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20章 为情闯大祸,请救谒天仙

作者:萧逸

沈雁容紧接着一连又试了几次,每一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身子才纵起一半,立刻就被吸了回来。

石内的黑石公发出一阵怪笑声。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小姑娘,你还是依我的话去做吧!否则尉迟兄妹发现了你,岂会轻易饶你!”

沈雁容冷笑道:“我当你是个前辈,原来你竟是个无耻的人!”

石中人大笑道:“骂得好。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早已没有君子!”

沈雁容一时着了急,道:“我实在尽了力,我抬不动!”

“你没有尽力,你可以用剑试试!”

沈雁容心中一动,手一指,放出飞剑,剑光一绕,直向那面“黄”色的铜镜上绕去。

只听得“刷刷”一阵响声,石屑纷飞之中,已把那面黄色铜镜四周挖下了一圈沟槽。

沈雁容再向铜镜镜面上运功一指,剑光过处,只见一片黄光灿然,已把那面镜子削成片碎,高高地抛空而起。

天空中顿时“嗡”地响了一声。

一道黄光,直由镜面破碎之处,向空中射起。

石内黑石公大声笑道:“好孩子,干得好!”

沈雁容愤愤道:“我已经破坏了一面镜了,你总该放我走了!”

黑石公冷冷笑道:“原来你也精于剑术,早知道这样,何必费事。小姑娘,你好事做到底,还有三面镜子,你一并毁了吧!”

沈雁容因见方才破坏那面黄镜时,已激起了极大的声势,加以剑光闪烁,万无不被人发现道理,果真要是为苍须奴或是尉迟青幽,甚至岳怀冰,三人中任何一人发现赶来,自己的处境将是极为尴尬。

她只图及早脱身,可就顾不得黑石公的乘机勒索,当时第二次催动剑光,向着那面白色光镜上斩去。

剑光过处,一片奇光闪烁!

在一天寒星飞溅里,空中又发出了“嗡”的一声大响。

一道粗若水缸般的白色光华,就空一闪,如同先前那道黄光一般,闪得一闪,已自无踪了。

黑石公在石内大声笑道:“干得好、干得好!小姑娘,还有两面镜子,一起来吧!”

沈雁容刚刚运用剑光,向第三面镜子,也就是“雷”的紫色镜面上斩绞过去。

猛可里,一人娇叱道:“好丫头!”

三字方一出口,空中匹练地出了一道白光,迎着沈雁容所发出的青色剑光,只一绞,天空中顿时爆出了万点星光。

沈雁客突地觉出自己飞剑受损,她由那声喝叱里,已经听出了来人正是自己最为怕见的尉迟青幽,不禁吓了个魂飞魄散。

白光斩毁了沈雁容那口飞剑,紧接着向着沈雁容身上卷过来。

天空中“嗡”然又是一声大响,一道紫光冲霄直起!原来在白光摧毁沈雁容的飞剑一刹之间的前刻,沈雁容的飞剑却先已伤了那面紫色的铜镜。

沈雁容眼看着尉迟青幽所驾驭的那道白光向自己身上绕到,尚未近身,即有一股冷森森的剑气侵入毛发,她惊呼一声。

满以为这一次死定了。

可是却不曾料到白光中突地伸出一只手,一下子把她拦腰抱起。

紧接着白光一闪,已飞坠出百十丈开外。

身子一落地,沈雁容拔腿就跑。

尉迟青幽是何等身手?

她身子才跑了几步,身后尉迟青幽一声斥道:“臭丫头,你想跑?”

沈雁容只觉得肩头上一阵奇痛,已为尉迟青幽纤纤玉手紧紧扣住了肩头。

尉迟青幽在极怒之中,下手自是过重,尖尖五指,就像是五把锋利的短剑,一下子穿透了沈雁容肌肤。

沈雁容“啊唷”尖叫了一声。

惊吓中,似见甫自现身的尉迟青幽脸色远较自己更为张煌。

“臭丫头。”

尉迟青幽怒声道:“你做的好事。”

说着不容她分说,把她拦腰抱起,用力地向一堵大石后摔了出去。

同时间,空中电光连闪,蓦地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黑石峰像是埋设了一枚炸弹般的,倏地炸了开来。

