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舞神州》

第16章 自古难逃三界外

作者:萧逸

杭州虎跑寺,开光大典。

这时,正是灯火辉煌,铭经颂典的时候。

掌教方丈风火禅师,礼毕之后,正在为一俗家弟子,行皈依法典。

只见火烛高燃,香烟飘渺,大殿内鸦雀无声。

白发白眉的风火禅师,步上主坛,双手合十,低念了一声佛号,道:“善士匡飞何在?”

一名弟子打了一个稽首,转回身去,不久,即带上了一名长身黄衣的汉子。

这汉子面色庄肃,chún上留着两撇小小的黑胡子,十分矫健。他行走到殿内,对着风火禅师合十一拜道:“弟子心如古井,此心已定,尚清老禅师开恩,为我剃度从佛!”

风火禅师白眉微皱,道:“匡施主,家有家法,佛有佛规,你居心诚厚,多日以来老衲已有所见……”

说着翻开缘簿看了看,道:“匡檀樾,你布施五千金以从心愿,为数是太多了……本座只能领受千两,其余四千两代你保管,日后你离寺之时,自当发还!”

匡飞欠身合十道:“弟子既舍身从佛,要钱何用?老禅师还是收下,以作善用吧!”

风火禅师面色冷冰地摇头苦笑道:“不行,不行,老衲怎能受你这多银子?”

匡飞只得叹道:“既如此,弟子不敢勉强,日后弟子再捐赠别的寺院,也是一样,只恳方丈允我剃度从佛!”

风火禅师一双细目慢慢睁开来,在匡飞身上,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道:“本寺自开寺以来,一向是慎于收徒,并非是说本寺佛法较他寺高奥,实在这其中有个道理!”

匡飞双手合十道:“愿听其详!”

老方文点了点头,道:“施主,你先坐下吧!”

匡飞拜了一下,转坐一边,风火禅师叹了一声,于是道:“施主,你可知道有一个佛门不肖,号称晓月禅师的人么?”

匡飞点了点头,惊讶道:“是不是在华山被五僧火焚的那位晓月和尚?”

风火禅师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此人,说起来,这晓月正是本座的大师兄!”

匡飞不由得愕了一下,说道:“原来如此!”

风火禅师哂然道:“这晓月禅师,昔日也是半路出家,因先师爱他一身功力,为人诚恳,才破格为他剃度,收为门下,不意日后,竟成佛门败类!”

说到此,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这话从何说起啊!”

匡飞不由立起身来,合十道:“方丈此言,莫非对弟子向佛之心,不能信任不成?”

风火禅师呵呵笑道:“施主不必多心,本座不过是把本门规矩说与你闻,要是施主心有不诚,老衲也就不必与你费这一番口舌了!”

匡飞点了点头喜道:“弟子请求即刻剃去头上三千烦恼丝,以从夙愿,尚请方丈慈悲!”

风火禅师微微一笑,摇头道:“不可以,剃度乃是最后一步,落发之后,就无从反悔了。老衲见你不多日来,向佛虽专,但眉心常结,必有未了心愿!”说到此,正色说道:“匡施主,你知道,一入佛门,落发后就后悔不得的!”

匡飞点头道:“这是自然,方丈请放宽心……”才说到此,风火禅师摇了一下手,微笑道:“这是寺里的规矩,匡施主虽布施巨银,却也不便坏了规矩!”

匡飞只得叹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弟子心似古井,早已无波,真恨不能登净土,方丈你忍心拒弟子于千里之外么?”

风火禅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匡施主此言就错了,夫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施主虽是万分诚坦,却也不能在数日内了却心愿,因此……”

他点了点头又道:“施主如愿屈就,可暂时寄身在本寺达摩院,以一年时间带发修行,以观心意如何。匡施主,老衲所以如此,是经过深思的,你意如何?”

匡飞思忖了一刻,满面戚容道:“方丈法谕,弟子焉能不遵?只是……”

风火禅师念了一声佛号道:“修行主诚,何在头上青丝,短短一年,转瞬即过,至时你如真是心无二念,那时老衲定必亲自佛前上香,为你落发便了!”说着顾视前面僧列道:“法本,你带这位师兄,入居达摩院去吧!”说着双手合十一拜,自位上站起,众僧各自礼拜了一下,纷纷散开!

