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01回 花自飘落水自流

作者:萧逸

蟳者蟹也。红蟳,红蟹也。

红纸黑字大招牌。

“红蟳上市”。

今年的蟹讯是晚了。

白露后十五天是秋分,眼看着已交了寒露,才见着这为数不多蟹阵的头一拨儿。

招牌一早就亮出去了,来吃的客人却并不多!

是年头儿不对了!

如今这个年头儿,是兵荒马乱的年月!

崇祯皇帝那年上吊死了,身后留下来的这个破烂摊子可也不好收拾,福王朱由崧、唐王朱聿键、鲁王朱以海!这么多个意图中兴的主子,先后都落入敌手,丧了性命。

大明江山眼看着剃头的拍巴掌——这就完了蛋……

却是桂王朱由榔不甘服输,亡命在外,一力苦撑。去年在肇庆即位称了皇帝,国号永历。算是大明宗室剩下来的唯一根苗,明朝江山是不是还能苟延残喘下去,可就全指望他了。

老天爷很不捧场。

说是风,就是雨——先来了一阵风,吹得唏哩哗啦,紧接着大雨点子,像是撒豆子似地落下来。

眼看着“红蟳上市”这块招牌在雨势里走了样儿,就像是戏台上的三花脸儿——湿漉漉一塌糊涂,不知道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一匹黑马,驮着个年轻的黄衣客人就在这当口来到门前,翻身下马,正好迎着了小伙计的油纸大伞,算是快活居收市以前最后的一个客人。

想走的不能走,不想走的更懒得动弹;这叫人不留,天留;没啥好说的,留下来多喝两盅吧。

雷声隆隆,雨是越下越大。

那一面池塘里,白鹅戏水,扇动着翅膀,呷呷呜叫着,雨点子散落在水面上,劈劈噗噗像是开了锅的稀饭。

黄衣人挑了个靠窗户的位子坐下来。要了酒,点了客红蟳,就着黑醋姜末蘸着吃。

二十好几的年岁了,还是个后生子,总是有了历练吧,瞧瞧那身子骨、眼神儿,你可也不敢小瞧了他。胡碴子有二指来长,多天没有刮了。野性、任性!却掩不住他原本拘谨斯文的内涵……

斜梢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那人四十上下,黑瘦的块头儿,一身茶色缎质裤褂,留着短髭,浓眉大眼,很是精神。黄衣人约莫着似有所察,却是不等他转过脸来,那人已把一双眸子移了开来。

这个人像是有病了,苍白的脸,看着颇嫌憔悴。宽敞的脑门儿上,扎着条青绫子,三指来宽,垂下来的一边,总有二尺长,搭在肩上,一身灰色缎子的长长披风,连着同色的风帽,一直紧紧裹着他的身子,风帽上那块老大的宝石结子,闪闪生光,颇似名贵。连带着使人想到此人不落凡俗的身分,却是一句话也不说,满面愁容地直向雨地打量着。

同座的一人,紫面长身,猿臂蜂腰,气势极见昂扬,一口长剑平置案头,并不掩饰他武者的身分。

偶尔他弯过身子,小声地向那生病的相公说些什么,表情甚是恭谨,却又不似主仆身分,神情大是令人费解。

“下雨天,留客天!”

说话的人是个老瞎子,向天上伸着一双瘦胳臂,打了个老大的哈欠:“闲着也是闲着,哪位爷儿们好心,照顾老瞎子,来上这么一卦!嘿嘿……保证你出外大吉,开张见喜!”

短发灰眉,黄焦焦的一张瘦脸,总有六十多了,翻着双大白眼珠子,瞧着怪吓人的。

“风中有雨,雨中生风,风雨不息,亢龙在田!”

自个儿嘟嘟囔囔说个不休,哗啦一声,把手里制钱撒向桌面,滴溜溜尽自打转,却用手按住,叱了声“开!”扬手而开,瞪着一双白果眼,低头瞎弄一阵,却自大笑起来。

“霹雳一声见阴阳,

皇帝小子要遭殃。

天有风雨人有祸,

只道两般一齐来。”

真个语不惊人死不休,几句话一经出口,举座震惊。

举杯对饮的两个蓝衣老者,缓缓放下杯子。

正自打盹的黑脸散发头陀,也睁开了眼睛。

各人表情不一,七八双惊异的眼睛,一时都向着他集中过来。

“老瞎子,你好大的胆,嘴里胡说八道,就不怕在座有那公门捕快,朝廷当差,把你捉将官里去么?”

