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15章 铁笔峰上,剑光生寒

作者:萧逸

所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看来确是有其道理存在!

尉迟青幽想到这里,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禁不住向着岳怀冰溜了一眼。

无巧不巧的,岳怀冰也正在看她,二人眼光一接触,各自急速把眼睛转向一旁。

奇怪的是两个人的脸都红了!

尉迟青幽心里一惊,暗忖道:我是怎么了?莫非此人真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不成?心里一惊,由不住第二次又把眸子瞟了过去。

巧的是,岳怀冰正与她是同样一般的心思。

两个人眼光第二次会合!

这一次彼此都不再逃避,四目相视之下,两个人都像是呆了一般地怔住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番情景自是逃不开老于世情的苍须奴之目,甚至连尉迟鹏也看出来了。

二人俱知尉迟青幽娇宠任性,又爱施小性子,可是不敢招惹。

话虽如此,尉迟鹏仍然是忍不住“噗”地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才使得当局者猝然一惊!

岳怀冰忙将目光转向一旁,一颗心却是“通、通”急跳不已。

尉迟青幽面现红潮,颇有下不了台的样子,却把一双含有责怪的眸子,转向尉迟鹏盯去。

尉迟鹏早先已尝过厉害,见状赶忙忍住笑声,甚至连“笑”的表情也丝毫不敢带出来!

尉迟青幽看了一会儿,才转望向苍须奴道:“为岳二哥驱蛊之事,你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说罢掉过头来,一路姗姗而走。

苍须奴并不知岳怀冰与尉迟青幽乃是三生情侣,今生相聚,本属缘份之中,此事已详尉迟真人“碧简金批”之中!

他因属奴才的身份,并未将该批示整个拜见,仅由前主人尉迟弓,在真人飞升之后,将“碧简金批”中有关记述苍须奴之事,片段地交其过目,是以他才多此一举地空代小姐与岳怀冰二人担心,生怕二人一不慎坠入爱河,为此着了魔相,废弃了未来功业!

不言苍须奴内心暗自担忧,此刻他目送小姐离去之后,才转望向岳怀冰,说道:

“岳少主,请先行返回‘冷香阁’,老奴尚要拿一些东西,随后就到!”

言罢躬身一拜,转身自去。

岳怀冰此刻早已方寸大乱,只觉得一颗心既感伤灵珠之死,复又牵挂着尉迟青幽之去!

这些都大异于他昔日性情,然而他终是成就大器之人,脑中一经思及,顿时有所省悟。

当下转望向尉迟鹏道:“鹏哥方才上哪里去了?”

尉迟鹏道:“我心急你的病,去找妹妹和苍须奴,谁知找遍了前后山,都没有他们两个的踪影,想不到回来以后,却发生了这件大事。”

岳怀冰轻叹一声,说道:“灵珠的后事……”

尉迟鹏一笑,道:“这件事我先前糊涂,可是后来也就明白了,灵珠的事我早就听说过,你用不着为她难受,其实这真是她意想不到的福份呢!”

岳怀冰似悟而非地看着他。

尉迟鹏道:“我只知灵珠的母亲,为千年桃树魔精所姦而受孕,一年之后生出了灵珠。虽然她母亲是虔诚向道之人,到底先天根本不正,这类人很难修成正果,不久大劫来到,她万难逃得过,到时一定形神俱灭。现在因祸得福,非但我妹妹用那口至阴之剑,帮助她‘兵解’成功,苍须奴的‘青蜃瓶’更保全了她的元神完整,只等机会到来,找一个上好的躯壳,就会令她再世为人。听他们方才口气,好像这个功德,以后还要应在你的身上呢!”

岳怀冰道:“要真是这样,我一定尽力完成!”

尉迟鹏一笑道:“所以你心里实在不必为她难受,反倒应该为她高兴才是,我们道家把‘生’、‘死’看得很淡,肉体我们称它为‘色身’,更是不必重视。只有永生的灵魂,我们叫它是‘元神’,才值得珍惜,要是一个人元神死了,那才是真正的死了,那才值得伤心呢!”

倒也不要小看了尉迟鹏,如不是他这一番话,岳怀冰还真开不了茅塞!

听他这么一说,他也不再为灵珠伤心,只默默记忆着今后真有那一天,自己一定要排除万难,帮助灵珠修成正果!

