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30回 忽传海外有仙山

作者:萧逸

夜色朦胧。

像是有沉沉雾气,无限氲氤,烘托着眼前的一轮上弦明月,冉冉由东方山边升起,天空闪烁着的一脉清光子论在古希腊罗马晚期由伊壁鸠鲁和卢克莱修继承、发展,克,晕晕然似有所醉,连带着一脉山川也俱似在微醺的半睡之中。

院子里显得格外的黑!尤其是西面角落那一片老松盘空,花叶交错的地方,更是黝黑——伸手不辨五指,黑得骇人。

九公主朱蕾像是已经睡着了。她的睡姿撩人……锦被轻覆,玉体半侧,秀发蓬松,如云、如锦……

能与简昆仑再度邂逅,厮守在一起,她真的满意极了。是以,今夜,她睡得格外的熟,格外香甜!天大的事,都不用忧愁。今夜,在梦中,她甚而已与哥哥相会,恁的难以分离……

灯焰跳动,光彩微弱复婆娑。

简昆仑由居室步出,缓缓走向隔以六角雕花的窗边,停步、凝听——他听见了发自朱蕾的均匀呼吸,不自禁心存安慰。眼前情势激越而振奋,正是大有所为。

秦太乙、宫天羽的即将来会,显示着一次重大使命的开始,他们四个人将保护着九公主朱蕾平安撤离,投奔向目前尚还有待证实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将与永历皇帝见面,进而共图大业。

光明来临之前,常常是黑暗的。

就像是今夜的冥冥苍穹,在她神秘的外衣之内,藏匿着多少鲜为人知的凶险罪恶、丑陋……

简昆仑徐徐转过身子,踏出中庭,来到了方天星住所。透过窗前的一点茕茕孤灯,可以想知方天星应是还没有就寝!然而,他却能感觉出,方氏并不在房子里……

这个突然的意念,并非起自神妙的心电感应,实系他敏锐的感官使然。

近月以来,他自参习二先生神秘心法之后,这一方面的功力尤其大有精进,静坐之时,感触极见微妙,十丈内外,即使发自人口的一声叹息、一片飞花、一枚落叶,都不能逃过他神秘的听觉。

像是眼前——他只在窗外小立片刻,即能侧知方天星不在室内,那么他的虚灯以待,必将是有以诱之!

一念方兴,简昆仑立即抽身而过。身势轻转,有如轻风一阵,已贴向壁边。

或是鬼使神差,便是在一霎,一条人影极其轻快地蹿天而起,寒禽栖木般飘落向一隅巨松。

好险!

若非是简昆仑的及早抽身,对方的出现,非但无能得见,自己反倒落身于对方观察之微而无所遁形,以后的发展诚然是难以逆料了。

那一片巨松所形成的阴影,一片黝黯,对方身形一经落下,立时混迹树丛,再不见一些踪影。

哪怕是惊鸿一瞥,既经落在了他的眼里,便不容他有所逆为。

简昆仑长剑在背,决计在事发之一瞬,予对方以致命的打击——他目光徐徐移动,寻觅着方天星的下落。

东面瓜棚之下,称得上是个好藏身处。

莫非他就藏在那里?

只是那里太黑了,以简昆仑之锐利目光亦难以窥清——他却已假设认定方天星必然藏身那里。

便在这时,耳边上传过来方天星类似耳语的传声:“不错,我就在这里。”

必然,简昆仑于方才现身之始,方天星就已经发现了他。方天星的沉着、机智,在在显示着他的经验老到,这一面每使简昆仑自愧不及。

随着方天星的传音之后,简昆仑随即隐约地看见方氏竖起的一只手掌,从而测知对方确切藏身之处,那一面由于瓜藤的蔓垂,便不是天黑,也不易为人发觉。

事实上,方天星盘膝石几,除了蔓衍瓜藤自然垂落,并无特别掩饰,他却有先见之明,及早置身,后来之人不明就里,自是万难有所发现而已。

既然窥知了他的坐处,简昆仑亦以传音入秘回敬,互通款曲。

“点子来了!”

“看见了!”

“还在树上?”

“差不离儿!”

“这一次交给我吧!”简昆仑说,“你断他的后路,叫他有来无去。”

“怕是不易。”方天星传声道,“这个点子扎手,比白天的两个可高明多了。”

“我知道。”说时,简昆仑忽然心有所动,再传道,“我打算缀着他,摸清了他的来处,你意如何?”

