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15章 月黑风高

作者:萧逸

天山之星左人龙乍闻得有关紫衣女之事,不由心中动了一动,偏偏这秦桐又说不出一个名堂来。

秦桐虽又说乔冒知道此事,但乔冒是谁左人龙也不清楚,当时就走出室外,正碰见一个汉子走过来,左人龙含笑问道:“乔冒在哪里?秦兄有请!”

那汉子答应了一声,回头就走,左人龙又转身回室,秦桐问道:“找到乔冒了么?”

左人龙道:“我与此人不熟,等会儿还是由秦兄问他才好。”

秦桐点了点头道:“这没有问题。”

他说着很奇怪的看着左人龙又道:“怎么,这位姑娘和你是……”

左人龙摇头笑道:“我只是怀疑一个人,没有什么!”

说话之间,乔冒已进来了,左人龙见是一个干瘦的汉子,生得小鼻子小眼,chún上还留着两撇小胡子,进门后小眼睛向着左人龙瞟了一下道:“是李爷唤我么?”

秦桐笑道:“是我,我想问问你,你说那个秦姑娘是怎么一个人?这位李兄弟可能认识她。”

乔冒不由脸上一红,这是他生平一件最丢人的事。

当时却只得对着左人龙谄笑道:“那姑娘模样儿是真不坏,妈的,只是太扎手,一朵带刺的玫瑰花,李兄弟,你要是打她的主意,可得小心一点!”

这话倒是把秦桐给逗得呵呵大笑起来,左人龙却是面上一丝笑容也没有。

一股青烟乔冒晃了一下小脑袋,叹了一口气又道:“别提了,秦少爷,这件事提起来真他妈的丢脸丢到家了。”

秦桐道:“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都是自己人,你也不要怕丢脸。”

乔冒点头道:“是,是,妈的,这笔仇,我还得报!”

接着长叹了一声道:“这是上一回,咱们押着那江海枫,在路上走着,忽见一个大姑娘骑着马盯着咱们,朱老爷子说她是姦细,就叫我缀上她去……”

才说到此,左人龙打断他的话,问道:“她是骑着什么颜色的马?”

乔冒睁着一双豆眼,道:“是匹大白马!好马!”

左人龙不禁内心更是一动,只是他很沉着,并没有现出什么神色。

一股青烟乔冒叹了一声,接着道:“朱老爷子叫我跟,我就跟下去了,那个姑娘却装着没看见我,一直往前走。他妈的,她知道我跟上她了,只是故意……”

说着咽了一口唾沫,骂了一句,接下去道:“我还傻里瓜叽地跟着她,谁知道愈走地势愈荒僻。正当我要上前查问她的时候,咳,想不到她先下手了,凭良心说,她那几手功夫,真不坏,我叫她三招两式,就给弄得趴下了……”

说到此,睁着一双小眼睛,头上青筋直跳。

“你说这丫头缺不缺德,她把我给绑到一棵大树上,用剑逼着问我,问我们要把江海枫押到哪里去?为什么押他?”

秦桐冷笑一声道:“你一定说了!”

乔冒一咬牙道:“狗养的才说了,我呀,给她个一问三不知,那丫头后来也没办法了,把我下巴颏儿给卸下来,叫我没办法喊救命,她才走了。”

秦桐笑道:“她干嘛不杀了你?”

乔冒脸一红道:“这个谁知道呀!我又跟她没有仇,她杀我干啥呀?她走了以后,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有一个拣柴的路过,才算救了我一命,要不然,我可真他娘的挺不住了!”

摸了下脸又接道:“谁知我回去一看,这可好,窝里头更乱,江海枫也走了,弟兄们伤的伤,死的死。听说又是那个姑娘捣乱,大闹了一场,雪山四魔中的三爷海鸟吴丘,竟死在那姑娘的手中,你们想想,那位姑娘有多么厉害吧!”

秦桐冷笑了一声道:“只恨我当时不在,否则的话,叫她来得去不得!”旋又问道:“这姑娘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和我们这边有仇?”

乔冒直着眼道:“哪是和咱们有仇呀?朱老爷子说她是为了去救那江海枫,大概他们是一对小情人!”

左人龙不由冷冷一笑道:“我想不会是如此吧!”

