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解金刀》

第12章

作者:萧逸

一缕淡淡清烟,自仰首的银质鹤口中徐徐吐出,空气中随即散出浅浅的一种野柚子花的香气。

——这便是三太子日常最称享用的“七宝安神散香”了,此香为神医陆安,根据三太子的体质,特殊调制配成,功能培元固本是根据自己经验,仅描述了整个世界的一般变化,不能对其,补中益气,对于习武的人最是有用。

日来在徐小鹤专心医治下,三太子的病势已大为好转,或许已到了重要的医疗关头。却是敌我攻战也已到了紧要关头,对于临江寺一面将如何避免在关键时刻与对方的接触至为重要。

此刻的聚会,所要讨论的重点正在于此。

“阿弥陀佛!”忍大师双手合十,轻轻宣了一声佛号,目光注视着正前方徐小鹤道:“依姑娘之见,三太子的病势已大为转佳,目前显然是到了关键时刻,你看,还有几日耽搁?”

徐小鹤说:“我看最快也要三天时间……”

她声音转低了,小声道:“方丈师父是知道的,我此刻为他施展的‘子午神针’是遵从陆师父指导的方法,在每日子午二时下针,用我本身的真气,贯穿太子本身的真气,一同运行周天,如此施展,最忌干扰,尤其是现在正当要紧时刻,是千万不能出岔子的……”

忍大师徐徐点头,转向侧首的叶老居士道:“老先生你看呢……你看三天之内,能保住不生意外么?”

自发苍须的叶照,冷冷哼了一声:“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需如此……从今天起,老和尚与我轮流坐镇‘湖心楼’,绝不容这里有片刻差池,小鹤姑娘你大可放心,只管全力为太子施展医治就是。”

徐小鹤展眉笑说:“老居士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

随即她转向一旁端坐久不发言的公子锦道:“公大哥怎么不说话?燕子姐姐呢……很久没有看见她了。”

公子锦“哦”了声说:“麻四叔邀她在前山设防,说是有几处关隘有了缺失。”

忍大师点头说:“不错,我也发现了。”

他转向叶老居士说:“看来敌人阵营里确是大有能人,别人都还好办,最让老衲担心的是云飘飘,还有‘神眼’木三——老居士,你说云飘飘这个人下一步的动向如何?难道他真的会在乎丁仙子就不来了?”

叶照“哈哈”一笑说:“当然不会,果真如此,那他就不叫云飘飘了。”

各人心头一震,还不十分弄得清老居士话中之意。

叶照看向各人说:“这个人我虽与他素昧平生,可是他的为人作风却是略知一二,要么他就不插手,只要插了手就不会半途而废,哼哼……昨天他的现身,我也注意到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会萍踪一现,又匆匆而去,这件事看似与丁仙子有关……其实也只能解释他确实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丁仙子见面而已,至于说因此就打消了来犯的念头,可就太过于天真。”

顿了一顿,他随即又道:“他还会再来的,杜姑娘的那一手也只能奏效一时,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识破……这个人太可怕,令人防不胜防,确实应对他多加小心。”

有关这个黑道第一号魔头的生平传说,各人均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已,燕子姑娘固然知道的多一点,也难窥全豹。此刻就连叶照老居士也这么说,足见云飘飘其人的神出鬼没,难以匹敌,一时间,大家都不再出声。

沉默了一会,忍大师才自宣了声佛号,讷讷说道:“话虽如此,我看他对咱们这边也心存忌讳,除了丁仙子以外,我看他对老居士你也存有戒心,要不然……他早就来了。”

叶照严峻的脸上,显出一丝冷笑。

“这话倒也不假……我谅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说时他缓缓伸出胳臂,像是“伸”了一个懒腰那样——即由他身上各处骨节,克巴巴传出了一阵子轻响,由是换动另一只胳臂,照样施展,一如前状,又传出了一阵子响声,头上散发在这个动作里,耸耸慾立,那一张黄焦焦的瘦脸,立时着了一片红晕,随即精神大振。

公子锦见此,顿时心里有数,却也有些纳闷儿。

他早知此老一身内外功力出神入化,已达炉火纯青境界。大凡一个人在功力达到如此境界,必有其独特练功之秘术。观诸眼前此老施展的一手,正是他所景仰,传说中的一式秘功——“洗天髓”——只是他又何以在此刻人前施展?

