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13章 丑女多情

作者:萧逸

系好了小舟,江海枫匆匆上岸。

在登上北高峰的石级时,他忽地想起了一件事,暗暗忖道:“糟了,五日之后,黄昏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毛泽东1943年6月1日为中,我不是已与左人龙约好了么?怎么能赴她们的约呢?”

想到此怔了一下,倏地反过身来,忖道:“我这就去通知她们一声,叫她们另订一个日子好了。”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不妥,遂又转过身子,暗想道,如此一来,定必要遭她们轻视。算了,还是照旧吧,到时自己最多两面应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想着就匆匆来至“石矶寺”前,却见铁掌黑鹰正在寺前一块大石上调弄着他的鹰。

当时见了江海枫,大声笑道:“你看,我的老伙伴又回来了!”

江海枫哪里有心情去管他的鹰,闻言只点了点头,径向寺内行去。

娄云鹏忙架着鹰自后跟上来,一面道:“兄弟,你上哪儿去了?这么老半天!”

海枫冷哼一声道:“会左人龙去了!”

娄云鹏吓得一怔道:“哟!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说着话,二人已来至房中,江海枫脱下小褂,找盆子洗脸,一声不哼。

娄云鹏一双眼睛却不时上下地打量着他,想要看出些端倪。

海枫洗完了脸,吁了口气,就往椅子上一坐。

娄云鹏倒过一杯茶,道:“先喝点茶,歇歇气!”又问:“结果怎么样?”

海枫把手上茶一饮而尽,苦笑道:“我败了!”

一面把脱下的长衫找到,抖开了道:“你看,这就是左人龙宝剑划的!”

娄云鹏吓得脸色大变,一翻眼珠,道:“这……”

遂又一笑道:“这算什么,没有伤着人就不能算输!”

江海枫冷笑了一声道:“左人龙自知不是我对手,他在数日之内,另外偷学了一套剑法,十分奇妙,我一时大意,险些丧命在他剑下!”

娄云鹏“哦”了一声,像似想起了一件事道:“这就对了,刚才小蚱蚂谢五来说,说左人龙曾经到天竺寺去过,妈的!我以为他又在撒谎,被我一顿臭骂给骂走了!”

江海枫点了点头道:“这么说九指鬼老木二白是住在天竺寺了?”

娄云鹏怔道:“什么九指鬼老?”

海枫遂把方才经过情形讲了一遍,娄云鹏听得傻了,一面摸着头道:“这里面要是再加上一个木二白,那可就讨厌了,不过听你这么说,大概又不至恶化到那步田地。”

说着站起来走了几步,冷笑道:“老弟,你放心,我敢担保,五天之后黄昏之约你准能赢!左人龙那小子绝打不过你,你只要把他那几手剑法好好琢磨琢磨就行了!”

江海枫冷笑道:“左人龙是我中原之行所遇见的最厉害人物,你可不要轻视他!”

娄云鹏咧着嘴道:“我哪敢轻视他呀?我的小爷!”

江海枫冷笑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想不到这西湖之地,竟是能人萃集!”

铁掌黑鹰娄云鹏不解道:“怎么,还有什么事?”

海枫遂又把方才雨亭所生之事大致地说了一遍,娄云鹏大惊道:“兄弟,你可真是惹祸了!”

海枫见他竟如此说,不由不悦道:“这怎么能算惹祸?莫非我还怕她们几个女流不成?”

娄云鹏噗嗤一笑,道:“怕自是不怕,只是兄弟,你大概是初来江湖,有些行情你不清楚,这麻烦更大呢!”

当下皱了一下眉道:“杭州七女在江南颇有个万儿,姐妹七人各有一身功夫。这还不说,其中最厉害的,也正是你方才所说的那个丑女,此女姓项名瑛,据说天赋异禀,自幼在青城蒙一异人传授了浑身超人的奇技……”

说到这里一只手摸着下巴,嘿嘿地笑了。

江海枫淡淡的道:“那么,正好会她一会,看看此女究竟有什么厉害功夫。”

娄云鹏眯着一双小眼道:“兄弟,我早先曾劝过你,劝你不妨和那姓秦的姑娘结为相好,你却不加理会,现在可热闹了!”

海枫冷冷地道:“这是什么意思?”