二人又谈了几句闲话,遂即步出“听雷阁”!

只见好好一座石阁,一半却已破碎,想是为尉迟青幽、苍须奴法力所推。

尉迟鹏笑道:“这听雷阁早先就是苍须奴按照我爷爷所设计的图样,亲自采石所筑,现在他自己弄塌了,当然由他自己修补,一点也难不住他。这老家伙看上去很笨,其实心细如发,什么事他都知道,一肚子的鬼主意,要不然他岂能长得这么矮小?”

二人边说边走,已来到了“冷香阁”外。

老远就见苍须奴立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形式特别的笛子,另有一个白木匣子,也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见面之后,苍须奴道:“这两样东西还是老奴儿媳当年留下来的,现在也许正好用得着。”

说到这里又自发出了沉长的一声叹息,好似深深责怪灵珠临死也为他添了许多麻烦似的!

三人进入室内!

苍须奴看向尉迟鹏,说道:“少君不走吗?”

尉迟鹏笑道:“你何必赶我走?我从来还没看过蛊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倒想看看!”

苍须奴道:“那有什么好看的!”

尉迟鹏笑道:“我要见识见识!”

苍须奴不再答话。

他首先打开木匣,由里面拿出了两盏银质灯盏,指甲微弹,即由指尖弹出了两点火星,火星落处,引燃了二灯,发出两团银光!

苍须奴遂向岳怀冰道:“岳少主请在蒲团坐好!”

岳怀冰依言行事,盘膝坐好!

苍须奴又由匣内取出了一个三足小鼎。

尉迟鹏好奇地问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苍须奴笑道:“天下事少君不知道的多得很,老奴总不能一一地解说!”

尉迟鹏碰了他一个软钉子,冷冷一笑道:“你就敢对我这样,对我妹妹,你却是不敢了!”

苍须奴一笑道:“老奴对少君与小姐,都是一样,只是小姐却没有少君这般多问!”

尉迟鹏眼睛一瞪,正想发作,苍须奴忙自笑道:“少君先莫动怒,老奴解说就是!”

说着摇头一笑,似乎一副拿尉迟鹏无法的样子!

他一面取出一个圆圆的红色葯丸,看上去约有桂丸般大小,一面解说道:

“这丸葯名叫‘天香九’,是产在苗疆的一种特有葯材提炼制成!”

把“天香丸”放置在三足小鼎之内,他才又接道:“这种葯丸具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尉迟鹏闻了闻道:“没有味!”

苍须奴道:“现在当然没味!”

说时手指再弹,由其指尖上再次飞出了一点火星,落向那枚“天香丸”上!

即见那丸葯之上即刻冒出了一缕淡淡的白烟。

遂即有一股奇异浓郁的香味飘散阁室之内。

“这种香味据说是蛊虫最喜爱的。”

苍须奴接下去道:“再加上这种笛音的引诱,料必那条潜伏在岳少主腹内的蛊虫,便非出来不可了!”

他边说边自把那扭曲怪样的笛子凑近嘴边吹奏了起来。

那是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奇怪声音,音调尖细刺耳还不说,最难令人忍受的却是那种奇怪的韵律,透过弯曲的笛管,一经奏出,简直令人耳鼓发麻,头脑发昏!

岳怀冰由于定力功深,尚还勉强可以忍受,尉迟鹏却听得刺耳生痛,大声怪叫起来!

苍须奴一边吹奏着,忙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尉迟鹏皱了一皱眉,全身像是打摆子一般地战抖起来!

尉迟鹏情知有异,暂时不敢出声。

即见一物件,自岳怀冰鼻中探出头来,苍须奴这时吹奏得更加起劲!

渐渐由岳怀冰鼻孔内爬出来一条怪异的软体物件,那玩艺儿通体不过四寸长短,和一般所养的蚕极为相似!

尉迟鹏还是第一次见过蛊虫,不免仔细瞪眼看着,即见这条蛊虫一经爬出,遂即仰起前半身子,四下观望顾盼不已!

这玩艺儿也同蚕一般的腹下生有两排对足,只是较蚕足为长,像是还有指爪,通体为血红颜色,只是随着它体内呼吸,不时变为淡红深红,看上去晶莹透彻,隐隐而有光泽!

