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11章 江南2娇

作者:萧逸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这是白香山的一首《忆江南》,绝妙好词也!

时已黄昏,落日西沉,西湖之上,白雾缥缈,而西湖八路(即八景),各放媚光,勾引着来此的千万游客,逐一观赏,游客们在遍游八景之后,都不禁会长叹一声:

“吾今不负此生矣!”

现在所要谈到的,正是八景之一的北山路,北山路上各景独多,尤多山峰,计有宝石、万岭、栖霞、仙姑、灵隐、飞来……”

栖霞山有栖霞洞,最为寒冷,宜于夏游,仙姑山有玉泉,清可见底,游鱼可数,故玉泉观鱼,为游湖乐事之一。

在看过玉泉之后,江海枫和他那个死而未死的好友娄云鹏慢慢踱了出来,清冽的风,扑面吹着,即使在这盛夏的日子里,也能令人感到一阵无比的爽意。

在爬上北高峰的石阶之后,江海枫叹了一声道:“我们来杭州已不少日子了,终日游山玩湖,也不是一个办法。那左人龙到底在哪里,依然是毫无线索,你看如何是好?”

铁掌黑鹰娄云鹏呵呵一笑道:“老弟台,你怎么反倒沉不住气了呢?他不急,咱们急个啥?”

江海枫皱眉道:“只是我那小书僮不知如何了?”

娄云鹏嘻嘻一笑,道:“这个你更可放心了,他一个书僮,那左人龙还能怎么样他?兄弟,你耐下心,咱们就在这西湖守株待兔,他左人龙没有不来的道理!”

江海枫心中虽不以为然,却也别无他法,只得点了点头,并未把那书僮是女子乔装之事说出,因恐娄云鹏以之打趣。

娄云鹏现在身体已完全康复了,他常常说:“兄弟,我这条命,可说是你一手所赐,老哥哥算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

而江海枫更以青州之事,看出娄云鹏是个血性汉子,所以此次南游江南,特地带了他同来,二人之间的交情,已非昔日可比了。

他二人用了两个月的光景,几乎找遍了江南各地,可是左人尤其人,却是“杳如黄鹤”!

最后他们又来到了西湖,因想那左人龙既来江南,西湖自是必游之地,不能不到。

因此,他二人日复一日的在这西湖附近游山玩水,希望能有一天碰见左人龙。

娄云鹏是一个见面就熟的人,他在这西湖住了不到十天,这西湖境内的流氓地痞,可就全都被他混熟了。

他把左人龙的形貌,就海枫所忆及的印象,详细地告诉了他们,嘱咐他们一有消息,即来报信。

有了这些朋友帮忙,他二人才能如此悠闲。

北高峰上有“韬光庵”,石楼万丈,对面有一处庙宇名唤“石矶寺”,正对钱塘江,远望江口,洪涛浩渺,与天相接,世称“韬光观海”即此也!

江海枫和娄云鹏说服了石矶寺的方丈,就在这寺内左偏殿的一间禅房内住了下来。

他二人空闲的时候,看看经书,游游山水,或者是找寺中老和尚,在树下下一局棋,日子倒也不难打发。

在娄云鹏来说,他已是风烛之年,过一天算一天,他从来不想什么,怎么来就怎么过,故很能耐住性子。

可是江海枫却是不然,他这个人责任心极重!

席丝丝虽说是自愿相随,但是她的安危仍应由他负责,如今她被左人龙擒去了,说起来也实在是他的耻辱!

所以这期间,他的心情十分恶劣。

他二人行到了石矶寺前,正要入内,忽见由寺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一晃又缩回去了。

娄云鹏眼快,立刻就认出了,来人正是西湖有名的无赖,名唤小蚱蚂谢五,在这西湖一带,他没有不熟的。

铁掌黑鹰娄云鹏,在此人身上花了几个钱,叫他负责打探左人龙的消息。

这时候娄云鹏一见是他,不由大喜,忙招了一下手,道:“哟!是你呀,快来,快来!”

小蚱蚂谢五咧着大嘴,由墙后面晃悠悠地走了过来,看他那份德性,光着上身,小辫搭在前面,下面的裤裆是又肥又大,足下的一双青布皂鞋,倒是挺新,可是却穿着一只一样的一双袜子。

这小子这份德性,倒是和青州的长虫小二挺像,只是比长虫小二还要油!

