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舞神州》

第08章 妙使巧计诓无常

作者:萧逸

眼前这个,只不过是一个年轻姑娘!

只见她长长玉立的身材,清水脸,柳叶眉,小蛮腰,楚楚动人句,译成“形而上学”。书中探讨了哲学对象和研究范围(卷,腰后却配有鼓鼓的一个豹囊。她身穿白狸皮的紧身上衣,下着八幅风裙,为夜风吹得高高地飘了起来。

看起来真有说不出的动人,真是绰绰风姿,立在瓦上宛如玉树临风。

秦二棠冷笑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杏目扫了他一眼,却是一言不发,只带出了一个微微的冷笑。

苍须老人厉声道:“无知女孩,你可知坏了老夫的大事了吗?”接着愤愤地道:“那女人是你一路的么?”

少女冷笑了一声道:“已知道,就不必多问!”

这时那妇人,回过头来,高声道:“小苓,不许无礼,下来见见徐前辈!”

少女身形翩身而下。

秦二棠一怔,也跟着飘然而下。

短命无常徐雷,这时脸色极为难看地笑了笑,指着那妇人,向秦二棠道:“秦胡子,你大概还不认识,这位女士乃是十二年前,无人不知的翠娘白姗!”

秦二棠面色一变,呵呵笑道:“我是苍须老人秦二棠!”

翠娘也似微微一敬,当时裣衽为礼!

徐雷冷笑了一声,目光望向那少女道:“这位想是令媛了?”

白姗笑道:“正是小女匡芷苓!”说着回头嗔道:“小苓,见过你两位前辈!”

匡芷苓嘻嘻一笑,说道:“二位有礼了!”

白姗望了她一眼,轻笑道:“小女自幼失父,由我抚大,不免娇惯了些,二位朋友千万不要见怪!”

徐雷这时勉强一笑道:“这两天,各路的朋友都来了,真是难得!”他面色一冷,继道:“白女侠来此何为?尚请直言相告才好!”

翠娘白姗,面色微微一红道:“说来或许有些冒失,好在徐兄是开朗通达之人,我白姗虽然是一介女流,却也是直性人!”

徐雷呵呵冷笑,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

白姗这才开门见山地道:“据闻徐兄发了一笔意外之财,不知可真否?”

徐雷哈哈一笑,说道:“我徐雷小小收获了一笔,却是闹了个满城风雨,无人不知……”说到此,目光闪闪道:“白女侠,在道义上,老夫愿解慷慨之囊,你需要多少钱,开个数目吧,老夫必定尽力,不让你失望!”

翠娘白姗倒也没有想到,这徐雷竟会如此慷慨,一时不禁怔了一下。她慨然点首笑道:“徐兄真乃豪爽人也!”

徐雷朗笑了一声道:“一点儿银钱又算得了什么?你要多少?说个数!”

白姗杏目一瞟一边的秦二棠,微微一笑,却未开口。

徐雷哼了一声道:“秦二棠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

白姗叹了一声道:“不瞒徐兄,钱财虽好,但我母女尚非贫不能立,徐兄你有此意,我们是心领了!”

徐雷一惊,道:“那么你是……”

白姗冷冷笑道:“闻徐兄所得之各物中,有一枚‘翡翠梨’,此乃我传家之物,尚请徐见你发还才好!”

徐雷不由面色陡然一变,他狂笑一声道:“白女侠,你误听传言,老夫何曾又见过什么翡翠梨来着?”

白姗呆了一呆,遂冷笑道:“徐兄,这翡翠梨对你无用,而于我,却是前代先人传下的一件纪念之物,你又何必据为己有?”

徐雷不由勃然大怒道:“白女侠,你这么说可就是太不识趣了。”他愤愤地道:“老夫确是得到一些东西,可是其中哪里有什么翡翠梨?白女侠这么说,岂不是无理取闹么?”

翠娘白姗冷冷笑道:“只怕此言失实吧!”

徐雷狂笑道:“信不信由你!”

一旁的秦二棠却也冷笑道:“白女侠此言诚属可笑!”

白姗冷冷道:“怎么见得?”

秦二棠哼了一声道:“白女侠的传家之物,自在中原……”他目光转向徐雷,接下去道:“可是徐老哥所得之物,明明是由那日本武士笠原一鹤手中取得的贡物,这其中又怎会有女士你传家之物呢?”

