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19章 江东浪涌

作者:萧逸

“君子有成人之美”,在江海枫暗中观察左、席二人交往情状之后,内心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因为左人龙、席丝丝二人无论就才识外貌,任何一方面来说,都是确堪匹配的。

难得他二人两相缱绻,并驰江湖,如能结为眷属,该是多么理想!

因此,他才有意促成他二人这一段姻缘。

他本意想要见见左人龙,可是正因为有了这种想法,乃感到有些不便!

天山之星左人龙的那种脾气,他是了解得很清楚的,所以他才暗中入室,取走了师门二物,留下书信,扬长而去。

对于席丝丝,江海枫自始就没有敢动“情”字这个念头,他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看她是一个涉事未深的小姑娘,可是他所喜欢的却不是这一类型。

如今,他做了这件事,仿佛轻快了许多,可是,不知如何,内心深处却不期然产生一种孤单落寞的感情。

离开了苏州,他一径奔向无锡,因为据他推测,秦桐是想坐船直去南京,在南京会合了朱奇、燕九公之后,再来对付自己。

江海枫洞悉秦桐企图后,非但不惧,并即刻产生一种迎头痛击的构想。

这件事情一天不了,他也就一天无法安心,干脆两笔账作一笔算,和他们作一个了断,心情倒可爽快些。

当日到无锡,第二天就抵达了江阴。

在此他看见了浩浩荡荡的江水,舟樯密布,江帆如云,自此上达金陵,不过两三日的水程。

江海枫沿途风尘,早已疲倦,今日得乘轻舟,倒是一件快心的事情。

讲好了船价之后,他就把马赶上了船。

这是一艘双桅大帆船,乘船的客人有数十人之多,牲口也不少。

满载后,这艘船就起锚而行。

江海枫途中并不和任何人搭讪,他只是浏览沿途的风景,晨昏看着日出和日落,心情也就不自禁地为之开朗了许多。

第二日的黄昏时分,这艘“海鸥”号的大帆船,已经到了苏省水陆通邑镇江。

只见舟船云集,乱成一片。

船家把船靠拢之后,有些客人下船,有些客人上船,上上下下,十分频繁。

镇江是一个大镇,街市十分热闹,海枫既到此,理应下船一游才是,何况船要明晨才开,有的是时间呢!

他于是把马留在船上,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手持一柄折扇,风度翩翩地下得船来。

临岸时船身与岸边还有一段小小的距离,其间搭以板桥,两旁有很长的扶绳。

江海枫也像一般人一样的,扶着绳子慢慢地走下去,船上下来的人极多,人挤人很是热闹。

忽然他身前的人一阵乱叫,有人道:“不好!不好!这老头儿要掉下去了!”

其他的人,也大声道:“快拉着他!快!”

海枫心中一动,忙应声前去,只见一个年愈古稀的老人,一身灰布长衫,足登皂靴,身材很是瘦削;一头白发,其白如银,前额上部,已秃落得稀稀落落,后面那些白发,长短不一,竟连发辫也不易结,就像鹦鹉似地散乱着,样子很是不伦不类。

这老人像是喝醉了酒,嘴里咭咭咕咕,不停地说着一口道地的苏州话,很不容易懂!

只见他左手拿着一个瓷酒坛子,右手抓着半只油鸡,不时地咬上一口。

他就是这么一路斜斜歪歪地直向这条大船上行来。

海枫见他虽是醉态十足,足下也是歪歪斜斜,可是步法却是不乱,脚下所踩的地方,也都是有惊无险,只是看起来吓人得很。

就这样,这个老人闪闪晃晃地走了过来,搭板上的行人,看到这种情形,无不闪身相让,生恐被他撞下水去!

江海枫不由冷冷一笑,他已经看出了,这个老人必定不是一般人,他之所以如此,定是有心伪装而成,但究为何故?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个老人酒气熏天地,已走到海枫近前,忽见他身形一偏,直向海枫身上倒来。

江海枫并不闪躲却淡然一笑道:“你这是怎么走路的?”

说着右手向外一伸,装着去拉老人的腕子,而事实上却是向他手腕“曲尺穴”上拿过来!

老人身子本已倒向了海枫的身上,这时却忽然向右面一翻,口中含糊地道:“好家伙!”

