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14章 英雄美人

作者:萧逸

江海枫一连接战数女,余勇犹自可贾。

对于这“杭州七女”的手段,他是真正地领教了,所得的结论:“不过如此而已。”

这时七女中的五姐才亦青纵身而出,说了几句话,亮出了双环,要与江海枫在兵刃上决一胜负。

海枫早由铁掌黑鹰娄云鹏口中,得悉这姑娘在七女之中,仅逊于丑女项瑛,此刻见她仪态、谈吐,都远胜各位,武功想必也不会弱。

当下微微一笑,右手一展,把长剑掣了出来,口中谦虚道:“姑娘环下留情!”

才亦青抿嘴一笑,那双明亮的大眸子,向着他转了转道:“我还要请你留些面子呢!别把我手上的环儿给磕飞了就是好的了。”

说到此,娇躯一晃,已到了江海枫身前,娇叱了声:“看环!”

右腕一起,环走轻灵,“刷”的一声,直向江海枫下颏上削了过来。

海枫足下虚进实退,看起来像是向前倾进,其实却是后缩!才亦青这一环竟是没有点着。

海枫“凝霜剑”反而向下一压,只听得“当”一声,初凤才亦青右手单环被震得差一点脱手而出。

还算这个小妞多少有一些实学,金环向下一沉,她娇躯倏地往一边一闪,“刷”的转了个圈子。

海枫这一剑竟是擦着她的衣边,落了下去,这倒是微微出乎他的意料。

初凤才亦青身形闪开之后却想转败为胜,只见她身子向下一俯,莲足在浮沙上一点,整个身子又向前纵了过来。

江海枫冷笑了一声,他早已看出了这姑娘的心思,只是没有说破!

当时足尖一点,整个身子纵了出去!口中却叫道:“姑娘看剑!”

口中说着,手中剑“嗤”的一声,点出了一点银星,直向才亦青背心上扎去。

他并且认定对方会在自己宝剑抖出的刹那之间,倒身捧环,可是他却有意要试探一下她的身手到底如何!

果然,长剑方到,便见才亦青一声清叱!

她那前倾的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右足前跨,手上的那双金环,竟是合而为一,直向着江海枫面上倒扎了下来!

环势之快,有如寒星一闪。

在场的众女见状,都不禁脱口呼叫了出来,她们都认为才亦青这一手伏招,算是用上了!

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

就在双环方自落下的刹那,忽听海枫一声长笑道:“不要下毒手!姑娘!”

他那原本已递出的长剑,忽然剑尖一弹,冷光一闪,如银河例卷似的又崩了回来。

这一式看起来,太快了。

如果初凤才亦青,胆敢不收回双环,她那递出的一双手腕子,就休想再要了。

事实上才亦青也没有办法再想收回她的双手,因为双方施展得都太快、太疾。

二人的身手,都如同电光石火一般,向当中一凑。

才亦青这一手“倒插杨柳”本是最得意的一招,满以为定能借此取胜,可是却未能如愿。

就在江海枫的剑势向下一落,才亦青忽觉得一双玉腕上突地一震,吓得她口中“啊”了一声。

注目看时,敢情双腕竟为对方剑身贴压了个紧紧的,顿时她就吓得怔住了。

手中双环更是不上不下,那倒翻下来的身子,也是上不得,下不得,样子真是窘到了家。

这时候,江海枫只要剑锋一偏,才亦青这双手腕子就完了,她不禁羞了个双颊绯红。

其他各女看到此,也都不禁同声惊叫了起来,丑女项瑛向前一纵道:“姓江的手下留情!”

海枫冷冷一笑道:“我剑下从来不伤无辜,你们放心!”

说着话,剑身一压一弹,身子“嗖”一声飘出了丈许之外,抱剑道:“才姑娘承让了!”

才亦青这时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当时低头道:“何必客气,我不是你的对手!”

说着收起了双环,退至一边,丑女项瑛见自己六姐妹,竟在瞬时之间,全数败在对方手中。虽说是对于这位江海枫“识桐有意”,可是相形之下,自己这边也是太没有脸面了!

她望着江海枫微微一笑道:“江海枫!你果然有一手,总算姑娘我这双眼睛还没有看错了你!”

海枫闻言心中一怔,一张俊脸不禁有些发红,项瑛笑看着他,道:“最后我还要请教你几手功夫,无论胜败,我们即刻就走如何?”

