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16章 仙兵拒敌剑,宝光抗魔簪

作者:萧逸

刹时间,岳怀冰身上平添了一股奇寒感觉,由不住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

站在光气之间打量着这道匪夷所思的光气,倒不觉得这道光如何刺目,只是觉得冷,硬骨的冷!

他不胜惊讶地忖思着!

如果说这是一道云霓、彩虹,似乎太不合情理,因为霓虹无在半夜出现之理,只有在昼间新雨之后,阳光复现之初,才能得以发现,此时此刻显然是不可能!

当他于再次地迎合着面前光气注目看时,显然发觉到那道笼罩自己的墨绿光气,似乎已有退缩的意思!

就在他惊呆的片刻,那道光气,已由岳怀冰身后退缩到他面前;而且有继续退缩之势!瞬息之间,又退后了数尺!

岳怀冰心中一怔,思道:“这是什么玩艺儿,怎地这般怪法?”

心念一动,不觉移步向前,跟着那道墨绿色的光气前进了几步!

他身子方一靠近那道光气之端,那道光气立刻又向后缩退了三尺左右!

岳怀冰再进身……

彩气再退……

岳怀冰定身不动!

那道彩色光气亦定住不动!

岳怀冰陡地一怔,心里益加的骇异,思念之时,想系那道光气见岳怀冰久不前进,遂即又自动缓缓退缩了数尺。

活该岳怀冰有此一番奇遇!

大抵来说,鸿福将至之时,外表上人有几分糊涂,而实在心里,却又有几分聪明,即所谓“福至心灵”!

岳怀冰这时正是如此,他的好奇心毋宁解释为“福至心灵”,当他目睹着眼前这番怪异景象时,竟然心不由己地追随着面前这道彩色光气一路追踪了下去!

他进身得快,光气退缩得更快!

当他足下运功,紧紧追蹑着眼前光气飞身百十丈之外时,忽然发觉到,那道彩色光气以比他更快数十倍的速度,消逝于半谷乱石丛间!

也许是临去秋波,岳怀冰最后所能看见,只是那道墨绿光气退隐前的一刹那,在一方二人许高的大石上留下了最后的一片奇光灿然,岳怀冰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一方巨石吞下那道光气之前,整个石身,像是发射闪电般地闪了一下,然后很快地趋于默然!

岳怀冰现在所能看见的,只是那一块像人立于丛石之间的巨大石块而已!

他内心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惶喜悦,再也忍耐不住,足下一阵狂驰,身形起落,兔起鹘落,刹时间,已扑到了谷中丛石之间!

眼前是一片充满了乱石的半月形凸出台地,上星当空,明月益显分外皎洁,下探谷底,云气氤氲,更似无限深幽。而徐风袭面,却又不似先前之酷寒。

他不禁大大地叹息了一声,忽发奇想道,如果能在此处,背山开出一座洞府,该是何等之好!

当然他的来意并不在此,而是追蹑那道莫明其妙的墨绿色光气而来!

他走到了那块巨石前,只觉这块巨石高有两丈,粗可二人合抱,石色黑褐,月色虽亮,却不辨到底是何颜色,用手推了一下,纹丝不动,像是久已生根模样!

岳怀冰呆了呆,暗忖着刚才分明看见那道彩色光气,退隐于这块大石之内,自己一路跟踪,万无眼花错视之理!

他心里忽然动了一下,又忖道:常听人说,深山大泽每有异宝,异宝将出之时,常有宝光现出之一说,莫非这块大石之内藏有什么宝贝不成?

想到这里不觉自己失笑了一下,认为太过于牵强附会,遂即用双手按向大石,用力又推了一下,仍然是丝毫不动!用手拍了拍,沉实有声,绝非外实中空异样!

他不禁有些灰心了。

眼前情形如此,自己既不能把大石扳倒,更不能把大石搬回去,势将如何?

想到这里,反手把背后那口断马刀抽到了手中。

如果有人用刀无缘无故地去乱砍石头,这个人必是发疯了。

眼前岳怀冰确实像是有点疯了。

他在不甘心就此离开的心情之下,只得用手中钢刀,试向身前这石上劈去!

那口刀原系上好精钢打制,加以他内力贯注之后,益加的锋利异常,是以刀锋甫一落石面,顿时切下了老大的一块来!