“对了,这才高明!”

方天星声音里含着喜悦:“这里的事交给我,你留神,我打草惊蛇了!”

话声出口,方天星即似没事人儿一般,仿佛才刚入定醒转模样,伸长了一双胳膊,同时筋骨扭转,发出了一阵子骨节响声。

声音不大,只是在眼前静夜,却有惊人之势,决计逃不过有心人的观察之微。

想象中,对方来人既有这般身手,自然不可能不会发现。

于是,方天星便自缓缓由瓜棚之下走了出来。随即在院中走了一圈,返向堂屋。

对于有心刺探,心怀叵测的人,方天星的即时出现,应该已收到了吓阻之功。这就足够了。

这人身手果然轻巧。有似一只巨大的蝙蝠,在几乎完全没有声音带出的情况下,轻飘飘地翻出了院墙。

自然,却仍然落在了一个人的目光之中——简昆仑。

他选择的这个地方极是恰当,更不会为人发现。是以这个人一经遁出,立时无所遁形。

朦胧月光,映照着这人颀长的身影。

虽说是月色如晦,却依稀仍能辨认出对方那一张近乎于苍白的脸。浓眉细眼、刀骨峨凸——好熟的一张脸。

惊鸿一瞥间,简昆仑陡地记了起来——海客刘青!

这位飞花堂的副堂主,与另一位副职——玉弹金弓马福全,在他印象里同样深刻。犹记得昔日受擒于时美娇,辗转押赴飘香楼之中途,便有此二人之一路随行,中途由于吴三桂手下官军的拦江打劫,海客刘青与马福全俱显示了杰出的身手与机智,因而简昆仑印象深刻。

眼前的一霎,忽然发觉到了他的到来,自是无比惊讶。

并不是惧于海客刘青本人功力如何了得,而是此人背后的那个女煞星时美娇是否也已经来了?

或许是前番两次相继在时美娇手里吃过大亏,简昆仑下意识里对此女留有极大的戒心,一经想到即为之惊心不已,海客刘青既是她手下的副座之一,刘青既然来了,她还能不来!

一惊之下,简昆仑却似乎另有一种冲动——巴不得能与这个美艳机智,功力绝高的女煞星再次见面,各尽所学的放手一搏,看看到底孰强?这是他一直埋藏心里的一个企盼,难道说眼前机会到了?

思念中,海客刘青已施展身法,极其轻快地超越过眼前岭陌,放足芦花翻白的大片旷野。

一泓流水,如枕横戈,月色下极其醒目,傍着一行修竹,静静而流。

交睫的当儿,刘青已来到了江边。脚下略停,回头打量不已。

简昆仑忙即缩下了身子。

刘青看了一阵,并无所见,却仍然站在原处,忽似有所异动,打出了一枚暗器。

双方距离约在六七丈远近,黑夜里简直看不清打出去的是个什么东西,却是隐约中听到极轻微的一丝破空哨音,间歇着传出细若蚊鸣的嗡嗡声音。

简昆仑立刻猜知,心内雪然。

原来江湖上有所谓的青螟传音暗器通讯手法,出手人以两枚青铜制钱,用捻指功力出手发出,在空中做一定弧度穿行、互击,发出清脆悦耳细音,用以彼此传递消息。

如此看来,来者显然不止海客刘青一人,却是意慾何为?

一念未完,江边忽地现出了三条人影,身法极是巧快,一经现身,倏起倏落,极快的一霎,已自向眼前刘青站立处集中过来。

简昆仑目睹之下,不禁暗吃一惊。方才情形,若不是自己见机得早,先已藏身,冒失跟踪之下,前行的刘青即使无所发现,却难免不为对方事先埋伏诸人所窥知。

夜月朦胧。

对方四个人聚集一团,比手划脚,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时见众人口头向这边频频张望,当可猜知,必然是与自己一面有关。

一阵密切交谈之后,四人中的一个立刻转身而去,剩下三人却向水边稀疏竹林暂时藏身。

如此情况之下,简昆仑反倒不能再向前欺近了。

一个念头陡然自心底升起,对方莫非是正在调兵遣将?果真如此,意在何为?一个念头随即自心底升起。

火!一念之发,只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念头的滋生,自非无因,回想当日自己初涉江湖之时,寄居玉剑书生崔平草舍,便是吃亏在那一场大火,而一败涂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难道对方万花飘香食髓知味,这一次又重施故技不成?