他哼笑道:“这不是好笑么?”

一旁的徐雷闻言点头道:“这就是了,胡子,你说好不好笑?”

白姗闻言目光一扫两人,鼻中也哼了一声道:“你们又知道什么?”

她冷笑了一声道:“外子匡飞,据传曾留居过日本,而我那件传家之宝,一向为其保管,很可能流传到日本,这又岂是不能够么?”

徐雷狞笑道:“白女侠,这件事你还是不必相信谣传的好!”

白姗忽然转身问女儿道:“小苓,那日本武士走远了么?”

匡芷苓上房,眺望了一下道:“走远了!”说着飘身而下,道:“妈!事到如今,我们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白姗瞪了她一眼,说道:“你知道什么?”遂向徐雷说道:“徐老当家的,你已然矢口否认,我自然也是没有办法,不过……”

她冷笑了一声,道:“如果那个日本少年,承认有了这件东西,又待如何?”

徐雷冷笑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姗秀眉一挑道:“好!我们有了证据会再来的!”说着向女儿匡芷苓叱道:“走!我们走!”

匡芷苓使了一个眼色,白姗立刻会意,就笑了笑,道:“大家都是江湖混的,何必呢?”

徐雷本以为她们要走,见状怔了一下。他鼻中哼了一声,道:“白女侠,还有事么?”

白姗一笑道:“还有事要问……”才说到此,因见秦二棠回转身去,白姗忙加一句道:“秦兄请慢一步,我尚有事,要向二位请教!”

秦二棠蓦地回过身来,道:“还有什么事?”

白姗一笑道:“二位可曾知道,那枚翡翠梨之中的隐秘么?”

秦二棠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昔年武林中盛传的日月岛——可是与这翡翠梨有关?”

白姗点头笑道:“正是有关!”

“短命无常”徐雷听到这里,不由一双深邃的眸子,向着白姗斜视了过来。

白姗嘻嘻一笑道:“这件事徐当家的可知道?”

徐雷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冷冷地道:“老夫不知道,却也不想过问!”

白姗看了两人一眼,道:“其实说了也是无妨!”她目光转向秦二棠道:“秦当家的,你可知那日月岛的情形么?”

秦二棠似乎也为这件昔日的谣传而提起了无比的兴趣,他奇怪地道:“这件事,只怕无人知道,莫非白女士知道?”

白姗冷冷地说道:“只怕当今天下,除了我白姗之外,尚无一人知道这事的内幕!”

这一句话,令二老都是一惊,秦二棠只是好奇而已,可是徐雷的表情,却完全不同了。他呵呵笑了一声,道:“哦?这倒是怪得很,白女侠何妨说出来,也让我们二人开开茅塞!”

翠娘白姗,向他看了一眼,道:“我正要说出!”于是她接下去道:“那日月岛,乃是宋朝时候,金人侵宋时珍藏的一处宝库,因日月岛只是一个地名而已!”

“宝库?”

“宝库?”

二人不约而同,发出了一声惊叹!

当然,这其中“短命无常”徐雷的表情,又较不同些罢了。

白姗嘻嘻笑道:“该宝库中,听说珍藏有金人历代帝王所搜刮的各种珍宝,名目之多,有如天星,听说凡人只得其一,一生已可享用不尽!”

“哦——”

两个老人,都不约而同地张大嘴巴。

“短命无常”徐雷,接着嘿嘿一笑道:“这又与那枚翡翠梨有什么关联呢?”

白姗冷目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徐老当家的,好像你对于这件事很关心似的?”

徐雷哈哈一笑道:“闻财而喜,人人都不例外,又何独我徐雷例外?”

白姗点了点头,道:“自然是与那翡翠梨有关!”

她追述这件事,道:“先世祖父,那时乃是大宋的一名匠师,技艺之巧,至今仍未闻有出其右者!”

二老都张大了眼睛。

徐雷搔了一下左耳道:“有意思!”

秦二棠却翻着眼皮道:“是石匠?”

白姗道:“也可以这么说,他老人家擅筑机关,设埋伏,设计之巧,可谓当时首屈一指!”

徐雷鼻中“哼”了一声。

他们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说故事一样,哪里又像是敌对之人。

白姗不厌其烦地接下去道:“金人元帅名叫‘伯颜’,入宋之后,奉命亲自找到了我那位老祖父,把他老人家带到了日月岛!”

