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解金刀》

破城

作者:萧逸

一骑白马直趋御殿。

马蹄铁急叩玉阶,声音清脆,扣人心弦。

襄城伯都督京营守城李国桢,一马飞骑,直驰眼前,翻身下马,势子过急,几乎摔倒地上。

一名内侍忙上前扶他站好,嘴里说:“李大人站好了,这是从哪里来?”

李国桢顾不得答理,嘴里嚷着:“圣驾在哪里?快给我回禀,有急事见告!”

那内侍怔了一怔说:“里面退朝了,李大人你来晚了!明儿个吧!”

又过来一个内侍摆着手说:“别吓着皇爷……李大人你小声点儿!”

李国桢“嘿”了一声,跺着脚大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小声!你们不给我回,我自己去!”

一把推开了内侍,大步就往里闯,后来的内侍急慌了,“喂”了一声,赶紧追上去说:“拦着他!”

朝仪森严,自非等闲。

八名金盔银甲的大内武士随即一字排开,长戈方天戟直指而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李国桢圆瞪着两只眼叫了声:“你们……”忽然悲从中来,大恸道:“还不让过?城都破了!”

未后这句话一经出口,便是几个内侍也为之手足失措,吓得呆了,紧接着殿内群臣一哄而散,已把他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吵着向他争问不休。

李国桢一手执鞭,汗侠沾衣,满脸胡碴子,红着双眼,待将向各人解说,里面已由王太监叫起——“速传李国桢来见!”

众臣拥着李国桢方进殿门,迎面却见皇上对立当面。

“皇爷——陛下——”

咧着嘴只叫了这么两声,李国桢已扑倒地上,一时叩头,泪如雨下位道:“臣无能……外城这就要破了,守不住了!皇爷快……快逃……快请移驾吧……”

百官原已失魄落魂,一听负责督守护城的李将军这么说,顿时群情大哗,各人顾念着一家老小,顿时一哄而散,去了一多半儿,剩下的一半,也乱了主意,只是眼巴巴向皇上瞧着,有的企冀着,还有什么万全之计。

皇上的脸白似雪,似乎吃惊不小。

李国桢膝行了一步,稍事镇定道:“那些子兵……都赖着不动……臣用鞭子抽,打一个起一个,过去便又趴下,有消息说城外三大营,降的降,散的散……也都溃了!”

朱由检颤着声音说:“是这样……咱们不是还有万人敌,火车大炮……”

都不管用了,一多半已到了敌人手里。

李国桢兢兢道:“贼驾起云梯攻西直、平则、德胜三门,其中两个失守,剩下一个看来也守不住了……”

“我们的‘敢死铁卫’呢?”

“全仗着他们了,可也死了一多半!”李国桢痛定思痛道:“由臣手上,每人发了三百钱……才临危挺上,看看也不行了,对方的‘猴儿兵’、‘剪毛贼’太厉害,简直不要命!”

皇上怔住,呐呐问:“什么‘猴儿兵’、‘剪毛贼’?”

李国桢慨叹一声:“是些十来岁的孩子,个个都能飞梯上城,灵活得像猴子,人手一口弯刀,都不怕死……我们的兵一遇到他们都软了,个个等死挨刀!”

朱由检忽然笑了,那声音比哭还难听。各人瞧着皇上那一张脸,白里透青,更似被一团黑气当头笼罩着,那是一种极不祥的预兆,莫非……

蓦地,朱由检止住了凄惨笑声——“朕明白了,朕都知道了……”他那双泛红的眼睛,一一向各人脸上掠过,“你们文武百官……个个都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事到这般光景,竟然无一人能为朕排遣调度,反要朕为你们设法着想……”

他接着语调凄凉地说;“国家养兵千日,实指望他们能一日效命疆场,谁知道到头来反不如贼营一伙孩童英勇,听令杀割……看来天朝此番气数已尽……真正保不住了……我恨……恨呀……”

一连嚷了两个恨字,再要说些什么,却是一口气逆心直上,双眼翻白,昏倒当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解金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