗气,莫非是拿自己来泄气,那可就惨了。

心里这么想着,少不了打量了尉迟青幽几眼。

尉迟青幽见他走近,才又转身前行。

二人并排步行!

“我哥哥在背后都编排我什么来着?”

她一面走一面说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

“没……说什么!”

“没有?”

她站住脚步。

尉迟青幽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望着他,岳怀冰窘笑了一下,显得不大自然!

二人继续向前面走。

尉迟青幽一笑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是不是很凶?”

“青妹玉洁冰清,人品、武功都令我佩服之至!”

她低下头笑了笑,眼波儿向着他瞟了一眼,道:“你真会说话,干嘛把我形容得这么好?”

岳怀冰呐呐地说道:“我说的全是真的……”

他好像只会说这么一句。

尉迟青幽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从今天起,我要亲自传授你本门心法,我可不像哥哥那样,我先告诉你,我很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说时已来到“冷香阁”前,她率先步入。

岳怀冰跟进去!

尉迟青幽道:“我刚才见你由八角莲亭里纵出来的势子,证明你已经可以练习‘伏气’的功夫,因此我想提前传导你剑术入门的口诀!”

说时手指向着吊在空中的那口长剑指了一下,即闻得“呛”的一声,那口长剑自行由鞘内跳出数寸。

一股冷森森的剑气,顿时充斥室内!

尉迟青幽道:“这口剑还是我曾祖父玉洞真人留下来的,剑名‘聚萤’,和我爷爷留给我的那口‘铸雪’剑,乃是雄雌一双,在目前所知七十九口前古仙剑之中,名列十九,极为珍贵。本来是留给我哥哥用的,后来发觉剑气与我哥哥体质不合,才把它悬在这里,用为镇阁之宝!现在你来了,正好合用!只是在剑术未成之前,暂时不能佩带,以免遭人觊觎!”

岳怀冰微笑道:“我想这类前古仙剑,不是随便何人都可以占为己有的,还不知我有这个缘份没有!”

尉迟青幽点头道:“你说得不错,现在就看你有这个福气没有了!”

说完暗诵口诀,纤手向着侧身又指了一下,奇光刺目,宝剑已脱匣飞出。

蓝汪汪、白颤颤、冷森森的剑身,足有三尺长短,刹时间,全室大放光明。

这口出鞘的“聚萤”仙剑,一经脱鞘,就空一旋,银蛇般地直向窗外飞去……

尉迟青幽早已料到了有此一着,右手拿捏着剑诀,向外一指,清叱一声,喝道:“哒!”

那口剑原已脱窗飞出,倏地一个急转,又向室内飞回,刹时间如飞虹暴涨,银河倒卷,在一片风雷声中,直向尉迟青幽身上直飞猛刺了过去!

尉迟青幽纤指指处,自其指尖上矫龙般发出了一道白光,迎着来犯的剑身只一绕,已纠缠一处!

岳怀冰心正希罕,却见尉迟青幽所发出的剑光,如同一条巨蟒般地缠在了“聚萤”剑所发射的白光之上,双方一纠一挣,“呛啷”脆响声中,那口“聚萤”剑已坠落在地。

随着尉迟青幽纤手招处,前后剑光已幻为一口银光刺目的长剑,攒握其掌心之内!

岳怀冰一打量落地的那口“聚萤”剑,和尉迟青幽手中所握长剑,外表样式上几乎一般无二,唯一的差别只是那口“聚萤”剑光色白中透蓝,而尉迟青幽手中的“铸雪”剑却是光彩纯白而已!

先时岳怀冰并未见尉迟青幽佩有宝剑,此刻见状才知剑术之奥妙变幻无方,所谓“收之藏芥子,放之弥六合”,果然所传非虚!

他眼见尉迟青幽小小年纪,竟然有此神妙功力,自己昂扬七尺之躯,如今尚未能得窥门径。

一念之间,乃使他升起无比的向上的雄心!

这时尉迟青幽把手中长剑归入剑鞘之内,再看落地的那口“聚萤”长剑,尽管坠落在地,亦显得颇不安宁,剑尖上奇光伸吐,如出水之鱼,在地面上跳跃泼刺不已!

尉迟青幽笑向岳怀冰道;“这口剑好烈的性子,不过,总算被我禁法所制。二哥你请盘膝坐定,让我试一试剑身气质与你是否相配!”

岳怀冰闻言应了一声,乃在蒲团上盘膝坐好!

他这里方自调息初定!却见地面上长剑在尉迟青幽仙法催使之下,倏地泼刺跃起。

岳怀冰此刻双目原已下垂,乍见奇光,不由心中一惊。

是时耳边却传来尉迟青幽柔若蚊鸣的声音道:

“二哥不必害怕,只管定下心来……此剑将在我运施之下,贯入你全身百穴。二哥如觉出全身发冷,那是剑身本身之气,可以无虑;如果感到身上发热,就要赶快张开眼睛,我自会处理!”

岳怀冰点头示意,表示听见了。

在“万松坪”三年静居,苦练刀功时,他早已筑下了内功根底,尤其在静坐方面极见功力,可以瞬息之间,排除杂念,引发丹田之气机,行贯全身。

他这里方自凝神,尉迟青幽已施展仙法,素手一招,地上长剑已平空跃起托在手掌上!

只见她樱chún半启,向着剑身上轻呵了一口!

刹时,那口看来长有三尺的剑身,一阵暴缩,变为尺许长短!

尉迟青幽再呵一口,同时另一只左手,向着剑身上拍了一下。

银光流灿间,那口剑再次收缩!

不过是眨眼的工夫,已收为半尺不到,看来只约有三四寸长短的一口晶莹的小剑!

