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舞神州》

第15章 神僧无名野佛残

作者:萧逸

金银喇嘛各自走前祝三立两边,二人每人伸出了一只手,按在祝三立一只耳上,二掌向当中一凑,猛地向外一拔。

老狸视三立在昏迷中,就如同耳上响了一声焦雷也似,顿时大吼了一声,醒了过来。当他惊慌地坐起来,认清了眼前的一切之后与无限的统一。人认识了有限,亦认识了无限,但不可穷尽,不由长叹了一声,顿时闭上了眸子。西方野佛嘿嘿一笑道:“老头儿,你已被本座擒在手中,还是听话一点儿的好,我看你一身功夫不错,死了不值得!”说着狂笑了一声,又道:“本座体上天好生之德,只要你说出了实话,我就饶你不死!”

祝三立嘻嘻一笑道:“老喇嘛,你少放屁,祝三爷平日大阵大排场见得多了,你这套玩艺儿能吓唬谁呀?”

上元吉太冷笑道:“你要敢无礼,就要你命!”

祝三立由不住狂笑了一声,道:“阎王叫人三更死,谁能留人到五更?请吧!”

说着把颈子一伸,嘻嘻笑道:“快,干脆一点儿!”

西方野佛见状不由气得脸色一阵发青,他身边那个高大的金喇嘛,不由“呛”一声,撤出了一口厚背紫金刀,道:“杀了他——”

西方野佛摇了摇手,以目制止他,冷冷一笑,道:“老头儿,你来此是想行刺皇上?你的胆子可真是不小哇!”

祝三立嘻嘻一笑道:“皇帝老儿与我无冤无仇,我又刺他做甚?”

上元吉太不由暗暗一惊,因为对方竟然以这种口吻来谈论圣上,只此一桩,可就构成杀人的罪。当时他微微一笑道:“老小子,算你有胆子!”说着他站了起来,道:“我知道你们中原武林中人,嘴皮子硬,看样子不给你一点儿厉害,你是不会说实话了!”说着,他回头对银喇嘛怒声道:“你去把为师‘罗汉签’拿来!”

银喇嘛答应了一声:“是!”转身就走。

上元吉太狞笑了一声道:“祝老头,我看你还是说实话的好,是谁叫你来的?来此做什么?”

祝三立闭目不言,可是内心却是叫不迭的苦,暗忖道:“老和尚呀,老和尚,你可把我给害苦了!”

这时那银喇嘛已回来,他手上捧着一个木匣子,西方野佛接过了这个木匣,冷冷一笑道:“老贼,你先来看!”说着把木匣打了开来,只见匣内装着一束竹签,每一支都有尺许长短。这种竹签,削磨得极为尖锐,一头有寸许长的白色鸟羽,另一头却是尖细成钩状。这还不说,在这竹签身上,还有着许多凸出的倒刺,每一根也都差不多有寸许长短。

祝三立一眼望去,肚里也明白了多半,不由暗暗叹息了一声,自语道:“好毒的东西,我老头子这一把骨头,可是经不住他这么摆制我!”当下忍不住冷冷一笑道:“老喇嘛,你要怎么样,你给我一刀,我谢谢你;可是你要是零着这么制我,我祝三立可要骂你祖宗八代了!”

西方野佛方自冷笑,闻言不由怔了一下,桀桀有声地笑道:“原来你就是老狸祝三立呀,哈哈!”

祝三立瞪目说道:“祝三立有什么好笑?”

西方野佛步下位来,道:“莫怪你有一身好功夫——”说着,冷冷一笑,目视着祝三立道:“祝三立,不管你是天大的英雄,在本座罗汉签下,你也得讨饶,我看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他说着,顺手拿出了一根,在机三立眼前弄着,一面冷冷地道:“你可看清楚了,这是一十三根竹签,本教要插在你正面十三处穴道之内。”

祝三立不由咬了一下牙,道:“除非你要了我的命,否则,我岂能与你干休?”

西方野佛玩着手上的竹签道:“这还不说,这签上的倒刺,我都煨过了葯,中在人身上麻痒不堪,非大笑不能解痒……”说到此,他又狞笑道:“可是一笑触动了竹上的倒尖,又痛彻心肺,那味儿可不好受……”

他说着,用一支竹签轻轻地放在祝三立肩上,哼了一声道:“怎么样?老狐狸,要尝一尝么?”

