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08章 桑林一剑

作者:萧逸

天空中,雨停了,但是有浓浓的云块,沉沉地淤积着,似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朔风由桑树林中吹过来,吹过人们雨水未干的身体上,令人冷得发颤!

江海枫噙着热泪,紧紧抱着他这个朋友,这个古道热肠见危援命的老朋友。

他的挚情,深深地把江海枫感动了。

在往昔,江海枫一直认为,所谓人心,只不过是私慾与罪恶的窝藏所。人性中固然不乏良知的存在,但是却很少有能透过私慾而表达出来的,偶尔会有人发现,也不过是一闪而逝。就像是透过云层的一丝阳光,令人有莫测之感,因此也格外显得可贵了!

娄云鹏舍弃自己的生命,为了保全一个新交的朋友,他们之间,只不过是“萍水之交”,这种情操,是多么的感人!

江海枫这一刹那,始悟出了所谓情义的真谛,而人们常常对这两字有所误解。

他以本身之“元炁真阳”,透过手指,暂时闭住了娄云鹏的气海、俞穴,令气机不上不下,如此毒气便不致攻心,娄云鹏便可因而暂保残生。

江海枫紧紧地捧抱着娄云鹏的躯体,他的眸子里,除了泪痕之外,几乎全为愤怒占据了。

他那苍白的面颊,也许是因为雨水的冲淋,看起来显得更苍白了。

他的牙齿紧紧地咬着……

江海枫不再顾虑所谓的“杀孽”了,他以为,血债,必须用“血”来偿还!

在扑过了一个斜坡之后,桑树似乎稀少了,可是不远的前方,又有另一片更大的桑林横挡着。

桑树的叶子,被雨水淋得亮油油的,而树林中,显然埋伏着杀机!

江海枫左右地打量着,一条有如松枝似的大发辫,紧紧盘绕在脖子间,水漉漉地十分难受。

他在想:河间二郎,受此重创之后,可能已是“销声匿迹”,不复为患了;那么,另外还有些什么人物要与自己为敌呢?

想到此,他抖擞了一下精神,朗声对空道:“江海枫慾过此林,避我者生,阻我者死,绝不虚言,朋友们请三思而行!”

说完话,反手拔剑!

“呛啷”一声,宝剑出鞘,冷森森的剑芒,有如一道银虹!

他冷冷地一笑,正待揉身而进。

忽听一声狂笑,一人沙哑的道:“小朋友,你也太狂了!”

江海枫猛然驻足,怒声道:“你是什么人?”

那沙哑的声音继续笑道:“江海枫,你休问我是谁,我且先问你,你手上所抱何人?”

江海枫冷哼一声道:“是一个为义捐躯的好朋友,只是有我江海枫在,他是不会死的!”

那人呵呵一笑道:“小朋友,你错了!”

江海枫一面聆听此人说话,暗中却游目四盼,分辨此人藏身之处,以便猝而歼之。

可是奇怪的是,那声音仿佛是来自四方,又像是来自当空。

这不禁令他感到十分疑惧,当下强忍着满腔愤怒,不声不响。

那人冷冷地道:“这人你不说,我也知道了,他定是那个叫铁掌黑鹰娄云鹏的老儿吧?”

江海枫沉声道:“是又如何?”

那人嘿嘿地低笑了几声,慢条斯理地说道:“江海枫,我不说你是不知道的,这娄云鹏已服下雪山奇毒‘天蚕神砂’,不出一个时辰,他必定会一命归阴,这也是他背叛我等的应得下场。”

江海枫不由大吃了一惊,他早年曾由师父口中得悉,宇内七毒,其中之一即雪山的“天蚕神砂”,此砂系大雪山的白道人马玄子所炼制,据闻一旦中了此砂之毒非有此人的解毒丹,任你能人高士,亦莫能为力。

他本来以为,凭自己的开窍奇能,至多不过消耗些精力,也不难把娄云鹏的毒伤治好。

可是现在,他的心寒了。

他知道如果对方所言不虚,那么娄云鹏至多不过还能拖延一日的活命……

他是一个极有侠义气魄的人,在他突然想到娄云鹏的结果之后,不禁为之木然呆住了。

暗中人得意地笑了,他似乎看清了江海枫的一切表情,调侃地道:“江海枫,你扔下宝剑吧!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们就负责救回你的朋友怎么样?”

江海枫眸子里,闪出愤怒的光焰,冷然道:“你是做梦!”

