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05章 剑罡如匹练,玉手拯游魂

作者:萧逸

松林里时有几声凄厉的猿鸣,可见得是一块适于人居的地方——

但是,摘星堡却把这块地方,视为禁地——

岳怀冰再细心留意地观察,发现通向南面后山那片地方一有一道长有十数丈,粗若儿臂的钢链横锁着,除此之外,尚还坚立着三块石碑!

石碑上红色雕刻着“戒入”两个大字,显然这是用来告诫本堡各弟子职司!

岳怀冰看到这里,心里一动,已联想到了雪山之上的那一对奇异兄妹。

想必那怪人雪山鹤言之非虚,必定是他们与摘星堡方面早已有约在先,后山万松坪以南,整个大雪山后山地方,是属于他兄妹二人的禁区,以北方圆百里,才是摘星堡的权力范围。

如果照怪人雪山鹤的说法,即使是这块摘星堡现有的地方,也是兄妹二人借与他们居住的。

……这多年以来,他们之所以能够彼此相安,互不侵犯,全系摘星堡由上至下各人,刻意遵守着这项约定使然!

由于那对兄妹的奇异素质,岳怀冰得曾亲眼目睹,是以深深相信,即使是眼前这位目高于顶的沈海月,只怕也不敢轻撄其锋!

岳怀冰在对四周的环境略作了解之后,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概念。

沈海月一笑道:“贤契,你可准备好了?”

岳怀冰道:“随时候教!”

沈海月冷冷道:“我的心情至为矛盾,站在人心世道的立场上说,我实在不忍心对你下毒手,可是另一个念头,却逼使我对你非下毒手不可,这也是我为什么摒退各人,单独把你引来此处的道理!”

“所以这二十招也必将是你生平绝学杀手!”

“你说得不错!”

他的剑向侧方一指,说道:“你且看来!”

顺其剑指处,岳怀冰立刻发觉到一棵排云直耸的孤松,先时岳怀冰还不曾发觉到,此刻经沈海月宝剑指处,岳怀冰才霍然发觉到那棵松树树干之上,居然高高悬挂着三颗人头!

正是岳怀冰亲手斩下的三颗人头。

“我所以要把三位拜弟的人头悬挂此处,主要的就在于激发我向你下毒手的决心——”

长叹一声,他转向岳怀冰道:“来吧,把你刀上的武功尽情施展出来吧,老夫这颗颈上人头,随时预备双手奉上,只要你有本事!”

岳怀冰刀势向下一矮,足尖飞点着,已如同一只狼也似地扑了上来!

他身子方一欺近,只听得沈海月高叱了一声:“着!”

一股迎面扑来的劲风,直向着岳怀冰脸上袭到,岳怀冰方自暗叫不好,正待反手护向面门时,沈海月身躯已如同走马灯般地转向一边!

同时间,他掌中长剑在左手的剑诀里,施展了一招“倒插花”,伸吐着的剑芒,连同着原本就有三尺长短的剑锋,直向着岳怀冰脑门上直扎了下来。

岳怀冰只觉得背脊项里一阵子发冷——总算他一上来就全神贯注,这时哪里再敢少缓须臾,足下一点,已把身子窜了出去。

饶是如此,沈的剑尖已在他背上划撩开一道半尺许长的大口子——所幸伤的只是衣服,皮肉只个过差在毫厘,岳怀冰身子虽是旋了出去,却已吓得面无人色。

他陡然记起来,那一日痛禅和尚,向自己透出的口风,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那和尚分明告诫自己说沈海月出剑,逢单,即一三五七九,必是杀招,二四六八十双数乃是诱敌之招。

和尚的这番指点,一直清清楚楚地记在他脑子里,何以此刻情形并非如此——

一念未完,沈海月第三招已然出手,一口闪烁着刺目奇光的长剑,紧紧贴着他面上向外展出。

这一剑直向岳怀冰脸上罩盖下来——何以谓“罩盖?”因沈海月剑上光华,形成了一大团剑雨,有如一把张开的雨伞般,直向着岳怀冰头脸全身各处落了下来。

岳怀冰默记着痛禅和尚的指示,只当逢单数便是杀招。是以就在对方剑势落下的一刻,自己施展出全身功力,一口雪花刀,挟定了唬人巨力,一刀猛挥而出,

这一刀,刀势如山——

岳怀冰自信施展出十分力道,即使是沈海月接得住自己这一刀,可是四溢的刀风,必能趁隙把他杀伤,是以这是他满怀信心的一切!