就在一片乱石崩裂里,一个乱发虬髯、黑脸红chún的驼背道人,催驭着一道紫色光华,冲霄直起。

只见他一双瘦若鸟爪的瘦手,向外分伸着,即由其掌心里,连串地发出一溜红色的火团,一经触地,即爆炸开来,震天价般响起了一片雷火。一时间山摇地动,仿佛整个山岭都要为之倒塌了一般。

道人仰天狂笑着,怒睁着一双火眼,四下瞧着,双手连连挥运,现出万丈魔火,附近山林树木一经沾及,顿时燃烧起来。

这般景象,直把负痛倒地的沈雁容看呆了。

忽然一只手拉住了她。

沈雁容回头看时,见是尉迟鹏,后者一脸惊慌失措神态,较沈雁容犹有过之。

他慌张道:“你闯了大祸了!”

沈雁客猛然扑抱着他,颤声道:“这……可怎么好……鹏哥,快救救我。”

那乱发虬髯、黑面红chún的驼背道人,正是刑押在万丈石峰下的魔头黑石公。

这时他一旦脱困而出,积居在内心数十年的无名怒火,一股脑发作而出,其势自是锐不可当。

黑石公在唐宋从道,历经数百年修为,在当时俨然已是魔道中最厉害人物,后虽为九老压至峰下,日受水火风雷四种极刑煎熬,非但未能使他受害,反倒更锻炼出他不可思议的玄功异术。

这时只见他驾驭着一道紫光,绕空低飞着,手掌挥出,即发出震天价般的一声爆雷,山石树木炸得满空散飞,其势之猛,当真惊心动魄。

尉迟鹏脸色苍白地拥着沈雁容,二人吓得呆住了,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遂见空中匹练般地飞出一道白光,敌住了黑石公环身的那道紫光!

黑石公就空打了个咕噜,疾快落下地面。

只见他双眉挑处,厉声叱道:“什么人?”

人影一闪,尉迟青幽当面而立。

黑石公一怔,道:“你是谁?”

“尉迟真人之后,尉迟青幽。”

说话时,空中白紫两道光华,早已纠缠一团。

黑石公虽是魔法精奥不可一世,尉迟青幽却也不是弱者,一口飞剑亦有鬼神不测之妙。

饶是如此,今夜她遇见的魔头过于厉害,飞剑一上来,即处于劣势,被对方紫光紧紧包抄着,竟然未能发出丝毫威力。

黑石公乍闻对方报名之后,头上散发倏地直耸而起。

“怎么说?你这丫头就是尉迟老道的孙女吗?”

他怒啸一声道:“好!我就先拿你这个小丫头开刀!”

说罢袍袖挥出,发出万丈魔火飞星!

一时间,天地变色,鬼声啾啾。

在一阵密如贯珠的雷鸣声中,黑石公一拍后脑,即有一片紫色奇光,扇面似地散了开来。

这正是他数百年魔功修炼而成的“玄牝功力”!

尉迟青幽大吃一惊,慌不迭地一拍革囊,囊中收藏的“青龙双刀”,倏地化为两道青光,直取黑石公项上人头!

黑石公呵呵一笑道:“小丫头有些名堂!”

鸟爪般一只怪手,霍地向外一推!震天般的又是一声霹雳!

霹雳雷鸣声中,先时由其后脑所放的大片紫光,已结成了一只硕大无朋的怪手,直向着尉迟青幽所放出的两道青光迎上去!

双方乍一接触,青光一阵闪烁。

尉迟青幽大吃一惊,倏地行法抬手,已是不及。

就只见那只紫色大手,前后一抓,已把尉迟青幽至为心爱的一双玄门异宝“青龙双刀”收了过去!

这一惊,只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黑石公手指着那只纯为玄牝丹气幻化的紫色大手,急向尉迟青幽身上抓去的一刹间,眼前光华连闪,岳怀冰、苍须奴分左右同时现身而出!

苍须奴首先飞出一道白光,向着对方那只紫色大手上绕去!岳怀冰也飞出了降魔至宝“双相环”,一轮白光迅即升空,形成了一面白色光毫,把自己三人罩在其中!

空中形势,转瞬间又自不同!

原来苍须奴所放出的飞剑“太白清风”,并不比尉迟青幽“青龙双刀”高明。

尉迟青幽刚要出声示警,已是不及!

眼看着那只紫色大手迎着白光只是一抓,已把苍须奴的那口飞剑抓入手内!

