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解金刀》

第02章

作者:萧逸

长夜漫漫,一灯莹莹。

徐小鹤纱帐半垂,倚床深思。

日间那个姓“宫”的病人,无凝占据了她整个思维,一脑子全是他的影子……

这个人的奇怪出现,忽然消失,特别是把他与未后费捕头等官人的来访,一经联想,更加添了几许扑朔迷离。现在,徐小鹤已经几乎可以直觉地认定,这个人便是费捕头等官方所要急急捉拿的那个所谓的“刺客”了。

这些日子以来,闹得南京天翻地覆、风声鹤唳的这个神秘的人物,也就是他了?

真正想不到,一个身负如此高超奇技武功的侠义勇者,外表竟然一派斯文,若非是自己亲眼看见,亲耳听见,万万难以取信。

只是,经过这么一闹,特别是他的身份已经败露,他还会再来找自己或是陆先生看他的“伤”吗?

这个人——他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连日以来他所杀害翦除的那些人,不是当今权贵,即是明末降臣叛将……这么做无疑大快人心。只是,仅仅只是行侠仗义?抑或是还负有别的更深的意义?那可就耐人寻味了。

徐小鹤之所以这么联想,自非无因,特别是她此刻手里掌握着对方所遗失的一件东西。

一件特制的束腰软带。

特别是藏置在软带内层的那一件“神秘”的东西——想着这一点,徐小鹤便敢断定,这个人一定会回来面向自己索取,时间多半应在今夜时分。

是以,她衣带不解,睡眼半睁,便是专为等着他了。

狗一遍一遍地叫着。

远处有人在敲着梆子……

这一阵子情况特殊,官府差役夜巡森严,除了例行的打更报时之外,更加添了武弁的按时夜巡,遇有夜行不归、行踪不明的人,都要严加盘问,特别是住栈的客人,三天不去,都须向官府报备,还要找寻买卖字号的铺保,麻烦透顶。弄得怨声载道。入夜之后,如非有特别事故,差不多的人,干脆连门也懒得出了。

倚过身子来。

徐小鹤睡眼半睁地把灯焰拨小了,小到“一灯如豆”。

像是三更都过了。

她可真有点困了——那个人大概不会来了。

刚刚打了个哈欠,想站起来把衣裳脱了,一个人的影子恰于这时,映入眼帘。

隔着薄薄的一层白纱窗帘,清晰地把这个人颀长的身影投射进来,那么一声不哼地站着,乍然一见,真能把人吓上一跳。

徐小鹤打了个寒噤,一时睡意全消,蓦地由床上站起来,低声叱道:“谁?”

“徐姑娘——是我!”

声音极是低沉,却清晰在耳。

紧接着,这人把身子移近了。

“我们白天见过!”这人说,“请恕失礼,我进来了。”

“慢着!”

徐小鹤一个转身,来到桌前,一伸手拿起了早已置好的长剑,顿时胆力大壮。

“是宫先生么?”她小声说,“你等着,我给你开门。”

那人轻轻哼了一声,说了句什么。

蓦地纱帘双分,人影飘忽——一个人已应身当前。

苍白、高硕、目光炯炯,把一条既黑又粗的油松大辫子,紧紧盘在脖子里,衬着他一身深色长衣,虽说面有悴容,却是神武英挺,乍然现身,有如“玉树临风”,却是不怒自威,有凌人之势。

徐小鹤亦不觉吃了一惊,霍地退后一步,握紧了手里的长剑。

定睛再看。

可不是吗?正是日间来找自己看病的那个姓“宫”的人,只是彼时所见,其人病奄奄一派斯文,较之此刻的神武英挺,就气质上来说,简直判若二人。

“姑娘有僭——”来人深深一揖,略似歉容地道:“深夜打搅,殊有不当,日间一见,悉知姑娘亦是我道中人,也就不以俗礼唐突,尚请勿罪。”

徐小鹤这一会才压制住那一颗卜卜跳动的心,她虽说练功有年,亦有高来高去之能,却以父师宠爱,家境既优,一向鲜有江湖夜动,更乏历练,尤像今夜这样与一陌生男子独自见面,简直前所未见,自是心里大感惊惶。

好一阵子,她才似明白过来。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当然!”来人窘笑了一下,“白天去得匆忙,不及向姑娘称谢,葯钱也没有付……”

“这不要紧。”

徐小鹤含笑说,“随便哪一天,你路过葯店,交给柜上也就是了,又何必劳你大驾,深更半夜地还要跑上这么一趟?”

