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22章 玄门金光闪,妖邪消遁迹

作者:萧逸

在紫面神君的阔臂后方,斜背着一口厚背无柄的大刀,刀式奇古,紫色皮鞘之上,镶嵌着七颗大小如同桂圆般大小的红色宝石,闪闪有光。另外在他左肩后侧,紧紧扎系着一个豹皮革囊,看上去鼓膨膨的,似乎里面装满了物件!

最奇之处,是在他高冠之顶,明灭着三朵紫色火焰,焰头各高数寸,闪烁明灭意志,追求奴仆和主子的意志”等。认为历史的意义在于 ,照射着他那张像是涂了紫色油彩那般明亮的紫色大油脸,的确够气派,令人望之由心眼深处生出一片寒意!

四名弟子,每人背后皆背有一口仿照紫面神君身后刀样的一口大刀。

各人随身也都带有一个革囊,雄纠纠、气昂昂,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上门生事的样子。

男女老少六人,猝然现身大雪山主峰,“天一门”所在之地,确是够显眼的!

站定之后,为首的“紫面神君”四下里一张望,目光转向四弟子之一,冷声大气道:“尚飞!”

四人中顿时闪出一个矮胖麻面汉子。

此人位居“玄武门”一百七十三名弟子之长,一身魔法已深得紫面神君传授,大可独当一面,人称“麻少君”,在“玄武门”内,有举足轻重之威!

“麻少君”尚飞应声而出,抱拳道:“教主吩咐!”

紫面神君道:“天一门玄门正统,尔等不可失礼,我等此来,理当先礼后兵,你去传话,要天一门尉迟兄妹之一前来答话!”

“遵命。”

“麻少君”尚飞高应了一声,身形前纵,连带着一溜子火光,已纵出十丈以外,正当天一门“冷香阁”前方不远。

他两手抱拳,宏声高宣道:“天一门的人听着,今有玄武教开山教主‘紫面神君’,偕同副教主葛仙子及门下四大弟子专程拜访,即请主人尉迟兄妹之一出来答话!”

四山寂静,空谷无人。

“麻少君”尚飞这几句话,说得字正腔圆,声震四野,错非是主峰无人,否则万无听不见之理!

尚飞说完退后一步,过了一会儿不见回音。

紫面神君冷笑道:“再吆喝一遍!”

尚飞依言又自高声叫了一遍,这一次声音比刚才更大,果然,就在他话声方自一落的当儿,空中白光一闪,现出了一个大头蓬发的麻衣老叟!

此人与“麻少君”并站在一块,倒是真像一对父子!

他乍然现身,双手抱拳,向着对面的紫面神君深深一揖道:“老奴苍须奴,参见教主。”

转过脸来又向四名红衣弟子一揖道:“参见四位少君。”

言罢退立一旁,却连正眼也不看那妖娆妇人葛少华一眼!

葛少华气愤不过,冷叱道:“有眼无珠的狗奴才,还认得我吗?”

苍须奴嘿嘿冷笑,正要反chún相讥。

紫面神君偏过头道:“这人是谁?”

葛氏冷笑道:“天一门的一个奴才,哼哼,他自以为跟尉迟家三代就了不起了,说白了还不是一个奴才!有什么了不起的!”

苍须奴嘻嘻一笑道:“老奴忠心服侍尉迟家门三代不易其忠,固然没有什么了不起,莫非你葛少华杀夫叛门,就有什么值得骄傲之处吗?”

须知苍须奴一向谦卑成性,从来还不曾听过他恶言向人,此刻竟然一反常态,以如此锋利言辞回敬葛氏,设非是他内心恨恶对方过甚,万难至此!

这几句话,说得葛少华粉面通红,倏地闪身向前,怒叱道:“大胆的奴才!”

话方出口,扬手一掌,直向苍须奴脸上打去!

可是她的手方才举起一半,即为身旁紫面神君一把抓住!

葛少华怒嗔道:“你放手!让我教训这个老奴才!”

紫面神君冷森森地道:“堂堂玄武门的副教主岂能向对方一个奴才出手?”

他目光一转,盯向了苍须奴道:

“老奴才,本教主此来是要与你门上主人答话,何以久久不出来?如此待客,岂不失笑天下?”

苍须奴抱拳凌然道:“敝掌门人岳少主因事不能前来迎接,特令老奴前来听任差遣!”

