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06章 仙山逢怪客,福地过奇人

作者:萧逸

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条银色的巨龙蟠绕在树身之上,确是美不胜收。

流下的泉水,静静地聚集着,成为一泓广大的湖面,却又分为百十道小小源流,分向各处垂挂下去才存在,历史的意义是人类所赋予的;人具有可以逃避一切 ,透过阳光折射,一片玫瑰琥珀的七彩。

岳怀冰目睹如此,可是他却想到与“万鸟坪”这个名字不大调和!

雪山鹤笑笑道:“岳兄大概是奇怪这里没有鸟是吧!”

岳怀冰道:“大概是太冷了!”

“不是!不是!”

说时,即见他二指捏chún,长啸了一声,深山巨岭里顿时传出尖锐旋回之声。

就在这啸音的余声尚未消失之前,只听得空中一片鸟语啁啾之声,一时间万羽齐集,奇形缤纷!

大批的鸟群,在空中略事旋转之后,纷纷向附近落下,有的低飞翩跹,有的引颈剔翎,还有些翻翅戏水,那景色可就更美了。

岳怀冰真有点叹为观止的感觉!

他这里正自目不暇给的当儿,那雪山鹤却出其不意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道:“我们走吧!”

岳怀冰道:“贤兄妹下榻就在这里面么?”

雪山鹤道:“不是——”

才说到这里,即闻得隐隐传来一片异声,那声音,初听时有点像风吹树梢的声音,可是仔细再一分辨,即觉出不是的。倒像是有人在吹竹为乐。

只是那种声调大异常音,亦非宫、角、商、征、羽中任何一门的路数,初听在耳中,只是说不出苦涩无味,仿佛有一种消沉的气氛压力,紧紧地压下来。

那群鸟儿,在听得这阵异声之后,纷纷鼓翅腾空而起,刹时间,已飞散一空!

紧接着那苦涩的吹竹之声,遂即为之停止!

岳怀冰尚还不知究里,再看雪山鹤却是脸色微变,似乎十分惊慌的样子!

“走——”他匆匆拉了岳怀冰一下。

岳怀冰心中固是好奇,可是初次为客,亦不便打探许多,当下正要移步离开。

却听得一人用着浓重的鼻音“哼”了一声道:

“小鹤子,我是怎么关照你的,叫你日后不许打搅我的清修,不过几个月的工夫,莫非你又忘了?”

雪山鹤神色先是一阵惊慌,遂即拉了岳怀冰一下,道:“我们走!”

岳怀冰心中大是惊讶,似觉出声音来处发自石内,却又荡溢空中,实在令人不解得很!

可是雪山鹤神色却显得很紧张,回身就走!

“站住!”

依然是前次所闻的声音,似乎较之先前的语气,平加了几分怒容!

“小娃子愈来愈没有礼貌,我看你比起你那妹子都还不如!”

雪山鹤不得不停下脚来,他脸上带着十分尴尬的表情,回过身来,道:

“都是我不好,一时高兴,忘了你老人家六二坐关之禁,真是罪该万处,尚请老人家不要见怪才好!”

声音是那么的苦涩,像是积压了一个世纪般的那么长久。

“哼哼……说得好听!”

那人口气老迈地道:“我看你们是一个师父一个传授,从你爷爷开始;然后是你老子;现在又轮到了你们兄妹两个,都是一个味儿,嘴甜,心却比蛇更毒!”

雪山鹤大概被他这几句话激起了怒火,脸色猝然一沉。

“老前辈。”

雪山鹤冷冷道:“禁锢你在此乃是先祖,并非在下,当年是非后辈也是不知,何必一照面就喋喋恶骂不休,这样岂非有损你老人的尊贵?”

“尊贵?”

——声音是异常的冷酷!

“一个被禁锢了数十年之久的人,还谈得到尊贵?小王八旦,你他娘的真会损人!”

“后辈实在无心冒犯!”

“无心冒犯?说得好轻松!”

那人接着又道:“我问你,这群岛原是在百花峦,你们兄妹两个为什么好好地把它们引来‘水石山’,更不该改名为‘万鸟坪’……”

他越说越像是很激动的样,频频喘息着道:

“……分明就是你老子留下的那套作风,想以万鸟之音,破坏我将成的‘离合神功’!”

