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01章 古井无波

作者:萧逸

东方微现出鱼肚白色,快要起潮了!

海风嗖嗖地吹着,紧贴着海面抄过来,沙岸上卷起了漫天的黄雾,可以预料到,今天不是一个下水的好日子。

苍海客——这个久立在崖前,面向大海的老人,抬头仰望了一下穹空,把一双肥大的袖子挽了一下,开始把小舟推到滩边,为的是等待潮水的迎接。

旭日有如一枚熟透了的大橘子,天边的云彩,都被它染红了,看来像是大捧的山茶花,又像是搽在妇人脸上的胭脂!

潮水浮起了小舟;小舟载起了老人;浪花,把船头都打湿了。

苍海客放下手中那个长形的包裹,那是用青布包着的一口长剑,古铜色的绳子上,还有一颗樱桃大小的珊瑚结子,迎着日出,闪闪放着红光!

小船在他有力的双臂操作下,逆风破浪向前驰去,一任船身荡漾,可是他那看来枯瘦的身子,就像是钉在船上似的,纹丝不动。

多少年了,这笔仇恨必须要结一结了!

人有时候不尽是为“钱”而活着,还有些别的,譬如,争强、斗气、寻仇、问事……而后者似乎更支配着人生,往往身败名裂,甚至于家破人亡也在所不惜!

就像眼前这个老人,他倔强、好胜、一意孤行,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不了解,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去争这一口气?去干扰那个与自己原无瓜葛的少年?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武林中的人,都太好胜了,所谓“一山难容二虎”,同一领域之内,难望双雄并立,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想到此,他那黄蜡似的面色,立刻为热血涨红了,灰白的两撇秃眉,如同钢针似地立了起来。

“小辈!”他狞笑了一声,忍不住自语道:“你可曾想到,我又来了?曾经败在你掌下的苍海客又来了!”

说着,他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剑把,双目中血光迸现,荡漾出无限杀机!

小船在一座无人的荒岛上泊岸了,他叫不出这座荒岛的名字,事实上在这渤海湾里,大小岛屿真可谓“多如牛毛”,它们多半都没有什么名字的;然而在他心里,再没有一个地方,比这个小岛更为可憎的了!

因为有了那个人,连岛上的一木一石,也都令他感到可憎!真是“人地同恶”。

迎着日出,他跨进那些弯出的岩石,就在第七座崖石之后,他站定脚步,随着,身形蓦地腾起,拔起来,又如同一只海鸟似地飘落下去!

两棵大柳树交错地垂着,茂密的枝桠使得那岩洞黯然无光。

苍海客拂开了柳枝,践踏着地上的枯叶,向前行去。

这地方看起来,就和三年前一样,那两棵大树永远是那么翠绿,那袋形的沙岸,为白色的浪花淘着,一次又一次……

但是这些是不能说明什么的!

苍海客行至洞口,不自禁止住了脚步,就在这个地方,他曾不止一次地立足过,但是也不止一次地落败在对方的铁掌之下!

想起来也难怪自己心寒,对方不过是一个弱冠少年,而自己却是名扬四海、年达六旬的人了,他取胜自己却是那么轻而易举……

那么轻轻的一点之后,便展露出他那种傲视天下的微笑。一次,两次,都是这样的……

苍海客向着黑同墨染的洞口朗笑了一声,厉声道:“洞内的娃娃,请恕老夫打搅清睡,我第三次向你请教来了!”

回声自洞内传出之后,良久才有一声轻微的叹息道:“苍海客,你这是何苦?”

那是一种冰冷的声音,继续道:“我只不过是借地苦修而已,其实我又不曾冒犯你,何故再三来此逼我?”

老人闻言,骤然面色一变,他后退了一步,显然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对方眼中。

他狂笑了一声,道:“娃娃,你不曾睡着么?很好,我们就再印证一下吧!你出来还是我进去?”

