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舞神州》

第05章 奋勇救美闯龙潭

作者:萧逸

那个女人这时脱下了披风,现出黑黑的头发,一张瓜子脸,倒也白净,弯弯的眉毛下一双细细的眸子,显得伶俐得很。她也偏过头来看了看笠原一鹤,面上微微现出些惊异表情!

笠原一鹤一声也不哼,继续吃他的东西。

这时那个男的,手上搁下了一个黄色的包裹,当它放在桌上的时候,发出了兵刃交磕的声音。

这声音,又使得笠原吃了一惊,不禁开始对这一男一女留上了意。就听那个男的口中怨气地道:“这宗买卖要是成了,我看腿也要跑断了!”

女的凤眼向笠原那瞟了一眼,小声道:“小声一点儿!”说着向着笠原这边递了一个眼色,男的烦道:“你就是这样,这件事还瞒着谁?谁不知道?”

说着喝了一口豆浆,冷冷笑道:“也只有我们头儿,拿着它当一件神秘的事,其实江湖上谁不知道?”

女的似乎有些生气地瞪着他,那个男的用手抹了一下嘴,呵呵一笑道:“好!好!不说不说!”

笠原一鹤顿时不由精神百倍,暗暗道:“是了,这一次可让我找到了门路了!”想着忍不住又向二人望去,正巧那个女的一只手支着腮帮子,也正斜着眼向这边看!两个人一对眼,笠原一鹤忙自转目,那个女的却抿着嘴笑了。

她身边那个男的,不由奇怪道:“什么事好笑?”

女的随口应付道:“想笑就笑!”说着眼角向着笠原一瞟,又向这边看了一眼。

笠原一鹤不由心中一动,面上也不由得有些儿发热,心里却想这是怎么回事?她干嘛老用眼看我?不要是看出了我的行踪,那就糟了!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个样子,和中国人也差不了多少,她怎会一眼就看出来?

想念中,就听那个男的道:“快吃吧!娘子,时候不早啦!”

女的却故意提高了嗓门道:“现在去哪儿呀,我可是不打算死命赶,腰都折了!”

男的怔了一下道:“不赶怎么行,误了事怎么办?”

妇人柳眉一竖道:“一切都有我呢!你看你那个胆小的样子,你先走你的吧,我还要多歇歇腿才想动呢!”

男的本来已经站起来要走了,听了这句话,就叹了一声,又坐了下来,不时用手去摸着那绕口的胡子!

妇人白着他道:“你先走你的呀,干什么这么粘人?讨厌!”

男的气得一拍桌子,瞪眼道:“讨厌?妈的,你也不看看是什么?要是……”

这句话声音太大了,整个棚子里的人都听见了,不禁用眼向二人望去,男的这才把声音放小,叹道:“快走吧!”

女的气得粉脸通红,推桌而起,男的这时就到一边去付账,这时候女的却不禁又向这边瞟了一眼。

那汉子付了帐过来拿东西,女的却咬着嘴chún儿一笑,道:“今天晚上住在哪儿呀?”

矮汉子怔了一下道:“走着看吧,谁知道!”

妇人却笑了一声道:“依我看嘛,咱们还是上城里的‘孔雀阁’吧,我要歇歇腿!”

说着话,她眼睛却是斜视着笠原一鹤,好像这几句话是说给他听的一样!

笠原一鹤不由心里一动,就默默记住了“孔雀阁”这个地方。

男女二人相继走出,各自上马如飞而去。

笠原一鹤这时肚子也饱了,好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他不能放弃,当时就站起来道:“算账!”那个大姑娘“噢”了一声,跑过来竖起三个指头,道:“三个钱!”

笠原一鹤就掏出了三个钱给她,大姑娘嘴角俏俏地嘟着,想笑又没有笑出来,道:“谢谢!”

笠原一鹤忽然想起来,就抱了一下拳道:“姑娘请了!”

那姑娘不禁吓了一跳,眨着眼睛回过头直看那个老婆婆,显得很羞涩地道:“妈呀!这个客人有事情哩!”

老婆子搔着头,走过来翻着眼道:“什么事呀?”

姑娘指了笠原一下道:“他刚才说什么‘请’来着!”

老婆婆转过头来,看着笠原一鹤道:“咋哩(鲁语何事)?”

笠原一鹤也不懂她说些什么,怔了一下道:“什么抓?”

