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11回 龙入沧海鸟入林

作者:萧逸

砰!一扇石门被踢开来,山洞里异常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空气阴森,散漫着草木湿腐霉烂的气昧。

不容多说,简昆仑已被推了进来。

接着那个人也进来,石头门随即又沉重地关上。一开一关,山壁震动,劈劈剥剥,掉落下很多小石头子儿。

简昆仑倚墙而坐,只觉着伤处好生疼痛,忙即动手,在伤口处附近自点了穴道,止住流血。血却已淌了不少,半边衣服都打湿了。

感觉着那人,就在他身子前面坐下来。

眼前黑得紧,即使你习有夜视的功力,却也无能施展。简昆仑极力地四下观察,仍是一无所窥。

耳边上所能听见的,只是隐约传过来的淙淙流水声。仅仅凭着这一点点线索,简昆仑即猜测知,眼前所置身处,为一临江石岸,或为峭壁石岸。壁间有洞,便自藏身里面。

两个人的心思是一致的,很长的一段时间,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似乎有那么隐约而零落的几声脚步,打洞前践踏过去,空气随即又归于沉寂。

又过了一会儿,简昆仑才自叹了口气说道,“是二先生么?”

那人哼了一声。

啪嗒!一股火焰,随着对方举起的右手,熊熊燃烧着。

顿时山洞里的一切,无所遁形地陈现眼前。

简昆仑,二先生,对面相观。

“我已经猜出来是你!”简昆仑说,“除了你,谁也没有这一身本事。”

一面说,站起来深深向着对方打了一躬,二先生却只是睁着一双深邃的眼睛,向对方看着,表情木讷,显然,他心不在焉,脑子里却在想另外一件事。

难能的是,这一霎是属于他的清醒时刻。

“你不能再回去了!”二先生讷讷地说。

“当然!”简昆仑望着他微微一笑。

“这一次是真的!”二先生说,“时美娇那个丫头太厉害,他们要杀死你!”

简昆仑看着他,微微一笑。简而易解的事实,他却像是才明白过来。

“你走……吧!”二先生颇似伤感地垂下了头。火折子在手里熊熊燃烧,一股黑烟上熏洞顶。

“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他的手在身上一阵摸索之后,摸出了一个四方形的蓝布小包,信手丢过来,简昆仑伸手接住,看看不大不小,掂掂不轻不重,四四方方,不知是个什么东西。

“好好收着……,”二先生露出一嘴白牙笑着,“我这几十年的心血,都在这里了……很乱、很杂……但是,我知道,你能看得懂……”

简昆仑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心里着实感动,差一点连眼泪都淌了出来。却只是看着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答应要教给你的金鳝行波身法,也在里面……还有很多的……”二先生仰起头来,边想边说,“本来我想收个徒弟……嘻嘻……后来就遇见了你……”

“你仍然还有机会……”简昆仑说。

“太晚了……”

二先生露出白牙又笑了。

简昆仑忽然心里一动:“你打算怎么样?不如跟我一起走吧!”

二先生向后缩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能走……我不走了……”

忽然他身子欺前,一只手搭向简昆仑肩上,晃动的火光里,那一双深邃的眼睛,无限向往,却又无限依恋……即使在火光的映衬里,那张脸依然是惨白不着一丝儿血色,那么近的彼此对看着。近到简昆仑可以清楚地数出他眼角的鱼尾纹路,那星星的两鬓白发……包括这张脸在内,其实这一切都是陌生的。总共也没有见过几次面,何至于竟然炽出如此浓烈的感性,正是人性中至贵至洁的情操,这高贵的品质,久已沉沦在无限贪婪的人慾里,不期然,竟然会在柳二先生这神智不正常的人身上发现,真正弥足珍贵,感人至深。

“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小朋友,再见了!”

重重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二先生霍地闪身退开。

便在这一霎,他手里的火折子亦为之自行熄灭。

日客斋命相馆的伙计巧儿刚刚打下了帘子,有人叱了声。“慢着!”