海枫暗暗好笑:好个不识趣的丑女,到此尚不服输。也罢,我就叫你心服口服就是了。

当时冷笑道:“随时候教!”

项瑛咧开大嘴哑着嗓子笑了几声,道:“好!好!”又道:“我看你手上使的这口剑,乃是一口宝刃,平常兵刃,是万万无法与它相较。我这里倒有一口兵刃,也许尚能和它一较高低!”

说到此,右手探入外衣内层,抽出一口短短的小剑,这口小剑通体不过尺许长短,外面是绿蛟皮鞘,其上并镶有一粒绿色的珠子!

这口剑正是海枫初次在湖心亭内见到项瑛,她悬挂在颈项上的那口小剑。

只由其外表上看起来,海枫已可断定,必定是一口罕见的利刃。

项瑛在抽出了这口短剑的同时,已揉身而上,剑刃上闪着耀目的寒光,她叱了声:“姓江的看剑!”

短剑向上一挑,“啪”一声,闪出了拳头大的一团剑花,剑尖直向江海枫喉结上刺了过来。

江海枫不禁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丑女项瑛,果然剑术不凡。因为她竟能以气御剑,分光以耀人目,只此一点,也非常人所能及。

当时不敢心存大意,长剑一抡,暗中把真力贯入剑身,厉叱了一声:“闪开!”

剑身用劲一抖,发出了“呛啷”一声脆响,那来犯的项瑛,身形方一逼进,便突觉对方剑上,猛然滋出了一股无比的冷风。

这冷风即所谓的“剑气”,一般习剑的人是万万体会不出来的,丑女项瑛幼随异人黑面童习剑,也曾涉猎过这种“剑气”的习练之法,只是并没有很大的成就。

海枫御剑气以伤人,项瑛焉有不识厉害之理,当时吓得“啊呀”一声。

只见她左手一捏自己短剑的尖梢,平着向外一推,身形却踉跄而退!

那逼来的剑气,就像是来自冰地里的尖风一般,“嗖”的一声,擦着她右面半边脸刮了过去,只痛得她口中又是“哎哟”一声!

她那右边的脸颊,就像是被刀子刮了一样的痛,顿时就红了起来!

经此一来,丑女项瑛才算真正领教到了对方手段,一时又惊又气,又怕又羞。

她愕愕地望着江海枫,恨声道:“我还有两手剑招,望你指教!”

海枫只是冷笑了一声,先前自己那股剑气,本可取她性命,只是他不想滥伤无辜而已!

这时见她仍然不服输,心中不禁有些冒火,哼了一声,冷冷地道:“项姑娘,我已为你们耽误了太多时间。你应该知道,我和方才那位朋友,另有约会,我看你还是见好就收,不要自讨无趣了!”

丑女项瑛哈哈笑道:“姓江的,你果真能赢了我,我才真心地服了你,闲话少说,咱们还是手底下再见高低!”

她说着话,改成双手执剑,一双眼睛,死死地注定在对方身上,很快地在沙面上转了一个圈子。

江海枫见她如此,反倒是不急不动。

他面上带着一丝微笑,双目微微下垂,掌中剑似抱非抱地横在胸前,以不变而应万变。

果然项瑛在绕到第二圈时,忽地左足一划,扬起了一大片细沙。

这一片细沙,一飞起来变成了一片云似的,直向着江海枫全身上下没头带脸地盖了过来!

就在这黄沙迷漫里,丑女项瑛一声尖啸。

只见她连人带剑,猛然纵起,向江海枫头顶上落来。

黄沙迷漫中,二人的动作,谁也看不清。

只听一声狂笑,紧接着是双剑的一声交鸣,一条人影如同抛球似地摔了出去!

“扑通”一声,丑女项瑛,整个身子摔在了沙地里。

那种姿势看起来十分好笑,原来她是头下脚上,饶她有一身横练的功夫,却也受不了这种闷头硬摔,一时被摔得“哇呀”直叫。

紧接着“叭嗒”一声,一双鞋也掉在了一边,掌中那口短剑也出了手,像是一道长虹似的窜了出去,落在沙地上。

七女之中的初凤才亦青,忙纵过去把宝剑拾了起来,她们俱都被江海枫这种神技震惊住了,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望着。

在她们意识之中,丑女项瑛是绝不会甘心受此奇耻大辱的!