君子所见略同。

忍大师微微一笑,方要开口,却似忽有所见,蓦地向侧面轻叱一声道:“谁?”

话出人起,“呼”一声,已自位上旋身而起。

公子锦却也识得了先机,二人一前一后相继飞身而起,向着右面敞开的轩窗扑出。

似乎就在他二人起势之前,窗外轻风飘送来一声女子的轻笑,俟到忍大师公子锦双双落定,其人早已杏如黄鹤。

湖风轻起,现场飘送着有如野柚子一般的淡淡清香……

公子锦心头一惊,顿知不妙,立时止住了呼吸,忍大师自然也警觉到了。

却听得“噗通!噗通!”位立楼前的两名站班弟子,已双双倒地不起。

眼前人影翩跹,叶老居士宛若大鹰般已自室内扑出,随着他翻动的一双大袖,排云赶浪般兴起了一阵子巨风:“呼——呼——”几下,已将眼前异香扫除干净。

忍大师身形一转,猛然腾身而起,落定于两丈高的飞檐一角。

却也只“登高一窥”而已,随即飘身而下。

“好快的身法,去了……”

叶居士“哼”了一声,身形骤起,以极快的速度绕着湖心楼走了一圈,返回,定足,沉着一张脸,不发一言。

随即,向着方自步出的徐小鹤道:“里面怎么样?”

“没事儿。”小鹤说:“先生住处在南面,没沾着。”

她显然指的是那阵子内含奇毒的淡淡清香。

其时,老和尚和公子锦已相继把倒地的两名弟子搀扶坐起,却见后者二人脸色苍白,垂首合目,就像是喝醉了酒那般模样。

叶老居士上前看了一会,哼了一声,暂不说话。

公子锦与忍大师已各自施展手法,以内家真气灌注掌心,向二人前后心略施抚按。

他二人并不曾交换意见,却是所见略同,手法殊途同归。

两名少僧在二人如此施展之下,各自发出了一声长长呻吟,随即睁开了眼睛,苏醒过来。

“好奇怪的毒香。”

徐小鹤嘴里说着,也已走了过去。

“是毒么?”叶老居士讳莫加深地冷笑着:“我看未必,不信姑娘你去看看他二人的瞳子就知道了。”

徐小鹤怔了一怔,正要弯身检视,老和尚已自口宣佛号:“阿弥陀佛——不要看了,老居士说得不错,他二人不是为毒气所伤。”

各人都为之一呆。

“那是什么?”徐小鹤仍然小心的检视了一下二人的瞳子,奇怪地点头道:“不错,不是中毒,那又怎么会……”

“哼……”叶老居士一连哼哼两声,反问忍大师道:“老和尚,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忍大师纳闷的摇摇头,又宣了一声佛号:“这事可是太过蹊跷……什么人有如此能耐?老居士你看呢?难道是丁仙子她来了?但是她又为什么……”

“当然不是她……”

叶老居士打断了他的话。

公子锦惊道:“这人来得轻巧……难道我们刚才所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不至于。”叶老居士摇头说:“她没有。”

叶老居士似乎一直在思索着什么,却并不急于解开答案。随即他腾身而起落向湖边一块屹立的太湖石上,弯下身子看了看。

“这就是了。”他说:“好轻功!”随即飘身而下,便一言不发地进入房中。

公子锦看了徐小鹤一眼,两人俱是一头雾水。

“阿弥陀佛——”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又宣了一声佛号,讳莫如深地向二人点头道:“二位少侠可曾听说过一门叫做‘满园清芬’的气功秘术么?”

公子锦“哦——”了一声,惊讶道:“知道……”

徐小鹤接口说:“听过……我听师父说过,听说这是华山紫云霄无为轩主的独门秘功,无为轩主百年前坐化之后,这门功夫便已失传了,又怎么……”

老和尚点头道:“不错,就是这门功夫,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说完亦不再多说,向楼内步入。

“咳——”公子锦看着和尚进去的背影干咳了一声,转向徐小鹤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缓缓走向公子锦,小鸟依人样地道:“依你之见呢?刚才事情太快,我还没弄清楚,这到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公子锦一笑摇头道:“我也糊涂了。”

“你听见什么了?”

