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05章 杨柳千丝

作者:萧逸

黄羊道长两番失手,心中不禁既怕又怒,尤其是当着一众门下弟子的面,他这张老脸实在是没有地方藏。

当时手中奇形铲倏地向上一抢,铲刃上两枚铜环“哗啦”响了一声。

这年高气盛的老道人,却乘势游身而上,足下踏着子午进身的步子,只一闪已来到了江海枫的身前。

他口中冷叱了声:“小辈,看铲!”

左臂向下一沉,右手奇形铲,挟着一股尖锐的劲风,自头顶上盘旋一圈,由左肩头上穿出,直取江海枫咽喉!

这一手施展得又快又狠,无奈他的对手太厉害了。

这一铲眼看已经临到了江海枫的喉前,但这位惯施奇技的少年,每喜于千钧一发之际,施出他超人的功夫!

就见他剑眉霍的向两下一分,身形陡地向下一矮,掌中大剑向上挑去。

只听得“当”的一声。

这声音极为清脆闹耳,就在众人眼花绦乱的一刹那间,黄羊道人的奇形铲,已自飞上了半空!

奇怪的是江海枫,也并不趁胜制敌,仍然是纹丝不动地站在当地,眉目之间,显露出一种胜利的微笑。

四周的众多道人,都不禁口中“啊”了一声。

黄羊道人身形踉跄而退,再看他右手五指,竟已皮开肉裂,鲜血涔涔流下。

这老道人想到自己一世威名,毁于一旦,差一点儿当场昏了过去。

只见他仰天惨笑一声,道:“道爷与你这小辈拚了!”

倏地奋身又上,十指箕开,施出周身内力,直向江海枫两肋之上抓来。

可是就在这刹那之间,江海枫的木剑,猛地一扬,看来就像是跳了一下。

他的表情,也仍然带着三分漠不经心的样子,木剑往上一举,剑尖无巧不巧的,正好指向了黄羊道人的心窝!

剑尖距离道人的前心,至少还有尺许远近。

但再看那位道爷,却像是一座石像似的,木然地立在当地,一动也不动了。

他一双手仍保持着前抓的姿态,一束五柳长须,被风吹得飘向一边,只是他的双足,休想移动分毫。

黄羊道人这种情形,一落在他身侧众弟子的眼中,众弟子立时俱都吓了个魂飞魄散!

只听一阵乱嚣,纷纷逃散了开去。

江海枫哈哈一笑,身形倏地纵了起来,起落纵跳之间,木剑频频指点。

一时之间,那些道人,全都给僵住了!

他们的姿态,或坐、或卧、或作奔跑状,面部表情则大同小异。

就在这清波湖边的草地上,这群黄衣道人,各作怪相地点缀着,看来真令人忍俊不禁。

席丝丝看到此情,不禁喜得跳了起来。

她娇笑着说道:“你真行,你把他们都怎么啦?”

江海枫缓缓收回了木剑,冷笑道:“我还以为黄羊道人有多大的能耐,原来也不过如此!”

席丝丝含笑走过去,细细地观察着那些道人,只见他们一个个眼眸圆睁,面如黄蜡,以手试了试他们的鼻息,不禁大惊道:“他们都死了!”

江海枫道:“你放心,他们一个也死不了,只不过是为我独门手法封闭了穴道,暂时受些痛苦罢了!”

他说完话,回过身来,冷笑一声道:“我想经此一戒,另两只老羊,也该有所警悟了,我们也不必欺人过甚,走吧!”

席丝丝本想借江海枫的武功,就势除去这三羊道观,以绝后患。

可是女孩子家心地到底软些,眼见这群道人如此痛苦的样子,也就不想叫江海枫再闹下去了。

当下哼了一声道:“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说着也转过身子,正想腾身上马,就在这时,忽然间得一声断喝道:“站住!两个小辈!”

二人回身一望,只见道观内拥出了大群人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着黑色道衣的老道人,满头的头发如黑墨染过的一般黑,一直披到双肩上。

这道人身高体大,腰可合抱,一双眉毛,也是其黑无比,像刷子似地向两边扫出去,隆鼻噘chún,面色更呈黑褐颜色。

总之,这道人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是说不出的威猛凶恶。

他一只手举着一面黑光铮亮的牌子,像是他的兵刃,也不知是何物所制,看来十分沉重。

这道人这种形态,一看就知是一个恶道!

