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12章 偷技应敌

作者:萧逸

这两位在年岁之上相差极悬殊的朋友,见面之后,虽然表面并非如何亲热;可是他们言语之间,却隐约透现出颇为深挚的感情。

木二白嘻嘻一笑道:“你这小子,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你干脆说,要怎么样吧!”

左人龙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有事,没事也犯不着找你!”

木老头子一面把他头上缠着的布解了下来,歪着头笑了笑道:“你既然不是拉我打架,你要干什么?”

天山之星左人龙闻言之后,长长叹息了一声,随手翻了一下桌子上的书,仍不答话。

木二白眨了一下眸子,呆了一呆,道:“到底是什么事?”

左人龙冷冷一笑道:“说老实话,你认为我的武功如何?”

木二白哈哈一笑,站起来走了一转,才回过身来道:“谁不知道天山之星左人龙呀?那还用说吗?咦!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左人尤深深皱着眉头道:“我是和您老说真格的,别开玩笑!”

木二白搔了一下腮帮子,笑道:“谁给你说着玩呀!要是你左人龙没有一手,我姓木的还能交你这个娃娃朋友?”

天山之星抛开了手上的书,目光炯炯地道:“这些话,在以往我倒是相信;可是现在,却不能令我轻信了,我……”

说到此,他紧紧地咬了一下手指,没有接下去。

木二白怔了一下,可是他立刻笑道:“得啦,在我面前,别来这一套,反正要想找我打架是办不到的。”

左人龙用脚踢翻了一张凳子,微微怒道:“你为什么老是以为我要你去打架?奇怪!”

木二白又呆了一呆,遂取过一个红瓷小茶壶,对着嘴喝了几口,道:“好吧,你直话直说吧!”

左人龙忽地立起身来道:“我只问你一句,我们两个人的交情还存不存在?”

“这是什么话?”

木二白愤然的站了起来,道:“在大戈壁沙漠骈过马,在天山盟过誓,在诺布若尔湖投过简,咱们是忘年金石之交!”

说到此“嗤”了一声,道:“你他妈的说这种话,简直是气死人!”

左人龙见他如此,不由微微笑了,用手拍了拍这个貌不惊人的老人道:“坐下,坐下,只要你还念着交情,我们话就好说!”

木二白有些莫名其妙的道:“到底是什么事呀?”

左人龙点了点头,冷冷地道:“你方才说的话确也并非胡诌,而且我自己也一直以为功夫不错的……”

“本来不错!”木二白插嘴道。

天山之星左人龙摇了摇头道;“可是现在不行了!”

言下不胜沮丧,几乎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木二白撩了一下眼皮道:“怎么回事?”

左人龙看了他一眼,脸色微赤道:“老哥,我叫人家给打败了!”

他用力地搓了一下手,仿佛有无限悲愤似的,木二白口中“哦”了一声!

缓缓地站起身子,面现愠色,一双深陷在眶子里的瞳子都发直了,说道:“是谁?谁?谁打了你了?快告诉我!”

左人龙微微一笑道:“你不是说不再打架了?”

木二白愤愤地道:“可是现在情形不同,快告诉我他是谁?”

天山之星冷冷地摇了摇头道:“名字你不需要知道,反正有这么一回事就是了!”

木二白歪着头,奇怪的道:“那个人在哪里?在西湖?”

左人龙不置可否,应道:“此人是我有生以来遇见的第一位强敌;不过,我输给他是不甘心的!”

木二白问:“你可曾把你的天竺剑施展出来?”

左人龙冷笑了笑道:“那有什么用?对方剑术之高,招式之奇,令你匪夷所思。人家根本未把我在天竺的那点儿手艺看在眼内!”

木二白口中又“哦”了一声。

他用袖子在鼻子上抹了一下,发出“呼”的一声,然后坐下来道:“好!有点意思!”

笑了笑又道:“我木二白闯荡江湖数十年,一心只想会一会真正懂得武功的人。可是除了在天山找到了一个你,在五指山遇见一个野道士之外,简直是一无所遇,天下之大,要想找一个对手,却是如此的不易,岂非好笑?”

