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24回 且弯金弓射大鹰

作者:萧逸

依然是满身珠玉,穿着锦绣。

破例的,七老太爷手中多了一把既大又沉重的描金折扇,呼啦一声撒开来,十三个扇骨,根根凸出一种非理性的心理体验。认为这是真正的人的存在。它只与,宛若十三把利刃,便是此老轻易难得一现的独门兵刃剪金风了。

武林中见过这独门兵刃的人还真不多,也是七老太爷极难一现的缘故,却是每一施展,俱都迫使他的对手扇下销魂。

今夜,他显然有意要用这把扇子剪除简昆仑这个大敌。

“小伙子,咱们可是又见面了……”仍是那一副老模样,未言先笑,国字形的团团四方脸上,一霎间堆满了笑容。

“那一天在王爷的画舫,多有开罪,却不知小朋友你还精于水遁,却是绕了个大弯儿,今夜晚咱们在这里又见着了……”

“不错,咱们又见着了!”简昆仑重复了一遍他的话,掌中长剑月下秋露缓缓藏于右腕之后。

“姓贝的!”直认着面前的这只老狐狸,简昆仑无异压抑着满腔怒火,一双眸子菁气内蕴,冷冷说道,“我知道你放不过我,我也一样,放不过你!今夜晚,咱们该见一见真章了。”

七老太爷似乎为对方一口道出了姓氏,略似微微一惊,紧接着,他又呵呵有声地笑了,“对啦!是咱们见见真章儿的时候了……”

却在这时,身侧外围忽然传过来一片凌乱,敢情是有人自空而坠。像是一只由空中猝落的巨鹰,随着这个人的猝然下落,伫立外围的一名劲装汉子,蓦地为长剑刺中前胸,便自直直地倒了下来。

空中落下的这人,好厉害,动作更是出人意料的快,一剑放倒了正面敌人,手下更不少缓须臾,紧接着剑随身转,刷地又是一剑。这一剑更具奇妙之势,伫立现场外围的另一名疾装汉子,顿时为他劈中了左面肩头,一时连骨带肉,被削下了老大的一片。

简昆仑在对方现身之始,已然看出,来人正是那个叫方天星的伟岸汉子。他原来还有些纳闷儿,不知对方三人,忽然掩身何处?这时见状,一时信心大增。

要知道,敌人阵营里,颇是不乏高手,即使是伫立外围的这几个疾装汉子,也都是千里挑一,曾经过宝二爷严格训练的技击高手,兵刃拳脚,样样都不含糊。

只是眼前,碰见方天星这一路的风尘奇侠,顿时相形见绌,变得脆弱不堪。

方天星乍然现身,连施奇招,一经出手,连伤二人,顿时引发此一外围阵式为之大乱。

此一外围阵式,原为对付简昆仑而设,目的在于内围以七老太爷为首的太乙当头阵式,得以发挥全功。不受外来所扰,如此便可将简昆仑一举成歼,或手到擒来。却是由于方天星的自空而降,忽然介入,不啻大大干扰了内围战况。

七老太爷目睹之下,怪笑一声,立刻便为之出手,向简昆仑立即发难。

只见他身形闪处,一片飞云样的轻飘,已到了简昆仑身边,手上的描金折扇,刷地一转,半侧着直向简昆仑右肋劈扫下来。

立刻便有一股绝大劲风,向简昆仑身边袭进。

这一式看似无奇,其实绝妙。

便在七老太爷蝶衣般一片扇影里,简昆仑全身上下,一连七处穴位,顿时都为之吃紧——尤其是左面半侧身子,更有着利剑当头的凌厉感觉。

刺挺的十三根尖锐扇骨,有若十三把短刀,一根根都似具有无比的杀伤力道,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虽然这样,简昆仑却不慾上来即施展全力。

一片星光璀璨,对方扇端的十三根扇骨,已然临到,在七老太爷灵活的手腕运用之下,幻若十三点繁星,直向简昆仑半身拍下,却是为简昆仑提聚的真力剑术所阻。

长剑月下秋露那般挥洒自如的卷起一抹银红,半圆形地划出了一个弧度。

叮叮……

扇骨点在了剑身,一连串地发出了清脆声音。

七老太爷进得快,去得更快。嗖地一片云霞般,已置身六尺开外。他所空出来的这个体位,立刻便为那两个紧身红衣手持太极长剑的少年补了上来。

这便是此一阵式的奥妙所在。

两个红衣劲装少年,即使本身武功,较诸七老太爷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身当此阵,便自不同。