“岳少主?”

紫面神君嘿嘿一笑道:“本座耳中还不曾听过这么个人!尉迟兄妹呢?为什么不来?”

苍须奴冷笑道:“尉迟兄妹原该出迎,只因来客中,有他们不愿见之人,是以不便来此。”

紫面神君面色一沉道:“放肆!”

葛少华却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凌厉之声,道:“不孝不义的两个小狗,等一会儿拿住了他们两个,我再给他们好看!”

苍须奴上前一步,向着紫面神君冷下脸来道:

“敝掌门人吩咐老奴,要老奴转告教主说,天一、玄武素无仇恨瓜葛,教主不可听信别人谗言,妄图对本门猝兴干戈……”

话方到此,却为紫面神君一阵宏笑声中途打断。

可是苍须奴并不为他这阵笑声吓阻,微微一顿继续接下去道:

“敝掌门人要老奴上复教主,敞门随时随刻,已作好万全准备,贵教主为惜昔日英名,务请三思而后行!”

“好狂的小子。”

“紫面神君”秦苍波在听完这番话后,再也难以保持住先时风度,登时为之勃然大怒!

在他仰天一阵狂笑之后,手指苍须奴,厉声道:

“老奴才,去叫姓岳的小狗出来,本教主有话当面关照他,他若敢说个不字,本教主举手之间,就能把冷香阁化为飞灰。天一门上下,包括你这老狗在内,休想有一个逃得活命!”

话声一顿,却见苍须奴兀自站在眼前,并不曾移步转回!不禁厉叱一声道:“听明白了没有!还不快滚!”

却不曾想到,面前这个老奴才冷冷一笑,道:

“秦教主,老奴先前已经说过了,敝门已作好万全准备,教主如以武力威胁,只怕是不智之举!”

紫面神君一声叱道:“给我杀了。”

四弟子早已听得不耐,其中丘桐,外号“火霹雳”,最是性暴,若非碍于师父在前,早已按捺不住。此刻听闻师父一声命令,首先怒叱一声,只见他长臂一伸,背后大刀,已化为一道血光,怒龙闹空般地,直向着苍须奴身上卷了过来。

双方相隔甚近,这道血光只一闪已到了面前。

“玄武门”四大弟子,功力当然不弱,每人一口“化血神刀”更是威力无匹!

想象中,苍须奴一介老奴万难抵挡。

事实上却是大谬不然!

当下只听得苍须奴一声叱道:“好。”遂见其袍袖展处,陡地由其袖内升起了一团半月形的银色旋光!

那团光华陡一升空,就空一转,忽地加大了一倍!

各人这才看清,竟是一只半月形的巨大银斧,只见就在半月形的斧锋之上,点缀着半圈金星,约莫有七八颗之多!

这团斧光方才升空,即由斧面上暴射出数十丈长短的一道长虹,另外斧锋上的七颗金星更射发出七道长有丈许的金光!

金银光华交插射出,撒出了一天旋光,冷森森、寒瑟瑟,刺目难开。

紫面神君乍见对方放出了这般的一个家伙,先是一怔,及待眼睛看清之后,不由大吃一惊,大喝一声:“撤刀。”

同时间一拍肩上,身后宝刀,已化为一道经天紫虹,直向着苍须奴所放出的那轮斧光上迎去。

饶是他这般疾快,却依然慢了一步。

眼前银虹两道光华,已先紫光一步迎在了一块!天空中呛啷一声脆响。

各人目光望处,但只见那半轮银斧光华迎着丘桐发出的血色长虹只是一绞、一拧!顿时将红光切为两段,天空中猝然落下了一天红星,乍看上去就像是下了一天血雨般的瑰丽!

紧接着紫面神君的紫色长虹迎上去,双方乍一接触,已纠缠在一处,缠了个不可开交。

苍须奴想不到“铁笔太岁”所赠的“五丁神斧”这般厉害,只是他旨在诱敌,却是无心恋战。

此刻见紫面神君的这道紫色光华,显然比他手下弟子那道红色血光要厉害得多。他预计着眼前阵法必已发动,自己职责在身,更不宜在此久战!

当下一扬手,将自己飞剑“太白清风”化为一道白光迎上去,同时间信手一招当空神斧,化为一道银虹,破空直起,直向附近一座邻峰上飞去。

在场各人俱都为之一怔,想不到对方刚一出手即会撤退!