他头上还有一圈金箍,紧紧地压在前额之上,正中镶了一块红宝石,在日光之下闪闪放着红光。

江海枫见此情形,已知此刻即使想要退身,也不可能了。

当下冷冷一笑,又转过了身子,席丝丝却吃了一惊,说道:“糟了,大概这人就是黑羊道长了,江大哥,你可得要小心一点儿,他手上那柄混元牌听说很是厉害!”

江海枫眉头皱了一下,叹道:“看来我又要杀人了!”

话尚未曾说完,又听得那道人声如劈竹似地大嚷道:“那两个小子休走,道爷来会你们!”

他身后的一群道人,更是如狼似虎地扑过来,口中纷纷叫着:“打!打!”

“绑上他们!好大的胆子!”

一刹那间,已涌至近前,为首那个黑衣黑须的道人,忽然站住了脚!

他那一双铜铃大小的眸子,不住在散立在清波湖附近的道人们身上转动着,这群道人,正是方才为江海枫以飞快手法点中而木立在当地的。

黑衣道人看了一阵,不禁怔了一下,旋即狂笑一声道:“雕虫小技,也敢在你家道爷面前现丑!”

他用手中那柄混元牌,向江海枫一指,嘿嘿地笑道:“小子!你凭着一手点穴功夫,就敢如此横行,实在是太不知自量了。告诉你,小子!这三羊道观内,连三代弟子都会!”

江海枫木然不动地望着他,黑衣道人目光内似乎要喷出火来。

他把手上的混无牌,交到身边一个弟子手中,挽了一下袖子,冷冷地笑道:“我先救醒他们,再来与你决一胜负。”

说着,信步走到一名黄衣道人身边,施出解穴的“闷掌”手法,一掌打向那名弟子的后心,就势一抓一推。

他满以为对方必定会即刻醒转过来,却不知江海枫的点穴手法大异于一般常规。

凡是经他这种手法点中的人,除了到时自解之外,若非他本人解救,那是任何人也解救不了的。

这黑衣长须的老道人,正是这座三羊道观内坐第二把交椅的黑羊道长。

他原以为凭自己一身绝异的武功造诣,解一下穴道又有何难?

这一掌打下去,五指同时贯注了真力内劲,一抓一捻,有活血畅筋之效。

谁知那名弟子,吃他掌力一触,口中竟自“啊哟”一声痛叫,身子“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黑羊道长道:“还不醒转?无用的东西!”

却见那倒下的弟子,在地上翻了个身,就再不动了。

更令人吃惊的是,他嘴里还淌出了浓浓的一口鲜血!

黑羊道长一见血呈紫墨色,就知是发自内脏,不禁大吃一惊!

他弯下腰,翻开那名弟子的眼皮,看到死鱼似的一双眸子,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因为这弟子已经死了。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江海枫,却由鼻内哼了一声,徐徐地说道:“无知的道人,你自恃武功,却送掉了你门下弟子一条无辜的生命,又怪得谁来?”

黑羊道人黑褐色的老脸,为之一红,江海枫冷笑了一声,又道:“你那解穴手法,只能解救一般封穴手法,要想解开我的手法,却是万万不能!”

黑羊道人气得浓眉一展,又上前一步,双手抓到另一名被点了穴的弟子肩上。

他施出另一种解穴手法,两股内力自掌心齐逼出来,往当中一合,这种手法名唤“双撞金针”,是解救一般被点中大穴重脉之人的特殊手法。

黑羊道长自信这一次必定能手到成功了,可是结果仍然和先前一样。

只见那名黄衣弟子“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紫红色的血液却由他双耳内淌了出来。

黑羊道长收回双手,满面羞惭愤慨。

江海枫微微一笑道:“你又害死一条性命,老道,你要是不信我话,何妨再继续下去!”

黑羊道长这时已不敢再对这少年人心存轻视了,同时使他更吃惊的是,黄羊道人赫然也在眼前一群之中,显然的,他也是为这少年点了穴了。

三羊观内三个道爷,除了白羊道人近年看破尘事,一心闭门修真之外,黑羊黄羊道人,无异已是这道观内的两个主人。

二人武功虽说有些距离,但是毕竟相差有限,这时黄羊道人既已被人家点穴制住,黑羊道人内心焉能不怕?

