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20章 地荒情天

作者:萧逸

迎面卷来了一个浪花,水溅在二人身上,寒冷激骨,水面上忽露出半截石礁,惊险无可名状。

船掌柜的吓得高叫了一声道:“小心石头!”

只见江海枫身形在木板上一扭,这一块船板忽然一个左闪,竟躲了开来,船主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哭丧着脸,道:“我的爷,这种天,你还想往哪里跑呀?”

海枫仍然一只手紧紧挟持着他,闻言冷笑道:“你放心,我们两个谁也死不了!”

船主冷得直发抖,牙关克克发响,在海枫的腋下直哼哼,口中尚自骂道:“坏良心的两个王八蛋,害得我好惨,我早知道他们不是东西,现在可好了!”

江海枫冷笑道:“早晚有一天,我会遇见他们的,这两个水贼太狠太毒了!”

黑茫茫的水面上,真可谓伸手不辨五指,所幸江海枫那过人的目力,尚能勉强地辨别出方向来!

这时他不停地以两只脚,时重时轻地操纵着这块木板,使它向岸边找去。

船掌柜的哎哟着道:“大爷!你快放下我吧,我的腰可是要折了,啊哟!啊哟!”

海枫苦笑了笑,方自把他往船板上一搁,忽然自背后来了一个大浪,一下子整个船板都翻了过来!

船主“哇呀”一声大叫,一下子就给翻倒出去了。

江海枫惊忙之中,一提丹田之气,“嗖”的向前一窜,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岸上。

那个船掌柜的也是凑巧,这一下子,正正好,也给送到了岸上!

只是他这种上岸的法子,可就和江海枫不同了,只听得“扑通”一声,摔了他一个狗吃屎,鼻子脸全都被擦破了,躺在地上直哼哼!

江海枫走过去,扶起他道:“要紧不要紧?”

船主一只手抹着脸道:“我这条命是不行了!”

海枫恨道:“不要瞎说,我都不要紧,你更死不了!”

船主抹着脸上的血,抬起头道:“大爷你也负伤了?”

这一提起来,江海枫只觉得后腰胯上,一阵火炙炙的痛,吃雨水一淋,更是如同针扎一般,用手一抹,热糊糊的全是血!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道:“不要紧,我们找一个避风雨的地方躲藏才行,要不然要淋坏了。”

船主揉着眼,四下看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可是一点也看不见!”

海枫道:“我带你走!”

说着就拉着他的袖子,往前大步地走着,只听见眼前轰轰水响,水势分成千万小股,顺山流下,二人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行着。

不一刻,海枫就找到了一个能避风雨的崖口,他夹起了船主,身形一起一落,已来到了崖前,探身进到了崖口之内。

这才看见,竟是一个方形的石洞,洞内倒很干燥,尽管是崖上风狂雨暴,这洞内倒是温暖如春!

江海枫放下了船主,一声不哼地坐了下来。

船主脱下了衣服,一面擦着头上的血、身上的水,一面仍然不停地打着冷战。

海枫解下了背后一个行囊,这是他随身所带的一个简单行囊,为油皮所制,所幸尚还没有进水!

当时他找出了两套衣服,递给船主一套道:“你先穿着,快换过来,等会儿找些柴点火烤一烤,要不然,你这种身体可受不了!”

船主接过了衣服,叹了一声道:“大爷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

海枫打断道:“算了,这个时候还说这些干什么!”

二人匆匆换上了干衣服,立刻就好了许多,船主却靠着墙角不停地呻吟。

江海枫知道他是受了水寒,如果不能立刻发汗,就可能大病一场!

当下他匆匆找了火折子,抖手把它弄亮了。

闪闪的光影之中,他打量了一下这个栖身的石洞,见墙角堆有不少的干草,正中有一张八仙桌,不过已断了两条腿。有一盏破瓦灯,搁在一边!

有了这些东西,他就不愁了。

首先,他把那盏破灯点着,然后理了一下干草,把船主扶过去睡下。

不一会儿工夫,那位船掌柜的,已浑身火热,连话都说不清了。

江海枫叹了一声,抽出了剑,把那张八仙桌很快地劈成了小段,就在洞边,升了一堆火。

船主抖着坐起来,道:“大爷,你别张罗我,我睡一会儿就行了。”

海枫微微笑了笑道:“你放心,我给你按摩一下,只要一出汗,就不妨事了!然后……”

他向洞外看了一眼道:“我还要找那两个贼去!”

