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21回 人在魂牵梦系中

作者:萧逸

月净如水,水映月魄。

一片烟雾,笼罩着当前的翠湖。

简昆仑一径来到这里,才自放了一颗心。向思思伤势颇重,垂头不语,娇躯无力,一副沉沉慾睡模样。

这副形态看在简昆仑眼里,一时竟不能弃之而去。

这一带景致奇佳,即使在月夜里,也不能尽掩,湖侧杂生花树,翠草如茵,杨柳青青,柳枝儿低到垂及水面,偶有微风,摇曳起淡淡纱笼的一片迷离,却是波谲云诡,一如湖面的烟波浩渺,看它不透。

轻轻把她放置在草地上。

向思思曼吟一声,睁开眼睛,微弱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简昆仑只当她人事不省,既能说话,便自无妨。

“先别管我是谁,告诉我伤在哪里?”

说话时,他特地把声音压低了,不慾让她认出自己是谁,原因是双方立场暧昧,仍似敌对身分。

向思思瞧他皱了一下眉头,无可奈何地吟了一声,才自讷讷说:“后……面……”

后面胯骨部位,似已为鲜血染透,月色里看不清楚,简昆仑用手摸了一下,湿漉漉染了满手,一时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却不意对方少女十分倔强。

“流血?”

“嗯……”简昆仑说,“看样子伤得不轻!”

向思思一笑说:“不要紧……”

说时她反过手来攀摸了一下,终是不便,无奈地道:“你就好人做到底吧,瞧瞧看……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没有?”

一面说,她已摸索着由身侧豹皮革囊里,取出了千里火,转递过去。

简昆仑迟疑了一下,接过来迎风一晃,呼地亮着了,火光闪烁里,才看清楚了。

可真是伤得不轻,整个后胯下股,全为鲜血所染,把一条葱色的裤子大半截都染红了。

简昆仑哼了一声,右手快速运指,一连在她后胯伤处附近点了三处穴道,流血顿止。

火苗子呼呼在空中蹿着,手上千里火为万花飘香所独特设计,火势极强,更能持久,较诸一般寻常江湖人物所施用的,大为不同。

借助于眼前火光,仔细辨认之下,才确知伤在后胯的凤尾穴上,偏差少许,即是尾椎骨节。

“好险,”简昆仑为之庆幸道,“差一点你便成了终身残废,这辈子就别想再动了。”

向思思吓了一跳,怯生生道:“是怎么……回事?”

简昆仑暂不答理,随即施展内力掌盘功,以右手掌心紧紧贴附对方伤处,一面运施丹田,发动真力,一抚一按,紧跟着向外一扬,突地一声,已把对方深入肉内的那枚暗器吸了出来。

随着暗器的吸出,涌现了大片淤血。

向思思呻吟了一声,直疼得身子打颤,却把早抓在手里的一个小小葯瓶,反手递向简昆仑道,“这里有……葯……”

简昆仑随即又施展手法,重新为她止住了流血,把接过的伤葯,为她敷上少许。自个儿动手在她革囊里拿了条布带和一些棉花,迅速包扎妥当。

一切迅速、利落,倒也得心应手。

熄了千里火,简昆仑步向湖边,就着湖水,把手上血清洗了个干净。

再回来时,向思思显然已大见轻松。

这一霎,倚石而坐,睁圆了一双眼睛,正自向着简昆仑直直地瞅着。神态之间,显然对于简昆仑这个人大是存疑。

“你……到底是谁呢?”却又轻轻一叹,“无论如何,你这番道义相助,让我终身感激不尽……为什么不把名字告诉我?或是,请你把脸上的遮面虎拿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记住你这个人,也就够了。”

简昆仑一笑说:“那倒不必,只要我知道你是谁就够了。”

向思思眨了一下眼睛,奇怪地问道:“难道你知道我是谁?”原因是她脸上仍然系着锦帕一方,二人虽接触亲切,那一方锦帕,仍然依旧。

“刚才你自己已说过,你背后的靠山是鼎鼎大名的飘香楼主人柳先生,那么,你当然是万花飘香一面的人了。”

“不错……”向思思说,“万花飘香是个极庞大的势力,属下有上万的人,你知道我是谁呢?”