那人哈哈笑道:“那么,你是忍心看着你的好朋友就此而死了!小朋友,你要知道,娄云鹏是完全为了你的啊!”

江海枫内心不禁一酸,可是他恼恨敌人这种卑下的手段,因此也就更不甘心就范。

当下他恨恨地道:“这么说,你必定就是白道人马玄子了,有种请出来说话,何必掩掩藏藏的?”

那人冷笑道:“也真难为你,居然还知道马老前辈,只是小朋友,你也太把我看高了,我还不配!”

江海枫哼了一声说:“那么你是雪山四魔之一?”

那人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冷冷地道:“你不必问我是谁,江海枫,我可是真的为了你好,你的一身功夫,确实不错,今天不说,往后我们还要借重老弟你……”

江海枫冷笑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要胡说,我只问你,你们可是朱奇请来,与我为难的?”

遂又一笑,冷然地道:“如果是他,你们可以问问他,年前在海岛上,江海枫以一口木剑,尚且连毙他们五人,不费吹灭之力,今天要是硬干起来,哼……”

那人哑着嗓子笑道:“得啦!老弟,今天的情形可不同了,你说的朱奇,我们不认识!”

江海枫怔了怔,心想此刻与他们说话,决无实言,还是往前面闯吧。

于是,他一只手把娄云鹏夹在肋下,一手仗剑,昂然向前面桑林行去。

才行了两三步,那人大声道:“江海枫!江海枫!”

江海枫怒目搜视,那人嘿嘿嘻笑道:“我劝你还是知趣些的好,我们手下不会留情的,我们是可惜你一身功夫!”

江海枫冷笑道:“我倒要看一看,你们谁能拦阻我!”

说着又待迈步向前,忽听得一声:“打!”

江海枫连忙身形向前一伏,单足着地,“犀牛望月”,猛地长身,只见一排三口飞刀,光闪闪的,直向自己全身射来。

他厉叱了一声:“去!”

手中剑向外一挥,“呛啷”一声,已把三口飞刀劈落在地。

那人口中赞了一声:“好!”又道:“还有这个!”

只听“铮”的一声,一片银光,如同蜂群似的向海枫涌到!

江海枫闻声已知暗器必然厉害,故早已探了一把金钱在手,这一次他头也不回地用“倒洒银砂”的手法,将一把金钱全数打了出去!

当空响起了一片叮当之声,那为数众多的飞刀,又被他全数击落在地。

江海枫这一把金钱,除了对付飞刀之外,竟仍有半数以上直向林中飞去。

这为数众多的金钱,果然把那暗中匿藏的人,逼得现出身来。

只见随着金钱飞射之势,一条人影,如同野鹤窜云一般地猛然拔起空中。

江海枫叱道:“朋友!你还想跑么?”

他虽然肋下夹着一个人,可是身形进退,仍然有如霹雳惊电一般,只不过是两个起落,已然赶到了那人的身后。

夜色里,但见对方似乎是一个身材瘦高的人,一身灰白的长衫。

江海枫追到他的背后,又冷叱一声:“打!”随着这声厉叱,右手长剑“白蛇吐信”,对准那人背心就扎。

那灰衣长人,鼻中冷哼一声,向前一伏身子,紧接着“刷”地一个转身,手上也亮出一口长剑,向外一抖,“呛!”空中溅起了一点金星。

这灰衣长人也有一身好功夫,他似乎已看出了江海枫手中之剑不是凡物,所以宝剑挥出,不敢直接接触对方剑锋,只在剑面上击了一下。

他整个的身子,在翻转的一刹那,倏地拔了起来,左手同时一提长衫,噗噜噜带出一片风声,直向左侧桑林中纵去。

江海枫好容易逼得此人现形,自然不能叫他轻易脱去!

只见他右肩一甩,那持剑的手,已发出一枚金钱,“嗤”一声,直向那长人身上射去。

口中同时喝了一声:“着!”

灰衣长人一声冷笑,长剑一舞,铮地一声,已把那枚金钱挥上半空。

可是江海枫这时,已如海燕掠波一般地扑了过来,口中冷笑道:“朋友,你颇有一手呀!”

长剑向外一抖,这一次竟使了一招“流星赶月”,向那灰衣长人双腿上削去。

灰衣长人忙把身子拔起三尺,可是江海枫好像早已有见于此,长剑也跟着上举,招式之快,有如电光石火一般!