祝三立听到此,由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目光一转,冷笑道:“老喇嘛,你不要这么吓唬我,我老头子并不是怕你,不过也犯不着受这个罪就是了!”

西方野佛不由嘻嘻一笑,道:“这就好了,老头儿,你总算想明白了!”说着,他把手上的“罗汉签”放入匣中,回身走到椅子旁边坐了下来,冷冷地道:“你来此是做什么?有几个人?”

祝三立冷冷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听说有个日本人住在宫里,那日本人与我祝三立有不解的深仇,我是想暗中结果了他,不想你这老喇嘛多事……”才说到此,西方野佛冷冷一笑道:“你不要骗……”祝三立冷笑道:“哪一个骗你,信不信由你!”

西方野佛冷笑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件事情,我问你那日本武士叫什么名字,你知不知道?”

祝三立抬了一下眼皮道:“叫笠原一鹤!”西方野佛鼻中哼了一声,道:“你是想抢他的宝物是不是?”

祝三立冷冷一笑,道:“我要他的命,而不是他的宝贝!”

西方野佛嘿嘿一笑道:“祝三立你说漏嘴了,现在江湖上,哪一个不在谈这件事,你还想瞒我不成?”

祝三立阴森森地一笑,道:“老喇嘛,你说这话,就太令人好笑了,我要是想要他的东西,什么时候下不了手?却要等他来到了宫内,这不是太可笑了?”

西方野佛怔了一下:“你到底是什么打算?”

祝三立冷笑道:“就是这个打算!”

西方野佛上元吉太阴森森地一笑道:“很好,我也不怕你不说实话,这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说到此打开了匣子,祝三立不由咬了一下牙,道:“老喇嘛你要是这么折磨我,只怕你的命活不了太久了,自有人会来取你的性命!”

西方野佛不由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我是知道你有朋友的,祝老头,看看你的造化吧,你朋友要是把你救走了,算你的命好,要不然,你也就认了命吧!”说到此,他忽地对金银喇嘛沉声道:“你二人去把这老儿两只手上的铁链拉紧,为师我这就给他上签!”

金银二喇嘛答了一声:“是!”

他二人双双纵身过去,分站在了祝三立左右,祝三立冷笑了一声,双手霍地向回一收,说道:“老喇嘛,你何不自己来呢?”

金银喇嘛大吼了一声,双双伸手向着他双手上的铁链之上拉去!可是祝三立早已有备在先,要使这两个喇嘛吃点苦头。容得两个喇嘛双手伸进未着的当儿,祝三立霍地一声大吼,道:“你们也配?”他那双事先缩回的手,蓦地向外一翻,带着他手腕上的一双铁链子,“哗啦”的一声大响。两股铁链,就像是两条蛇怪也似的,蓦地向外一分,正正地撩在了金银二喇嘛的前胸之上。

以祝三立这种超人的内力,虽是在伤难之中,却也是可观。就听得两个喇嘛,各自发出了一声大吼。二人几乎是同样的势子,全都向后踉跄而退,各自“哇”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西方野佛见状大惊,大吼了一声:“你二人退下!”他忽地扑向二人身后,各自向他们背后击了一掌。

这是一种力道的反作用,果然甚为有效。只见金银二喇嘛,面色一红,俱倒了下去。

几个官娥都吓得尖叫了起来,上元吉太眼见二爱徒受了如此重伤,不禁痛穿心肺,当时重重跺了一下脚,对身边的几个宫娥道:“你们轻轻地把他二人抬到床上,不可翻过身子,更不要惊动了他们,待我一会儿去治疗!”几个官娥答应着,把金银两个喇嘛抬了进去。

容他们走后,西方野佛不由惨笑道:“祝老头,算你厉害,居然在你家佛爷眼皮子底下,尚敢伤人?”说到此,他狞笑道:“不过,你这么做,只有给你自己招来更大的痛苦!”

祝三立此时也豁出去了,闻言狂笑道:“你祝三爷,就这么一身骨头,你看着办吧!”