他怔了一下,嘿嘿冷笑道:“少年你报上名来,与我三羊道观究竟有何仇恨?快说!”

江海枫笑了笑道:“我名江海枫,因看不过你们这些道人平日在此胡作非为,特来教训你们一下!”他用手指了一下那些僵立着,不能移动丝毫的道人,冷冷地道:“他们是被我独家手法,凝住了血脉,明晨子时一过,自会醒转。你这道人却妄恃能为,反倒送掉了他们两条生命,不自惭愧,却尚敢与我争论,真是太不知自量了!”

黑羊道人冷笑道:“原来外传的那个江海枫就是你,我知道,你在莱州湾大闹渔港,又在各处行凶肆威,今天竟然又闹到我们三羊道观来了!”

这黑羊道长愈说气焰愈高,最后朝指怒骂道:“小子!今天你家二祖师爷爷要好好教训你一番,也叫你知道我三羊道观内也有能人!”

江海枫笑道:“这么说,你就是那只老黑羊了?”

黑羊道长浓眉一挑,血口骤开,大吼一声道:“道爷打死你这小奴才!”

只见他身形倏地狂飘而进,手中混元牌,带起一股强猛无比的劲风,直向江海枫脑门之上砸了下来。

说来也真是怪事,他的混元牌方自砸下,却见对方那修长的身子,霍地向上一长。

那情形看起来就好像是有意向他混元牌上反迎上来一般,黑羊道人口中“嘿”了一声,一振右臂,功力加到十二成,加速砸下。

只听“噗”一声,混元牌竟有大半截,切入泥土之内。

再看对方少年,衣襟轻飘,布履旋点,滴溜溜,已到了他的身后。

黑羊道长大吃一惊,混元牌二次又起,带起了漫空的黄泥,以“怪蟒翻身”的身法,霍地一个转身,只见江海枫离自己不及一尺。

他脸上带着轻蔑的微笑,道:“黑羊道人,你还不服输么?”

黑羊道人尽管是内心吓得直打哆嗦,可是嘴里却是不肯服输。

其实这种情形,已经太明显了,因为江海枫方才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制他的死命,只是没有这样做罢了。

想不到他的一番仁心,反倒更激起了黑羊道人的一腔愤怒。

黑羊道人双目赤红地哼了一声,混元牌向前胸一收,接着向外一吐,“棒打双狗”,向江海枫两肋上插了过来。

江海枫身形再次一转,右手本剑方要点出。

就在这时,忽闻不远处有人叱道:“道人快向前伏!”

海枫木剑上绝招,慾施的是一式“点天星”,正是准备直射道人背后“志堂穴”门,却为这人一嚷,破了先机。

他不由把木剑向回一带,没有递出,偏首一望,只见不远的柳树下,一个黑衣的修长青年,骑在一匹杂花马上。

这年轻人似乎正好由此经过,临时勒马看热闹,顺口叫了这么一句。

这时他见江海枫向自己看来,含笑点了点头,略为有些脸红。

江海枫心中不由动了一动,着实的打量了这过路人几眼,感到很是纳闷。

因为由外表上看,这人并不像是一个武林中人,倒和自己有几分相似。此人若非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奇人,就必定是一个寻常的读书人。

他正想开口问上一句,可是黑羊道长已再次袭到。

这一次,这个老道,竟以雷霆万钧之势,混元牌上运集了绝大的劲力,直向海枫腰间扫来。

江海枫容得他的混元牌临到了自己身边,这才身形向后一弯,腹下用力一收,黑羊道长的混元牌,已自扫空,由他身前擦了过去。

这个道人,连番失手,早已狂怒。

尤其是这一招,眼看成功,又成泡影,当时大吼了一声,左手突扬,快捷如电光石火一般地,又向江海枫左肩腋之下插来。

看到此,那边树下的骑马青年,忽又脱口叫了一声:“快下肩!”

江海枫内心更是一惊,因为这年轻的骑士,所说的正和自己的想法一样。

动手过招本是千钧一发的事,哪里还有时间让他多想?

可是江海枫生性好强,自己要施的招式,既先为别人道出,他就偏不再去施它。

这时他冷冷一笑,明明该沉肩回身,却偏偏一晃上身,右手木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杨柳千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