那姑娘推了她娘一下道:“人家是南方人,不懂你说的话!”于是就娇滴滴地对笠原一鹤道:“我妈问你有什么事?”

笠原点了点头道:“我是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孔雀阁在哪里?怎么走?”

老婆婆看着他咧嘴笑道:“这是‘大胜关’,是江苏省界。你问什么……孔雀?”

她女儿忙道:“人家问孔雀阁!”

老婆婆摇摇头道:“孔雀,鸽?咱没有听说过,哪里有卖的?”气得他女儿直翻眼皮,笠原一鹤也弄不清他说什么,正在纳闷,忽然背上被人拍了一把。

就听得一人粗声大气地道:“你去孔雀阁?跟着我走,下午就到了!”

笠原忙回过头来,却见是一个彪形大汉,腰里头插着一条皮鞭,长得是浓眉大眼,十分魁梧。

他一口把手里的半截烧饼放进嘴里,拍了拍身上道:“你跟我的车,来吧!”

笠原不由大喜,这才知他原来是一个赶车的,当时就兴冲冲道:“好!”就同着他往外走,那姑娘却在后笑道:“别坐他的车,脏死了!”

赶车子的汉子哈哈一笑,回头道:“二妞,你塌我的台,以后我可是不给你说婆家了!”说着宏声大笑了起来,那个老婆婆却抬起一只小脚,笑着往他身上踹道:“去你一边的吧!扯你娘的臊!”

赶车的笑着走出来了,一面解下了鞭子,一面指着他的车道:“你别看它破,可是坐起来倒挺稳的!”

笠原一鹤看他指的车,就是进来时所指的那个拉菜的车,不由皱了一下眉。

赶车的嘿嘿笑道:“怎么样?你能将就不能?给两吊钱你就上车!”

笠原一想,难得他识路!当时就点了点头道:“好吧!”就摸出了两吊钱给他,赶车的接过来放在腰上的一个小布袋里,就过来扶他上车。一面哧哧笑道:“你这一身衣裳可是看着怪,是京里做的吧?”

笠原一鹤哼了一声,生怕他摸着了背上的刀起疑,就忙上了车,坐在赶车的旁边。

车把式这时也上了车,戴上一顶瓜皮小帽,又围上了一领狼皮,口里颤抖着道:“喝!真冷!”说着要了一个响鞭,嘴里“得儿啊”了一声,这辆破车就骨骨碌碌地向前走动了起来!

冷风扑面吹着,太阳在远天的云彩里,只露出了半边脸来。

笠原一鹤中原之行,还很少下乡观赏过,对于中国这些农家模样,却还是第一次见过!只见家家都有打稻麦的场子,门前都有一口井,比之日本年年饥荒的情形,真不可同日而语。

赶车的一面走一面问:“你上孔雀阁是住店还是找人?那里的伙计马瘤子我认识!”

笠原一鹤点点头道:“我是住店!”

车把式就扭过头,看了看他道:“这么说,你也是一个会家了?”

笠原一鹤不明白地道:“什么会?”

车把式伸手就去摸他背后的刀,嘴里笑道:“这八成是刀!”

可是笠原一鹤肩膀向下一沉,他却摸了一个空,赶车的点了一下头,呵呵笑道:“果然不错,我的眼睛还不瞎!”

笠原一鹤也没理他,赶车的就道:“孔雀阁的客人,一百个当中有九十九个都是江湖里的人物,都会施家伙!”

说着又用一双惊异的眼光,去打量他身上,好似证实自己料想不假一般,他又从脚底下拿出了一瓶酒,喝了一口,又问道:“怎么样?来一口吧!”

笠原一鹤现在真有点烦了,就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没有理他,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彼此无言。

马蹄得得有声地响着,前面现出了城墙的影子。

赶车的指着城墙,说道:“进了城就快了!”

言方至此,忽听得身后“哗楞楞”一阵串铃的声音,在这种寒冷的天气里,听起来更显得清晰悦耳。

二人都不由回过头来。

在赶车的意念里,满以为这铃声必定是一个走方卖葯的郎中。

谁知满不是这么一回事!

就看见一匹白毛黑蹄的大高马,正自飞驰而来,马上所坐的,可不是赶车的所想的那种郎中,而是一个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生得娥眉杏目,身材娉婷,脸儿白里透红的大姑娘!