只见他右手拿着酒坛的手,向下一沉,不偏不倚的躲过海枫的这一手!

江海枫不由大吃了一惊,微怔之下,这个怪老头已疯疯癫癫地走了过去。

海枫回过身来,正要发话点破他的伪装,可是转念一想,就又闭口不言了。

因为江湖上形形色色的怪人很多,自己行侠江湖,已经惹了不少的麻烦,何必再另树仇敌多惹事故?

所以他虽觉出对方身份可疑,却把临时到口的话忍住不说,内心不免惊疑的是,以自己如此的造诣,出手擒敌,竟吃对方轻描淡写的就躲开了,对方老人武功之高,也就可想而知了。

江海枫略为惊愕了一下,遂一笑,重又转过身来,直向岸边上行去。

他上了岸,才觉出已是掌灯的时分,家家户户都点着了灯,大街上更是插满了形形色色的灯笼。

海枫找了一家小馆子,叫了两笼“小笼汤包”,一碗汤面,吃得很是有味。

镇江的“金山寺”他是闻名已久,只是并没有来过,饭后问了路,就徒步向金山寺行去。

当初白素贞斗法海的一段故事,也就是发生在这个大和尚庙之内,虽是小说野史,但是传闻却是极盛一时。如今在这规模庞大的寺庙内走走,想起白青二蛇,与那位多情的许仙来,也颇令人玩味!

他一个人这里走走,那里看看,直到深夜,才赶回船去。

船头上挑着两盏小风灯,此外并有许多四角灯,照得很是明亮!

他上船之后,最关心的是他的那匹马,见它好好地拴在舱后,前舱的客人,都已入睡了,偌大一座船,却显得鸦雀无声。

海枫一个人踱出舱口,只见当空一轮皓月,映衬着江水,变幻出金蛇万条,隐约有些船阁的倒影,却像是幻想中的“海市蜃楼”一般。

他忽然想起,原来中秋节快到了,无怪这天上的月色,看起来觉得分外地明亮!

他向船头上走了几步,意外地发现到,那个白天喝醉的老人,竟是一个“大”字形的,平平地仰睡在船头舱板之上。

这时候鼾声正响,好梦方酣。

江海枫不由心中一动,就站住脚不再前行。

他趁这个机会,要好好的观察一下,此老到底是一个何等人物。

于是他就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细细去观察,只见老人身材端的很高,一双大脚足有一尺四五寸长短,两只大手上戴着四五个各式各样的宝石戒指,闪闪地发着亮光。

他那张老脸,在月光之下,显得十分苍白,看起来白得可怜。

江海枫在海岛十年的孤处,皮肤由于很少接触日光,已经够白了,可是和这个老人比起来,却是差得远!

这么望了一会儿,江海枫也就越敢断定,这个老人必不是一般常人,定是大有来路。俗谓“河水不犯井水”,自己还是少惹他为妙!

想着就由他身边轻轻地绕向船舷,刚离开老人身边数步左右,突然感觉到一股清风自身边飘过。

江海枫是何等样的人物,当下倏地一个猛转身,不由面色地变色,心说:“好快!”

原来方才睡在船舱上的那个瘦老人,这时竟失去了踪影。

他惊疑之下,不禁也有些微微发怒。

因为这个老人,在自己身边如此卖弄玄虚,分明是一种轻视,自己与他素昧平生,此举究竟是何用心?

江海枫内心虽是惊怒参半,可是外表却是一些也不显现出来,他横目往附近江面上一扫,只见舟船虽多,可是像这么大的帆船,却是不多见。

一望之下,他也就知道,这个老人必定是藏在这条大船的桅杆之上。

当下冷冷一笑,一双足尖,轻轻往舱面上一点,“嗖”的一声,已把身躯拔了起来,翩翩如一只大鸟一般,已落在了一面大帆之上!

就在他身子落下的同时,一条灰白的人影,蓦地也升了起来,带着老人的一声长笑却向另外的一根桅杆之上落去。

江海枫冷笑了一声,心说:老儿,你哪里跑!

只见他身形一晃,就空一折,已如同一支射出的短矢一般,直向老人身后追去。

那个瘦长的老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对方这个少年,竟会有如此惊人的身手。

这时见状,口中咳了一声,右足尖点在了一根桅杆上,全身蓦地向下一甩,仅凭足尖倒挂在桅杆上!