“刷,刷……”

长剑联施下,简昆仑由不得为之踉跄退后,若非他久经阵仗,上来镇定,要不然几慾不能全身。

七老太爷自然看出了今日情势的不利于己。

那是因为方天星三个大敌的忽然介入,使得原来单一对付简昆仑的阵式,猝然变成了面对四人。

不用说,猝然介入的这三个人——姓秦的锦衣老人,姓宫的白脸胖子,以及那个叫方天星的伟岸汉子。诚然是各有来头,身手各有千秋,绝不在简昆仑之下,论及临阵经验,更似较简昆仑有以过之。

这就使七老太爷一面为之大大紧张。

眼前情况是:七老太爷一面,包括外围的十三人阵式,全力对付简昆仑一人。而宝二爷一面,连同所有来人,全力迎敌方天星等三人。

设想的此一方式,听来很妙,却未免一厢情愿了一些。

是以战阵初起,立即便为对方所窥破,方天星首先发难,混身搅局,使得外围的十三人阵式,简直不能照原来计划向简氏发难,战端初起,便为之凌然大乱。

十三个人在极短的一瞬,已为方天星连伤了三人,下余十人,乍然惊觉之下,总算稳住阵脚,采取二二联手出招,总算勉强安定下来。

却是,各处陆续响起了爆炸、騒动声音。

显然宫胖子、秦老头这两个神出鬼没的厉害角色,也伺机出现,神兵天降般各处煽风点火。

片刻之间,醒春居酒楼内外,引发出一片凌乱,人声爆起,每见官军的蜂拥群集,不旋踵间,蝉曳别枝,又自引发另一处的騒动混战。

七老太爷、宝二爷,二人联合所设计的这个大举捕捉阵式,原是缜密周详,万无一失,偏偏有了宫胖子等三人的突然介入,一念未及,满盘全输。

七老太爷犹自在做最后努力。

这个老狐狸果然刁顽狡猾,身法诡异绝伦。进退之间,望之不胜,其实却处处设有埋伏,略有疏忽,便可能中计为其所伤。

简昆仑睥睨全局,已知大概,内心大是沉着。他久经大敌,尤其自万花飘香脱身之后,不啻阅历大力增长,对方这个三人联手的太乙当头阵式,看似凌厉,竟然也莫之奈何。

反倒是时间一长,竟为他看出了其间一些窍门、变化,心里便自有了主意。

蓦地,六老太爷抢步而前,手上折扇,刷地合拢,直向他前心点来。

简昆仑剑势轻起,待将向他扇子上封去。

两个红衣少年,顿时以为有机可乘,倏地自两翼双双切进,一双太极长剑,作势向简昆仑两肋扎来。

这么一来,便自中了简昆仑的诱敌之计。

像是一片猝然闪起的电光。

简昆仑忽然舍弃了正面的七老太爷,剑光双飞,其实是照顾了两侧的红衣少年。

两个红衣少年,长剑才递出一半,立刻发觉到招式竟然用老,再慾退身,已是不及。

这一剑简昆仑运用得颇是成功,居中挂二,非但迫退了正面的七老太爷,兼而伤害到两侧少年。

一片血光闪起——右面红衣少年,首先脸上中剑,倒了下来。左面少年大惊慾退,却也不及,逃过了当头,却逃不过身子,这一剑偏偏砍中了他拿剑的手。

一口精光长剑,连同着半只胳臂,随着简昆仑的剑势一转,足足飞出去两丈开外,叭地落在了地上。

七老太爷目睹之下,为之大吃一惊。

他原已十分仔细小心,不敢对这个少年心存轻视,却是料不到一经交手之下,对方远比自己所设想的更要厉害得多。

既怒又惊,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挽回眼前颓势。

随着一双红衣少年的死伤,眼前这个太乙当头阵式顿时为之瓦解。

七老太爷盛怒之下,怪叫了一声:“好个小子!”倏地飞身而起,掌中描金折扇,抡为鞭杵,劈头盖顶直向着简昆仑头上猛抡而下,却是阻于后者凌厉的剑势,当地一声火星四射。

这才知他这扇子,原为金属所制。

七老太爷就空一个疾滚,呼地落身于丈许以外。

这一式惊鹰怒盘,诚然正是他当年最称拿手的绝招之一,一击不中,他忽悠悠一式飞滚,突地而起,便于此似起非起的一瞬,铁扇剪金风指处,咻地一声尖锐响音,射出了一支扇骨。

黑暗中简直难以看清——一缕尖风,已袭向简昆仑前额眉心。

简昆仑长剑晃动,锵地一声,把这枚既尖又细的扇骨,吸附剑身。