说到此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所以我一气之下,才在这天竺寺内住下了!”

他伤心地摆了一下手又道:“自此之后,我就再也不谈打架的事了!”

左人龙静静地看着他,笑了笑道:“原来如此,亏得你还是一个懂得深奥武功的人。你莫非不知道,真正有功夫的人,却含蓄不露么?”

“这个我何尝不知?”

木二白看了他一眼道:“只是,我却没有你那么年轻气盛,你知道我老木的脾气,我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左人龙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了,可是能人异士江湖上还是有的是!”

木二白又喝了几口茶,吐了一口气道:“现在快说说那个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多大年岁了?”

左人龙叹了一声道:“年纪不大,可能比我还要小个三四岁,是一个典型藏锋不露的人。听说是新由一个海岛上下来的,他如今已是名闻遐迩,无人不知了!”

木二白怔了一下,道:“这么说,他是江海枫?”

左人龙一呆道:“咦?你怎么知道?”

木二白哈哈一笑道:“什么事我不知道?”

又道:“这人我也很想会他一会,正好!”

左人龙立刻面容一寒道:“不行,除非我左人龙败下了,走了,才能轮到你,现在你不能出来!”

木二白眨了一下眸子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已经败了么?”

左人龙咬了一下牙,冷笑道:“可是我不甘心,我已和他约好了第二次会面的时间地点,到时候鹿死谁手,正未可知!”

木二白怔了一下,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左人龙冷笑道:“此乃鄙夫所为,我左人龙怎肯为之?”

木二白笑骂道:“妈的,小鬼!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吧?这不是那不是,莫非还要找教你功夫不成?”

左人龙微微一笑道:“这就是了!”

木二白呆了一呆道:“真要我教吗?”

左人龙笑道:“三人行必有我师,不过你放心,我只预备向你请教几手高招,绝不多求!”

木二白哈哈大笑道:“好!我老木能有这份光荣,可真有点受宠若惊,你说吧,要学什么?不过……”

用手摸了一下脖子,讷讷道:“你会看上我那两手三脚猫?”

左人龙把杯中茶饮了几口,微微笑道:“我看上了你那一套蚊字剑法,你教给我行么?”

木二白翻了一下眼珠,道:“谁……谁告诉你的?”

左人龙冷笑道:“谁也没告诉我,我自己看见的!”

木二白不得劲地笑了笑道:“说实在的,那是很简单的七手剑法,我已很久很久没有施展过了!”

左人龙冷笑道:“你是不愿意传授?”

木二白哈哈一笑,站了起来道:“走,咱们到后院去!”

天山之星左人龙不由大喜,立刻起身,随着他走了出去。

大约有一个时辰左右,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房内,木二白含笑道:“原来你小子早就对我这手功夫安下坏心了。”

左人龙笑了笑说:“只怪你昔日锋芒太露!”

木二白坐了下来,皱着眉道:“不过,我倒有一句话要说,这套蚊字剑法,当初我学的时候,我师父曾经关照过我不可轻用,因为这套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可制人于死的!”

左人龙笑了笑道:“所以你也同样地来关照我?”

木二白叹口气道:“我不得不这么说,其实一动上手,谁也不能保得住不伤人!”

眯着眼又道:“江海枫这个人我虽没见过,可是这几个月,我却听说过,这庙里有个知客僧新近由北边来,他说江海枫把三羊道观给挑了,三只老羊全都败在他手底下……”

左人龙只是微笑,因为这件事,他也是亲眼目睹的,木二白又继续道:“别人我不知道,那位白羊道长昔年与我有数面之交,此人一身功夫确是不弱,想不到居然会败在一个末学后进的手中。由此想来,那江海枫功夫果然非比一般,你要特别小心!”

左人龙沉默了一刻道:“所以我才来请教你这套蚊字剑法!”

木二白皱了一下眉道:“江海枫和你怎么结下的仇?你说说看,奇怪!”