“哦?”

“原来是这样啊!”

这一次,连秦二棠也听傻了。

白姗淡淡一笑道:“于是我那老好人的祖父,在他们威迫之下,替他们设计了这座宝库!”

“宝库——”

徐雷扬了一下眉毛,不好意思地又从鼻中“哼”了一声,道:“鬼话!”

秦玉棠一本正经道:“不,这很有可能!”

他看着白姗,笑了笑道:“白女士,请接下去,这很有意思!”

白姗冷笑道:“这不是故事,而是事实!”

说着加重语气道:“我所说的,乃是句句实话,否则天诛地灭。”

徐雷内心跟着怦然大跳了一下。

秦二棠却连连点头道:“我绝对相信,请继续说下去!”

白姗现在已大致知道翡翠梨在哪里了!

她微微一笑道:“我那老祖父,虽是被金人所迫,却仍未忘了私心。”

“……他老人家别具匠心的,设计了一枚翡翠梨,把设计的宝库,与其中机密全然绘于梨之中!”

徐雷口中“哦”了一声。他身子晃了一下,就像喝醉了酒似的。

秦二棠奇怪地道:“老哥哥,你怎么了?”

徐雷定了一下神,哈哈笑道:“荒唐!荒唐!小小一枚翡翠梨又怎能?……”他怔了一下,道:“再说……这梨又没有缝,怎么开呢?”

“你怎知没有缝呢?”

“这个……”徐雷脸色一红。

幸亏天色很黑,看不清他的脸色,可是白姗那如电也似的眸子,却直直逼视着他,丝毫也不放松。

徐雷接着又是哈哈一笑,道:“梨怎么会有缝呢?莫非白女士见过有缝的梨不成?”

白姗道:“这枚翡翠梨却是有缝,只不过是不容易看出来而已。”

徐雷心中一跳,真恨不能立刻返回,背着人,找出那梨看一个仔细。

秦二棠却叹了一声道:“这么说,要是得到那翡翠梨也就等于得到了那宝库的钥匙了!”

徐雷的眼睛,瞪得是又圆又大。

白姗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并不等于!”

“并不等于?”徐雷哑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心从嗓子眼又落到了肚脐眼,失望透了。

白姗淡淡一笑道:“因为知道这隐秘开启翡翠梨之法的,只有两个人!”

“两个人?”

“哪两个人?”

二老每人都问了一句。

一旁的匡芷苓这时上前道:“妈!少说几句,咱们回家去吧!”

徐雷哈哈笑道:“小姑娘,这故事很有趣,何不等你母亲说完再走也不迟!”

匡芷苓冷冷一笑,把头转过一边,可是她内心不禁暗暗欣喜,因为母亲的计谋,似乎已有成功的可能了。

秦二棠问道:“哪两个人?”

白姗一根手指,指了一下自己道:“一个人是我!”

秦玉棠呵呵一笑道:“另一个呢?”

白姗一笑道:“恕不奉告!”

“短命无常”徐雷呵呵一笑道:“其实这又关我什么事?”

白姗一笑,道:“本来就不关你的事嘛!”

徐雷冷冷一笑道:“白女侠,你这就错了,依老夫看来,人家要是真得到了翡翠梨,还怕弄不开么?又何独你们二人知道开法?”

白姗冷笑道:“你所说一点儿也不错,只是你却忘了一件事!”

徐雷怔了一下道:“什么事?”

白姗一笑道:“炸葯!”

徐雷怔笑道:“炸葯,什么炸葯?”

白姗笑眯眯道:“我那老祖宗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梨之内,装有独门炸葯,安有七十二道引线,通于梨全身!”她冷笑了一声,又道:“任何人,只要是不擅开启之法,自己乱来,只要触及其中一条引线,梨本身立刻炸成粉碎,开启之人还难免受伤!”

“哦——”

又是两声嗟叹,徐雷嘻嘻一笑,道:“妙!妙!设计得真妙,我想——”他目光望着白姗笑了笑道:“……这是我们瞎聊,那翡翠梨到底是怎么开法呢?”

白姗微微一笑道:“只要你把翡翠梨给我,我就说出开法!”

徐雷冷冷一笑道:“岂有此理,白女侠真会开玩笑!”

白姗叹了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妙使巧计诓无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舞神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