娄云鹏叹了一声道:“老兄弟,你哪里知道啊!那个项瑛八成是看上你啦!”

江海枫不禁面色一红道:“你不要胡扯!”

娄云鹏呵呵一笑道:“胡扯!我看是一点都没错,兄弟,你先坐下来,听我慢慢地一说你就清楚了,这项瑛我最清楚的!”

说到此又长长地叹了一声道:“这真是怪事,什么事都叫你给碰上了。唉!唉!”

江海枫听他这么一说,更不禁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铁掌黑鹰娄云鹏皱着眉头,又愁又笑地道:“这项瑛那副长相,我也见过,那种丑真把人吓一跳。可是老弟你可不要轻视她那一身功夫,此女自投身杭州七女之林后,一向是极少展露身手。”

他思索着接下去道:“江湖上把她形容得神龙活现,据说她武功高不可测,可是一向不展露于人!”

海枫冷然道:“这也并不稀奇!”

娄云鹏呵呵笑道:“兄弟,你再往下听呀!这项瑛的丑事多了!”遂道:“你不要看她那副尊容,可是此女眼界却高得很,一般俗夫,她却是看不上眼,是以年岁已老大不小,尚自未婚!”

江海枫冷笑道:“她还想结婚?”

“怎么不想?”娄云鹏说:“据说这女孩子曾对江南武林中人夸过海口,她说江南没有一个男的配她看上一眼的,所以她那一身自认绝世的武功,也只有含蓄不露了。”

说到此不由笑了笑道:“数年以前,此女还曾散过消息说她要选择夫婿,不过条件很奇!”

江海枫皱眉道:“什么条件?”

“第一,”娄云鹏说:“对方必须少年英俊!”

“第二,那少年尚需武技精湛,即使不是她的对手,也要相差不远才行!”

他笑了笑,道:“第三,一经看上,立刻约定比武!”

江海枫不由冷冷一笑道:“哪里会有此事,你不要胡说!”

娄云鹏哈的一笑,摇了摇头道:“我怎会骗你?你不信过几天就知道了!”

海枫见他如此说,不由也有些相信了,当下苦笑了笑,道:“这倒真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头痛?”娄云鹏笑道:“听说此女还很专情,一经看上的人,她是万死不移;并且妒忌心还极重!”

海枫看了他一眼,叹道:“你不要借故打趣,我内心已够烦的了!”

娄云鹏哼道:“我说的都是真话,你要及早注意,否则以后情形真不堪设想!”

海枫气愤道:“天下哪有这种事情?我就不信!”

娄云鹏笑道:“信不信由你,关于这项瑛的丑事还多啦,你既然不愿意听我也就不多说了!”

江海枫气愤的喝了一口茶,忍不住道:“此地竟会有这么一个怪人,那么其他六人是否也是如此?”

娄云鹏摇头道:“其他六女也是各有一身好功夫,可是比起丑女项瑛来,那简直是差得太远了。她们之中武功较高的是老四粉蝶儿文三姑,及老五初凤才亦青,可是这两个姑娘有很多厉害的功夫,也都是跟丑女项瑛学来的!”

他对于“丑女”项瑛倒真清楚,当下又接下去说道:“她们六人平日对这位丑大姐,可说是言听计从,一切都唯她马首是瞻!”

江海枫本来是漫不经心,此刻听娄云鹏这么一说,内心倒是真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这么草率地与那丑女项瑛定约!他想:“如果真如娄云鹏所说,这事情如何得了?”

当下在一边默默无语,娄云鹏不禁心里好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海枫发愁;而像他这么一个堂堂的大丈夫,却也会为一个丑女所困扰!

其实江海枫也并不全是为那丑女项瑛发愁,也有一半是为左人龙!

他脑子里反复地想着左人龙用来对付自己的那套“蚊字剑法”,尤其是那最后一招,对方施展得是那么微妙,令人“眼花缭乱”!

娄云鹏知道他还没有吃饭,就亲自到后院膳房里去,为他端了一份素食来。

江海枫吃完之后,一个人在房内来回地走着。

往昔他独自在海岛上,过的是与人无争的恬静日子,可是今天却不同了。

对这种与人斗殴的生活,显然他已经厌倦了,每每想到昔日的生活,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思慕与向往。

可是那地方是回不去了。

师父的固执和师弟的阴险卑鄙,一想到就令他有一种莫名的愤怒和遗憾!