雪山鹤欠身道:“后辈个敢!”

“不敢?嘿嘿……”

那声音继续道:“我看你们两个小的,比你老子更厉害。不错,我承认你们这一手是厉害,可是我也有我的办法,刚才你也已经见识过了,这些鸟儿,我已经有办法对付了!”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道:“当然,你们还有更厉害的办法;不过……话可是说到头里,除非你们关我一辈子,只要有一天能叫我出来,就有你们两个小狗受的,你们走吧,免得使我呕气!”

雪山鹤眸子向岳怀冰一转,轻声道:“走!”

刚要转身,那声音“咦”了一声,道:“站住!”

二人一怔,只好站住脚步。

雪山鹤冲岳怀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可是那暗中老人,却似无所不知,冷笑了一声道:“还有外人么?”

雪山鹤道:“老前辈你实在是误会了,哪用有什么外人?”

“不——你休想骗得过我,小伙子,当年我可是跟你爹说好的,所禁锢我的这个地方是不容许任何外人擅入的,这么一来,可是你们先坏的规矩!”

“老前辈……唉!你……你实在是误会了!”

雪山鹤忖思着无法瞒得过他,只得实话说道:“只是一个受伤的朋友,我兄妹不过是基于道义关系,请他留在此养养伤罢了!”

“这就是了,你又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

“我是怕你老人家误会罢了!”

“哼!”

那个声音显然是找上了岳怀冰,道:“喂,你是干什么的?”

雪山鹤道:“他是——”

老人插口道:“你别打岔,我不是问你!”

岳怀冰眼睛看向雪山鹤,雪山鹤点头示意他说话!

于是岳怀冰走前一步,道:“在下岳怀冰,请教老前辈大名怎么称呼?”

老人嘿嘿一笑道:“老夫黑石公,你听过这个名字么?”

岳怀冰怔了一下,对这个名字陌生得很。

“你当然没听过!”

那个叫黑石公的老人嘿嘿一笑道:“武林中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岳……你叫岳什么冰来着?”

“岳怀冰——”

“好,岳怀冰,你试试向前走近几步来!”

岳怀冰看了雪山鹤一眼,雪山鹤未置可否!他就依言前进了一步!

黑石公道:“有一棵古松树,你可曾看见!”

岳怀冰道:“看见了!”

“走过去,注意,只要站立在树下不动就对了!”

岳怀冰莫名其妙地走过去,依言站立好!

雪山鹤惊道:“你老人家这是要干什么?”

“不关你的事!”

黑石公冷峻地道:“你以为就只你们会做好人么?”

雪山鹤一时怒声道:“我劝你还是安份一点儿的好,你应该知道,这多少年以来,我们兄妹两个已经对你很不错了。否则,你焉能过得如此舒服!”

岳怀冰原以为黑石公定必忍受不住,说不定马上就与雪山鹤翻脸也未可知。

可是事情竟非如此——

略为沉默之后,黑石公却长叹了一声,道:

“你说得不错,现在我是在你们控制之下,也只有听你们的了;不过你们眼前多留一分厚道,日后我也会有一分人心。虽然说我们之间的这番仇恨,已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可是我老人家始终抱着得罢手时且罢手,能容人处且容人……小伙子,凡事还是多留一番厚道的好!”

雪山鹤忿忿道:“这位岳兄,虽与我是初交,可是为人忠厚,你休想要说服于他!”

黑石公发出了一串子沉笑之声,却把话题转向岳怀冰道:“姓岳的,你放心,我对你绝无恶意,只不过是试一试你这个人心性如何!”

说话之时,一股白蒙蒙的光气,雾也似地由石内透出。初起时像是一道白色匹缎,可是只在空中略一起伏,即化为一幢白色雾罩!

怪异的是,那白色雾罩大小正好可以容纳下人,不偏不倚地正好罩在了岳怀冰身上!

乍看起来,岳怀冰身上就像是加上了一件白色外衣,有如一袭轻纱晨褛般的那么飘飘然!朦朦然!

岳怀冰登时就觉出身上一阵子冰寒之感!

