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14回 彩凤每爱栖昆仑

作者:萧逸

夜色深沉。

简昆仑仍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紧邻的姑娘,兀自没有醒转,仍似一枕香甜在浓睡之中……

花鼓楼整个客栈,在一天的忙碌酬酢之后,这一霎已落幕,也应是在沉沉浓睡之中。

原是古井无波的心境,蓦地为九公子这颗飞来的石子,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从而荡漾起无边涟漪,整个心境都弄皱了。

他想了许多事情,自己的、别人的、过去的、未来的,眼前由于化名九公子这个姑娘的出现,料将是波谲云诡,今后更为复杂。

而万花飘香的一面,飘香楼主人柳蝶衣受此奇耻大辱之后,焉能对自己善罢甘休?如此,时美娇、李七郎……甚而那位未曾见面的金叶堂主燕云青都将有可能陆续出面,与自己大肆周旋,为害、为敌。料是无所不用其极。比较起来。自己这一面,可就太单薄。显得忒弱了,更何况还有弱女随身。想到这里简昆仑真有无比气闷,却不是气馁。

记得甫离家门,临别老父之前,父亲曾殷殷告以为人之道,对于所谓的侠、义道理,都有很深刻诠释,自应终身奉行。眼前自己所为——为即将倾覆的明室,尽一分心力,该是义不容辞的了,即使为此丧失性命,也无遗憾,以此而观,这番义行该是何等神圣?正待全力以赴,却是气馁不得,眼前化名九公子的这个少女,其真实身分,虽然费解,只看一干降清叛逆,对她之必慾得而后己的执著,当可知其人的关系重要。无论如何,切莫使之陷落敌手,这个重担责无旁贷地已落在了自己身上,却又是大意不得。

对于邻室的姑娘,却又多了一份责任的关怀。

悄悄地点了一盏灯,来到了她的床前,试试她的额头,谢天谢地,显然已退烧了,由于一直压迫着她不能畅为呼吸的胸间束缚已经去除,她乃能有眼前这番酣睡……拾回了往日的无邪与快乐。清秀的脸上,一直含带着笑靥,果真是梦境如此甜美,便一直不要醒转过来,该是多好?

看着她含笑的脸,简昆仑一瞬间得到了无比的安慰,便在这一霎,打消了许多顾忌,决计全心全力地保护她的安全,为她拾回已逝的快乐春天。

他为她盖好了被子,又仔细地察看了一下窗户,发觉到窗上装设有结实的栏栅,顿使他放心不少,随即,熄灭了灯,才自悄悄退出。

二人住房,其实互相连接,中间间隔着用以待客作息的一间客房,睡房的门扉,只与客房相通,别无出入之处。这样减少简昆仑许多顾虑。那便是,若有人意图对室内少女心存侵犯,唯有通过当中的客房,才可进入,而在简昆仑坐镇之下,想要通过当中这间客房,显然大非易事。

一番静坐调息之后,简昆仑只觉着身上大为舒畅,这一霎灵台空明,身上暖洋洋充满了生机活力,听视的官能,无不发挥到了极致!

如此,远方村墟的夜臼固然声声可闻,便是院中池塘小鱼儿的一个翻身或是偶尔由树梢上飘下的一片落叶,也显清晰在耳,听得异常清楚!