然而事情竟是那么的出人意料之外。

只见项瑛在沙地上一个挺身,突的跃了起来,她满头满脸,都沾满了沙粒,再和她那一张丑脸互一映衬,简直是其丑不忍目睹!她却是哈哈一阵狂笑,手指着江海枫,笑得全身乱颤。

众人皆不知她这是干什么,是气还是怒?

江海枫也以为她尚是不肯认败服输,当下不禁冷笑了一声道:“怎么,你还不肯善罢甘休么?”

丑女项瑛笑得全身乱抖,双手一面抓着满头的黄发,道:“我可不与你打了……我打不过你!”

海枫抱拳道:“既如此,我不奉陪了!”

项瑛大笑道:“姓江的,你不会忘记今日这一段情份吧?我为了要找一个像你这样的人,真是煞费苦心,今日总算让我找到了!”

海枫剑眉一挑,真想不到这个女人,竟会说出这么明显露骨的话来。当时俊脸不由一红,方要发作,却见那丑女项瑛已格格的向众姐妹笑道:“我们走吧!此人,我自会找他!”

说罢沿着沙岸,直向湖边而去,其他六女一个个都不由抿嘴笑了,纷纷回头望着江海枫,有的只是笑,有的却挤鼻子弄眼做怪相,弄得江海枫气恼不得!

七女已行到了湖边,她们所乘的那艘大花船,仍然在一边等着,七人各自上了船,只见丑女项瑛立在船头,对着海枫举手一笑道:“江相公,我们去了!”

海枫动也不动,他内心不禁在想:这丑女一去不再来找我也就罢了;如若再来纠缠,说不得要给她一个厉害看看!

心中这么想着,目光却望着那艘花船驰离岸边,直向湖心而去。

这片沙滩,又恢复平静。

西方的红日早就沉下去了,大地,湖水,都罩上了一片暮色,水面上飘浮着似云似雾的东西。

海枫忽然想起了左人龙,忙自转身,却见左人龙早已鹄立于身后,海枫只顾凝思,一时竟没有发觉,这时不由一笑道:“左兄来了,对不起,劳你久等!”

左人龙的怒气,像是比方才小了许多,他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江兄另有约会,否则就不来凑趣了!”

海枫面色一红道:“哪里是什么约会,无理取闹罢了!”

左人龙忍不住笑了笑,却不大好意思地道:“我看那丑女项瑛,似乎对你不错……”

海枫不由哈哈笑道:“左兄说笑话了,其实我看她倒是对你不错!”

左人龙不由摆手笑道:“哪里话,我并不认识她;再者,却也不敢领教!”

说到此,顿了顿,目光注定着海枫道:“自古丑女偏多情,我看此女今后对足下尚有纠缠呢!”

海枫不禁微微生气,道:“但愿她不会如此!”

左人龙哈哈一笑,道:“我们只顾说话,也忘了天快黑了……”

海枫笑着:“不如各自回去算了。”

左人龙浓眉一挑道:“江兄今日来会,想必对我那几手剑招,已不看在眼中。趁此机会,我们快快一决胜负,不必再耽误时间了。”

说着右手自腰间把那口缅剑抽了出来,身形虚点而起,抱剑而立道:“请亮剑赐招!”

海枫因有紫玲关照,又受木二白嘱托,对左人龙早已去了敌意。

这时见状,不由微笑道:“俗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我看左兄不失为一少年奇侠,你我并无深仇大怨,何苦累累相逼,不如就此罢手吧!”

左人龙闻言怔了一下,他生性更较海枫好强,当时冷笑道:“话虽如此,可是你我既已定下此约,还是一决胜负的好!”

海枫见他如此逞强,不由怒道:“我是好言相劝,左兄还请三思才好!”

左人龙冷笑道:“这还有什么三思不三思的?我生平做事从不拖泥带水,江兄闲话少说,快出剑一决胜负吧!”

说到此,一双瞳子闪闪发光。

江海枫笑了一声道:“如果你仍然自恃新学的那一套蚊字剑法,今天是万难取胜!”

左人龙不由心中一惊,他呆了一呆道:“你怎知我那一套剑法是蚊字剑法?是谁告诉你的?”

海枫冷冷的道:“还要谁告诉我?你当我就看不出来么?”

左人龙怔了一下,笑了笑道:“今天,我自然另有高招,江兄,你不必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英雄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