那只由黑石公“玄牝”丹气幻化的大手,一连抓下了三口刀剑之后,兀自向着三人身上抓来。

这时,三人护身的“双相环”,即发出了一蓬白光,直向着对方紫色大手迎了过去!

双方一经交接,紫色大手顿时如同抓着了什么烫手的玩艺儿似的,突地向后一收!

只见黑石公咆哮一声,遥向当空紫色大手再指了一下,紫色大手顿时光华增强了一倍,第二次,向着三人护身光罩上抓去。

一下子抓了个结实。

岳怀冰等三人登时全身大震了一下。

黑石公怪笑一声,正想运用玄功,把对方三人立毙怪手之下。

猛可里,尉迟鹏由侧面现身而出。

他虽然剑术与道法功力均不如妹,但是到底乃“天一门”嫡系之后。

当年尉迟真人飞升之时,为恐他日后吃亏受害,特别赠送了他几样法宝,其中有一样,乃是集太阳热能炼就的神雷,名叫“一元霹雳子”!

这种物件,仅如黄豆般大小,通体作暗绿色,晶莹如珠,互击有声。

尉迟鹏共得十二颗,昔日为了开辟后山石道,先后用去了六粒,只剩得六粒,一直收藏在身,舍不得轻易施用!

这时他因见黑石公过于厉害,又深怕妹妹与岳怀冰等三人受害,才奋不顾身地纵身而出,身子方一现出,二话不说地扬手丢出了一粒“一元霹雳子”!

天空中不过现出了豆大的一点星光,一闪即逝!

黑石公方自一怔,那点星光已落在眼前,紧接着霹雳一声大响,整个山峦都为之大震了一下!

黑石公无防之下,护身紫光差一点被震散开来,他整个身子足足抛起了百十丈高下,重重地撞向石峰一角!顿时仰天摔倒!

尉迟鹏大喜过望,以为他负伤倒地!

他这里正想再发出第二粒的当儿,却见倒地的黑石公身子急旋而起,左手扬处,紫光猝闪。

像是闪电般地闪得一闪,尉迟鹏惨叫一声,踉跄倒地!

一旁的沈雁容原本打算乘机潜逃,乍见此情,究竟于心不忍。

她尖声叱道:“黑石公住手!”

话声一落,纵身而出!

黑石公正要指使那只绿色大手,向着尉迟鹏身上抓去的一刹那,他猝然发现到跃出的沈雁容,不禁怔了一下!即时停住了空中的大手!

“什么人?”

他目光炯炯地盯向沈雁容!

沈雁容悲愤地大叫道:“你不能杀……他!”

黑石公又怔了一下,哈哈大笑,道:“这里每一个人,我都要杀,连你也不例外!”

“你怎么能杀我?”

“为什么不能杀你?”

说了这句话,他不禁对于面前的姑娘发生了兴趣,一双闪烁火眼频频打量她。

沈雁容缓缓走向尉迟鹏,只见他牙关紧咬,僵硬地睡在地上,显然已是受伤不轻!

一阵伤心,由她内心深处潜升上来。

“鹏哥……”她摸抚着他,一时泪如雨下!

黑石公咆哮一声,大声道:“说!我为什么不能杀你?”

“你谁也不能杀!”

沈雁容挺身而起,道:“因为是我救了你。”

黑石公顿时一怔,呵呵笑道:“说得有道理!这么说,你就是刚才救我的那个姑娘了啦?”

“是我!”

她缓缓低下头,看着倒地的尉迟鹏道:

“鹏哥……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黑石公一双红光闪烁的眸子一转,道:

“也罢,我黑石公平生行事,恩怨分明。小姑娘,你对我有恩,我就破例饶你不死,速速去吧!”

沈雁容含着泪冷冷笑道:“还有他,我要你也放了他!”

“这个小杂种是谁?”

“尉迟鹏!”

“原来是尉迟老儿的后代,小畜生饶他不得!”

说时催使着当空大手,直向尉迟鹏身上抓了下来。

沈雁容尖叫一声,扑地伏向尉迟鹏身上!

黑石公见状一怔,手指空中,大手又停。

他怒声道:“小丫头闪开来,否则连你一齐化为脓血,形神皆灭!”

沈雁容忽地跳起,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为情闯大祸,请救谒天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