如是,那个人的脚步声,更无能逃过他的听觉立刻唤起了他应有的警觉。这个人必然轻功不弱,以至于能由池边地上,跃向水面的木廊。

当然,论及功力,也只是不弱而已,却并不能达到一流轻功应有的水平——落地无声。

简昆仑一经注意到,便绝不容他有所逃遁。

现在,这个人已循着水上的十字桥廊,一径向着简昆仑居住之处踏近而来。

感觉着,对方像是在施展轻功中海燕掠波身法,三个起落之后,已来到了自己居处当前。

简昆仑却已有了警觉。便在这一霎,闪身来到客房。

三间房子都没有点灯,简昆仑却已习惯了里面的光度,这人果真有冒犯之意,一经踏入,万难藏身,反之简昆仑却以洞悉在先,而稳操胜券。

暗中人在片刻安静之后,足下移动,开始绕居而行,似在做一番深入的观察。

简昆仑便在这一瞬,闪身室外,藏匿在一棵巨大的松树之下。

一片月光,打松树下掠过,洒落而下,院子里像是一片霜那样的白……

简昆仑所站立的树下,恰是阴影构成的地方,只要不移动或是发出响声,万难为人发觉。

便在这时,那人已由侧面闪身出现,颇是快速而轻巧地来到正中堂屋门前。

一身黑色缎质夜行衣靠,小腿扎绑得十分结实。

高个头、黑脸,脸上留着一抹寸许来长的胡子,模样很是勇猛,由他绕屋而行的一番仔细来看,可知他并非孟浪之人。

简昆仑不但身手灵,眼睛也尖。这人方一现身,已被他看了个内外兼透——包括对方膝上的一双锋利短刃手插子,以及腰间的一条软兵刃藤蛇鞭,右助下的一槽暗器蛇头白羽箭,俱都瞧在了眼里,另外,一条软索,斜背胸前,用心若何,可就让人玩味。

月色里,他只是望门伫立,迟迟地不与表态,简昆仑即使已洞悉了他的来意,却也不便出手,总要他有所行动才好出手。

这人竟不知简昆仑这个如此强大的敌人,就在身侧,真正是大大失策。

即见他在观察一阵之后,霍地点足而前,直趋向前堂正门,紧接着一双手掌,已附向门板之上。这个动作,只是在预测门锁的吃力重量如何,却不知两扇房门,原是虚掩,根本禁不住任何力量。

这个人怎么也没有料到,竟会有此一手。随着他手势的轻轻一触,两扇门扉吱呀一声,竟自敞了开来,这个突然的现象,大大出乎他的意外,却也把他吓了一跳,一个快速的闪身,跃开了一旁。

这人睁大了眼睛,在一旁只是窥伺,却不敢急急进入,少顷之后,才敢继续接近过来,却不意,暗中的简昆仑,已容他不得,长躯轻摇,一片鬼影般的轻巧,已蹑身其后。虽说如此,随着他进身的势子,却带出了一股疾风,对方那人猛可里转过身子来,几乎与简昆仑迎在了一块。一惊之下,非同小可。

简直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双方已交换了一掌。

那人如何能是简昆仑的对手?

掌势方接,便自如同一只燕子般地飞了起来,翩然斜身,直向着一丛花树间落了下去。

简昆仑当然是容他不得,这个人身势方落,简昆仑已自跟踪而来,其势极快,随着落下的势子,以劈空掌势,向着对方隔空劈出了一掌。不意那人功力虽较简昆仑不济,阴险却绰绰有余。

简昆仑这边掌势方出,即见对方肩头霍地向下一沉,即知有诈。果然,接下来对方半边身子,已自甩了过来,三点寒星,随着对方的出手,一闪而至,两上一下,各奔要害。

这一手要想伤害到简昆仑,自是万难。若是用来减缓简昆仑的追势,却有一定效果。

简昆仑不得不临时改变招式,一时改劈为拂,手势轻挥,已把三枚暗器同时挥落地上。叮然声里,竟是三枚雪羽短矢。

对简昆仑来说,虽只是一霎间的事,却予对方以缓和之机。

把握着电光石火的一瞬,这个人已自花丛里陡然拔身而起。

这一次劲道,较前次更形疾猛,飕地掠身数丈,直向十字形的木架桥头上落去。

简昆仑其时已自空降落,眼看着对方存心逃逸,哪里容得?待将扑身而上的一霎,一个意念闪自心头!便自停步站立。

却不可疏忽了眼前的一面。房中少女安危,更为重要,切莫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

思念电转,便只得伫立不动。

眼看着对方那人身子翻上了桥头,第二次运施轻功,待将向湖心亭子袭进,便在这一霎,出了怪事,竟然有人容他不得。

一条人影,打湖心那面快速闪来。一起又落,落地无声。

星月里,来人那等快速的势子,配合着张开的双臂,宛若是一只极大苍鹰在一个疾厉的扑势里,已迎向前番意图脱逃的那人。

那人猝然一惊,啊!慌不迭一个快闪,却是慢了一步。

后来的那人,身手极是灵活。

双方将接未及的一霎,暗影里看它不清,不知怎么一来,后来的那人手势一盘、一转,便自拿住了前此来人的一只左手,其实并不是仅仅拿住了对方左手,显然更为巧妙,竟是打对方腋下穿过,连同着一只左手,整个地翻转过来。