乔冒看着他道:“朱老爷子说那姑娘非逼着江海枫逃走,可是姓江的不肯,后来那姑娘才一个人出去,却给她杀死了好几个人,真厉害!”

左人龙皱了一下眉,喃喃地道:“你能够把这位姑娘的确实样子,说得更清楚一点儿不能?”

一股青烟乔冒道:“行,她化了灰我也能认出来。”

说着就比着手势道:“喏,这么高个子,皮肤白白的,瓜子脸,小嘴,穿着紫衣裳……骑着白马,对了!马上还带着一只鹰。”

左人龙听到此,不由神色一动,他“哦”了一声,道:“果然是她。”

乔冒和秦桐都不由一怔,秦桐问:“你真的认识她?”

左人龙忙摇头道:“认是不认识,不过见过面,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秦桐紧张的问:“她的武功真的像乔冒所说的?”

左人龙冷冷一笑道:“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桐怔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朗声道:“好极了,这次来江南,除了要对付江海枫之外,还要会一会这位秦姑娘。李兄弟,她的模样儿到底如何?”

左人龙听他这么问,一股无名火起,冷笑道:“冷似冰霜,艳若桃李,只怕你无福消受!”

秦桐没有听出来他的语气不善,反又大笑了起来,大声道:“我秦桐生来这种脾气,宁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你二人既把这位姑娘说成如此模样,我却非要把她弄到手中给你们看看!”

左人龙剑眉一挑,可是他随之叹息了一声,没有开口,乔冒却尖声笑道:“秦少爷,你要真能把这个小妞弄到手,我一股青烟乔冒才打心眼里佩服你!”

秦桐哼了一声道:“往后瞧着就是了!”

一皱眉,冷然又道:“江海枫既来西湖,不用说这位姑娘也来了这附近了,我们不可大意!”

一股青烟乔冒道:“所以要等燕、朱他们人都来了,才好下手!”

秦桐冷笑道:“你们来不来都一样,依我看来,事不宜迟,我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乔冒算了算,道:“连这位新来的李兄弟在内,一共是十多个,人手还是太少了!”

秦桐冷笑道:“已经太多了!”

一股青烟乔冒一怔道:“秦少爷,我看这事情莽撞不得,一个打草惊蛇;尤其是那姓江的,可是一个棘手的人物!”

秦桐哈哈大笑道:“你的胆子也太小了,既跟着我出来,你又怕些什么?现在你把人召集起来,我有话说。”

乔冒知道这位“秦少爷”少年气盛,武功也确实不弱,当时只得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须臾,所有的人都集齐了。

秦桐面对乱哄哄的人群道:“我召集各位的意思,是我们明天要开始行动了,你们要随时准备好,尤其是我那特制的火筒,要带好了,明晚听我号令出动!”

左人龙不由心中一动,他还不知道秦桐所称的“火筒”是个什么东西,当时也不敢多问。

秦桐又说了些应该注意的事情,大伙就散开了。

天山之星左人龙等大家散后,笑问秦桐道:“江海枫的住处,你知道么?”

秦桐点头道:“自然知道,只是现在不能告诉你。”

左人龙心中暗笑不已,又道:“方才秦兄所说的火筒,是一种什么玩艺儿?怎么小弟还不知道呢!”

秦桐冷冷一笑道:“你自然不知道,这是我独家发明的一种东西,威力之大,无与伦比。”

左人龙笑道:“既如此,可否取过来给我看看?”

秦桐笑道:“看看自是无妨,如你需要,我可奉送你一筒;只是所用火葯,现在还不能给你。”

说着从他随身行囊内,取出了一个一尺四五寸长短的筒状东西,递予左人龙道:“这一支送给你。”

左人龙道了谢,接过仔细一看,却见是一长竹筒,外面缠有精铜的铜丝,最外层,涂有厚厚的一层浓漆,一边有一个弹簧的拉手,另一端,却是一个核桃大小喷口。虽很简单,可是看起来很精巧。

秦桐冷笑了一声道:“有了这种东西,那江海枫就是肋生双翅,谅也逃脱不了!”

左人龙又套问他如何用法,秦桐却笑道:“你何必急在一时,明天就知道了。”

说完打了一个哈欠,倒在床上,道:“睡吧!”