那位法本和尚,岁数不大,生得眉清目秀,一看聪颖端慧,匡飞见他一双太阳穴微微隆起,便知道他必精于武功。

这时这位法本和尚,走到他面前,双手合十道:“匡师兄请随小僧人居达摩院吧!”

匡飞点了点头,道:“好吧,小师兄请多关照!”

法本微微一笑,道:“师兄不必客气,请!”说着转身前行,匡飞随后跟上,二人一前一后,踱出了大殿,穿过了经堂和寺院,步入一古朴的偏殿。

还未到达殿前,匡飞远远地就看见在白的墙土上,悬有一方大匾,写有“达摩院”三个大字!

白粉墙上,更用彩笔画着十八罗汉的神像,气势雄伟,栩栩如生。

这时别处寺院,多已归于沉静,唯独达摩院内,灯火仍然通明。

二人再走过些,便可闻得墙内一片棍棒相击之声。

匡飞不由止步,惊道:“小师兄,里面是在习武么?”

法本小僧点头笑道:“达摩院乃是本寺传武健身之处,少林已有三百年武功传流,匡师兄少时一见就知了!”

匡飞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说着,继续前行,匡飞内心不禁甚为奇怪,暗忖道:“方丈何故把我安置在这么一个地方呢?”想着,心中一动,又忖道:“莫非他已看出来,我会武功,是一个江湖人物不成?”想到此,内心不禁深为担忧。

因为那时的佛门善地,是最忌讳收容身怀武功的人,因为身怀武技,而思出家之人,多是攀扯着恩仇因素,日后自不免有些麻烦!

所以匡飞进寺之后,始终不敢透露出自己会武功,也就是怕这位风火大师不敢收容!这时,他想不到,风火禅师竟会把自己送到这地方,心中自不免忐忑不安。

法本小和尚引导着他走进了达摩院,却见院内悬有十数盏明灯!这时正有八九个和尚,光着上身紧扎着桩,正在院里演习梅花桩的功夫。

法本小和尚笑指着道:“师兄请看,这就是本门的功技之一!”

匡飞点了点头,顺其手指处望去,见是有十根短桩,深埋土内,按梅花式样作成数朵图样。

正有三个和尚,在桩上打扑纵跃。

匡飞注意他们的下盘,都颇有功夫。

小和尚带领着他,又转了一下,来到了一个沙场,见一个黑壮的头陀,正自教授“柏本桩”的功夫。

这种功夫,和梅花桩又不同了,前者是一种纯粹的内家硬功,后者却是扎下盘的功夫。

匡飞见那个头陀,一只右腿之上,满扎牛筋,看起来像是粗大了许多。这时几个小和尚把两根杯口粗细的柏木桩,插在地架之内,然后退开一边。那个黑壮的头陀,沉声道:“你们各位要注意洒家的腰,不要看洒家的腿,这就是这种功夫的诀窍!”说着只见他腰身向下一坐,右腿抄着地面“刷”的一腿扫出去。耳闻得“克察”的一声,那两根柏木桩,竟齐腰而断,一旁的小僧,皆鼓掌称妙!

法本小和尚望着匡飞笑道:“师兄看这位师父的功夫如何?”匡飞一挑拇指,道:“好!”法本微笑道:“比师兄如何?”匡飞怔了一下,道:“小师父真会取笑,我哪里会什么武功?”法本含笑点了点头道:“小僧不过是随便问问罢了!”

经此一问,匡飞也不敢再看下去。他微微笑道:“我有些累了,小师兄你还是带我到禅房内去休息一下吧!”

法本小僧点头道:“好!”他于是前行导路,穿过了一道长廊,来至一栋平瓦的禅房前,小和尚推开了一扇房门,跨步入内。

匡飞见内中漆黑,就把廊上的灯笼摘下,照着进房!谁知他脚步方自跨入一半,陡然见风门一开,那个法本小和尚,蓦地疾速转过身来。

这小和尚身法极快地已袭到匡飞身边,双手分左右向着匡飞两肋上插来。

匡飞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不由大叫了一声:“啊呀!”只见他手中的灯笼向外一抛,身子向后霍地一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那法本小和尚双手,本已快按在他的肋上,见状反倒不好下手了,他怔了一下,双手合十,说道:“师兄受惊了,快快请起!”

