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18章 矫情套法诀,坦语说心声

作者:萧逸

在过去,尉迟鹏几乎每一天,都在这个时候,守候在这里,偷偷地看着沈雁容骑马而过!

她总是在这个时候准时出现。

骑在胭脂马上,披着长披风,人马是一色的红。

那么美妙的姿色,像是梦里的情人一样,这么长久的时间,他一直都像是贼似地偷看着她,直到他认为时机成熟时,他才有勇气向她投出了第一封书信!

书信投出以来,他每一天都在这里等候着,直到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带着一丝苦涩的笑,他站起身子来。

“不用说,她是不会来了!”

他转过身子,由石亭里步出!

正当他要腾身纵出离开的一瞬间,忽然.他听见了一阵清脆嘹亮的银铃声响!

雪原上现出了一个红点,像是往常一样,以着他所熟悉的姿态和速度,正自向这边奔驰过来!

尉迟鹏先是一怔,继之一阵狂喜。

他很快绕回到亭子里,坐下来!

心跳得那么厉害,紧紧握着两只手,目光眨也不眨地看着。

心上人终于来了。

和平常一样的,她仍然穿着那袭红色的短裙子,披着那袭火红色的皮裘,皮裘一角长长地垂下来,看起来几乎都要垂到了地面!

速度是那么快!

不过是交睫的当儿,一人一骑已来到了近前!

在平常,她总是像一阵风似地飘了过去,今天似乎也没什么两样!

尉迟鹏几乎已经失望了。

因为,马的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像是一片红云似的,“呼”地由谷前飘了过去!

尉迟鹏脸色变了一下。

一种说不出的落寞之感,侵蚀着他,他沮丧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还未结束之前,谷前却传出了嘹亮的一声马嘶,紧接着红影闪烁,人马已来到谷前。

残阳把人马的影子拉得那么长——

马上佳人,飘着那么柔细的一蓬黑发,人马在娇丽的夕阳下,背衬着白皑皑的大片雪景,真有说不出的清丽出尘之感!

尉迟鹏忍不住由位子上站起来,他喉结咽动了一下,一颗心几乎要由嘴里跳了出来!

她远远地注视着他,那双乌溜溜的大大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双方无言地对看着!

胭脂马不甘寂寞地立起前啼唏聿聿地长啸一声,遂即缓缓向前走来!

一直走到了亭子前面。

尉迟鹏紧张地站起来,向着马上的沈雁容点了一下头。

“沈姑娘……”

声音很小,好像只是叫给他自己听似的。

红衣姑娘微微笑了一下,她那张清秀的脸,似乎较以前瘦了一些,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大眼睛里,也似乎相对地显现出一些忧郁!

“你来了很久?”

“我……没有……才来不久!”

“你的信我看见了!”

“是……谢谢你!”

这声“谢谢”说得好没有来由,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顺口溜了出来!

沈雁容微微一笑!

女孩子总是较男孩子要镇定得多。

“本来前几天我就应该来赴你的约会!”

她收敛了一下笑容,淡淡道:“只是我病了!”

“你病了?”

“嗯!”

她微微点了一下头,偏过头来,在马上打量着他。

“什么……病?现在好了没有?”

“好些了!”

她笑笑,说道:“要不然我怎么会来这里?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会来?”

“我不知道!”

他呐呐道:“反正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

“噢?”

她笑得那么甜,道:“为什么呢?你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说着,她翻身下马,轻飘飘地落在亭子里!

“尉迟姐姐可好?”

“你说的是我妹妹?”

“当然是她啦!”

“她很好!”

尉迟鹏紧张地接着又道:“我以为你不会来!”

“我为什么不来?”

说着她解开了领间的绳扣,把身上的长披风脱下来,在石凳上坐下。

她那双清澈的眸子,像是能把人看穿似的,那么直直地瞧着他,目光里透着过人的机智。

尉迟鹏立即又显出了不自在的表情。

“好像很久没看见你了。”

她呐呐道:“这些日子你可好?”

“我……还好!”

他总算想到了一句话:“你刚才说你病了?”

“小毛病!”

她很洒脱地道:“心里不舒服,光想睡觉,夜里又着了点凉,有点发烧,就是这些病!”

“你为什么心里不舒服?”

“为什么?”她笑了一下,觉得对方问得很滑稽。

她抬起一只脚,打量着自己的脚尖,脸有些儿泛红,也许尉迟鹏这一问,正好问在了她的心眼儿里,女孩子家总难免有些儿私事!哪能毫无遮拦就这么坦白地告诉人家?

她没有说话!

他也没说话!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

“你的病好了没有?”

“好一点儿了……”

她笑笑道:“谢谢你!”

双方又沉默了。

“噢!”

她说:“对啦,我想问问你,岳怀冰住在你们那儿是吧?”

“不错!姑娘有什么……”

“没什么!”

她冷冷笑了一下,道:“我只是随便问问,他还好吧?”

“他很好。”

尉迟鹏笑说道:“他真是好造化,刚刚得了一口剑,又得……”

忽然心里一动,把到口的话吞住,暗里盘算着这些话到底当讲不当讲。

沈雁容还在留意倾听!

“又怎么样?”

她脸上作出一番笑容,忍不住问道:“干嘛讲一半就不讲?”

尉迟鹏窘笑道:“没什么……”

沈雁容瞄着他道:“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想让我知道?那就别告诉我算了!”

一面说,她撇了一下嘴,就把脸转到了一旁。

尉迟鹏登时着慌道:“姑娘不要误会……实在是……”

沈雁容把身子又转回来,扬了一下眉毛,说道:“我可不勉强你告诉我……你要是认为我靠不住,就什么也别说!随便你!”