简昆仑冷冷一笑:“但是万花门出色的女将,却只有十二人,便是人称的十二金钗。如果我没有认错,你就是十二金钗之一的巧手金兰向思思,难道不是?”

向思思微微愕了一下,浅浅一笑。

“既然你已经看出来,我也不必再藏着了。”随即解下了脸上锦帕,现出了本来面目。

简昆仑早已认出来是她,自然一些也不觉得奇怪。

当下瞧着她,冷冷说道:“贵门主柳蝶衣,生平最是要强,姑娘此前坐失良机,让人家抢走了到手的人质,今夜又吃了如此大亏,还负了伤,这件事若是传到了柳先生耳朵里,只怕是……”

向思思果然为之一呆,忽地站起来说:“你到底是谁?”言下之意,分明简昆仑所说属实,可就对他更为好奇。她只当简昆仑偕同九公主,当日同时已落入官兵之手,却不知他后来的入水而遁,否则倒也不难猜出对方的真实身分。说了这句话,一时只管直直看着,心里纳闷儿。

水波一响。

一个女人的声音,自湖上传来道:“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么?我知道。”

话声方落,一叶扁舟,已自湖边芦苇草丛中现身而出,烟波浩渺里,但见在状似鹦鹉的舟首,伫立着一个长身玉立的窈窕少女。

也同当日九公主装束相仿佛。来人少女头上戴着一顶软笠,沿着帽圈四面垂有淡淡轻纱,夜色迷离里,更是无能窥清。

长身少女忽然出现,简昆仑与向思思仅是由不住吃了一惊。更吃惊的却是来人还不止一个。

紧接着人影闪烁,却自两侧柳阴,一连显现出两个丽人,身法曼妙,动作快速,一经现身,海燕掠波般,双双已抄身眼前,左右各一,相距丈许,却把简昆仑、向思思遥遥看住。

湖面轻舟,已逼眼前。

月色迷离里,但见舟身一颤,舟上少女已腾身而起,飞鸟样的轻美快捷,已立身二人当面。

向思思啊了一声,慌不迭自石上站起。

简昆仑却能处变不惊。

一个闪电般快捷的念头,自脑中转起:时美娇!

心里方自念着,对方少女已冷冷哂道:“向门主——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么?”

“你……又是谁?”

向思思可真被弄糊涂了,先前的谜结还没有解开,后面的又来了。

看样子后来的三个人,虽然都是女人,却是大非好相与。

长身少女一笑说:“你等一会就知道我是谁了,先为你解开眼前这个谜结吧,你不是要想知道他是谁么?”

说到他这个字时,一双妙目,透过目前薄纱,已转向简昆仑,随即一笑道:“简先生别来可好?”

“时姑娘你好……”话声微顿,简昆仑已转向侧面,倚石而立,目光一扫,连同后来的一双少女,亦都在照顾之中。

对方若是时美娇无误,那么后来的两个少女,当必是她一双随身爱婢无音、无言了。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忽然看见了她们。

这个突然的发现,不禁令他大感忧虑,原因是时美娇一身功夫,大非寻常,自己是否能敌得过,却是大有疑问,更何况还有无音、无言的从旁相助,以三敌一,自己更加不是敌手了。

一想到好不容易,费尽了心机,才得由飘香楼逃出,不期然眼前却又与对方碰在一块,真正是从何说起?

“你好聪明。”长身少女含笑地赞了一声,双手轻分,已把垂下软笠的一面轻纱撩起笠上。

虽然只有月色,却也能把她看得很清楚,特别她所独自具有的那种神采气质,使得简昆仑在乍然一见之下,即能认出是时美娇。

果然是她——时美娇!

在万花飘香里,她身尊位高,论及身分,不过仅次于柳蝶衣一人之下,与金羽燕云青,各领一堂之主,人称玉手罗刹。

简昆仑领教过她的厉害,俨然是极可怕的一个大敌。

非只是武功剑技超人,最可怕的还是这个女孩的聪明才智,那双明亮的眼睛常于转动之间,即能窥测出对方心里所想,防不胜防,这才是最可怕的。

一看见是她来了,简昆仑顿时心存警惕,以免重蹈覆辙,像上次一样,上了她的当,为之所擒。

虽说如此,却也不甘示弱。

一霎伺,简昆仑已设想了两种出手对策,甚至于长剑月下秋露在展出的一霎,兼及两旁的无音、无言,如此,即使不能取胜,当不致受制过甚。

思念之间,一双眼睛已是数度打转,对于身侧附近,做了必要的观察。

时美娇轻轻耸了一下细长的眉毛,莞尔笑道:“这点小阵仗,如何会看在你的眼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即使在柳先生身边,你也能来去自如……是不是?”