这种感觉就如同他第一次与雪山鹤动手时,被对方把手中刀夺下来的感觉一样,只是那时感觉是局部,此刻感觉却是全身的!

那是一种他生平从来也没有领受过的奇妙感觉,只觉得一阵子寒冷由顶而过,直贯全身,先是有如冰镇,四肢都为之麻木。

可是不消一刻,那种冷的感觉即逐渐地消逝!反之,身上却起了一阵子温适之感!

至于覆罩在他身外的那一层内色雾气,却也有了显著的不同!

原先那层雾气是白色的,可是此刻却已转成了粉红色,雾帐之内的岳怀冰顿时如沐春风,有一种薰薰然的感觉,仿佛全身骨骸,都酥酥然。

就在此一刹那,雪山鹤大叫了一声,道:“不好——”

他身子倏地向前一探,双手抖处,由两掌穿出了两蓬白色内气,猝然突破了岳怀冰身外的红色雾帐,拦腰一把,已把岳怀冰拖了出来!

石内黑石公呵呵一笑道:“小伙子你也太紧张了,我老人家岂能对一个后辈,一上来就心存不良!不信你问问他感觉怎样?”

雪山鹤这时匆匆把岳怀冰放卜来,问道:“岳兄,你怎么了?”

岳怀冰道:“还好,只是觉得十分困倦——”

说时,他禁不住张嘴打了一个呵欠,闲态盎然!

黑石公呵呵笑道:“岳小弟,身上的一点内伤,我老人家已为你治好了,你大可安心去吧,只不过我们第一次见面。一上来不能不给你一点见面礼,至于是什么礼物,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话问,那层粉红色的雾帐,已自成形地凝固在树前,黑石公话声一落,那层雾帐遂即又转为白色,遂即又变成了方才一般模样的一道白色气带,缓缓收回巨石之内,须臾化为子虚!

雪山鹤一把拍在岳怀冰肩上道:“我们走!”

岳怀冰站起之后,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呵欠,身子摇晃了下,看来真像是马上就要睡着的样子。

雪山鹤微微一怔,遂即伸手一连在他“幽门”、“离由”、“中注”三处穴道上各拍了一掌。

这三掌甫一拍下,岳怀冰登时精神一振!

却听说石内的“黑石公”呵呵笑道:

“岳怀冰——你我已经结了缘了,记住,我老人就下榻在这个地方,你如有事找我,只须背向巨松,高呼一声黑石公,我必会听见!”

他说话时,口气内流露无比欣欢,不时地喝着风笑上几声,听起来又怪不是个滋味!

雪山鹤却恨恨地道:“黑石公,我兄妹一向以礼相待,想不到你竟狡诈如此,这位岳兄到底怎么了,我一时也看不出来,可是你决计是骗不过我妹子的。等到她看出了什么端倪,好便罢,否则,找可势不与你干休!”

黑石公一笑道:“你动不动就要拿你妹子来唬吓我,其实她又不可能奈我何——”

说到这里,他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含糊道:“好了,好了,我老人家可是要休息了——”

话声未了,声音已渐渐远去,仿佛那块大黑石峰之内关有无数小径,四通八达,至于他究竟隐若何处,就无人知道了。

岳怀冰正要说话,雪山鹤向前指了一下,二人遂即纵身而出——

二人纵出十数丈以外,雪山鹤才站住道:“唉!我真是一时糊涂,竟然会把他忘了!”

言下不胜唏嘘!

岳怀冰道:“这个黑石公又是什么人呢?”

雪山鹤又叹了一声,道:“他的本来面目,连我也没有见过。不过却知道是当年大雪山上一个极为厉害的魔头,武功之高,无与伦比!”

“可是他却又怎么会被……?”

“那是我祖父在世时,制服他的,自此就一直被囚在这黑石峰内,算来也已有数十年之久了!”

他虽是心直口快之人,可是在谈及这件诡异的事迹时,却也现出一些吞吐,有点不便畅所慾言的样子。

岳怀冰固然是一肚子的茫然不解,却也不便多问。

雪山鹤细看的脸色,身道:“怪事,你的伤势真的好多了,莫非那老家伙真的对你是一番好心?无论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仙山逢怪客,福地过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