只听得“沙”一声,那灰衣长人的一只粉底白靴,竟为他削下了一层,直把那人吓了个魂飞魄散。

灰衣长人身子一沾地,左肩向下一沉,可是江海枫又已赶到了他身后,不等他回身现剑,长剑已自递出,只听得“当”一声脆响,随声落下了两口飞刀。

这两口飞刀,刚自灰衣长人手中发出,即被江海枫长剑挥落在地!

江海枫紧跟着长剑向外一挥,灰衣长人身子向上一拨,江海枫忙又将剑向下一压,灰衣长人却又向一边闪了开去。

这两式看来轻灵已极,美妙极了。

可是如此却激起了海枫的怒火,这时那灰衣人大袖翻处,手中剑又以“秋风扫落叶”的疾式,向海枫拦腰斩来,江海枫心存轻视,一声冷笑,直立岸然。

及至灰衣人长剑递到,他才忽然发觉不妙。

忙以“倒踩莲花步”,向后疾退。

在江海枫来说,对方这种疾式,虽是凌厉,却仍然是显得太慢了,江海枫一退避过,双目一张,叱道:“看剑!”

黑夜里,但见长虹一道,有如寒夜坠星一般,只一闪,那灰衣长人便立即发出了一声惨叫。

紧跟着一只断臂,带着一口寒光四射的宝剑,飞向空中。

江海枫一抬右足,叱了声:“去!”

这一脚,直把那灰衣人踢得飞旋而出,一头撞在桑树上,顿时就昏死了过去!

江海枫此刻愤恨膺胸,哪里还会手下留情?

他一只手夹着垂死的娄云鹏,身形一起,又扑到那灰衣人身边。

只见对方是一个形容消瘦,头发半斑的老人。

江海枫的剑已举起,却挥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背后忽起一声厉吼道:“小辈,你敢!”

一股尖风,向他头后“脑户穴”上猛撞而到。

这“脑户穴”在玉枕骨上,乃是人身最致命的一处大穴,一经伤着,不论轻重,都有性命之忧。

江海枫虽是技高胆大,对此可也不敢稍微大意。

他连忙身子向前一伏,右手长剑带起了一道寒光,向脑后挥去。

那人身手不弱,一触即退,其目的只在去敌救人。

江海枫回过身子,那人已退出三尺有余。

只见他是一个面生虬髯的矮子,一身黑色紧身衣裤,双手各持一杆乌黑发亮的判官笔。

江海枫朗笑一声道:“好!我今夜倒要看看你们共有多少人,都有些什么了不起的功夫。”

那矮子沙哑着喉咙冷笑道:“江海枫,好言说尽,你仍然执迷不悟,这就怪不得我们了。你剑伤我拜弟孔亮,已和我雪山四侠结下了不解之仇,小子,你跑不掉了!”

江海枫一闻这人说话口音,就知是方才在林中发话之人,难得他自己承认是雪山四魔,所谓“四侠”,只不过是他自己往脸上贴金而已!

他点了一下头道:“很好,我久仰你兄弟四人各有一身不凡功夫,今夜倒要见识一下了!”

说到此,忽听背后有枝叶擦地之声,回头望时,已不见了先前为自己所伤那灰衣人的踪影。

他立刻就意识到附近埋伏的敌人,的确不在少数。

可是他艺高胆大,心境沉着,并未慌张!

当下他又微微一笑道:“来!来!都出来让我见识一下!”

说着弯腰把娄云鹏放在一棵树旁,立身仗剑,毫无畏缩之色!

那虬髯的矮子,一双眸子打量着他,掀chún冷笑道:“你刚才伤了河间二郎,已为你种下了死因,此刻伤了我拜弟长手孔亮,又和我雪山派结下了不解之仇,纵然今夜容你逃走,日后江湖,你也休想立足。小辈,你是初生犊儿不怕虎,等到真正怕的时候,就晚了!”

江海枫横剑而立,闻言只是冷笑。

他不敢离开脚下方圆之地,为的是娄云鹏就在一边。

可是那矮子却是太讨厌了。

他交叉着一双判官笔,叮当的乱碰,满脸胡须根根颤抖着,叱道:“小辈,你还不弃剑受绑么?”

江海枫仍然不言不动。

那矮子皱了一下眉,忽又一磕判官笔,身形倏起,往下扑落,双笔一上一下,一奔咽喉,一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桑林一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