无奈事情大出乎他的意料!

就在岳怀冰的刀势方一奔出的刹那之间,沈海月长啸一声道:“好刀法!”

他那口递出的长剑,分明无意伤他,旨在诱敌之招,这么一来,岳怀冰的全力施展,正中了他的下怀。

眼看着他身子云般地起在半空。

在空中一挺一折,极其美观!

等到岳怀冰发觉到一刀走空之时,其势已是不及。

带着一股子砭人肌髓的冷风,沈海月的长剑,却改由岳怀冰的左手后方向外撩出去!

这一剑,可就在岳怀冰手臂上挂了彩头!

剑尖过处,血光乍现!

岳怀冰嘴里“唔”了一声,足点处窜出了丈许以外,但只见那只持剑的右手背向上引伸连续之处,留下了一道血槽!

急切间,他也不知道伤势有多严重,总之,无限的气馁和伤感,一刹时袭击着他!

敢情那个大和尚骗了他。

对方的杀手分明是设在双数招式之上,而和尚却告诉他是单数!

正因为这一念之差,自己几乎做了剑下之鬼!

使他痛心的是,世上人心竟然险恶如此,就连一个皈依佛门,看来有道的高僧之言,也不能相信。至于那个陌生的痛禅和尚,何以对一个初见面的陌生人,竟然如此陷害,诚然令人百思不解了。

当然这些感慨,归纳起来,在当时来说,只在一念之间!

岳怀冰那只持刀的手,只觉得一阵子颤抖,掌中刀竟然是再也把持不住“呛啷”一声,落下尘埃!

这本是性命一发之间——

沈海月果真于此刻取他性命,诚然易事!但是此老偏偏喜欢增加一些杀人的情趣!

一招得手,他单手托着颔下长须,身子如同一片枯叶般,已飘到了数尺以外!

“小伙子——不要紧,换一只手,拾起刀再来!”

说话时脸上固然带着笑脸,可是却掩不住他笑脸之后冷酷的杀机!

岳怀冰冷冷一笑,足尖一勾,已把地上刀勾飞跳起,左手一伸,接在了手中。

这时他右腕上的血,热刺刺地顺着手面滴落直下,如不设法先行止住,一盏茶后只怕已无力与对方交手。

所幸沈海月此刻自信托大,一副优容自得模样,并不急于出手——

他只不过出手四招,已使对方负伤挂彩;而且最厉害的杀手招式还未曾施展!

所以,他觉得笃定得很,自信在未来的十六招之内,定必可以轻轻松松地杀死对方!

“小伙子!你现在应该体会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吧!老实说,你那两手三脚猫,差得远呢!”

岳怀冰把左手的刀,紧紧咬在嘴里,同时左手运指如飞,一连在右手腕上“天府”、“侠白”、“尺泽”、“青灵”、“少海”诸穴道上各点了一指!

点穴手法不尽雷同!

此刻岳怀冰是用以止血,是以全凭本身所练的指为内气,以之透穴定脉,这种点穴手法诚然可以谓之不易!

指为一下,流血顿止!

然后他刀交右手,气势昂然地向着沈诲月道:

“沈前辈你好厉害的杀手!还有一十六招,就请快快展出,后辈也好多多地增加一些见识!”

沈海月身躯一晃,从容地飘身来到了他面前。

“我这第五招叫‘火中取薪’,第六招‘倒卷白云’,你要仔细了!”

岳怀冰只把丝丝内劲,贯注于刀身之上,一双眸子注意着对方一双肩头之上!

果然沈海月话声一落,怒叱一声,掌中剑穿心直出,有如惊魂一闪!

岳怀冰有了前番见解,自不会再贸然上当——

对方既然摆了一个上来拚命的样子,自己少不得也与他虚张声势一番!

是以,就在沈海月的长剑渲染着一天剑气,当面直刺过来时,岳怀冰相应地也发出了一声嘶吼,掌中刀假意地再次贯足真力,直迎着对方剑身上猛然挥磕过去。

刀锋和剑锋,眼看着就要撞上的一刹间。

沈海月一声长笑,陡地抽回了剑势,足下一个跨步,反手出剑,好一手“倒卷白云”——

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手!