这么热的天,他手里还握着两个核桃,一边走一边搓,腰间一条红绸子汗巾,都快垂到地下了,他也不知道拉上一拉,就这么一走一晃地走过来啦!

还隔着老远,就对着娄云鹏打了一个揖道:“老爷子,您好!”

然后用一双小眼,在江海枫身上直照,满面惊异之色,娄云鹏呵呵一笑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那个江大爷,他刚来,你见个礼吧!”

小蚱蚂谢五脸色一变,可是他马上装出笑脸,对江海枫打了一个揖,道:“小蚱蚂谢五见过江大爷!”

海枫看了娄云鹏一眼,似乎是暗怪他不该道出自己的姓名,可是娄云鹏却假装没有看见,嘻嘻一笑道:“兄弟,这就是小蚱蚂谢五,我托他打听左人龙的消息,大概他是来回话了。”

说着又向小蚱蚂谢五一笑道:“怎么样?有消息没有?”

谢五直起腰,斜着眼向附近看了一眼,神秘地道:“咱们进去说吧!”

娄云鹏哈哈笑道:“无妨,这里四下无人!”

小蚱蚂又看了海枫一眼,挤了一个眸子,谄笑道:“蝎子小蔡告诉我说,昨天南大街过去一匹马,马上坐着一个少年,样子很像你所说的那个左人龙!”

娄云鹏“哦”了一声,谢五立刻接道:“我已经叫他缀上去了。”

娄云鹏点了点头,从身上取出一块银子,递给小蚱蚂,小蚱蚂接过来,用力捏了捏,又掂了掂分量,才收进腰袋里。

一面又龇牙笑道:“谢谢娄大爷。”

娄云鹏皱了一下眉说:“就这么一点儿事情么?”

小蚱蚂缩了一下脖子,笑道:“我的大爷,你可别急呀,你知道这么点事费了我们多大的力么?大爷同这位江大爷住在这里?我是来认认地方的,以后报信可方便些!”

娄云鹏用手一指“石矶寺”道:“我们就住在这寺里面,一有消息你就来。”

小蚱蚂谢五哈腰道:“是!是!”

说完又向二人打了一个揖,转身就走,娄云鹏喝道:“回来!”

那小子忙回过身子,笑道:“还有事么?”

娄云鹏说:“我们在这里的消息,你不要对外人说,知道吗?”

“怎么会呢?”小蚱蚂摸着脖子说。

娄云鹏才又挥了挥手道:“好了,你去吧!”

说着他就和江海枫直向寺内行去,小蚱蚂谢五望着他们进入寺内之后,才转过身子很快的下山而去。

笔者这支笔,得在后面紧紧追着他,倒要看看他是要上哪里去。

只见他一路由山道直向下跑,到了山下,也就是西湖边上,跳上一条小船,直向后山划去。

穿过湖心,进入一片长满荷花的水面,小蚱蚂又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人注意他。

于是他就又把小船一路划了下去,又划了半天,来到了一片竹林前,他才系住小船,跳上岸去。

竹林内设有茶座,但是人很少,绕过茶棚,就见有一幢竹楼,名为“青竹翠馆”,是一处专门招待高人雅士的地方。

小蚱蚂摸了一下小辫子,大步向馆内行去,不想才走了几步,就被一个茶房迎门给挡住了。

那茶房上下打量着他道:“你找谁?”

谢五一咧嘴道:“怎么着?你连我小蚱蚂也不认识了?”

那茶房大概新来不久,怔了一下道:“老蚱蚂也不行,你到底找谁?”

谢五一听这话,顿时就火了,脸往下一拉,骂道:“混蛋,今天我揍你小子!”

说着举手就要打那个伙计,却被旁边上来一人拉住,含笑道:“哟!你不是谢五哥么?干嘛打人呀!得啦!你找谁就进去吧!”

谢五见来人也是这里一个伙计,就收住了手,气愤地道:“妈的,这小子狗眼看人低,他是瞧我今天光着脊梁,我要是弄一件马褂穿上,看他还不抢着给我打揖。”

那个伙计嘿嘿笑道:“得啦五哥,你办你的事吧,我来说他就是!”

谢五也不好意思再闹,其实他们这些嘴里叫得厉害的人,多半也很怕事。光棍一点就透,何况他来此是办一件神秘的事,更不愿把事闹大。当下也就见台阶就下,嘴里骂了声:“什么玩艺儿!”

