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昆仑》

第08回 上穷碧落下黄泉

作者:萧逸

天快亮的时候,时有微风透窗而入。

盘坐在睡榻上的简昆仑仿佛有所感应地睁开了眼睛。一条人影,恰于这时,自高而坠,映入眼帘。

大幅的白纱慢子,在微曦的晨风里,轻轻飘动。

纱幔之外,便是盛开有海棠、各样兰花的小小院落,那人自高而降,便落在这里。透过薄薄的轻纱,简昆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

甚至于,已经认出他是谁!

二先生!

他真是个奇怪的人,疯疯癫癫,倏忽来去,这会子又跑到自己这里做什么?

简昆仑心里一惊,待将有所防范,紧接着随即又打消了这一念头。

仍然盘坐在床上,动也不动一下。

眼看着二先生瘦削的身子,像风势里的一片树叶那样轻飘,一起即落,翩翩乎已进入房中,来到了长榻一端。

双方的距离是如此之近。

这个距离之内,简昆仑假使有所异动,已有所不及,不过,从一开始,他即认定了对方这个人,绝非恶人,他的到来,应该不会怀有恶意,也就没有太过紧张,只是适当的心理准备,却也不应疏忽。

如果对方真要心图不轨,简昆仑已经假设了三个不同的方位可供抽身,必要时仍可在对方扑前的一霎间,陡然飞起右脚,踢点对方眉心要穴。

看来这个顾虑全属多余,二先生并没有向他出手的意思,只是圆睁着一双深深陷进眶子里的眼睛,一脸奇怪地向对方打量着。

仍然是日间那穿着,月白色的一袭长衫,又大又肥,衬着他消瘦的脸,白皙、憔悴,满脸胡子。这一切在简昆仑睁开眼睛一霎间,完全映入眼帘。

二先生忽然后退了一步。

等到他确定简昆仑并没有其它动作后,才自站定,那张瘦脸上戏剧性地展开了笑颜,露出了白森森狼也似的一嘴牙齿。

双方至此以不再保持沉默。

“你是谁?”简昆仑直直向对方看着,“二先生?二先生就是你的名字?”

二先生仍然咧着嘴在笑,一条口涎,拉面也似地由他嘴角垂下来,他却不理会,那副样子颇是狼狈。

一霎间,简昆仑可真有些糊涂了。

这副神态表情,已说明了对方这个人,确是精神大有问题,乃至于不分昼夜,放浪形骸、懵懵懂懂。

只是,他却能吹出那等轻柔婉转,极具功力的笛曲。再者,映着月色的那一番奇妙舞蹈,又岂是一个神智不清之人所能舞得出来的?

真正叫人百思不解!

这个人现在正歪过头来,向他频频打量着,那么笑态可掬的样子,一如孩童般的幼稚天真,只是他显然已不再年轻,透过一缕缕花白了的长发,可以直觉地判断出,他的年岁当在六旬上下。

什么样的一种遭遇,使他来到这里?抑或是原本他就是这里的人?

基本上,简昆仑对他一无所知,是以也就越发触及了对他的无比好奇。

二先生一面笑,一面后退着,频频用手向窗外指着,那意思颇似要他到外面去。

简昆仑几乎被他弄糊涂了。

“为什么不说话?”简昆仑明明记得他会说话的,一下子却像是又变成哑巴了。

调侃似的,二先生发出了一串笑声,身子霍地向后一纵,已自蹿身窗外。

情势发展至此,逼得简昆仑非得要一探究竟不可,手下按劲,已自榻上跃身而起,紧循着对方的身子,穿窗直出。

虽说是穴路被封,普通身法的施展却是无碍。

二先生见他跟出,很高兴地笑着,忽然身子跃起,刷!落向墙头。

简昆仑忙自纵起,也落身墙上。

二先生身子一纵,又蹿了出去。他轻功极佳,这一蹿,总似有六七丈开外,若要昔日,这个距离对简昆仑并无困难,只是今天他却难以达到。

奋身一纵,也不过只是三丈远近。

他这里身子方自落下,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才自觉出情况不妙,回头看已不见来时之路,即使自己所住的那幢半月轩书楼,也失去了踪影,心里一惊,才知道此身已坠入万花飘香所设置的奇妙阵势之中。一时进退维谷,好生为难。