船主一听,精神大振,挣扎着道:“对!找着了他们,我要与他两个拚命,他奶奶的,他们还算是人?人能做这种事?”

说着又哼了一声,就又坐下了。

江海枫一笑道:“这些都不慌,我相信他们跑不了的!”

洞内已渐渐热了,江海枫就走过去,叫他睡平了;然后施展出“大推拿过穴”之法,不一会儿功夫,这位船主已沉沉睡了过去。

在他睡着的时候,全身上下出了一身大汗,寒气也就不葯而退。

江海枫这时才开始慢慢地包扎着自己的伤,所幸那高个子贼人这一篙,并没插正,否则江海枫许就丧命在他这一篙之下!

洞外雨势,虽较先前小了许多,可是听来仍然可观,江海枫折腾了半夜,也不禁有些倦了。

他盘上了双膝,静静运用了一会儿气功,吐纳调息了一会儿。

这样他很快地就又恢复了原来的体力,除了后胯上的伤,还隐隐作痛之外,其余各处全都无异往常。

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开也就微微明了。

外面风也停了,天上仍飘着纤纤细雨,山水哗哗地流个不住。

船掌柜的也醒了,他翻起身来,忽然大声道:“爷,我给你磕头!”

说着就跪了下来,江海枫忙把他搀了起来,笑问道:“好些了么?”

船主连连点头道:“全好了!走!咱们快去找找看,大概还有人没死!”

一言提醒了海枫,他立刻找出了一袭油绸子雨衣,递给那位掌柜的道:“你披上,咱们走!”

船主本当不接,可是自己知道,面前这个青年,是一个身负奇技的侠士,自己可不能再病倒,给他添麻烦,就接了过来,汗颜道:“大爷你呢?”

海枫一笑道:“这点小雨算什么?我们快走吧!”

说着二人潜身而出,洞口淌下的水,就像是一层水晶帘子一样,差一点儿弄了二人一身。

他们一路攀附而下,眼前是浩浩的扬子江水,风平浪静,一泻千里,此时此刻看来,你绝不会想到昨夜的狂风暴浪,船毁人亡之惨状!

水面上飘浮着不少破桌烂椅、衣服被褥,都是从上流飘下来的,可以想见,受难者绝非仅此一舟!

他们来到了岸边,惊起了一群海鸥,纷纷鼓翅而飞,前行几步,却见有一方石碑,上刻“武岭”二字。

那位船主怔了一下道:“原来这儿是武岭!”

说着冷笑了一声,站住脚,想了想道:“爷不是要找那两个家伙吗,这一下他们大概是逃不了啦!”

海枫一惊,道:“为什么?”

船主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道:“武岭这个地方,听说是强盗窝,一般水面上的贼人,都在这个地方分藏,因为这地方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地方上水师围过两次都没有奏效,以后就没人问了。后来上面的贼都跑了,可是一些零散的贼人,却都在这里打尖分货。”

说到这里,冷冷笑道:“昨夜那两个家伙,看样子倒像是内行贼人,本事又高,他们选择在这里沉船,我看八成是上了武岭了。这地方,他们一定还藏着船,我们细心找一定找得着他们!”

海枫想了想,道:“这高矮二贼,你以前认识他们么?”

船主摇头叹道:“我要是认识他们,打死我也不能叫他们上船呀!啊……”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面色大变道:“我想起来啦,这两个家伙别是有名的白脚金顶吧?要是这两个家伙可就讨厌了!”

海枫皱了一下眉道:“什么白脚金顶?”

船主翻着眼道:“大爷!你连自脚金顶这两个人都不知道呀?”

海枫摇了一下头,船主道:“这也难怪,你是外乡来的,要是在水面上常跑的,没有一人不知道他们两个人!”

海枫冷冷道:“你说清楚一点!”