它像是醉于苍须奴所吹奏的乐声,又似对三足鼎内燃飘的“天香丸”异香颇为欣赏!

渐渐地它顺着岳怀冰的鼻梁,一直爬到了岳怀冰头顶之上,在这段爬行的过程里,它的身躯却涨大了一倍有余,看上去足有半尺来长,粗如拇指,像一条小蛇般地,迎着袅袅飘起的那股白烟,整个躯体全都向空中伸延开来,仅仅靠着尾部下方一对足爪支持,半尺长躯在空中曲伸自如!

蓦地——

只见它身躯向外一展,尾下对足轻轻弹动,整个躯体随即腾空而起。

看上去它身子像是烟一般的轻飘,在空中缓缓移动,到处追逐着环绕香烟。

正在吹奏乐器的苍须奴,忽然中止了吹奏。

岳怀冰也睁开了眸子!

空中的那条蛊虫,也自四下里飘忽地飞着,刹那间似乎又长大了许多,俨然一条红色巨蛇!

岳怀冰与尉迟鹏看得不胜惊骇!

苍须奴却由木匣内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揭开瓶盖,同时将座前那具三足小鼎移近了一些,使与瓷瓶并排列在一起!

鼎内“天香丸”燃烧将尽,苍须奴却打开了一个布包,由里面拿出了一对黑色圆顶的木筷!另外打开一个小木瓶,由瓶内倒出一些黄色的葯粉,使之遍涂于筷身之上。

这时空中的香烟,已给那条巨蛊吞食了个干净。

它身子在空中缓缓盘绕着,越飞越低,追逐着飘起的一缕烟丝,不时地吸向肚内!

渐渐地,距离着那具三足小鼎越来越近!

苍须奴一手持筷,只管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

空中巨蛊越飞越近,已离着苍须奴座前不过数尺!

岳怀冰与尉迟鹏才注意到,这条蛊虫前额正中,生有一条触角,也似蜗牛那双触角一般的灵活,不时地伸缩着!

它那条晶莹透明的长躯之内,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吞食入内的香烟,云雾似地在它肚腹之内聚集汹涌不已!

这时,它身躯已离着苍须奴身边更近了。

苍须奴兀自沉着气,并不出手。

眼看着那条长蛊已经飞到了苍须奴面前尺许左右。

这时候苍须奴蓦地举起手中长筷,倏地向着那条巨蛊身上夹去!

一下子夹了个准!

只听见“吱”的一声,那条长蛊身躯倏地向着筷身上缠去!

苍须奴早已料定了它会有此一手,是以事先在筷身上涂满了黄色葯粉。

那些黄色葯粉,看上去深为蛊虫所惧,是以在它躯体一触及之时,顿时发出了“吱、吱”两声尖叫!

奇怪的是那么长的躯体,在身子一触及筷身的当儿,陡地一阵暴缩,瞬息间已缩为三四寸长短。

苍须奴忙自把它向着瓷瓶内一放,迅速地把瓶盖盖上,用力扭紧!

他长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大功告成!

“岳少主可以安心了!”

他站起身子来道:“为了灵珠的安危,目前还不能伤害它,只待雷雨之后,放它逃生便了!”

岳怀冰目睹一切,惊异不置,幸亏这条蛊虫被苍须奴收服,否则这般庞然巨物听任它留在体内,那还得了?

他一时想起,兀自感觉犹有余惊!

这时候苍须奴己把各样制蛊物件收归匣内,一切收好之后,他目视岳怀冰道:“适才老奴与小姐已经探过前山。”

尉迟鹏一惊道:“原来你们上摘星堡去了?我说怎么找不着你们呢!”

岳怀冰一怔道:“发现了什么?”

苍须奴面色沉重地道:“摘星堡主原来请来了一个厉害的帮手,看情形,似乎意图对我们有所不利!”

“他们请谁来了?”

尉迟鹏紧张地道:“你们见面了没有?”

苍须奴道:“少君可知道无相居士这个人吗?”

“怎么不知道?”

“这个人就是他的妻子——”

“是‘玄都仙子’郭仙姑?”

“不错。”

苍须奴感慨着道:“正是郭彩云,他们夫妻久已仳离,这个女人,却是一个又厉害又聪明,十分难以招惹的人物!”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频频皱眉道:“奇怪的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铁笔峰上,剑光生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