就这么一掀门帘进去了,他匆匆地上了楼,拐了个弯,正向一间房内冲去,却见一个长身少年,迎门而立。

小蚱蚂忙打了个揖道:“哟!左爷,你干嘛站在外面呀!不怕露了相么?”

少年冷冷一笑道:“我怕什么?”

小蚱蚂怔了一下,又嘻嘻笑道:“得啦!八成又是我说错了,凭着你左大爷这身功夫,还能怕谁?”

姓左的少年哼了一声道:“我在房里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你,我不是关照过你不许替我惹事,被你这么一闹,我的形迹也瞒不住了!”

小蚱蚂脸一红窘笑道:“左爷你放心,等一会儿我去关照一声,吓死他们也不敢对外说呀!”

天山之星左人龙冷冷一笑,道:“办的事怎样了?”

小蚱蚂回头看了一眼,紧张地道:“咱们进去说吧!”

左人龙转身进室,小蚱蚂随后而入,一进去,那小蚱蚂就叹道:“这两天我蚱蚂一双腿都快跑断了,光爬山就爬坏了两双鞋,喏!大爷你看!”

说着跷了一下脚着:“这又是一双新的,第三双!”

左人龙冷笑道:“我给你不少的钱了!”

小蚱蚂一模小辫,干笑道:“得啦!大爷,十两银子分一分,落了二两,给你大爷办事,还能不吃饭吗?”

左人龙遂摸了一锭大银,约有二十两左右,往小蚱蚂前面一丢,怒道:“这个你拿去,钱!我多的是,只是你得给我办好事情,那个姓娄的盯牢了没有?他的底细摸清没有?”

谢五银子在手,不禁心花怒放,他忖着这块银子可比娄云鹏那一块大多了;于是,这一边话就要多说一点。当下收了银子,嘻嘻一笑道:“那个娄云鹏我摸清了,这家伙是山西人,听说在中条山有点小名,外号铁掌黑鹰,能施铁砂掌,他还养了一只大虎鹰,只是这一次没见带来。”

左人龙仰头想了想,道:“我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谢五一龇牙,道:“本来嘛,一点小名,别说大爷你啦,就是我也还是第一次听过,算不了什么!”

天山之星左人龙听到这里,不由面色一沉道:“这么说起来,他为何管此事,我和他并无怨仇,这人也太无聊了!”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他是否想到,自己的参与也很无聊,不过眼前,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小蚱蚂谢五嘻嘻一笑道:“也不见得,可能这人是江海枫的朋友也不一定!”

左人龙一听到江海枫的名字,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对于此人他是又恨又敬,同时更有一种难遏雄心,要和此人一决胜负!

来至西湖也不算短了,可是竟未与江海枫见过面,小蚱蚂是两边讨好,供应情报,讨价还价,把他们两个都骗了,骗了两个当今无独有偶的大英雄!实在也是很好笑的一件事。

小蚱蚂看准了左人龙的心思,就凑前一步,用一只手遮着半边嘴chún,小声道:“听说江海枫也快来了!”

左人龙目光一亮,道:“他什么时候来?”

谢五放下手,嘻嘻一笑,道:“我的爷,你可别急呀!这件事……”

说到此,拍了一下胸脯,又道:“包在我身上,大爷没别的,你再拿出五十两银子……”

才说到此,就见左人龙面色一变,小蚱蚂立刻接上去道:“大爷你可别误会,这银子可不是我要,拿来给几个不怕死卖命的朋友,你这个钱可也没白花,如果明天我不能把江海枫确实的地址告诉你,我是这个!”

说着比了一个“王八”的手势,翻着一双小眼,看着左人龙,满脸渴望之色。

左人龙站起来走了几步,冷笑道:“其实我自己也能找着他……”

谢五双手连摆,道:“哟!这可犯不着,你们二位,那姓江的我虽没见过;可是也可猜出来,一定是一个棘手的人物,大爷你就更不用说了……你想想,一个打草惊蛇,事情可就没了准儿……”

左人龙倒为他说中了,他一上来,对于江海枫此人,就存下了相当的戒心,这意思并不是说“怕”,而是要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而打一个漂亮的胜仗,借此满足他的英雄思想!

他要在江海枫的眼前,“神龙见首不见尾”,出奇制胜。

有了这许多潜意识,他才会在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江南2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