“当然不是这样——”来人冷冷地道:“姑娘何必明知故问?请将白天在下遗失的东西发还,感激不尽。”

“这就是了。”

徐小鹤微微一笑,试探着问:“你说的是一条束腰的带子?”

“正是——”来人点点头道:“请姑娘赐还,感激不尽。”

“这个……”徐小鹤轻哼了一声:“这东西对你这么重要?公先生!”

微微一笑,她神秘地接着道:“我是说‘公鸡’的那个公,你是姓这个姓么?我原以为你姓的是那个‘宫殿’的宫呢!”

来人陡地为之一惊,剔眉扬目,似将有所发作,念头一转,却又改了神态,一双精华内蕴的眼睛,直向面前姑娘逼视不移。

“这么说,姑娘你看见那封信了?”

“嗯……”徐小鹤点头说:“我看见了。”

姓公的脸色益见阴沉,冷笑道:“你拆开看了?”

徐小鹤为他敌意的眼神逼得不自在,她生性要强,却也不甘为人威势降服。

聆听之下,偏不正面回答。

“你以为呢?”

“说!”姓公的似已掩不住心里的震怒,“你可曾拆开看了?”

徐小鹤赌气地把脸一偏,娇声一呼——

“偏不告诉你。”

“你——”

随着姓公的踏进的脚步,凌然气息,直冲而前。徐小鹤本能地乍生警惕,身子一转,闪出三尺之外。

“你要怎么样?”

一言未尽,眼前姓公的已出手向她展开了闪电般的攻击。

随着他快速的进身之势,一掌正向徐小鹤右肩头拍下,说是“拍”其实是“拿”,五指箕开一如鹰爪,其势凌厉,却又不着痕迹,宛如飞花拂柳,春风一掬,直向她肩上抓来。

徐小鹤身子一缩,滑溜溜地向旁边跃开。

她自幼随父练功,十二岁蒙陆先生垂青,传以绝技,非只是医术而已,一身内外功力,着实已大为可观,却是平日父师管教严谨,空有一身过人本事,偏偏无处施展,今夜遇见了姓公的这个奇怪的人,一上来就向自己出手,正好还以颜色,倒要看看是谁厉害?

姓公的年轻人,看来平常的一招,其实极不平常。

徐小鹤看似随便的一闪,却也并不“随便”。

灯焰子一阵乱颤,室内人影翻飞。姓公的一掌拍空,徐小鹤闪得却也并不轻松,总是空间过于狭窄,差一点撞在墙上。

一惊而怒。

徐小鹤素腕轻翻,“唰”地掣出了手中长剑。

他们并无仇恨,用不着以死相拼,这一剑徐小鹤用心无非是逼迫对方闪身让开而已。

只消有尺许转侧之余,徐小鹤便能飞身遁开,穿窗而出,外面海阔天空,大可放手而搏,分上一个强弱胜负,看看谁强?

却是这人偏偏不令徐小鹤称心如意——

随着徐小鹤的剑势,姓公的身子只是作了一个适度的转动,甚至双脚都不曾移动分毫,徐小鹤长剑便自刺空。

紧接着,他掌势轻翻,一如白鹤,五指轻舒,“铮”地一声,已拿住了小鹤手上的剑峰。其势绝快,不容人少缓须臾。

徐小鹤满以为对方会迫于剑势,非得闪身让开不可,却是不知对方非但不闪身退让,竟然以退为进,改守为攻,自己一时大意,未忍全力施展,长剑反而为其拿死,再想抽招换式,哪里还来得及?