匡飞摸着额头,道:“小师弟,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可把我吓煞了!”

法本和尚面色微红道:“小僧是试一试看师兄是不是真的不会武功,谁知师兄真的是一窃不通!”

匡飞不由暗道:“小小年纪,你的花样还不少呢!”

当下忙堆笑,道:“我说呢,哎呀小师弟呀,这种玩笑,以后还是少开的好,吓坏我了!”

法本小和尚一面扶起了他,道:“师兄,以后不会了,快请入内休息吧!”

匡飞进入禅房,见是一间十分简陋的房间,四墙的颜色,已成了半黑状,一张竹床之上,仅有草席一床,一边有一个蒲团。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简陋得不像个样子。

小和尚点亮了油灯,从一张四方的凳子上,拿起一个瓦罐道:“我去与师兄淘水去!”说着转身而出,匡飞坐在床上,不由得长长吁了一口气,心中暗想道:“真正的出家,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我心已死,志在必成!”想到此,不由暗笑风火方丈对自己这种试验,实在多余。他所以叫自己住在这烂房中,不过是想试试自己是否能吃得了苦头。

他不由冷冷一笑,暗中忖道:“这又算什么呢?”想着反倒十分心安地倒身在床,竹床发出吱吱喳喳之声,几乎都要倒了,吓得他忙又坐起来,当下弯身去弄好这张床。

这时小和尚端水进来,见状笑道:“师兄不曾睡过这种床吧?来,我来修!”说着白墙角找了半块砖头,在竹床架上用力砸几下,摇了摇还是喀喀作响。放下了砖头,他笑道:“不行,再砸可就要断了,师兄你先凑合着将就几天,我再去叫他们做新的!”

匡飞笑道:“无妨,小师兄你休息去吧!”

法本小和尚又说了些别的,交待清楚后才离开。

匡飞待他去后,一个人想了一阵觉得眼前虽是带发修行,可是自己心意至诚,一年后也就可以从了心愿,也不必忧愁。

他又想到了涵一和尚,此刻他不知是如何地发急,也许在到处找我,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自己跑到杭州虎跑寺来了。

想到此,不禁十分得意。

他此刻思潮起伏不定,继而又想到了翠娘白姗,长青及芷苓,心中不禁有些难安。如此思索了半夜,还不能入睡。

毕竟出家是人生一件太大的事情,不能不慎重从事,他哪能够不思前想后一番呢?

那床上还有臭虫,不一会儿,被咬了一身的疮,只得坐起身来,点上灯火来捉臭虫。如此一来,这张床,他是不敢再睡。

侥幸一旁,有一张蒲团,匡飞不由大喜。

他本是内家好手,吐纳功夫早已登堂奥,只要静坐,终夜不眠算不得一回事。当下,就移上蒲团,静静地调息入定了过去。

几上的灯已被他拨得很小很小,发出豆大的一点光芒,匡飞起先调息,渐渐也就入定了过去。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忽然一条高大的影子,来到了他的窗前。

现出一个高大清癯的老和尚的身形,他望着窗前,微微一笑,自语道:“你这是何苦?老衲就不信,你真的能当得了和尚?”说着右掌轻轻往外一推,两扇虚掩的窗户已被打开,老和尚轻轻点足跃进来。

他身着一身鹅黄色的肥大僧衣,身法之巧妙,真令人叹为观止,甚至连那盏油灯都不曾动一下。

昏暗的灯光之下,看起来,这个老和尚——涵一和尚,是那么精神抖擞,不过实在说起来,这一连几件事情,确实也忙了个不亦乐乎。

望着匡飞入定的样子,涵一和尚不由摇头一笑。他走上一步,隔空用二指,在他眉头上微微一点,倏地后退至门边。

匡飞不禁蓦地睁开了眸子,说道:“谁?”当他目光发现了门前这个人,不由呆了呆,道:“啊……是你……”

涵一和尚微微一笑,道:“我找得你好苦!”

匡飞忙下了蒲团,打开门,左右看了一眼,转回头道:“你找我做甚?我已出家了!”

涵一僧摇了摇头道:“还不曾出家,你还没有落发!”

匡飞冷冷一笑道:“早晚会落发!”

涵一僧一笑道:“吾佛只渡有缘人,你根本不是佛门中人,勉强一时又有何益,快快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自古难逃三界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舞神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