心里正自后悔,眼前人影乍闪,二先生却已笑嘻嘻站在当前。

“你这个人……”

才说了半句,二先生已嘻嘻笑着,脚下有了行动。简昆仑只得快步跟上,二先生跨前一步,他也跨前一步,一前一后,首尾相接。

步法左右穿插,宛若蝴蝶穿花,一阵快行,早已百十丈外。

忽地二先生跃身一纵,双手平伸如鹰,简昆仑已悟其妙,邯郸学步,亦步亦趋,身子一跃一落,站定之后,才恍然觉出,此身一如前样的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二先生正含笑向他看着,现出十分欣慰的模样。

“我明白了……”简昆仑说,“你是在教我破阵之法吧?”

二先生连连含笑点头,仍是一言不发,忽然用手向远方指了一指。

简昆仑先时已自怀疑,眼前阵势与当空星座暗相配合,此时透过二先生的引导,颇多证实,顿有所悟,这时是他有意指引,自不会放弃机会,正待向对方问个明白,二先生却已纵身入阵,不容他稍缓须臾,只得快速跟上。

如是,二先生在前,简昆仑在后,两者距离不足半丈,如此近的距离之内,简昆仑自能将对方的一举一动,看得十分清晰,乃自学样,惟妙惟肖。

走了一程,奇趣横生。

原来柳蝶衣当初设置这个阵势,夜观星相,昼研地理,配合着他的灵思妙想,足足数月之久,才得部署了眼前这个阵势,除了他自己之外,也只有极少数的几个本门重要人物,连同职在总管的雷公公,总共不超出十人,经他一一指点之后,乃能通行全阵无阻,其他众人,即使服务于此总坛的千百手下的弟子,充其量也只能一知半解,各就其职务有所相关的路线,予以分别指点,能窥全阵十分之一二已是不容易。

如此情况之下,眼前这个二先生之放浪形骸,来去自如,真个不可思议之极。

自然,这些却非眼前之简昆仑所能洞悉,只觉着前行的二先生身段步法,无一不美。难能可贵的是对方身步不缓不疾,月影下极见分明,简昆仑何等造诣?自是望之能解,举一反三,顿时大为受用。

渐渐地,简昆仑乃自觉出,这个二先生步法变化极多,随便行来,即包括崆峒、少林、武当、形易……等数家之长,妙在从容穿插,亲而不乱。如此情况之下,简昆仑本身若非有深湛武术造诣,兼具极高智慧,且对武林名家武术有广泛之认识,即使能邯郸学步,勉强跟上不辍,想要悟其所以然,简直梦想。

简昆仑眼下急学强记,且行且悟,由于变化极多,乃致奇趣横生,妙不可言,这才明白,对方这个二先生,何以放着好好的觉不睡,夜来无家游魂似的,每每穿行于此阵之内,敢情这其中乐趣无穷。

按照原阵所设,行行松柏,耸耸假山,阡陌道路,乃至于亭台楼阁,无不兼具阻拦功防之妙,可是在二先生的脚步带领之下,却能惊而不险,逢凶化吉,妙在每能洞悉于事发之先,如此一来,即使最具吓阻声势的障碍,一变而为有形无实的幻景,十足的障眼法儿,也就不足为俱。

纵横来去,左右无阻,正因其步步惊险,便趣味频生。蓦地,前道似有灯光晃动。二先生怔了一怔,并无回避之意,简昆仑警觉地拉了他一下,二人便就着眼前一块耸立的太湖石伏下身来。

这一手倒也有其必要。

二人身子方自伏下,即见灯光现处,远远移过来几条人影,值此破晓时分,庭院里浮现出一片淡淡雾气,乍看之下,难以认清,渐渐那一行人影来近了,才得看清,一共是四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一身玄色号衣,身材高健,各配长剑,人手一支六角纱灯,护侍着正中一个身材瘦颀,面相清癯的老人,老人身后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驼子,简昆仑一眼就认出他是雷公公。