黑头陀边说边笑,喝风撒野的那般模样,有意无意地向着一旁两个蓝衣老者瞟了一眼,却把面前一大碗白酒端起,长鲸吸水似地咽下肚里。

和尚也食荤腥,喝得酒?

“这是哪一位?”瞎子翻着白眼,“敢是那位佛爷?”

“咦——怪了!”

黑头陀大声嚷着:“瞎子也看得见么?怎知洒家俺是佛爷!”

“那还用说?”老瞎子冷冷说道,“瞎子眼瞎心可不瞎,大和尚你八成儿还带着家伙——月牙铲吧!”

这么说,众人才明白了。

一进门时,黑头陀手里拄着这把家伙,落地有声,不用说听在瞎子耳朵里,便自心里有数。

黑头陀却不这么想,他的招子不空,老瞎子吃几碗饭,他心里有数。

聆听之下,这头陀一时仰天大笑起来。

“这话倒也有理,老瞎子!”黑头陀大声说,“今天这种天,你是不该出来的,这般风雨,有眼睛的人,还得十分小心,何况你一个瞎子?再说,哪一个又曾照顾你的生意?我看你还是趁早歇市,免得跌了跤,弄得鼻青脸肿,却是何苦?”

“那也不然!”瞎子嘻嘻笑着,“这不全仗着地头熟吗,有眼睛的人就该看清楚了,今天是什么天,这里是什么地界?嘿嘿!要是冒冒失失,不闻不问地就来了,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多大来头,照样也得栽跟头,丢人现眼,我说佛爷,你说我这话可在理儿?”

黑头陀聆听之下,神色一变。

斜刺里却有人搭了话头:“平西王他的胳臂也长了点儿吧?”

说话的人正是那个黑瘦块头,浓眉大眼的汉子,一面说一面抖着他那一身挺讲究的茶色缎质裤褂。如今这个年头,这般穿着的人还不多见,此人诚然开风气之先。

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打量着对面瞎子,他冷冷地说:“这里不是云南,姓吴的管不着,就是顺治老儿也嫌远点儿了,瞎子,你就别狐假虎威了。”

几句话一经出口,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个老瞎子,竟是平西王吴三桂跟前的人。

原来吴三桂自被封平西王坐镇云南,声势极是坐大,附近邻省,俱在其势力扩展范围之内,这里地当桂省西南,距滇不远,自是仰其鼻息,不在话下。

老瞎子神色一变,翻起一双白眼,频频冷笑不已:“足下太抬爱我老瞎子了,其实我哪里配?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朋友,你亮个字号吧?”

浓眉汉子哼了一声,暂不做答,却把一双眸子转向临窗的那个黄衣青年,似乎这个人才是他注意的对象,别人都不曾放在心上。

黄衣人其时酒足饭饱,凑巧这会子雨小了,他便不慾久留,站起来丢下块碎银子,径自离开。

浓眉汉子一直看着他跨上来时的黑马,冒雨而去,这才把一双眸子回到瞎子身上。

“光棍眼里揉不进沙子,吴三桂喜结宵小,已是众人皆知,如果在下招子不空,尊驾想必就是他手下人称七太岁之一的无眼太岁公冶平了,嘿嘿!失敬!”

浓眉汉子话声一出,众人少不得又都吃了一惊,左边那位伏案的账房先生也抬起头。

那只为吴三桂手下七太岁声名极大。此七人出身黑道,素行不良,自为吴氏所用,旋即收为心腹,专为他干铲除异己的杀人勾当。乍闻其名,直似有切肤沥血之痛,自是众人心里吃惊。

老瞎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照面即为对方摸清了底细,被他直呼姓名,行藏顿时败露,尤其是那一句“喜结宵小”简直是当面侮辱,正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聆听之下,黄脸上泛出了一片灰白,一双白眼睛珠子,直似要脱眶而出,蓦地狂笑一声:“你的胆子不小,竟敢言出无礼,接着你的!打!”

一字出口,右手翻处,一掌青钱悉数飞出,铮然作响中,直似出巢之蜂,一股脑直向对方浓眉汉子全身上下飞罩过来。

既名无眼太岁,当非无能之辈,瞎子伎俩更不止此,随着一掌青钱出手的同时,整个身子霍地飞弹而起,一起即落,已扑向黑瘦浓眉汉子当前,掌中金丝竹杖,宛若出穴之蛇,一杖直取当心,直向对方猛扎过来。