话声方落,那一双剪水瞳子,已自移向一旁巧手金兰向思思。

后者在乍然知悉时美娇的真实身分,亲自目睹认定之后,早已吓得面色惨变。

眼前在时美娇目光逼视之下,哪里再能保持缄默?忍不住上前一步,请了个安,怯生生地说道:“参见堂主……我……”

“你又是谁?”

“我……属下向思思……”

“向思思!”

一霎间,时美娇面染青霜:“原来是向门主!真是失敬得很啊……”

“属下不敢……”

说话的当儿,她已似不支,一副娇弱无力模样,抖成一团。

正如简昆仑所说,万花飘香帮规极严,所属弟子奉命行事,历来只许成功,绝不容许失败,若是连带有着什么有辱门风等事查实有报,论罪只有死路一条。

巧手金兰向思思,论罪虽未必如此严重,却也可大可小,单看眼前的时美桥如何论处,生死一线,只凭时美娇之一言,焉能不使她为之胆战心惊?

至此,时美娇才现出了她本来的面目,神色微凝,冷冷说道:“你的一切我清楚得很,如此无能,怎么可以在我飞花堂任职?且先回去,向宫坛主报到,听候处置发落,这就去吧!”

向思思聆听之下,垂头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自抬起头向时美娇看着,眼睛里泪光盈盈,想是要说些什么。

时美娇却是当着简昆仑的在场,不便发作,却也不容她再有申辩。

“什么都不要多说了,你自个儿回去吧!”脸上笑靥不失,声音却出奇的冷。

鉴于她在万花飘香的一言九鼎,素日威望,向思思尽管心有不服,却也不敢直言顶撞。

聆听之下,只向着时美娇应了一声,抖颤颤请了个安,转过身来,向着简昆仑苦笑了一下,原想说上几句感激的话,又怕因此构成日后罪证之一,便自什么也不再多说,随即转身自去。

时美娇再次转目简昆仑,脸上神态从容亲切,那样子与刚才面对向思思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更不像在面对一个敌人。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简兄……”

显然是改了称呼,一口吴侬京韵,听在耳朵里真个是无比受用。

说时,莲足轻移,缓缓向前迈了两步。

莫谓无心之举。简昆仑可是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

随着她前进的脚步,简昆仑向左面迈了一步,依然是背石而立。

时美娇只当是没有瞧见。

淡淡月光之下,她的风采极美。

“首先我代表万花飘香,谢谢你对敝门手下的照顾,刚才在平西王府,我虽然没有身历其境,却是可以想知,当时情形,必然有一番惊险激战……”

停了一下,她含笑接道:“向门主人虽机警,功力却差得太远,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你救她,只怕她早已在宝柱手里遭了不测……万花飘香一向恩怨功罪分明,对我们的恩惠,我们心里有数,绝不会忘记的!”

简昆仑一笑道:“堂主你太客气了,只是话中有话,何不一气说完呢?”

时美娇缓缓点了一下头,轻轻哂道:“过去我承认对你认识得不够清楚,从你到飘香楼住在半月轩以后,我才渐渐感觉到你的过人之处……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以往见过最厉害的一个大敌……”

“大敌?”简昆仑一笑说,“为什么你们要把我看成一个敌人?”

“原因很多!”时美娇说,“你既然问起,我就不妨告诉你吧……”

“第一,”她说,“一开始你就跟我们作对,怎么作对,也就不必多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

简昆仑当然明白,对方所指,无疑是对永历帝的仗义援手,这件事毫无疑问,若不是简昆仑的中途插手,此刻的永历皇帝,早已被挟持住进了飘香楼,成为柳蝶衣雄心霸业、号召天下的工具。

微微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人在魂牵梦系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