一乘小轿踏过对面木桥,喀吱吱摇颤着已来到眼前。

压轿的汉子,面生虬髯,虽似年过五旬,看上去虎背熊腰,十分武勇,那一声喝叱,更是气足声宏,乍听下,直把巧儿吓了一跳。

小轿朴实无华,一色的蓝布罩顶,就连前面的幔子,也是同一色泽。

自从崇祯皇帝吊死那年起,城内百姓,便流行穿白着蓝,大户人家也不例外。直到平西王入主五华山宫之后,碍于时势,才不再有人这样装饰了。眼前这轿子也就看来格外碍眼。

其实何止轿子,就连抬轿的两个小厮,压轿的那个虬髯汉子,俱也是一身蓝布短衣衫。

时当炎夏,骄阳如火,西面的老日头虽说已经下去多时了,这会子却仍是燠热得紧,沿河的两列柳树,因是青翠慾滴,垂下来的细细柳丝,压根儿连动也不曾动一下,蝉声嗤嗤,该是最无聊、单调的一种韵律了。

巧儿只是望着轿子发愣。早就该撂下帘子,打烊歇着了,偏说是有贵人登门,说得活龙活现,连时辰都点出来了,看看西时将尽,不早不晚,真的就冒出了这么一位。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贵人了?”

轿帘子揭开来,由里面迈出了个素衣无华的女道士来,头上戴着道冠,却悬着方面纱,尽管是宽袍大袖,却掩不住她美好的身子,尤其是露出来的半截颈项,着了些汗渍,越加色如软玉,真个我见犹怜。

纤纤素手上,戴着个滴溜绿的翡翠戒指,却拿着个拂尘,这般妆饰的女道士,却是少见,莫怪乎巧儿的一双眼睛,都看直了。

只当是什么王孙公子,巨商显宦人物,不过是一个蒙脸遮面的女道士,这等角色也当得上贵人的称呼?

“你们是……”

“来算命的!”虬髯汉子直着双眼睛问说,“宫老头在不在?”

相士宫无官,人称洗心子,又名洗心老人,精擅子平之术,远近驰名。在此滇境,称得上一块响亮招牌。

道装女子已将进门,谛听下,停住脚步,却向那虬髯汉子微微嗔道:“怎么说话的?不懂规矩!”

虬髯汉子忙自退后一步,改口称呼道:“宫老先生在么?”巧儿这才转过念来,一连应了两声:“在……在……老先生已恭候多时了……”

一面说,忙即高高打起了湘帘。

虬髯汉子却是奇道:“恭候多时?他怎么知道我们要来?”

巧儿嘻嘻笑道:“这……不稀奇,老先生凡事先知,他老人家不但算出了你们要来,连来的时辰都已经算出来了。喏,不正是西时么!”

才说到此,里面传来声音道:“巧儿,你又多话了,贵客当前,岂能失礼?还不把贵客请进来么?”

马儿聆听之下,应了一声,向着当前二人弯下腰来道了声:“请…”

道装女子回身向侍从的虬髯大汉说:“你就在外面等着,不用进来了……”

一口吴依软语吐字清晰,听着极是悦耳,只觉着慰贴舒服。

宫老人已举步出迎,向着道装女子抱拳微揖道:“贵客请。”相继进入。

四面垂帘,光彩适中。

至此,道装女子不再多虑,乃将脸上一方面纱向两下分起,连同着一顶道冠,一并摘了下来。

洗心老人缓缓抬起头来,职业性地向着面前女子细细打量过去。宫样蛾眉,郁郁秋水,樱口瑶鼻,直是无一不美。青丝细柔,肤白如脂,堪称国色天香。

“久闻老先生通达知命,早就有心前来求教,只因为观中事忙,耽搁到今天,才来拜见,请老先生指教……”吐字清脆,音色可人,一口苏白,着了些时下流行的京韵,说来珠滚玉盘,好听得紧。

洗心子唔了一声,含笑说:“太客气了……请教贵庚……”

“带来了……”

说时,那女子已自袖内取出了个花笺小碟,递了过去。

老人接过来,打开看看,唔了一声,连连点头,即据其年、月、日、时,排出了四柱八字。

他非但精擅子平,举凡奇门、铁板相关神术,亦有深究,当下运动五指,但听得算盘珠子一阵乱响,已自算妥一切。

“请问夫人要问些什么?”