天山之星左人龙叹了一声道:“其实我二人并没有仇,只是……”

遂把白衣叟燕九公和自己结交,以及和朱奇二人诈死抬尸之事,一一说了。

那木二白只是连声地冷笑,一直听完了全部经过之后,他才由鼻子里大声哼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的,小子!你上当了!”

左人龙冷冷一笑道:“就算是那两个老儿骗了我,可是江海枫嗜杀如狂,却也是事实!”

木二白嘿嘿低笑了几声道:“你方才所说的那几个人我都知道,包括朱奇和燕九公在内,没有一个好东西!江海枫杀的那几个,更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为他们报个什么仇?”

天山之星左人龙不由呆了一呆,冷冷地道:“不论如何,这种手法太毒了!”

木二白呵呵大笑了一声,点了点头道:“梁子既已结上,我现在再说也晚了,谁叫我交你这么个年轻朋友呢!”

说着他冷冷地哼了一声,那张老脸,似乎拉长了半尺多,道:“不过,你还需记住,我们行侠仗义之人,要明事理,断是非,争强斗胜最好能够避免。”

这句话说得左人龙面色一变,只见他两弯剑眉蓦地向两边一挑,猛地站了起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木二白拉住了他一只手,嘻嘻一笑道:“你可别生气,其实也难怪,我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比你还沉不住……”

左人龙愤然道:“我和江海枫梁子已经结上了,二人之中,除非一个认败服输,或者死伤在对方剑下,否则永不停止!”

说到此用力地在桌子上拍了一掌,发出了“叭”的一声,大怒道:“谢谢刚才传我剑法,我二人的交情,就此完了!”

木二白怔了一下,用力地拉着他的手,笑道:“坐下、坐下!唉!唉!”

左人龙目射精光道:“就算你站在他那一边,也无所谓!”

木二白哈哈一笑,道:“好个左人龙,你我多年未见,想不到你来此却是找我吵架来的,算我木二白看错了你!”

左人龙红着脸又坐了下来,道:“这是你自己找的!”

木二白呵呵一笑道:“就算是我找的吧!我只问你,你和那江海枫约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也去看个热闹,总可以吧!”

天山之星左人龙想了一想,摇头笑道:“你还是不去的好,反正我会来的!”

木二白笑了一笑,也没有哼声,他心里却在琢磨:“那江海枫是一条好汉子,左人龙也是一个正直的少年,二人武功都是不弱,俗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这可怎么是好?”

当时旁敲道:“这么说,你二人是约在西湖见面了?”

左人龙道:“自然,只因我二人都住在西湖附近。”

木二白未再多问,沉默一会儿,左人龙站起身来,笑道:“我走了,多谢你传我这套功夫,我要用它来对付江海枫!”

木二白嘻嘻一笑说:“祝你马到成功,只是不要忘了见好就收。”

左人龙冷冷一笑道:“那就要看他了!”

说着转身出房而去,木二白也未起身相送,他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心中不禁想:“这件事情我不能不问,那江海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要去了解一下!”

想着就站了起来,由墙上摘下他的小草帽,又背上了一个小葯篓子,那样子真像是一个走方的郎中。就这么,他摇摇摆摆地走出房门。

木二白慢慢地踱出了天竺寺的大门,已看不见左人龙的影子。

他大踏步的向前走着,走出不远,忽听得身后有人唤道:“喂!老头,你停下来,我有话问问你!”

木二白转过身来,却见是小蚱蚂谢五,这小子他早就知道,在这西湖一带,是有名的混子,欺凌诈骗,远近皆知。

他笑了笑道:“原来是谢大相公呀!”

小蚱蚂一咧嘴,道:“你别臭我了,还他妈的相公呢!连奴才也不够格呀!老头,你是去挖野菜是不是?”

这西湖一带,对于木二白也都清楚,全知道他是一个走方郎中,至于真实的来历和身世可就任谁也不详细了。

小蚱蚂谢五说着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木二白心中一动,心说这小子是有什么事还是怎么着?

当下点头笑道:“不挖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偷技应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