左人龙内心打定了主意,也不再多说,解衣上床,秦桐又吹灭了灯,不久二人相继睡去。

差不多子夜的时候,江海枫正在浓睡之中。

忽然——

他为纸窗上的一粒碎石子儿的碰撞之声惊醒了,当时匆匆下地,却闻一人沉声道:“海枫兄醒了么?”

江海枫双手向外一挥,窗户大启,低叱了声:“哪一个?”

一声浅笑道:“不速客左人龙来访,请兄勿惊!”

声起人现,白影一闪,海枫已见面前立着一个白衣少年,再一细看,正是天山之星左人龙!

他不由又惊又喜的上前一步,握住左人龙的手,惊问道:“原来是你,怎么这个时候来此?”

左人龙回头举手,把窗子关上,这时海枫已点上了一盏灯,笑向左人龙道:“左兄可是有什么急事?”

左人龙点头笑道:“正有一事要告诉你!”

遂把秦桐明日来犯之事说了一遍,江海枫听后又惊又怒,当时冷笑了一声道:“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个孽徒,居然还有脸来见我?很好,我倒要看一看他如今有了些什么了不起的功夫,竟敢自动来此找死!”

左人龙又把火筒之事说了一遍,江海枫冷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逞能!”

又笑了笑道:“难得你来此报信,何妨留此,你我剪烛夜谈如何?”

左人龙含笑道:“我现在必须要回去了,否则时间一久,那厮醒后起疑反倒不妙。明晚我定相机而行,助你一臂之力就是!”

说罢,匆匆推开了窗户,举了一下手,穿窗而去。

江海枫微微有些扫兴,想不到秦桐居然如此无耻,竟自甘心与盗为伍,谋陷师兄,当时忍不住热血沸腾,真恨不得马上能手刃了他,方消心中之忿。

凉夜嗖嗖,室内是孤灯一盏。

江海枫既已起来,就不愿再睡下去,他推开房门,走到殿院之中,只闻四外虫声噪耳,天空闪烁着无数的星斗。

夜色茫茫里,他生出了无限感慨,目前的情形,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想到师父误听师弟之言,如今落得冤死海岛,死不瞑目;而秦桐狼子野心,居然又居心险恶,谋陷师兄,真乃罪大恶极。

他想:这种人要是再任他活在世上,那也太无天理了!

他于是又想到,明日秦桐等大举来犯,自己少不得又要大开杀戒,使自己不安的是,这“石矶寺”乃是佛门善地,要是沾染上血腥,岂不是大大的罪过?

当下思忖了一阵,也确是无法,只得又怏怏地回房。

第二天清晨,江海枫似乎变得更冷静了。

他走到铁掌黑鹰娄云鹏的房内,见娄云鹏正在调弄着他的鹰,看到海枫进来,就笑着道:“这几天闲着没事,吃了睡,睡了吃,一天是三个饱一个倒,你看看,我都长了膘了。”

说着拍了一下腰,海枫冷冷笑道:“大风雨之前,总是有一阵平静的,你还怕没有架好打么?”

娄云鹏怔了一下,知道他话中有因,问道:“怎么,又有什么消息吗?”

海枫一笑道:“说真的,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娄云鹏嘻嘻一笑道:“想死又怎的?想活又怎的?”

海枫笑眯眯地道:“想死你就留在此地不动,想活现在赶紧逃命,还来得及!”

铁掌黑鹰面色一变道:“这不是玩笑话吧?”

海枫冷笑道:“我从来不开玩笑,老大哥,我看你还是逃命去吧,这一次可又比上一次更厉害多了!”

铁掌黑鹰慌忙问故,江海枫遂把昨夜左人龙来说的事说了一遍。

娄云鹏闻言之后,发了半天的愕道:“原来是这么样的,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娄云鹏这条命,本来也是拣来的,就算是搁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值得。兄弟,你不要为我担心!”

江海枫不由十分感动,当下笑了笑道:“我也知道,要叫你走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我那师弟秦桐,他是一个极为阴狠之人。这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武功虽不及我,却也差不了多少,你可得好好提防着!”

铁掌黑鹰娄云鹏冷笑道:“放心吧,我会照顾我自己!”

海枫淡然笑道:“那就好,走,我们去找老和尚去,咱们的事,不能连累了他们!”

说着出房,直向内殿行去,娄云鹏也自后跟上,中途遇见一个小沙弥,海枫就笑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月黑风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