“我?”女子摇摇头,“老先生你别这么称呼我,我不过是一个女道士……”

洗心子嘿嘿有声地笑了:“什么道观,供奉得起?”鼻子里哼了一声,却把一双细长眸子,落向面前排好的四柱,随即又向对方逼视过去,“请恕老夫直言无讳,论及八字命相,尊客有一品夫人之尊,正气官星,加二德护身,分明坐紫朝阁,赫赫赫……即使一品夫人犹有不及……天马腾渡,水拱雷门,嗳呀!这是有通天闹海之能了……嗳呀呀……莫非老夫眼睛拙了?”

几句话说得面前女子面色绯红,她却是脸上丝毫不见喜悦。反倒似为之触动伤怀,一时泪涌双瞳,莹莹慾坠。

“老先生……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非……也,非也……”洗心子一面察看着面前命局,“运在庚申,干支双透,十年大运,飞紫流红,这是有帝王后妃之荣,只是……”

“老先生你说吧……”

“夫人生性忒仁厚了……”

“这话怎么说呢!”那女子用方丝帕,小心地揩了一下眼角的泪,悲楚中,强自做出了一丝微笑,脸上薄施脂粉,眉上黛绿新姿,即使出入三清,却也放不下现有的荣华富贵,丽质天生,更难自弃,看在通达知命者眼里,诚然感慨良多。

“老夫直说,夫人海涵!”

“原是要你直说的……你说吧!”

洗心子点头道了个好字,吟哦着说:“既有二德,又见三贵,不清不纯,这就浊了些……”

抬起头,盯着面前绝色佳人,他直言无讳道:“女子见贵,妙在其一,夫人却多见了两个,俱在年上,这是说明了,夫人早年……”

“我早年命是很苦的!”

洗心子原想说出身不正,终是碍难出口,对方颇有自知之明,一句很苦的便包罗所有。

“是是……”洗心子缓缓说,“支见双实,登明呈艳,说明了夫人有倾国倾城容颜。”随即吟道,“色因倾国是登明,金水域涵秀丽佳,宝月修真非一度,朱弦再续必重逢……”

绝世妇人呆了一呆:“这是说……”

洗心子道:“恭喜夫人眼前团圆之庆,尊夫妇历经百劫,如今总算团圆了。”

女子听到这里,不自禁地点了一下头。

“这话是不错的……”

她虽幼年出身不正,但能歌善舞,诗词歌赋背诵多了,自有文采,日后富贵了,延有专人侍教,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相士所说,除却几个命相专用名词,听来不解,其它大都过耳能详,其中“宝月修真非一度,朱弦再续必重逢”句实已说明了她既往一嫁再嫁,及今更能与前夫再逢的命运。

这个洗心子真正名不虚传,几句话包罗万有,已把她前半生一切遭遇:包括涵盖尽尽,不能不令人由衷钦敬。

但是,这却不是她此来的宗旨。

“老先生……我是来问……”

洗心子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他言犹未尽。

“夫人命中百刑过重,一生求好、求善,慾静不静,求真不真,目前问道过早,还不是时候……且待……”

算盘珠子拨了几拨,点点头道:“七年之后!七年后再问三清,或禅或道,皆可结个缘字!”

绝色妇人轻轻一叹:“这么久呀?”

“七年是要的!”相士抬眼细细审看着她的脸,“如今夫星正旺,这气势非比等闲,岂是王者之尊!”

她却只是微微苦笑不已。

“如今是流星串位!”洗心子说,“看来尊夫驾前不乏三妻六妾,中有妒妇,明顺暗逆,怕与夫人不容,天狗犯忌,避之乃吉。”

“这是说,要我搬出去住了?”

“搬出去一个独居的好!”

美妇人微微点了一下头,随即站起来,由丝帕里取出流金一锭,置于桌上,说了声:“谢谢。”转身慾出。

洗心子瞄着大锭金子说:“太多了。”

美妇人即将金锭取出,终不好再行收回,便放下来,细细地说了句:“不多……我没有小的,你就收下来吧……”

洗心子笑说:“受之有愧,老夫叩谢夫人了……”

一面说,待将大礼叩拜,却为妇人一双细手托住:“老先生不要客气……不敢当……”

洗心子便不再多礼。

巧儿打起了帘子,美妇人、洗心子双双步出。其时美妇人已穿戴如前,一方面纱系于脸前,不复再见其绝世姿容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龙入沧海鸟入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