尤其是师弟秦桐,是个极度恐怖和危险的家伙,真不敢想像,在这一段日子里,他会对师父怎么样?

也许银河老人已经死在他手中也不一定,想到此,江海枫不禁热血澎湃不已。

他真恨不能立刻赶回去探个究竟!

其实勃海湾距这里,也非几天的路程就能赶到的,再者眼前这么多事情,也都等待着解决。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中愤愤地想:“无论如何,此间事了,我要回去一趟,去看看师父他老人家到底怎么样了。”

待到这些情绪完全平静之后,江海枫在平平的纸上,把左人龙的那套蚊字剑法,就记忆所及,一招一式地画了下来。

他记忆力之惊人,的确令人难以置信。

靠着他这种惊人的记忆力,那一套鬼神莫测的蚊字剑法,现在已完全地跃然纸上。

然后他挥着一枚戒尺,一招一式地比划着。

他把自认为能够敌对的一些招式全部列出来,然后将其中最有效的选出来,反复地思考练习。

只见他时而摇头,时而叹息,愈深研,愈觉得这套剑法之不凡。

可是当他更进一步地深入研究时,竟被他找出了几处小小的缺点。

针对这些极小的缺点,江海枫用出了他超人的思考之力。

整整的一天一夜,他把自己锁在这间禅房之内,不食不眠地深思极虑。

果然在天亮的时候,他终于露出了笑脸,步出了禅房,这时候寺内和尚都还没有起身。

江海枫持着戒尺,把想像中的一套“蚊字剑法”一口气地展了开来。

只见人影闪闪,劲气呼呼,一套蚊字剑法,竟是施展得和左人龙一般模样。临完收式,他不由朗笑了一声,忽地把手中戒尺掷了出去。

这枚戒尺,出手如电,直向附近一片丛林之中飞去。

只听见一声狂笑道:“好!”

人影一晃,自林内闪出了一个人影,劈手把戒尺接在手中,扭身就走。

江海枫口中喝道:“相好的,你还想跑么?”

身形一起一落,已扑在这人身后,双掌交错,正要击出!

可是这人竟在这时,二次狂笑出声,同时整个身子有如狂风飘絮似的荡了起来。

江海枫竟然扑了个空,眼看着这人身形拔上附近一片高冈之上,身形起落,有如星丸跳掷!

江海枫不由吃了一惊,因为此人身法实在太快了!

由背影上看来,这人白发皤皤,身形瘦高,倒颇像是那位野郎中九指鬼老本二白。

江海枫虽是认出了他,可是他口中并不呼出来,他要安心和他较量一下功夫。

当下冷冷哼了一声道:“还不站住!打!”

二次一杀腰,“嗖”一声,真是快如脱弦之矢,紧逼着老人的背影纵了出去!

身子向下一落,已和那人近在飓尺,抖掌就打!

那人倒是真没有料到江海枫轻身功夫如此之高,当时前足向前一迈,双臂一抖,“饥鹰振羽”,嗖的一声,又把身子平窜了出去!

江海枫的指尖,已经挨上了他的衣边,想不到又让他窜了出去。

他知道这老人是要和自己较量轻功,因为他并不向自己还手,但海枫这一口气是难消的。

当时一提丹田之气,把海岛上十年苦练的“峭壁追蝙”轻身提纵之术施了出来!

只见他身形如掠波的海鸟一般,在起伏的乱山岗上,倏起倏落,一刹那已和前面老人追了个肩并肩。

那人见状鼻中哼了一声,立即也施展出混身解数,只见他云履飞点,一双大袖引得风力呼呼直响!

似如此,二人比肩急进,一直扑过了三四座山头,眼前就来到了“飞来峰”的松坪之前。

江海枫长啸了一声,双手倏地向后一甩,施展出一式“天浪沙”的凌虚步法。

只听得“嗖”一声,已掠在老人身前,不待对方再施出轻身功夫超越自己,倏地一个回身,已挡在了他面前。

这人呆了一呆,遂哈哈笑道:“江海枫,真有你的,老夫服了你了!”

海枫这时已证明了自己的想法,果然来人是木二白,他面色不由一沉,冷笑道:“木老来此有何就教,请予说明,否则得还一个公道!”

木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丑女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