岳怀冰举刀看了一下,无损刀锋,由是胆力顿壮,遂即继续挥刀砍下。

在一阵挥刀猛砍之后,只听得一阵沙沙声响,石屑纷飞中,已为他将石面砍削下了将近尺许左右的一层!

少停之后,他又是一阵砍削。

眼看着刀锋落处,石屑四溅,不及一刻工夫,又为他齐中削落了尺许深浅!

这种纯粹以内力贯注刀身斩削坚石,当然较诸平常运刀要耗费力量多多!

不过是盏茶的时间,已是一身大汗!

他略事休息之后,觉得应该换一个地方下刀,由是聚敛内力,第三次出刀,却向偏上方挥刀落下!

这一刀力道极猛,是以刀锋一沾及石面,“沙”的一声,遂即深深陷入!

岳怀冰方思忖着这一刀下去,足可砍下磨盘般大小的一块,不意就在此一刻,忽觉出手中钢刀“呛啷”一声大震,陡地变轻了许多!

他心里怔了一下,向外一抽,觉得刀身一下子变轻了许多,低头一看——

这一看之下,顿时使得他大吃一惊。

原来手中钢刀,不知碰着了甚么物体,竟然齐着刀身前端,硬折了一截!那截断刀,却夹在石缝之中!

岳怀冰心中好不痛惜,这口刀目前虽说对他已不合用,只是当年却是他最为得力的战友,想不到竟然这般折断了。

什么东西,这般厉害?

心里想着,第二次运用断刀,再向石上砍去,刀锋过处,似见眼前石内闪出一片怪异光华,耳中呛啷一响,再看手中刀,却又断了一截!

岳怀冰心中怔了一下,过了一晌,才把手中刀举起细看了看,发觉到断处平齐如切,分明为利刃削落。

他忽然明白了一切,心里头一阵狂喜。当下忙弯下身子来,就着那道石缝,向里面看了一下。

目光视处,似见一物体闪闪有光!

他已经猜出那是一件什么东西了,心里之狂喜,简直非言语所能形容!

既然有了目标,自然容易下手挖取!

当他就用着手里半截断刀,小心地沿着石缝内闪闪有星光物体上下细细挖去!

这是一件十分艰苦的工作,前前后后足足花费了他有半个时辰的工夫。

一口世所罕见的奇异古剑,已经现在他眼前。

同时间,一蓬墨绿色的黯然彩光,由剑上闪烁而出,映得他毛发悚然!

岳怀冰疑身在梦中,他喘息着伸手握着那口剑柄,剑光启处,墨光一闪,已把上方足有六尺高下的石柱齐中断了开来。

巨石乍开,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向两旁倒下来,却有一物体琤然有声地自地面上高跳而起。

岳怀冰往前一上步,伸手抓住,只觉得入手甚轻,非金非玉,黑不溜秋的原来是一截剑鞘!

宝剑长有三尺,剑鞘长在二尺四五,两件东西像是天生地配合在一块似的!试行以右手之剑,向左手鞘内插去。

丝然微响,已合了个严丝合缝!

他内心兀自通通有声地跳着!再次细细地打量着掌中剑,这才发觉到墨黑色的剑鞘上,暗含着点点金星,时明时黯,如同鱼鳞般的密麻。

长剑把手也不同于传统之一般,在把柄的顶上尖端,像是一只怪鸟的嘴部,微微地弯勾下来,就在顶尖部份,点缀着一粒其黑如墨的小小珠子,其实最令人惊讶的是这口剑通体上下,都是一般黑绿颜色。这种颜色的刀剑,凭良心说,岳怀冰还是生平仅见。

剑柄上似乎雕刻着两个古篆,只是月色下辨识不清,初得仙剑,内心之狂喜,自可想知!

他再次抽出了剑身,顿时间又为剑上的那蓬冷森森的墨绿光华所笼罩。

试看将手中剑向外一展,倏地由剑尖上暴伸出十来丈长短的一股墨绿色彩光,其状一如方才自己所初见一般无二!

那道墨绿间杂着暗素色的剑光,一经挥出,神龙闹空般地一个倒剪之势,剑光过处,正好迎着对峰上向空挺生的两棵古松树,不过绕了那么一绕,待到剑光过后甚久,才发出了一阵响声,双双地堕落下来!

岳怀冰闻声而惊,慌不迭还剑于鞘。发觉到那两棵隔岩被剑光所断落的巨大树身,这时才落向深谷之底,惊起了一群宿鸟!