火光突然一闪,又随之熄灭,洞内亮起豆大的一点灯光。

借着这一点灯光,苍海客看清了洞内的一切。

那简单的陈设,石几、石床……再就是堆积如山的书,看来这少年像是一个来此读书养性的文士,又有谁知道,他竟是一个敛锐不露锋芒的武林奇人。

他那精湛的武功造诣,也许只有眼前这个老人知道,因此,当他听到少年的声音之后,下意识地有些害怕。

他生怕自己的胆虚,会从声音中流露出来,那么,大声的说笑,也许是最好的掩饰之法了。

背石而坐的少年,长发披肩,剑眉星目,称得上“英俊”二字。

只是他的肤色有些苍白,而且chún颊上的胡子也显得过长了些,目光看来也较常人明亮得多。

点亮了那一角羊脂灯后,他微微一笑道:“我并不曾睡觉,苍海客,你以为世界之上,只有你一个人才早起么?”

苍海客最怕看他这种从容不迫的样子,同时也最恨自己的毛躁和不安。

他冷笑了一声,上前道:“已经三年了,三年不是一个短日子,你一定不会想到,这三年来,我又学了几乎厉害的功夫,那么……今天……”

说着他情不自禁地嘿嘿笑了。

少年剑眉微分,有些惊讶并感慨地道:“哦……太快了……三年了……”

他弯着手指算了算,苦笑道:“这么说来,我来这小岛,已将近十年了。”

苍海客嘿嘿一笑道:“谁来与你闲话家常,娃娃……”

少年星目陡地射出奇光,岔口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这么称呼我么?苍海客,你似乎太健忘了!”

老人立刻住口,他后退了一步,面色极为尴尬,又像是在强忍着一种极度的愤怒。

他哇哇呼道:“江海枫,除非你败在我掌下,退出渤海,否则我是至死不休,就像今天一样!”

他狂笑了一声,接道:“你终必会败在我剑下的!”

少年理了一下散乱的长发,哑然一笑道:“你不必说明,我已经看见了,这一次你是带了兵刃来的,可是……”

他含蓄地笑了笑,斯文地道:“你仍然会落败的。”

并又肯定地道:“你必然会败得比前两次更惨,因为心怀恶毒的人,必定会得到恶毒的报应!”

苍海客气得身躯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这实在是不必的,有了两次的经验之后,他已知道,任何的暴怒和吼啸,对于眼前这个少年来说,都是多余的。

他勉强地镇定了一下,因为他知道,失败的主要因素,往往是由于过于性急。

“江海枫!”他说:“你不必用话来激我,现在事情很简单,今日我来的目的你也知道,我们还是老样子,咱们快刀斩乱麻,马上决一胜负,然后……”

少年一笑插口问道:“然后怎么样?莫非还想像过去两次一样,败了转身就走,三年之后,再来?我实在有些厌了,而且感到不胜其烦!”

老人咬牙切齿道:“自然这一次是不会如此了!”

少年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仍然是盘膝坐在那块大石之上,闻言之后,淡然问道:“那么,你要怎样呢?”

“江海枫,你听着!”老人冷笑道:“我如败给你,横剑自刎,可是你如败给我……”

说着狂笑一声道:“自然……那时你的命运,就要由我来决定了!”

少年微微一笑,略带鄙夷地道:“乔昆,先不要把话说绝,我担心你到时候,无法下台啊!”

说到此,他才由大石上站起了身子,并长叹一声,抖了一下他那身皱纹满布的长衫。

苍海客乔昆后退了一步,厉声道:“取出兵刃来!快!”

这个叫江海枫的少年,皱了一下眉,半笑道:“我真是不明白,你……”

说着又叹了一声,道:“好吧!”遂步下那块大石。

他四处寻觅了许久,自一堆燃烧过半的枯枝中,抽出了一枝松枝,约有三尺长短,粗若儿臂。

他以之拄地道:“这里太黑了!我们到外头去吧!”

苍海客冷笑道:“自然去外面,走!”

说着率先转身而出,少年过了一会儿才走出来。

这时候天已大明了,阳光耀目难开,那些泥黄色的沙粒,都吸满了热气,袅袅发散着。

海风吹在人身上,湿、黏;而且还有些痒。

苍海客站定了身形之后,四望了下,觉得不太理想,于是又换了一个方向。

少年只是微微冷笑点首。

海风吹着他黑长的头发,它们的长度,几乎已经快达到他的腰部了。

乔昆紧张地道:“你还等什么?快撤出你的兵刃吧,我知道,它必定是围在你的腰间的。快吧,时间不早了!”