无眼太岁公冶平决计要取对方性命,眼前出手,既快又狠,丝毫不以眼瞎而失了准头。

无如那个黑瘦浓眉汉子,却非易与之辈。

先者,迎着瞎子的一掌飞钱,只见他短袖乍扬,铿锵做响中,漫空而来的一天飞钱,一个不剩地悉数为他收进袖里。

紧接着左手突出,噗地一把攥着了对方夺心而来的金丝竹杖。

瞎子这一杖力道十足,偏偏浓眉汉子的掌劲儿更不含糊,一经交合,纹丝不动,力道运行下,耳听得叭叭两声脆响,地面的水磨方砖,竟为之连破了两块。

两块方砖均在瞎子脚下,不啻说明了他的功力不济,众目睽睽下,直把老瞎子那张黄脸臊了个色如黄酱。

明明已是落败,硬是心有未甘。

“你……”

右手往竹杖上一搭,拧转之间,一口银光眩目的三尺青锋,已自杖内抽出。

竹心藏刃,金丝竹杖内有机关。

随着瞎子抡出的右手,大片剑光,宛若银河倒挂,直向着当前浓眉汉子迎头猛劈过来。这一手要命杀着,极其可观,大大出乎浓眉汉于意料之外,瞎子心狠手辣,这一剑功力内敛,非比等闲,浓眉汉子猝当之下,只得手头一松,放开了紧抓着对方竹杖的右手,身形微仰,翩跹于七尺开外,闪开了对方颇具气势的当头剑锋。

却不知无眼太岁公冶平却是别有异心。

这一剑明面上是在对付浓眉汉子,实际上却照顾了另外一人。

随着他急速拧转的身子,呼——直似飞云一片,起落之间,已到了另一座前。

这个桌上的两个客人——看似微恙的生病相公与气势昂扬的紫面长身大汉,俱都为瞎子的猝临吃了一惊。

老瞎子心存叵测,身势甫落,更不迟疑,掌中剑飕然作响,流星天坠般直向座上那个生病相公当头劈落下来。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瞎子居心,明眼人固然不难测知。眼前图穷匕现,情急杀人的一手,却是大悖常情,不免触目惊心。

倒是那气势昂扬的紫面大汉忙中不乱,一口长剑原已压置手下,这一霎霍地振腕掣出,当啷脆响里,迎住了瞎子来犯的剑锋。

好强的腕力!随着紫面大汉的出手,双剑交锋下,老瞎子其势不迟,脚下一连打了两个踉跄,退出四尺开外。

紫面大汉一剑封开了对方,原可趁势进招,他却计不出此,退后一步,抱剑而守,侍立于生病相公身边,神色极为轩昂。

老瞎子怎么也没想到,此番出手失利,眼前已无能再做逗留,怪笑一声:“后会有期!”瘦躯倏弓,施了个金鲤倒穿波的式子,哧地反蹿而出。

斜风细雨里,怪鸟般地临身地面,却不忘在众人眼前一番卖弄,随着落脚处,半篱枯竹微微一颤,瞎子偌大的身躯已自第二次腾身跃起,翩翩乎如野雁腾空,向着岸上掠去。

却是有人放他不过。窗前人影猝闪,浓眉汉子鬼影子般已现身当前。随着他挥出的右手,铿锵作响,一蓬金光,已自他短袖内飞出,正是先时接自老瞎子的一掌青钱,这一霎原物奉还,直认着老瞎子背后招呼了过去。

瞎子一只脚方触地面,忽觉背后有异,却已转身不及,慌不迭向边上一闪,让开了正面却躲不过侧面,腰胯腿侧间一阵奇痛,已吃两枚青钱击中。

浓眉汉子手劲十足,一掌飞钱虽是满天花雨的打法,每一枚暗器的力道也是可观。

瞎子腿下一软,差点跪了下来。鼻子里哼了一声,倏地一个打转,纵出丈许开外,回过身来。隔着窗户,狠狠地盯着出手的浓眉汉子,那双白眼睛珠子怒凸着,几慾夺眶而出:“金砖不厚,玉瓦不薄,老瞎子只要有三分气在,绝对忘不了足下这一掌青钱之赐,朋友你报个万儿吧!”

黑瘦块头儿的浓眉汉子冷冷笑一声:“花自飘落水自流……公冶平,这回你就认栽了吧!”

各人聆听之下,除了那个散发头陀神色一凛之外,余人大都不解。倒是瞎子明白了,聆听之下,陡然打了个寒噤,一个劲儿地翻着他那双白果眼珠子,一时间面若黄蜡,显然吃惊不小。

忽然他发出了一串凄凉的笑声。

“这就难怪了,瞎子我不但眼瞎,敢情心也瞎了……失敬,失敬……不知者不罪,瞎子这就认栽了……”

一面说,双手抱杖,遥遥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花自飘落水自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