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解金刀》

围城

作者:萧逸

那一道血色闪电、几乎是擦着紫禁城太和金殿的琉璃殿瓦直掠而下,红通通像是着了一天大火那样的闪烁不已,随即由西半天响起了连串的雷鸣,万马奔腾般打皇城顶“咕噜”了过去,余音迂回,历久不歇……

跟昨天一样,又下雹子了,雷电交加、冰雪扑面,忽而凄风苦雨,间和着附近头上的隆隆炮声运用于宇宙学,认为太阳系起源于浑沌状态的物质微粒。主,其势惊心动魄,真把人的魂儿都吓飞了。

才不过“申”时交尾,天色竟然如此的黑了。

这两天军情报警、探马交驰,日夕数惊。都道说“李闯王”大军逼近了,已是兵临城下,外城被围,皇城吃紧,用不了两天就杀过来了,明朝的社稷江山眼看着不保!这就完蛋了。

真实情况,更有甚之。

屈指算来,李自成可也真的用兵神速,本月初七才攻破了大同,初八就拿下了宣化,初九取阳和,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无敌。

崇帧皇帝眼看着大势已去,被逼得在十一日赶忙下了“罪己诏”说什么:“……朕嗣守鸿绪十有七年,深念上帝涉降之威,祖宗托付之重……朕为民父母,不得而卵翼之,民为朕赤子,不得而怀保之……罪非朕躬,谁任其责……忠君爱国,人有同心,雪耻除凶,谁无公愤!……”话是够沉痛中听的了,也真有负罪忏悔的心意,奈何民心已散,满朝文武,惊慌失措,再无良策,天意如此,夫复何言?

皇帝是十一号下的“罪己诏”,李自成十二号就又拿下了昌平。昌平总兵李守荣战败自刎。失魂落魄的明军赶紧张罗着在十三号才在皇城各处布下了大炮,说是威力强大的“红衣万人敌”,只可惜太晚了,来不及了,接下来京师近郊的“居庸关”在十五日也守不住落入敌人之手。

“居庸关”地处顺天府之北,自古即为兵家必争之地,“淮南子”有谓:“天下有九塞,居庸其一。”可见其为天险,古已认定,这就难怪,消息传来,九城失魄,人心大乱了。

李自城可也真够“损”,一把无情火烧了皇陵,即所谓的“明十三陵”,把明朝历代皇帝祖宗的“享殿”全都给焚了,紧接着火速进兵,直逼京师,大军于十七日兵临城下,开始了直捣黄龙的京师围城之战。

偌大的北京城,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就像是一条全身中了箭的巨龙,竟日泥淖于凄风苦雨的痛苦挣扎中……再也没有昂扬的斗志,似乎连翻身的力量也没有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解金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