江海枫身形向下一落,到此他也难保缄默,口中嘻嘻一笑道:“老朋友,玩什么花样?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咧!”

只见他上身猛地向前一探,右手却施出一招贯穴手,直向那挂着的老人身上打去。

老人口中怪叫了一声道:“哟!好厉害!”

大脚一翻,一双肥大的袖子,倏地往两下一起,就像一只穿帘的燕子一般,“嗤”的一声,竟自飞到了另一艘大船之上!

江海枫大吃一惊,虽只是三招两式,可是他已可断定出,这个老人的武功,简直高不可测,自己也许就不是他的对手!

这种感觉令他又惊又喜,中原之行,到今日,自己总算是遇见一个大大的劲敌了!

他剑眉向两下一挑,冷哼道:“老朋友,我们是不见真章不散!”

双腿一曲一弹,就像是一枚弹出的弹子一般,“嗤”的一声,就空射了出去,仍然是紧逼着老人之后,猛袭过来。

这一次,那个老人,似乎也知道不动手是不行了。

因为江海枫逼得大近、太紧,他再想逃走已是无及,只听他沙哑地一笑道:“江海枫,你真要跟我动手么?”

发话之间,上半个身子霍地向后一翻,一双大手交叉着向外一分,一左一右,直向着海枫一双“气海俞穴”之上猛扎了过来!

海枫一听来人,居然直呼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禁愕了一下。

他心中立刻想到了,不用说,这必定是敌人买通好了的人物,特意前来对付自己的。

由是,他本来秉性的一些仁厚,也不禁一扫而空,怒火厉烧,猛哼了一声道:“你呀!还差一点儿!”

一面说着,身形向后面“霍”地一坐,凹腹吸胸,老人一双长手,竟扎了一个空!

江海枫手下这时再也不客气了,他横过右臂,用出了八分的内力,施出了“铁胳臂”的横练功夫,直向老人当胸撞去!

他足下站在一根船桅杆之上,仅仅只容下一人,这一撞之力,老人又是没处落足,看起来是极危险,一个不稳,非要摔下去不可。

可是老人果非泛泛,他之所以敢找江海枫挑战,当可证明他绝不是一般所谓的自来送死。

就在江海枫这一式铁胳臂,眼看已快要撞在了他的身上之时,这位老人家,忽的发出了山羊似的一声怪笑,以一口苏州官话道:“好厉害呀!江海枫!”

只见他身躯向前一贴,不退反迎,容得江海枫的膀臂,已经沾在了他的衣服之上,他才猛地向后一缩,快慢先后,竟是和江海枫所发出的招式一般无二。

如此一进一退,竟是丝毫也没有伤着他的肌肤,这种惊人的“贴”字诀功,真可说是已经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江海枫惊心之下正要抽招换式,二次用重手法伤他,可是老人一只大脚,已经抢着踏上了桅杆之上。

这种情形,等于是两个人会合在一根桅杆之上,而杆顶不过比拳头大一点!

二人之中,必然会是一人要落身而下!

这种情形,迫使得二人几乎是同时出招,他二人不约而同,双双全都是双掌齐扬,施出了厉害的掌力,四掌交击之下,发出了“啪”的一声,那根大桅杆,发出了“吱吱”的密响,整个船身都动了起来。

二人在这种情形之下,不约而同的各人都往起一腾,分向两边的另外的两艘船上落了下去!

黑暗里,他们起得是那么的快,落下又是那么的准,几乎是不差毫厘,各人已分落在了两根桅杆之顶!

遥遥对望之下,他二人内心都不禁生出一种钦佩之感,那老人遂低笑了一声道:“小伙子,你这里来!”

语声一落,只见他整个身子已腾了起来,如同星丸跳掷一般地,在这为数整整十艘的船桅之上,此起彼落,其快如风一般地飞驰跳动着。

江海枫这时已知道,自己今夜,算是遇到了棘手的人物了,他内心不敢存丝毫大意!

见此状况,他已猜知老人想同自己在轻功提纵术上较量,自是不甘示弱。

他一声不哼的,把师父的轻功提纵之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江东浪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