船老板打着哆嗦道:“白脚金顶,听说这两个人一高一矮,高个姓卜,矮个姓江,叫什么可就不知道了。据说那姓卜的,爱穿白鞋,故名白脚,矮个子是秃头,就叫金顶!”

江海枫点了点头道:“这就不错了!这两个人在水面上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船主皱了一下眉道:“毒辣阴狠,武技高强,他们二人听说是从未曾失过手,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们!”

说着用力地跺了一下脚道:“其实他们两个一来,我就看出来不妙,我真糊涂蛋,竟会没有想出来是他们!”

海枫冷冷笑道:“事已至今,你还后悔什么?不过,江湖上的恶人我也见得多了,像他两人这种谋财害命的毒辣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识,我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船掌柜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他道:“江大爷,你老的大名,我也是久仰了,你要真能把这两个恶棍捉住,我还要叫他赔我的船!”

海枫一声不哼的顺着岸边向前慢慢的走下去,船掌柜的在后面跟着!

大风雨之后,江面上没有一只行船,江水变得比往常还要混浊不清,势如奔雷,水势湍急。

这“武岭”说白了不过是江心的一片小孤岛而已,其上多是岩石秃壁,就连树木也甚为稀落。

他们两人很快的沿着岸边走着,海枫边行边点头道:“你猜的不错,这两个狗才,一定还在武岭之上,只是白天很难寻找他们,我们先回去,天黑了再来!”

掌柜的听到此,不禁振奋了许多,他一心想着他的船!

二人又回到了原来的洞内。

这时候,天上的乌云渐渐的散了,那纤纤细雨也停了下来,阳光偷偷的在中央露出睑,大地又为它的金色霞光取代了。

他们在洞口,可以鸟瞰这“武岭”的整个岸边,很清楚的观察这四周的一草一木,如果有人经过,也很明显的可以看见!

这是一个意外的发现,江海枫不胜惊喜,他对船老板道:“我们一人搜查一边,不可放过他们一人!”

船主点了点头,于是各人注意一边。

就在海枫的话声一落的当儿,那船主忽然“咦”了一声。

海枫忙回过身来问是何故。

就见他手指着远处,奇怪的道:“江爷你看那儿是什么玩意儿?”

海枫顺他指处看时,却见武岭的另一边上,有一个长形的黑影,在缓缓的移动着。

那是一翻转的船身,船底朝天。

显然的,是有人在船身之下,以双手举托着它,所以它才能走!

看到此,江海枫不由冷笑道:“他们果然没有走,你在此不可离开,我去去就来……”

船主怔了一下道:“那是个什么玩意?我眼睛不大好,看不清楚!”

海枫道:“是一只船,我去看看!”

说着双手一按岩石,整个身子“刷”一声窜了出去,接着展开了身形,倏起倏落,一时间已扑近了那船,海枫身形也就慢了下来。

这一行近,果然看出,是一个人被罩在船腹之下,以两只手托着船舷向前走着。

走了几步,停下来,举起船来,向前看一看路,再继续前行。

如此,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一刻已转到了丛树的矮崖之前。

船又停了下来,接着由船下探出了一颗半秃的光头来,此人正是那号称“金顶”姓江的矮子!

海枫不由又惊又喜,连忙蹲下了身子。

就见那矮子,回头看了几眼,喝叱道:“开门,船来了!”

接着哗哗啦啦的一片响声,一大片矮树丛竟自动地挪了开来!现出了一个丈许大小的门来。

开门的正是“白脚”,他一只手高高地吊在脖子上,另一只手拉着一条长索。

长索通过一个滑轮,系在伪装的石门上,只需微微拉动,就可把门打开。

才只一日夜不见,这个姓卜的高个子,看起来,已有大大的改变。

只见他面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但是一双眸子,却是赤红如血,整个的面颊,看起来消瘦而又赢弱,简直不像是一个人!

“金顶”放下了手上的船,皱了一下眉道:“他呢?”

“白脚”回头望了一下,石墙遂即沙沙的关上。

海枫不禁心中一动,暗道:“听他口气,好似内中还有别人,我倒是不可太大意了!”

想着遂围着这附近走了一转,只见一片矮矮的山石,以及高矮参差不一的树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地荒情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