隔着这么远,竟然有这般威力,即使是仙家至宝,也似乎有点难以令人置信。

就在岳怀冰惊惶万状的一刹间,陡地眼前青光乍闪,一个长身玉立、宫装螺发的少妇,现身眼前!

岳怀冰心中一惊,后退了一步!

眼前宫装少妇以极为奇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忽然一笑道:

“道友不必误会,我不过是路过此山,因发觉这里剑气冲霄,一时兴起借着遁光下来观看一下而已。却没想到会有人在此深夜练剑,钦佩之至!”

岳怀冰起先还未十分注意对方,这时,就近一观,不由得心里暗呼了一声稀罕。

因为面前少妇,除了那身云裳仙衣、头上发式,显著与尉迟青幽不同之外,其他无论身材、容貌,看上去简直和尉迟青幽没有分别。如果一定要说两者不同的话,那么似乎面前少妇看上去略略较尉迟青幽要胖一点;而且较尉迟青幽显得成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妖烧气质而已!

这些看在岳怀冰眼中,自然使得他大为惊骇,如非对方话声显然与尉迟青幽有异,他真要怀疑她是否尉迟青幽化装改扮的了!

宫装少妇见对方只管睁着一双眸子,打量着自己,并不答话,心中也似微感奇怪!

她蛾眉微挑,浅浅一笑,说道:

“道友怎么不说话?你我虽系初见,总也算得‘缘份’二字,还没有请教道友大名怎么称呼?”

岳怀冰定了定神,觉出这般失态,太也丢人!

当下双手抱剑道:“在下岳怀冰,乃‘天一门’下弟子,未曾请教仙姑大号,是……”

宫装少妇陡地神色一变。

可是她立刻作出一番更和颜悦色的姿态,巧妙地掩饰住她的不自然。

“哦。”她嘴里漫应了一声,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遂即在岳怀冰脸上一转,莲步轻移。

二人距离更近了些!

她并不先回答岳怀冰的话,却只把对方上上下下瞧了个没完!

“原来你是天一门的弟子,失敬得很!”

她一面说着,妙目一转,浅笑道:

“请恕我直言,天一门中两代真人与敝派也有些渊源,以前曾有些交往,却是不知曾有道友你这个人,这么说岳道友,你是新来的?”

岳怀冰笑了一下道:“不错,在下正是新来不久。”

宫装少妇目光再转,无意间却发觉到他手上的那口新得仙剑,顿时怔了一下,一双明媚的眼睛,立刻为那口异常出色的剑身吸引住!

岳怀冰登时心里一惊,慌不迭地忙把手上剑藏向身后。

宫装少妇立时警觉,面现笑容道:“刚才贱妾由云中经过,所见墨紫宝光,敢是道友剑上光华么?”

岳怀冰哪里知对方言中之意,当下点头道:“不错……正是这口剑的剑光!”

宫装少妇蛾眉轻颦,娇声笑道:“岳道友这口仙剑模样好新鲜,可否赐借一观?”

边说,她前进一步,笑吟吟地伸出一只玉手,一副等待着接剑模样!

岳怀冰怔了一下,遂即抽剑而出,往前走了几步,道:“仙姑请就近一看便是,实在是这口剑,乃在下新得之物,不便假手外人。”

宫装少妇在岳怀冰抽剑而出的一刹,脸色倏地一变,那双不胜惊讶的眸子,很快地在剑上溜了一转,遂即后退一步!

她娇笑了一声,微微颔首道:“此峰该不是外面传说的铁笔峰吧?”

岳怀冰道:“仙姑说得不错,这座山峰正是铁笔峰!足见仙姑好阅历!”

宫装少妇微微一笑,露出编排得如贝犀的一口玉齿,秀美的脸上,暗含着一些贪婪之色,用那双灵活的眸子四下瞟了一下。

她神色自若地说道:“这么说岳道友你真好造化,外传‘铁笔太岁’的那口‘苍鹰’仙剑,果然藏在这里,竟然为你所得。”

岳怀冰怔了一下,心中一阵狂喜,正不知何以作答。

宫装少妇表情似乎微微有异,她上下打量着岳怀冰,一笑道:“岳道友方才说你才来天一门不久,可是真的?”

岳怀冰下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仙兵拒敌剑,宝光抗魔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