总之,此事万万不可掉以轻心,需得事先疾做部署准备才行。

当下顾不得再做观望,随即悄悄转回。他身法至为轻灵,宛若飘浮鬼影,却是一经踏入中庭,仍为暗自戒备的方天星发觉,刷地现身眼前。

“是我。”说了一句,二人即刻转入堂屋。

“怎么回事?”方天星问,“这么快就回来了?”

简昆仑道:“对方人数不少,可能要使坏,为安全计,先把公主、家里诸人撤出为要。”

方天星呆了一呆:“你是说,他们要用火?”

“说不准,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仓促中,公主朱蕾以及张顺夫妇,均被安全撤离出宅,藏匿附近竹林之内。

自然,为恐打草惊蛇,即使这番撤离,也十分小心,由简昆仑、方天星暗中警戒,确定无人窥伺,才匆匆撤离。

朱蕾已自有所警觉,十分镇定。

张氏夫妇却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三先生……”

睁着一双睡眼,张顺连声地打着哈欠。

“不要紧,等着瞧吧!”方天星眼看四方。

“瞧……什么吗?”

“烧房子!”

“烧……”

一下子张顺的睡意全消。旁边打盹的张嫂也由懵懂里忽然醒转过来,一脸吃惊模样。

方天星安慰道:“用不着害怕,人比房子值钱,宫老二钱多的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个房子烧了,再盖新的。”

说话的当儿,前面隐约又有了动静。

三四条人影,一霎间出没草丛苇花之间,倏起倏落,像是往四下撤离。

五人藏身处,既有一面山坡为障,更有竹林侧掩,又当一处洼谷,即使白天也不易为人发觉,更何况黑夜之间,决计不会为对方发现。

便在这一霎,一点星光,陡地自两侧面划空而起,直向着正中房舍落去。

前文略述,这类制自万花飘香用以引火的硫磺弹丸极是厉害,小小一枚弹丸,发自特制的弹簧喷筒,射力极远,火性又强,天旱物干,一经引发,顿成火海,防不胜防。

原来万花飘香一门,以其庞大势力,独霸江湖以来,各事皆喜标新立异,举凡日用百物,均喜自行特制,有别一般。

眼前这个用以发射特制硫磺弹丸的喷火筒,更较一般武林所用不同,射程极远,火性特强。

一星飞越,飞弹引弓。紧接着叭地一声轻震,爆发出千百点流星飞萤,正面房舍,顿时爆发出一片火光。

随即四面八方,飞星天坠般,无数弹丸一齐集中而来,顷刻间,爆发起大片火势。

朱蕾目睹之下,吓得啊了一声,张顺夫妇,更是吓得抱在一团。

却是,方天星、简昆仑力持镇定,二人分两方对立,打量着一天火势,丝毫不现张皇,俨然有大将之风。

前面人影倏闪——一个手持长弓,握有熊熊烈火长矢的汉子,忽然飞身而前——举弓待张的一霎,方天星已闪身来到近前。

火光明灭里,忽然发现到方天星的猝然而近,这个人吓得怔了一怔。

不容他做出任何反应,方天星一口长剑已自电光也似掣出,喀吧一声,来人手上长弓,连同弓弦一并被劈为两半。

来人其实并非无能之辈,只因上来张皇,怎么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有备于先,藏在这里,当下惊呼一声,飞身就退。

他背后原有一双判官笔,急切间还不及拔出,方天星已自旋风般欺近过来,长剑指处毒蛇出穴,直奔前心要害而来。

来人怪叫一声,一个骨碌,旋身而起,却是慢了一步,银光穿处,直至他右肋边划开了尺许长的一道血口。

“啊呀!”手上火箭撂处,引起了大片火光。

这人直似吓破了胆,哪里还敢恋战?仓猝间,拧身待退,身势才自纵出,简昆仑却已自左侧方忽然袭来。

呼……人影交晃之间,奇光电闪,已被简昆仑宝剑月下秋露劈头而下,当场劈倒坡前。

方天星赶前一步,践踏着地上火光,三脚两步将之踏灭,总算没有引发野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忽传海外有仙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