江海枫以那截松枝,在沙面上划了一下,冷然道:“你猜错了……”

皱了一下眉,接道:“我好像告诉过你,在十年内我是不用兵刃的,你大概是忘了!”

乔昆怔了一下道:“那么,你怎么对付我这口剑?”

长剑一扬,冷气袭人,是一口好剑!握剑在手的苍海客,确实豪气干云!

江海枫扬了一下他手上的枯枝,漫不经心道:“我就用这个!”

苍海客后退了一步,冷笑道:“你不要忘了,这不是点到为止,我下手是不会留情的!”

“那么,你就杀了我好了!”少年笑道:“能够死在大名鼎鼎的苍海客手中,也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

他笑了一下,横跨出半步,平了一下手上的松枝道:“来吧,我们速战速决!”

苍海客头上青筋暴现,他四望了一下,这崖谷下,沙滩上,确实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否则这真是一件丢人的事,现在,他一心为了雪耻称雄,也就顾不得了。

他狂笑了一声道:“不出三十招之内,江海枫,你将溅血在我青锋之下,这是你咎由自取,却是怪我不得!”

少年频频皱眉道:“快来吧!我不能为你耽搁太长的时间,还有一章书我没看完呢!”

就在他这几句话尾声未歇之际,苍海客已纵身而前,掌中剑,划起一道长虹,夹着一阵轻啸之声,直向少年颈项之上绕去!

江海枫只把手上枯枝平着比了一比,不歪不正,可是皓首白发的乔昆,却是踉跄后退了三四步,才拿桩站稳。

他即速撤回了这一招,少年也似有些惊讶,他微微地点了一点头道:“老头儿,退得好,比以前是大有进步了!”

乔昆面上一红,桀桀怪笑道:“你不要口上轻薄,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说着他在沙岸上转了半个圈子,却是不递一招,少年更是足下连动也不动,手中枯枝像玩儿似地拿着。

这种情形,除非极为内行的人才看得出,他们是在作一场殊死的激斗,而在武技寻常者的眼中看来,就不免会失笑了。

苍海客绕了一周之后,始终不攻上去,少年更是不言不语。

太阳更升高了一些。

苍海客心中有数,只要太阳再高一些,那么阳光正好透过谷口,直射过来,自己剑上的光华,将更强烈,用以照射对方的眸子,胜券必可在握。

想到此,他假意扑身而上,长剑再次击出,“玄乌划沙”,直向少年双膝斩去。

这一次,江海枫却连松枝也不举了。

苍海客攻得快收得也快,他的虚招为对方洞悉,不禁老脸一红。

就在这时,他身形倏地一旋,长剑上光华四溢,映着太阳爆出了一点寒星,直向对方双目耀去,他等待的时候到了!

江海枫口中“噢!”了一声,猛地退了一步。

紧接着,苍海客腾身而上,施出他最厉害的一招“剑封喉”,剑尖发出一声龙吟,直向少年咽喉上点去,捷如电光石火,一闪即至!

少年长啸了一声,身形倏地一矮,青衫微飘,身形乍起,只一闪已由苍海客头顶上掠了过去。

苍海客满怀希望的一记绝招,居然没有奏功,不禁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已竟是轻估了对方,此刻再想从容退身,只怕是万难了。

当时厉吼了一声,长剑一抡,施出了救命的一招“金鸡剔羽”,长剑由背后发出,直取少年小腹。

少年虽是看来沉静如止,但是他超人的内功,已达到了登峰造极、随意而发的境界,即所谓“心到意到,意致力到”。

他本未把苍海客这种人物看在眼中,但却想不到一时大意,险为对方所伤,对方竟以剑映阳光,先刺耀自己双目,趁隙以毒招攻之。

江海枫十年的静悟苦功是惊人的。

苍海客一招虽险些奏功;但毕竟还是虚耗,却予少年以极大恶感!

他这救命的一招“金鸡剔羽”方向外一撤,少年的松枝已同时递出。

只听“呛”的一声,江海枫身形纹丝不动,苍海客却为这一震之力,荡出了四五步以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古井无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