姓公的显然是此道的大行家。

眼见他左手拿住对方剑峰,右手骈二指,突地向小鹤那只拿剑的手上一点,后者只觉着手上一麻,掌中剑已到了对方手上。

不容徐小鹤有所异动,剑光璀璨,已比在了她的前心,事发突然,防不及防。

徐小鹤蓦地一惊,其时已无能施展。

“你要干什么?你……”

一时气得她脸色发青,却是无计施展。

“把东西还给我。”

姓公的凌厉的目光,狠狠地瞪着她,那样子真像是气极了,或是一言不当,即将手下无情。

徐小鹤心里一怕,那双眼睛不由自主地便自泄了机密。

姓公的果真机智老练,洞悉入微。冷笑声中身势飞转,翩若惊鸿,已来到小鹤床前。

那一条束腰软带,原就置在床头枕边。一望而知,只一伸手便拿了过来。

徐小鹤只是恨恨地看着他。

姓公的转手把剑置于桌上,却也不在意对方会向自己出手,只是急着察看那秘藏于腰带内的物什丢了没有。

所幸那封书信并不曾遗失,四四方方地整齐折叠在束腰内侧。

姓公的十分在意这封信是否被人拆阅过,深邃的目光,仔细在信封四周上下审阅,随即,他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原因是这封信完好如初,决计不曾为任何人所拆阅过——这一点,可以由信封的每处封口上的“火漆”胶合印记为证。果真为人拆阅,即使手法再为精巧,也不免会使火漆脱落,尤其是到一颗“延平郡王郑”的红漆大印,正正方方地盖于信件骑缝之处任何人若是开启信件,必致有少许差异变动。

一番细细打量之后,姓公的总算宽心大放,先前的焦虑判态,顿时一扫而空。

“怎么样,公先生!”

徐小鹤冷眼旁观,直到这一霎,才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可曾偷看了你的信吗?”

姓公的抬头向她看了一眼,略似歉意地摇摇头道:“你没有看!”

徐小鹤轻轻哼了一声:“这么说,信封上这个叫公子锦的人就是你了?”

姓公的呆了一呆,一时无言置答,目光不移,重复落在手里那封信笺之上。

信封上字迹清晰,却不容他有所狡辩。

几行大字,清清楚楚地写着:

“公子锦面呈”

大明三太子福寿天齐

“延平郡王招讨大将军郑”

似乎是无从狡辩了,缓缓抬起头,打量面前的这个姑娘,姓公的年轻人微微点了一下头,承认了。

“不错,我就是公子锦!”

“这个名字这么重要?”徐小鹤略似不解地微微一笑:“每个人不是都有一个名字吗。”

“不!”公子锦摇摇头,说:“我的名字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信封上的另外两个人的名字。”

徐小鹤“哦”了一声:“我明白了,你说的是三太子,还是延平郡王……”

“禁声!”

来人公子锦顿时面现严谨,身子一闪,来到窗前,掀开帘子,探头向外打量一眼,才自收回。

徐小鹤所居之处,这个小小阁楼,并无别人混杂,楼下正房,由于主人徐铁眉外出未归,小小院落,再无外人,大可放心说话。

话虽如此,公子锦仍然保持贯常的拘谨,不敢丝毫大意。

“这两个名字,请你记住,今后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要不然,你可有杀身之危。”

说时,公子锦炯炯的目神,颇为郑重其事地直射着她,随即把那封像是极重要的书信收回束腰之内,重新束回腰间。

徐小鹤显然还不明白,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奇怪地向他看着。

“有这么严重?”她说:“这个三太子又是谁呢?还有谁又是延平郡王……大将军什么的……他又是谁?”

公子锦打量着她,由她脸上所显现的无邪表情,证明对方少女确是于此事一无所知,心里不禁略略放松,随即点点头道:“不知道最好!”

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他缓缓说道:“方才对你出手,出于无奈,还请你不要怪罪……我……可以坐下来歇歇么?”

徐小鹤这才忽然想到,敢情对方身上还带着严重的毒伤,不由“啊”了一声。

“我竟是忘了,快坐下……你的伤好点了没有?”随即,她擦亮了灯盏,脸上不自觉地现出了关注之情。

来人公子锦却似有些吃受不住地在一张藤椅上坐下。徐小鹤见状不敢怠慢,端起了灯,来到他面前,借助着灯光,向他脸上细细打量。

一看之下,不由暗暗吃了一惊。

不过是一霎间,对方已似失去了先时的从容英挺,白皙的脸上,密茸茸地布满了一层汗珠,且是眉心深锁,显然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你怎么了?”徐小鹤搁下了灯,匆匆找来一块布巾,为他掐拭脸上的汗。

公子锦一面提吸着真气,摇摇头说:“不要紧……这伤每天夜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解金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