那是一手奇妙的擒拿手法。

后来的这人手法端的巧妙之极,竟然在一照面的当儿,便拿住了对方来人,非但如此,他的手劲儿显然极大,转侧之间,喀地一声响,竟自把对方肩胛骨节生生拧碎。

那人负痛惨叫一声,却是躲不过紧接而来的噩运。

随着后来这人的一式重击,砰的一声,声如击革,已落在那人背上。

力道极大。

便在这人的一式重击之下,前此来人,有似空中飞人般腾空直起,扑通跌落桥板之上。

便是铁打的身手,也吃受不住,随着这人落地的势子,一连打了两个滚儿,噗地喷出了大口鲜血,便自人事不省。

对于简昆仑来说,眼前变化,却是事出意外。

星月下光度不强,却也把后来之人看了个大概,不禁使他吃了一惊。

紧接着对方已自掠身而起,翩若惊鸿地已扑向眼前。依然放不过倒地不起的那人,双手抡处,足足把那人摔出丈许开外,砰地一声大响,撞向假山巨石,当时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这番举止,只把简昆仑看了个目瞪口呆。

眼前人影翩跹,来人已到了面前。

一身大红袍褂,头戴瓜皮小帽,正是臼间临湖垂钓,老态龙钟的那个七老太爷。简昆仑吃了一惊,未及开口。七老太爷已呵呵笑了两声,向着简昆仑大刺刺抱拳洪声道:“见笑,小朋友,你受惊了!”

简昆仑在白天见面时,已对他留了几分仔细,却是没有想到对方身手如此了得,竟然在一照面的当儿,即把前此来人力毙手下,虽说仗义出手,嫉恶如仇,这等凌厉手段,却是不敢苟同。

说话的当儿,七老太爷已走近死者身前,抬起脚来,把地上尸身翻了过来,仔细察看一番,直到证实已死,才自掉过脸,向简昆仑呵呵笑道:“死个把跳梁小丑,完全没事,阁下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呢!”

随即叭叭拍了两下巴掌:“来人!”

立刻即由湖心亭那边,应声跑过来两个人,二人之一拿着一盏油纸灯笼,穿戴打扮,毫无疑问是老者身边随从仆役。

七老太爷手指着地上死人道:“这厮竟敢心怀不轨,来到客栈做贼,前天夜里我丢的那一箱珠宝,不用说,八成儿准是这个小子偷的,今夜果然被我逮着了,却是想向这位兄弟下手,嘿嘿,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

这个七老太爷,年纪一大把,非但如此身手,谈话更是中气十足,一口辽东方言,尖、团字音,琅琅上口,字正腔圆,一副得理不让人样子。瞧在简昆仑眼里,只觉得不敢亲近。

当下,即向着老人拱拱手,说声:“有僭!”便自转身回进自己房中,关上房门,不再出来。

七老太爷颇是有些意外,只是看着对方关上的房门有些儿发呆。

两个仆人不待分说,便自过去打点尸体。

动手搬动的一霎,死者的脸吃灯光一照,其中一人啊呀一声道:“这不是钱……”

七老太爷插口叱道:“胡说些什么,还不快抬了下去!”

那仆人哪里明白主人心意,自以为眼前死者,明明就是随侍主人的护从钱照,却为主人当作贼人处死,心里不用说大是纳闷,可是七老太爷概不承认,也是无可奈何。

两个仆人对看一眼,满腹狐疑地只好动手,把死者钱师傅的尸身抬了下去。

七老太爷看看简昆仑住处大门,终无开启之意,却也不愠不怒,含着微微的笑,自行转身而去。

今夜,简昆仑思潮起伏,心里极是紊乱。

因为有了方才的一闹,乃使他警觉到,即使住在阔绰华丽的花鼓楼,也难谓就此安全。

自然,七老太爷的讳莫如深,也使他感到纳闷。

照说,七老太爷仗义援手,理应邀其进来小坐,亲口致谢才是,但是过去数年来的江湖历练,使得他心存警戒,凡事还是听而后动的好。

七老太爷功力了得,其实到底是怎么一个路数,却是不得而知,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切不可一上来过于热情,还是冷静一点的好。

思虑的重心,不禁又落到了隔室那个神秘姑娘身上,由于方才的一闹,越加使他警觉到责任重大,对方少女的易钗而弁,自不会是一时的即兴,看来必有原因,现在既为自己拆穿,还不知往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彩凤每爱栖昆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