无边的剑气,幻为一片白光,在他转身侧转的一刹那,直欺向岳怀冰前胸上冲压过来!

这一手好厉害——

如果说岳怀冰仍如先前,误把单招当成杀手,那么他万万是逃不开对方这一手厉害的杀着。

只是,情形大非如此!

岳怀冰在一连两次吃亏之后,第三次可就学了乖,于是,就在沈海月身形卷到的一刹那,岳怀冰的刀也同他的剑一般快地抽了回来。

沈海月的剑不是劈向岳怀冰的正面前胸吗?

岳怀冰也不含糊,他的刀在身形一转之间,同样快地反劈向沈海月的后背——

他虽手面负伤,可是却丝毫也没有损及他的内在功力,尤其此刻作生死存亡的拼命时,力道自然是贯足了。

沈海月顿时觉出了厉害!

这时候他如果坚持不撤招的话!固然十拿九稳地可以毙对方于剑下,可是自家也万万难以逃开对方那等凌厉的一刀!

这一手显然是沈海月所没有想到的!

双方的动作,同样的利落。沈海月的剑到,岳怀冰的刀同样地到。

这种情形之下,沈海月顿时只得软化了下来!

他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身形转侧之间,像一片云似地飘了出去!

同样的情形下,岳怀冰也向着另一个方向闪了出去!

现在岳怀冰已经证实了对方动手过招的密诀,原来逢单就是虚招,双数才是实招,本乎此,在他还没有把自己摸清楚以前,大可以以己之实,攻其不虚,给他来上一个厉害!

想到这里,他就抖擞起十分精神,一口刀平端在面前,防备着对方即将出手的杀着。

沈海月一抖剑身,再次袭上来,这一次大反前态,剑尖堪堪已临岳怀冰面前,蓦地停住不动。

“贤契,我的剑要削落你的双臂,你要仔细了!”

话声一落,他剑下一抖,“叭”的一声,剑尖上爆开了一朵剑花。

就在这朵剑花的光影尚未消失之前,沈海月身躯下盘,掌中剑扇面也似地展了开来——

这又是岳怀冰未见过的一式怪招——就在一天剑影尚未消失之前,岳怀冰已感觉到右肩上一阵透骨刺痛,已为对方长剑戳了个透穿!

岳怀冰怒叱一声,道:“老匹夫!”

他的刀就势向上一提,在这只右手尚还能运力的当儿,拚命地一刀砍了出去。

刀上聚集着一股凌人的冰雪之气——

如果说这两年雪山刻意练刀有所成就的话,那么这项成就也就在于此了。

刀光一吐,沈海月陡地一惊,叱一声:“好!”

抽剑,退身,看上去是一个势子。

岳怀冰这洗雪一刀,虽不曾伤着了他,却把他那自命潇洒的一部长须,齐腰砍为两段。

一时间空中散满了须丝,在一蓬刀光之后,沈海月就空翻起的身子,如出云之鹤——

松树枝子一阵子打颤——

他的身躯已挂在了松枝之上,这一手“老猿坠枝”施展得极为巧妙。

也就在他身子方一垂下的当儿,岳怀冰掌中刀已“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岳怀冰向前抢上一步,急快地由地上拾刀!

松枝上的沈海月一声长笑,他垂在树枝上的身子,随着树枝的向上一弹,整个身子,再次地弹了起来,连人带剑,一股脑地向岳怀冰身上卷了过去。

岳怀冰这时无异地已乱了章法!

然而人到了拼死活的时候,总有一些急智狠招!

一刀一剑,就在这般情形之下,一连三度交锋,在满天颤抖的碎光流影里,双方已接触了六七招之多!

眼前已到了第十三招上!

忽然流海月身形向前一欺,侧身再次地如同扇面般地展了开来——

就在这片扇状的倒影未消失前,沈海月变幻着如同魔影一般的剑尖,已经扎进到岳怀冰左肩之内!

同时间,沈海月身躯向上一提,一阵风似地,由岳怀冰的发梢上掠了过去!

岳怀冰两处肩窝中剑,掌中刀已无能为力。

双方动手已在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剑罡如匹练,玉手拯游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