尉迟鹏呆了一下。

沈雁容那双清澈的眸子还在注意着他,意思还在等待着他最后决定。

尉迟鹏终于软了下来。

“其实告诉你也无所谓!”

“那我就等着听。”

把两只细白的手反过来,用手背的一面支着头,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尉迟鹏顿了一下,道:“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岳兄弟在铁笔峰得了一口仙剑,又幸运地被一位隐居数百年的老仙师收为门下,传授他剑法。现在他功力一日千里,已经能运施飞剑了!”

“真的?”

沈雁容显然吃了一惊!

“那位老仙师叫什么名字?”

“叫……铁笔太岁!”

“铁笔大岁?”她摇头表示没听过!

尉迟鹏道:“你当然是没听过。”

沈雁容呆了一会儿,黯然笑了笑,道:“也许我不该问这些,不过是你自己说出来罢了。”

说到这里,她的脸又红了一下,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把散在前额的几缕秀发掠了掠。

沈雁容道:“尉迟姐姐是不是跟岳怀冰很谈得来?”

尉迟鹏一笑,道:“他们岂止是谈得来!”

“他们很要好?”

尉迟鹏点点头,含笑道:“你怎么知道?”

沈雁容故作出一副笑容,道:“我只是这么猜想而已!”

尉迟鹏道:“这件事早在我爷爷飞升以前,就算定了,他老人家留下的碧简金批里就提过!”

“提过什么?”

“他们两个人是三生的爱侣,却到今世才可望团圆!”

沈雁容顿时脸上一阵发白!

她长长地呼吸了一下,站起身子来,走向亭子那一边。

如此一来,尉迟鹏就看不见她的脸!

“三生爱侣?”

她的声音几乎有点发抖:“这是你爷爷尉迟真人说的?”

“是我爷爷留下的遗言里面说的!”

“遗言里提到了岳怀冰的名字?”

“那倒没有!”

“那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人会是他?”

“因为苍须奴查对了岳兄弟的生辰年月日时,跟爷爷预言的一般无二!”

“那也许只是碰巧了!”

“不!”

尉迟鹏道:“这件事绝对错不了,爷爷真灵已经显现过了——”

“哦?”

她回过头,用着那双噙着了泪,无比冷酷的眼睛看着他道:“你爷爷管的事还真不少呢,连小辈谈情说爱的事他也管!”

尉迟鹏竟然听不出她话中尖锐的醋意,一本正经地道:

“那一天,爷爷真是显现放出了玉匣飞刀,证明岳怀冰确是他碧简金批中所注明的人;而且显示出岳怀冰是我们天一门未来光大门户、继承正统的传人!”

沈雁容不自然地笑了笑,打量着他道:“你呢?”

“我……怎么样?”

沈雁容含挑拨的语气道:“你是尉迟家门唯一的子嗣,天一门的道统怎么说也该由你继承,怎么现在却让给了岳怀冰?”

“这个……”

尉迟鹏微微一笑道:“我的尘缘未尽,又能怪谁?”

“尘缘未尽?”

沈雁容凄惨地笑道:“再怎么说,这件事都显然是不公平!”

“那也没什么!”

“你倒认为没什么?”

沈雁容冷笑了一声,道:“我都替你不平,你自己好像还不在乎!”

尉迟鹏呆了呆,没说什么!

他从来不曾想过这件事,这时忽然被沈雁容提起来,倒使他心里有些不自在!

渐渐他涨红了脸,低下头来!

沈雁容见状微微一笑,她姗姗走近到他身前。

“怎么你心里不舒服了?”

“那倒没有!”

尉迟鹏看着她微微一笑!

沈雁容道:“其实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可用不着当真!”

“不会……不会……”

他似乎就是这种个性,说忘就忘。

沈雁容看着他轻轻一叹,在他身边一张石凳上坐下来,道:“尉迟大哥,你为什么约我出来?”

“我……”这才谈到正题上。

尉迟鹏一张脸,顿时比红布还要红。

他呐呐道:“我……我只是想跟你作个朋友!”

“还有呢?”

“还有……”他忽然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一直注视着他,看起来她比他冷静细心多了!

尉迟鹏终于大着胆子道:“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

“多久以前?”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说完,他红着脸低下头!

一丝微妙的表情,由她脸上闪过!

她微微一笑,伸出了那只细白的嫩手,轻轻地在他脸上抚弄了一下!

尉迟鹏顿时呼吸紧促,眸子里显现出一种原始的冲动,他忽然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

“雁……姑娘……”

他紧紧地把她那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握在掌里,脸上迸现着渴望的冲动。

出乎意外的沈雁容并没有立时把手抽回去。

尉迟鹏脸上大生感激,可是当他激动地想低下头来去亲吻那只手时,沈雁容却巧妙地抽了回来。

“不许这样。”

她微微嗔道:“再这个样我可就马上走了!”

“不……不要走!”

他那张俊脸腼腆着一时变得更红,真好像求她不要走似的!

沈雁容明锐的眸子,在他脸上一转,一笑道:“那就坐好,规矩一点!”

尉迟鹏依言坐正了。

“对了,这才乖!”

说了这一句,她忍不住“噗嗤”地笑了一声,却又把脸绷住!

尉迟鹏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眸子里流露出一种渴望的情焰!

“你干嘛这么看我?”她斜过眼睛看着他。

尉迟鹏待机又握住了她的手。

沈雁容用力地挣着,道:“你这是干什么?”

她站起来,又道:“再这样我真走了!”

“我……”

尉迟鹏仍然握着她的手,一面涎着脸道:“我只是太想你了……”

沈雁容叹息一声,嗔道:“放手!”

尉迟鹏道:“好妹妹,让我握一会儿吧!”

沈雁容左右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矫情套法诀,坦语说心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