这个姑娘陡然地出现,在二人的眼光里,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的,是那么猛然的一亮!

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雪白绫缎的对襟小袄,下着青缎八幅风裙,身后尚披着一领披风,露出雪白色的兽毛!

这姑娘足下是一双黑色鹿皮的高筒弯靴,通身上下,叫人一眼望去,只是说不出来的那么帅,那么风姿幽雅,那么脱俗的美!

笠原一鹤都不禁看得呆住了。

那个赶车的,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嘿!快瞧!这是谁家的小媳妇儿,这才叫做帅呢!”

说话之间,那姑娘已飞驰到近前。

笠原一鹤发现,原来在那姑娘鞍前,还悬着一口银柄银鞘的长剑,在跑动的马上,发出铮铮锵锵的声音,衬以这一人一马,真可形为“英姿飒爽”。

笠原一鹤只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太美了,美得简直是无法形容。

这是到中原以后,所见到第二个令自己一见倾心的姑娘,她几乎看起来比那个徐小昭更美!

当然,这就更是那些日本姑娘,所无法能比了。

这时对方的马已近得眼前,和他所乘的马车,几乎是走了一个平行。

这条所谓的官道,其实是那么的窄,走了一辆车,已没有多余的地方,这时再加上一匹马,看起来是相当的挤了,可是姑娘的速度是那么快,直直地由后面逼上来!

赶车的咧嘴一笑,他却有意要使对方出丑。

当时手上的长鞭一甩,“叭!”地一声,口里面却大声嚷道:“小媳妇,咱们比一比吧!”

那匹马吃他这一鞭打在身上,负痛狂窜,车子真像是箭一样的快!

这样一跑开了,可就无形中,把姑娘的马挤在了一边,车把式见状,不禁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笠原一鹤见状,正要喝阻。忽听得身旁那姑娘,一声清叱道:“让开!”

她的马本已被迫即将要踏入水田,这时忽然被她用力地向里一带缰绳,这匹白马口中唏聿聿一声长嘶,一双长蹄,霍地举了起来。

这种情形看起来,真是险到了极点。

就连马背上的少女,似乎也没有想到,这匹马竟会有此一着,也不禁有些吃惊,发出了一声惊叱!

笠原一鹤在车上见状,却是再也不忍坐视。

他口中大声叫道:“姑娘注意!”口中嚷着,双手一按坐椅,整个身子蓦地腾了起来!他身子向外一翻,于千钧一发之间,不偏不倚,正正地落在了少女的马前!

这种情形看起来真真的是吓人,笠原一鹤整个的身子,等于是完全在那少女的马蹄之下。

就在这危机弹指刹那间的时候,他右手忽地向上一举,已经抓住了那匹白马的口环!

同时间他的左手向外一翻,已按在了这匹饱受惊吓的马颈之上,五指一分,已抓住了马颊上的鬃毛!

对于驯马,笠原一鹤可以说是第一高手。

昔日在日本,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同马在一起,对于各类型的马,他都能制服!

这时他双手一带马,身子不退反进!

只见他猛然向前一贴,全身一起贴在了马颈之上。

说也奇怪,这匹几乎疯狂了的马,居然很容易地就这么被他制服了!

马上的少女,险些由马上栽下来,惊吓之余,她打量一下,这位舍命救自己的少年,脸上又惊又怒,多少尚带有一些害羞的样子。

当时,很勉强地点了点头:“谢谢你……”

笠原一鹤很不好意思地道:“不要客气!”

少女并未因此而减少了对那个莽撞车夫的愤怒,她猛然偏过头,冷叱了声:“臭贼,我看你还往哪里跑?”说着双足一踹马蹬子,“嗖!”一声纵了出去。

那个赶车的,见自己差一点儿闯下了祸事,不由也有些惊怕。因为他身边的笠原一鹤,已经下了车,所以他不得不也把车子停了下来。

谁知道车子尚未停稳,对方少女已自纵身而来!

那少女纵起的身子,看起来就像是一片白云也似的,等到赶车的觉出不对的时候,少女已早上来了。

只听她一声清叱,寒光一闪,一口剑,已逼在了赶车的脸上,只要再向前推进半尺,这赶车的,也就别想再活命了。

车把式不由吓得怪叫了一声道:“姑娘……饶命!……”

少女恨得一咬牙,正要刺他一剑,以消心中之恨。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奋勇救美闯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舞神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