西方野佛倏地身形一掠,到了他近前,猛地一把握住了他双手的铁链子。这位大喇嘛,手上施出了千斤的大力量,霍地向后一带。

祝三立瘦小疲乏的身子,两日夜未曾进食,自是难以担当对方如此巨力。当时不由得整个身子,被他拉得向前一栽。可是他不愧是老狐狸,虽在绝处,却也没有忘记借机伤人。就在他身子为西方野佛一冲的当儿,这位老狐狸左手向外一翻,随在他左腕上的链子“哗啦”的一声,直向着西方野佛的面门上打来。

西方野佛一声狂笑,只见他用右手所拉的链子,向外一翻。两股铁链交击之下,发出了“当啷”的一声。

祝三立就觉得右臂一阵酸痛,整个的一只右臂,在西方野佛的一拉之下,似乎都要脱臼而下。同时之间,西方野佛右手翻动之间,已点中了他的“肩井穴”。祝三立只觉得全身一麻,顿时就不动了。

西方野佛哈哈一笑,道:“祝老头,现在,你可得由着你家佛爷摆制了!”说到此,猛地转身一纵,已至座前,拿起了那个匣子,信手自内中拿出了一支竹签,只见他阴森森地一笑道:“你现在是没有痛苦的,不过我为你解开了穴道之后,这个滋味,你可体会了!”说到此信手一抛,手上的竹签就像箭也似地射了出去,正中祝三立前胸骨节。

遂见他连声狂笑着,又发出了两支,分中祝三立两处肩头,最后双手齐发,飞出了最后十支。这十支竹箭,各自射中在他正面的十个穴道之内。至此一十三支罗汉签,没有一支是落空的,全数刺在了祝三立正面的穴道内。

这位手黑心辣的喇嘛,目见及此,发出了一阵得意的笑声。他看着对方那像刺猬也似的身子,似乎还不知足。

当时飞身过去,虚晃了一掌,用内功“无形真力”,把先前点中的穴门解了开来。祝三立知觉一复,双目怒凸,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滚了下来。

他张开嘴,颤抖着道:“你……”可是一阵攻心的奇痒,顿使他再也忍耐不住,忽地宏声大笑了起来。

这阵笑声,真足以惊人,整个神殿,都似乎为之震动了。

上元吉太在他声尽力竭的时候,冷然道:“怎么样?祝老头?”可怜老狸祝三立,本是多么厉害、自负的一个人物。可是在这种酷刑之下,就是一个铁打的汉子,也是挺受不住。这种“罗汉签”所以名为“罗汉”,暗中即说明了,哪怕是真的罗汉也是受不了,所以才命名为“罗汉签”。

祝三立这样疯狂地笑着,不一会儿也就声尽力竭,可是那种蚀骨攻心的奇痒,使他无论如何也受不住。他由大笑,变为抽搐,可是每抽动一下,那十三支罗汉签上的倒刺,就刺入伤处一些,那种痛楚,令他全身所有的毛孔,全都张了开来。

西方野佛嘿嘿笑道:“祝老头,你支持不了多久!”他注视着他的表情又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有多少党羽?还不从实地对你家佛爷说个清楚!”

祝三立这时怒目凸眼,一双眸子几乎都要滚出了眶子,全身汗下如雨。

这时候,他见对方仍然以这种口气来向自己说笑,不由颤声地笑了起来。

这种笑声,混合在他原本的笑声里,听来更觉刺耳,他见西方野佛一张丑脸,就在自己面前。当时再也忍不住,一口便咬碎舌尖。只听他一声巨吼,“噗”的一口,直向着西方野佛面上喷出。

这一着,在武林中确是不多见,名为“血箭”,本身非有几十年以上的纯内力不足为之。只可惜祝三立现在的情形之下,已大大削减了这种“血箭”的功力。

西方野佛也是一时得意忘形,竟然没有想到对方会有此一着。当时再想问避,哪里还来得及?

眼前血光一现,这一口鲜血,其实是百点血珠,形成了百点血箭,正正地射在了西方野佛的一张大脸之上。

西方野佛总算本能地闭上了双目,未使双目受害。可是那百点血珠,竟比利针还要锐利,全数都深深地陷进到西方野佛的脸肉之中。

一阵刺骨的奇痛,使得这个大喇嘛,大吼了一声,猛地倒了下去。

他脸上的鲜血,就像是水也似地狂涌了出来。

西方野佛痛得在地上一阵翻滚,猛然跳了起来,一脸血红。只见他目射凶光地扑到了祝三立身前,猛然举起了右掌,想用内功掌力,一掌把他结束了。

可是他目光一扫,看到对方那种痛苦的样子。

祝三立就像是被悬在空中的一只兔子一样,只见他四肢那么无力地颤抖着。

他张大了嘴,露出了淌着鲜血的舌齿,那种笑已无声的动作,整个的骨架都似要散了。

西方野佛看到这里,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神僧无名野佛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舞神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