只是剑身虽然变小了,光华却丝毫未减,反倒更似强了数倍,映得满室闪电般的奇光夺目!

尉迟青幽一面控制着手中小剑,一双眸子却注意着蒲团上的岳怀冰,发觉到岳怀冰已经入定。

他出息均匀,俨然老僧入定!

尉迟青幽心中暗自赞许不已,深深觉得,爷爷神机妙算,选择的这个传人,果然不差!

老实说,尉迟青幽还不曾很仔细地看过他。

此刻对面迎着,只觉得其人眉长而秀,目俊而清,宽额丰准,五官之间配合得那般适度,朗朗然一股男子气概,却又非“美男子”三字所能囊括。

她虽幼受家风熏陶,一心向道,但是到底女孩儿家,又当青春之时,哪有不动情之理?

况且岳怀冰又是本门衣钵传人,尉迟真人飞升前碧简金批中明文交代,此一人正是自己未来夫婿……

尽管她曾私下里许过愿,愿为终身不嫁女儿之身!将以女贞成道,立为本门后世楷模!

可是无疑的,眼前这个岳怀冰,已经使她心动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对他存下了罕有的好感,虽然她一直运用她的智慧,去否定这项事实存在的感情!

就像这一刹间!

在她目睹着面前人时,她那原本静止无波的心海里,竟然泛起了一片波澜。虽然不过是那么轻轻的一扬,却使得她面红心惊!

她微微闭了一下眼睛,第二次重新定下心来,心中默念本门驭剑心法,将掌中短剑化为手指粗细尺许长短的一道白光!

那道白光在她心法驾驭之下,缓缓离掌而起,向着岳怀冰面前飞去!

岳怀冰显然已经入定!

这道剑光缓缓向岳怀冰面前停住不动,剑身开始时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象征着驭剑人内心的不安情绪,可是不久,剑身趋于平稳,缓缓向着岳怀冰脸上飞迎!

随着岳怀冰的出息,这道剑光灵巧得像是一条蛇,倏地直向岳怀冰鼻中钻了进去!

岳怀冰顿时觉出身上一阵发凉!

那口“聚萤”剑,是由岳怀冰左面鼻孔进入的,可是瞬息间却由右面鼻孔钻了出来。

倏地又由岳怀冰左面眼睛里钻入,遂即又由右眼钻出,紧跟着又入左耳,右耳,最后才由岳怀冰嘴内缓缓游出!

总共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那口聚萤剑一经出口,尉迟青幽即向着垂吊在空中的剑鞘指了一下。

剑光倏地暴张,白光刺目间,呛啷一声,已然归入剑鞘之内!

尉迟青幽至此才松下一口气,笑道:“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岳怀冰睁开眼睛,站起来说道:“好了?”

尉迟青幽道:“爷爷眼光真不差,想不到二哥你的元气这么深厚,竟能忍得住剑上奇寒之气,真是不容易!”

岳怀冰道:“青妹过奖,其实再要拖上些时候,只怕我也是挺受不住!”

尉迟青幽道:“这样已经是不容易了,我当初第一次试剑时,还不如你呢!这么看起来,这口‘聚萤’剑和你体质甚是相合,你大可安心留下来了!”

岳怀冰却是受之有愧地道:“这口剑原为鹏兄所有,我实在不便占有,就算我暂时向鹏兄借用吧!”

尉迟青幽心中暗自称许不已!

只是她表面上并不显出来!

她已由祖父碧简金批以及真灵显示中,得到了一些先机,得知岳怀冰今后乃是“天一门”未来光大门户之人。往后发展,大是不可限量!由祖父暗示中,似乎岳怀冰今后更有奇妙之仙缘遇合,此刻却是难以臆测透彻,此人生性至厚,倒不必勉强他接受,说不定,今后尚有遇合也未可知!

略一思索,尉迟青幽即点头道:“我知道二哥你的心意,其实你今日身份,已是我们‘天一门’弟子,凡事不必客套,否则可就有见外之嫌,你说是不是?”

岳怀冰道:“青妹说得不错。但是这样珍贵之物,我却是不便无故接受!”

尉迟青幽笑叹一声道:“好吧!只要这口剑一旦与你性灵相接,那时你想不要也是不能了!”

岳怀冰怔了一下道:“怎么个‘性灵相接’?”

尉迟青幽笑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也是不知道,不过,反正我绝不强迫你要这口剑也就是了!”

说罢,她走到悬吊长剑前的蒲团处坐好。

岳怀冰知道她将要传授自己“天一门”正统剑术,心内既惊且喜,遂即跟将过去。

尉迟青幽回眸含笑道:“我们‘天一门’最注重的是‘百日筑基’之术,换句话说,你接受了我的剑术口诀之后,在开始的一百天之内,最为重要,你务必要摒弃一切杂念!要下上一百天的苦功,才能够扎下根基,下一步,才谈得上演习出手之法!”

岳怀冰在她对面坐下来,道:“青妹只管传授,我必尽力克复万难就是!”

尉迟青幽点点头道:“你须要记住一切幻象皆因心魔所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两句话也就是这个意思,这百日之内,对你固是重要。就是对我们‘天一门’未来盛衰,也关系非浅!”

说到这里,轻叹一声又道:“可惜我爹爹不在,否则他老人家对于本门入门筑基之术,讲解得最为详尽。如果由他老人家来传授你这入门功夫,那是再恰当也不过了!”

岳怀冰道:“尉迟伯父现在哪里?”

尉迟青幽眼睛微微一红,轻叹一声,道:

“我爹爹自知尘劫未了!已遵从我爷爷临去之前在碧简金批上的示意,已于五年之前,自行兵解,所炼元婴已遵从爷爷指示,投向南方九华山下一杨姓的人家了!”

岳怀冰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初传正统道,骤遭魔难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