一行人神色匆匆,走得甚快,却因为走在正中的老人,并不擅武,速度自不如施展轻功那般快捷,好一阵子,才来到了面前。

简昆仑特别注意地向正中老人打量,见他面相清癯,神采斐然,颇有几分儒者之风。

忽然他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个人……

那日船泊江中,由飞花堂副堂主海客刘青亲自出马,去迎接一个神秘的贵客。

这个神秘人的身分,事后简昆仑却也猜到了,那便是专为医治飘香楼主人柳蝶衣疾病而来的。

现在简昆仑几乎可以断定,眼前这个文采斐然的老人,就是那位被专程迎接而来的贵宾了,这一霎的行色匆匆,莫非显示着主人柳蝶衣的病情有了变化,还是……

四个人的脚步,匆匆自眼前过去,留下了一连串的悬疑,实在发人沉思。

这一切看在简昆仑眼里,引发了许多联想,只是看在被称为二先生这个人的眼里,竟似全然无动于衷,随着对方一行四人的离开之后,他立刻自地上爬了起来,马上恢复了原来的活跃。

简昆仑现在总算对他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这个人的神智果然有点问题,必须时予提醒……

“不能再走了!”简昆仑拉住他,指了一下天,“天快亮了,我要回去了。”

二先生忽然呆了一呆,看了一下天,又向他脸上注意地看了一会,突地改为笑颜,连连地点着头:“该回去了,该回去了……”

简昆仑听他居然开口说话了,颇是意外,这个机会颇是难得,自不可轻易放过。

“你到底说话了!”简昆仑说,“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二先生露着白牙笑着:“我不是哑巴……我不是哑巴。”

“好!”简昆仑说,“请问贵姓?”

“贵姓?”

一只手摸着脖子,二先生又傻了眼啦。

“唉!”简昆仑叹了口气,“你姓什么?叫什么?难道连自己的名字你也不知道?”

二先生直直地向他望着,一脸的认真模样,瘦脖子上老大的喉结上上下下起动不已,想不到这个最简单的问题,竟然使得他一时为难至此。嘴里哼哼唧唧老半天也吐不出一句整话来。

简昆仑颇是不忍地拍着他道,“算了,算了……我们回去吧!”

二先生这才大感轻松,笑逐颜开地说道:“回去,好好……回去……”

别瞧他连最简单的问题也答不出来,一旦行动起来,却是极灵活,那么复杂的阵势,对他丝毫也发生不了作用,或许是夜夜行走,早已习惯,以之为每日例行功课,乐此不疲。

眼看着他展动身形,一如蝴蝶穿花,起落纵进,极见潇洒灵活,此时的二先生,显然又不能以神智不清而论也。

有了前此经验,简昆仑对眼前阵脚,已略能测知,此番回转较诸来时大为不同,暗以所猜步法,试证前行之二先生所出,每有所中,一来一去,收获甚大,无意之间,得此助益,始料非及,好不高兴。

二先生一路前行,很快地已返回来处。

简昆仑原意请他到自己房内坐坐,俾能做侧面观察,对他略作了解,却不知他身形不停,一径返回居住之处,便自不再现身。

此时天光近晓,东方已现微明,整个庭院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空气冷冽,颇有几分深秋的寒意。

简昆仑等了一响,终不见二先生转回,只得自行转回。

院子里静悄悄,好不冷清,几片桐叶在凌晨的冷风里溜溜打转,长幔拂风,猎猎作响,他才警觉到去时匆忙,竟忘了关上窗户。

正当他踏上石级,慾入门扉的一霎,一个高挑体态的人影在门前闪了一闪,却又缩了回去。

简昆仑吃了一惊,忙即站住脚步,轻叱了声:“谁?”随即快速向房内踏入。

那个高挑体态的人影,并未离开,其时正在恭候。

“是我!”她轻声答道,“无音!”

声音甚低,说时,又自退后了一步,立身于长窗一角,借着拂动的窗幔,用以对外掩身。

短帔长裙,头扎湘帕,把一口二尺青锋,斜插腰际,周身上下,收拾得甚是利落。正是飞花堂堂主时美娇身前得力二婢之一的无音姑娘,此时此刻,她怎么忽然来了?

“是你……无音姑娘……”

“相公请进来说话……”

简昆仑心里忐忑,含糊应了一声。

无音上前,关上了门,闪身窗角,向外看了一眼,才自回过身来。

“相公不必多疑,我只是……”

微微顿了一下,她抬起脸来,一双眸子光华烁烁,却也气势逼人。

“我此来奉堂主之命,对相公暗中窥察……”冷冷哼了一声,“堂主料事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上穷碧落下黄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栖昆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