“一声冷笑。”

“一声冷笑?”

“一声女人的冷笑。”

“女人……”

徐小鹤一脸扑朔迷离地瞪着他:“这又会是谁呢?怎么又会出来了这么一个神秘的女人?”

“我也是百思不解。”公子锦说:“谁能有这个本事?我原本也怀疑是丁仙子……可是她又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现身来开这个玩笑?”

“当然不是她。”徐小鹤摇头说:“而且,叶老居士刚才也说过不是她了。”

回想方才情景——

正在屋内谈话,叶老居士忽然莫名其妙地展示了他奇特的功夫,便在这一霎,事情发生了……

公子锦点头道:“原来他们双方在暗中已经较量上了。”

“谁?”徐小鹤仍然有点糊涂:“谁跟谁较量上了?”

“叶老居士跟暗中的那个人……”公子锦终于明白过来,看着徐小鹤:“你还不明白?”

“我什么也不知道!”徐小鹤赌气地看着他,嗔道:“你到底说不说呀!神气个什么劲儿!不说算啦!”

像是真生气的样子,把头一偏。

公子锦一笑说:“怎么气到我头上了?我也才明白一点,你想想看刚才的情形……老居士怎么会好好地忽然施展出他独门功夫呢?原来那时他已发觉到有人在暗中窥伺……”

“噢……”徐小鹤点点头:“那……你是说……”

“所以他才会忽然显示了一手独门功夫,警告来人,叫那人量力而为,知难而退。”

“原来如此。”徐小鹤微微点头说:“高呀!我可是一点也没看出来。”

公子锦说:“非但……,而且,他们必然早已动手较量了,老居士在展示那一手秘练功夫时……我明白了,你知道吧,事实上,他们早已较量上了,而且……。”

“而且怎么样?”

“而且……”公子锦微微摇了一下头:“我可说不准……”

“唉呀……真急死人了。”徐小鹤瞪大眼睛:“怎么,你也学他们给我来玩这一套,我可是真恼了,不理你了。”

公子锦暗笑道:“别恼别恼——这可是我自己瞎猜,对不对可不知道,是这样的——我是在猜,很可能老居士并没有占了多少便宜,说不定还吃了点暗亏,所以才……”

“才被迫施出了他老人家的看家本领。”徐小鹤点点头,忖思着说:“很有道理,他们双方棋逢对手,各显神通,一经较量之后,发觉不妙,才会为对方预留了退身之地,各人全身而退。”

“这就对了。”

公子锦一笑说:“你总算明白了!”

“可我还是不明白!”徐小鹤四下看了一眼,小声道:“以老居士那等武功,竟然会……这个人可真厉害,又会是谁呢?”

公子锦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他于是道出了方才所见。

“起先,在老居士施展神功之前,我听见窗外水声有异,哗啦一响。”

“我也听见了。”徐小鹤插嘴说:“我当是鱼儿掠波。”

公子锦摇摇头:“不像——那时我就留上意了,接着就听风檐上铃声叮叮,就知道不对了……那时候可没有起什么风……”

“后来呢?”

“后来我就发觉老居士有些异常,那样子就像是跟谁赌气似的,说什么‘我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你可记得?”

“嗯!”徐小鹤点点头,十分钦佩地看着公子锦道:“你真细心,我记起来了,老居士当时是说过这句话,接着他老人家就展示了他的独门秘练功夫。”

“这门功夫叫‘洗天髓’”公子锦说:“早年我师父紫薇先生跟我说过,是一种道家秘练的功夫,有‘陆地升天’之妙,功夫成了以后,可于呼吸坐卧之间伤人于百步之外。”

“哦——”徐小鹤讶然道:“怪道呢!所以对方才不甘示弱,施展了一手‘满园清芬’以为回礼,这么一来,他们俩果然是不分上下,好厉害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解金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