其实,苍须奴所放出的那口飞剑,亦不过意在缓和,并无真个要打斗的意思,仅仅只和“紫面神君”的紫色刀光交接了一下,即随同着苍须奴的身后,一并快速退回!

紫面神君怔得一怔,他自恃身份,不便去追击对方一个下人,却是为苍须奴所惹起的这番怒火愤愤难收。他这里方自喝叱一声,正要运用玄功,将那口“七宝紫金刀”化为一道长虹,向对方身后飞去之际……

猛可里,当空响了一声霹雳!

所谓“迅雷不及掩耳”,这声霹雳来得那么突然,由于声音过大,其势绝猛,使得各人大吃一惊,仿佛整个山峰都为之动摇了一下!

等到每个人惊魂甫定,再向空中观察时,却发觉到主峰四周,涌起了漫天无际的大片云烟,其势有如万马奔腾,刹时之间,已将抬头所能看见的整个天空全数盖了起来。

事发突然,就在每个人尚还心悸着方才的那声迅雷之时,事实上,已全数为空中云烟遥遥罩住!

紫面神君眉头微微一皱,四下打量了一眼,冷笑道:“我们上当了!”

一招手,收回空中紫光。

葛少华却还不甚解地问道:“怎么回事?”

紫面神君凌笑道:“他们布好了阵势,我们已被困住!哼哼……想不到你那两个小杂种,居然还有这么一手,我原打算看你的面子,不太难为他们,现在看来是慾罢不能了!”

说话时,他手下四名弟子已然各自纵驾遁光,快速在主峰附近绕行了一周。

四道红光在破晓前的天空贴地低飞,交叉而驰,刹时间已完成探测观察任务,同时在紫面神君夫妇面前落身停下!

“麻少君”尚飞脸色疑惑地道:“奇怪,并不像是什么阵法。来去自如,毫无阻拦的!”

紫成神君不吭声,只把一双蕴含着精光的眸子,徐徐地在四周转着。

顿时为他看出了端倪!

记得方才来时,环目所视,四山群峰,一览无遗,可以毫无障碍地尽入眼底,而此刻,那些山峰,俱都隐入云雾之中,目光所及,仅仅只能看见四座山峰!

四座山峰,一在正东,一在正北,另外在南西交接之处,连接着两座山峰!

所有山峰俱都为云雾遮满,只有这四座山峰依然清晰在目。

看到这里,紫面神君已然心内雪然!

他冷笑着点了点头道:“倒是小看了这几个小辈,看情形这阵势大是不凡,我等不可大意!”

眼睛一扫四弟子,道:“尔等四人各查一峰,速去速回!”

四弟子抱拳应了一声,各自驾起遁光,分向四座山峰飞身而起!

四人中,丘桐奔向正东,王大刚奔向正北,尚飞与李全兴直飞南西——

因为这两个方向的两座山峰连接在一起,无形中二人就成了一路。

尚飞人称“麻少君”,李全兴称“瘦山神”,一个是大头麻面,一个是马瘦毛长,模样儿都不经看!只是在“玄武门”中,除了教主以外,论魔法可就数他们两个最强,人也是最难说话!

两道遁光,夹含着一阵破空之声,刹时间已来到双峰之前.一收遁光,落下身来!

“麻少君”尚飞乍一抬头,顿时就见两峰交接之处,一片翠草如茵,却有一“紫”一“黄”两面长形旗帜迤逦舒徐地飘于峰巅!

双峰相连处,设有一茅草小亭,亭内石座之上,并排坐着一双少年男女!

二少年男的骨秀神清、英姿俊朗;女的冰艳出尘、芳华绝世,男女并坐,俨然一对神仙美眷,羽衣云裳,望之即知绝非凡俗之士!

“麻少君”尚飞与“瘦山神”李全兴远远站定,尚飞上前一步,怒声道:

“吠!我等是随同玄武门教主云驾来此拜山,天一门的人都死光了不成?如此藏头缩尾,算是什么玩艺?你二人是干什么的,还不出来答话?”

亭内青年男女,分别是岳怀冰与尉迟青幽!

二人遵从那日铁笔太岁指示,与尉迟鹏、苍须奴早已于三天之前,分别各守职责。果然铁笔太岁神机妙算没有猜错,正好在第三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玄门金光闪,妖邪消遁迹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