便在这时,咻!咻!第二支、第三支扇骨,分别射来眼前,直取他侧面太阳、天突二穴。

简昆仑第二次晃动剑身,锵地吸住第二支飞签。

第三支飞签,力道至巧,在简昆仑重施故技时,哧地偏刃滑出。

咻!紧紧擦着简昆仑颈子滑了出去。

若非是简昆仑闪得快,这第三支飞签,便自当场要了他的性命。

虽是没有命中,仅不过擦皮而过,却也好生疼痛。

七老太爷眼看着自己最称拿手的夺命三签,竟然未能制胜,心中已是凉了一半,眼前情形,已似黔驴技穷,再无取胜之理。

像是夜猫子那般地怪笑了一声,这个矮胖的老头儿一式冲天,霍地拔空而起,却向着醒春居那座主楼的楼檐落去。

简昆仑恨极了他,见他想逃,如何容得:“想走么?”

一式推窗望月,左掌力推之下,打出了一掌银丸——三星伴月。

三点银星,一阵轻啸声里,已奔向七老太爷身后。

这只水晶老狐狸,一向都惯于算计别人,出手至阴至狠,却是没有料到,眼前竟然也落在了人家的算计之中。

简昆仑极少施用暗器,正因为这样,一经出手,可就透着高明。

乍听得身后暗器破空声响,七老太爷施了一式云里提升的极上轻功,硬生生把空中的身子,向上提起了尺许来高。

却是打错了主意。

虽然是简昆仑原本就料到了他的有此一手,既名三星伴月,原就是取势虚发,七老太爷若是不动不移,一点事也没有,这一提升,正好可就着了简昆仑的道儿。

三枚银丸,两丸落空,上面的一粒,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在他的左后胯骨之上。

叭地一声。

以简昆仑功力,这一记出手,虽然未必就把他胯骨击碎了,却也是力道不轻。

眼看着这个皇朝十三飞卫之首的九翅金鹰,在空中一个打转。

那样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呼噜噜——挟着一阵子衣袂飘风之声,直向着左侧坠落下来。

七老太爷落下来的身子,打了一个急跄,忽悠悠一连跄出了七八步,几乎坐倒了下来,却是犹有人饶他不过。

“姓贝的,你拿命来吧!”

一条人影,箭矢也似的飞射而前。

七老太爷其势已是惊弓之鸟,惊鸿一瞥间,认出来当前来人,正是昔日一个大敌——姓宫的白脸胖子。

宫胖子的即时现身,无论如何却是放他不过。

有如穿花蝴蝶那般的花巧,宫胖子取势进身的脚步至为乖巧。

七老太爷啊呀一声,待将腾身而起,却是后面胯伤,力有不继,缓得一缓的当儿,已为对方宫胖子软绵绵的一双玉手,拍中两胯。

这一掌有蹊跷。

说来真个与那一天清波画舫,简昆仑所中有异曲同工之妙。

噗!顺着宫胖子双手推处,七老太爷偌大的身子,滚地绣球也似的飞了出去。

扑通!摔落地上。

这个老头儿,当然知道今日之情势,对自己大是不利,尤其眼前分明已是生死存亡关头,再不伺机逃命,性命休矣!顺着这股子莫大的劲道,七老太爷滚地绣球也似的一阵子打滚,却顾不得后胯伤势,施出浑身之力,嗤地腾身而起。

却也只蹿出七八尺远近。“扑通!”又自跌了下来。

眼前一用力量,才使他感觉出来,整个下半截身子,宛若虚脱,丝毫也提不起劲道,一惊之下,吓出了一身冷汗,才知道,半身真气,已为对方宫胖子那一双肥肥的胖手儿已拍散。

须知,一个练武的人,尤其是精于内功的高手,其所依仗的内力泉源,全在发自丹田运行全身的一脉真气,气之所行,力之所聚,气行人存,气散人亡,是以一个练武的人,把体内真息,视同性命一般宝贵。

眼前的七老太爷,一经发觉到下半身真力,竟已为对方拍散,焉能不为之魂飞魄散?只当性命休矣,无助地发出了一声长叹。

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且弯金弓射大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