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解金刀》

亲征

作者:萧逸

朱由检吩咐一声,即由内侍服侍着穿上了戎装,除一顶盘龙头盔,护心宝甲外,还有兵器“三眼银枪”——此枪原是先皇光宗在时所赐,平日只用以操习,今日才真正派上了用场。

王承恩禀报御马已备好,三大营兵早已齐集内禁校场,只候着皇帝御驾亲征。

朱由检银枪在手,转身待出之际,却转向皇后、袁妃看了一眼,二氏正跪送叩安,哭得泪眼涟涟。

“事已至此,你们就别再哭了!”慨叹一声他说,“人生百岁,终是一死,这宫里人多事杂,你们就代我各处传谕,要大家自作准备,必要的时候,自求了断吧!”

皇后叩头说:“不劳皇上吩咐,妾早已传话下去了。”

袁妃只是嘤嘤地哭,两个眼睛肿得像是水蜜桃似的——她名袁洁,小字百合,和皇帝是小同乡——壕州人,来自皖南的官宦旺族,由于人长得美,更兼工诗画女红刺绣,能歌善舞。人侍以来极为皇帝所喜爱,大有“三千宠爱集一身”之荣幸,今年才二十三岁。深宫皆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这等变故,自是前此所未经历,此番惊吓,早已是面无人色,心胆俱寒,面对着皇上除了哭泣之外,竟是一句整话也说不出来。

“皇上您可千万……多保重……千万,千万……保重……”

只是重复着这两句话,频频叩头不已。

朱由检上前一步,亲手扶她起来,十分凄凉地笑着说:“回头我们再见,还要见面……”转向皇后说,“告诉大家,注意各处的白纸灯笼!”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步出寝宫。

婬雨霏霏。

朱由检同着六名内宦、提督太监王承恩、御林军都统曹太然等一行方步出宫门,“成国公”朱纯臣得着消息,率领着一行步校,急急来迎。

见面不及叩头,皇上说:“你来得正好,就同着我一同上城去吧!”

朱纯臣紧张地道:“皇爷还不知道?外城早已陷了!”

王承恩正要摆手阻止,已来不及。

“啊——”朱由检一惊不小,半天才讷讷道:“什么时候……的事?”

朱纯臣实话实说:“今日酉时已破了,内城此刻怕也吃急……臣正是来护送皇上出宫去…事已紧急,皇爷请速定夺!”

朱由检跺脚道:“先上内城!”即行率先步出。

乾清宫前御驾齐备,虽属仓促,但圣上亲征,毕竟事非等闲,细雨中成百上千精兵,列队整齐,旗帜鲜明,皇上的黄龙坐骑业已备妥,由一名御马监的劲卒紧扣嚼环。

朱由检上了马,王承恩、成国公左右相随,但最最贴近皇上身边的,却是一个年过四旬,双肩高耸,刀骨峨凸的瘦削汉子。

——此人姓叶名照,山西人。知道他的人似乎不多,就连皇上对他亦不深知,只因他是由山西布政使尚阳昆特别保荐来的,经过锦衣卫指挥的特别考验,证明此人确有奇能,擅技击、空手白刃等诸多异能,并有高来高去的特殊轻功身法,起先调他在成国公朱纯臣身边服务,很是称职,一年后又调他到内廷任职御前护卫,这才真正晋身大内。

虽说是“御前侍卫”,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这样职卫的人都能接近御驾,也只有在皇上出巡早朝时,远远地跟着戒备。这样的御前侍卫,只有五人,听令于锦衣卫指挥使调度,却又不同于锦衣卫甚或东西厂卫的身份,算是皇上外出时的一个贴身保镖,身份较为奇特。

一行人马,即在大内亲军“三大营”的前导之下,浩浩荡荡直趋而前。

其实三大营兵力早已不足,三分之二俱已抽调支援防守“彰义”、“平则”二门,听凭太监曹化淳的指挥,无如这曹化淳实在有负皇上厚爱托付,贪生怕死,于李自成攻城时,开门投降,乃致敌人长趋直入,外城乃陷。

大队人马,出得前宫,但闻得炮声震耳慾聋,远眺皇城各处,时有火光冲天。可见内城战况之激烈。

忽然官兵不前,敢情是前方有人马折回,即有锦衣卫千总成某同着一名武将来到眼前。

王承恩趋前问故,回报说:“兵部右侍郎王大人晋驾,有事急告!”

朱由检在马上说:“快叫他来!”

王家彦策马而前,滚鞍下马叩头道:“圣上何事亲征,大势已无可挽回……还是快准备……臣是护驾来的!”

朱由检铁青着脸说:“你不是跟着张尚书在城上督战么,怎么私自转回?”

王家彦讷讷说:“张尚书还在城上,但挺不住了……贼的火箭排阵太过厉害,城里众多贼党姦细,官兵亦多哗变,皇上要谨慎小心……”

朱由检半天才说:“我知道了,我这里没事,你快回城去吧……城破了休来见我。

王家彦叩了个头:“家彦蒙圣上器重,临危受命,当与城共存亡,在这里就与皇上您告别了……”

说时,双手摘下头盔,就在青石板道上叩了三个响姿。翻身站起,戴盔上马而返。

朱由检扬鞭叹说:“走!上城去!”

一行人马方出得宫外,忽然前边混乱,前行的御林军竟与大批折回的乱军交起手来,兵刃交磕,人声喧哗,其势异常混乱。

提督太监王承恩折回禀报道:“不行了!前面乱极了,说是守城的官兵多已哗变——皇爷!城上不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解金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