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剑》

第09章 风雨使者

作者:萧逸

这阵鸾铃之声,来得好突然、好稀奇!

包括燕、朱二老在内,每个人俱都探头循声望去。

由于那匹白马奔驰得有似“风掣电驰”,他们也只能看见马上人戴的大草帽,和踩在马镫子里的一双小蛮靴;至于她的容貌如何,好像美得很,美得出奇,可是不过是那么“惊鸿一瞥”而已!

朱奇皱了一下眉,低声道:“奇怪!”

一股青烟乔冒眨动着一双小眼,由牙缝里直往里吸气,道:“哟!是个小娘儿们呢!小模样儿可还真不错呀!”

燕九公脸色一沉,微怒道:“乔冒,给我出来,你嘴可要洗干净一点!”

乔冒一缩小脑袋,嘻嘻笑道:“瞧瞧你,老爷子,我也只不过是顺口说一句罢了,我还能怎么样?”

白衣叟不禁一声长叹,不再做声。

他现在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如今竟和这一群恶人打成了一片,而事实上,江海枫又和自己有什么仇恨呢?

想到此,他就更懒得多说话了。朱奇这人,不愧是一个老江湖,他遇事心思灵敏。

这时他冷冷一笑道:“我看此事不妥,方才那个女子乃是有所为而来,我们得防她一防!”

燕九公哼了一声,不同意地道:“老弟!别疑神疑鬼了,人家就不作兴是过路的么?”

一言甫毕,后面又传来清晰的一声马嘶!

那匹白马竟又快如奔电似地驰了过来!

马上那个小妞,一只玉手轻轻扯着帽缘,嘴角微微绷着,一双明亮的眸子,似有意又似无意,向这一串三辆马车,扫视了一眼。视线是由帽沿底下透出来的,看得够仔细,但很含蓄!

这一来,连燕九公也怔住了。

朱奇更不禁发出了一声冷笑,至于一股青烟乔冒,这家伙差一点儿就由车上栽下去了。

他万分激动地道:“瞧这小娘儿们……”

朱奇一偏头道:“小声!”

乔冒把小脑袋一缩,低声道:“妈的!我看她准是姦细,别是那姓江的媳妇儿吧?”

朱奇一比手势,马车突然停住,他对乔冒道:“就照你说的,你去缀着她看看!”

乔冒不由一跳而起道:“好!”

好在他们每辆车子之后,都系着有马,乔冒解下了一匹翻身而上,朱奇冷冷地道:“可不能叫她看出你的意图!”

乔冒嘻嘻笑道:“这个当然,你们先走吧,她跑不了!”

他说着举了一下手,坐下那匹“火榴红”就泼刺刺地向一条岔道上窜了出去。

马车继续前行。

白衣叟燕九公冷笑了一声,道:“你什么人不好派,偏偏派他,这家伙能办什么事?”

朱奇皱眉道:“我是因为他人很机灵,轻功也还不错,这事情,我看只有他行。”

燕九公目望前车,道:“我们小心着前面吧!要是有事,也会应在江海枫的身上!”

朱奇也颇以为然,便向后面那辆车打了一个招呼,双双地驰上前去,一前一后,把江海枫那辆车子团在正中,每个人都提高了警觉,可是一直到家,并没有发生什么风波!

至于那一股青烟乔冒呢?

这家伙得了这么一个好差事,真是高兴得了不得,心里不禁在想:“妈的!江海枫我对付不了,难道说连一个小娘儿们也对付不了么?我好好缀上她,如果她真的是姦细,我就下手拿下她,否则的话,我就……”

想到此,他连骨头都酥了,足下加劲夹着,道:“得儿,得儿,快!快!”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那匹白马了。

也许是那马上的姑娘,觉得没有再快的必要了,所以就自动把马放慢了下来!

一股青烟乔冒,赶忙也把马放慢下来!

他摸了一下腰间的链子锤,心说,这家伙不能叫她看见,我得装着是一个赶路的商人模样才行。

想着他就把链子锤解下,藏在鞍子旁边,又把头上的瓜皮小帽向下拉了拉,得意地摸了一下他的小胡子。

然后,他就把马略微放快了一点儿,赶到距离前行的白马,不足一箭之遥。

慢慢地,又更近了一些,差不多已只有五六丈远近,于是他就眨了一下小眼,开始打量前面这位姑娘的模样。

那是多么美的一个倩影!

月亮底下,那是俏俊修长的一个背影,小蛮腰扎得紧紧的,使得那坐在鞍上的臀部更形突出,更加丰满动人。

那露在草帽外的青丝,随着微风飘呀飘的,青丝下隐现的半截粉颈,更有说不尽的玉洁韵致。

一股青烟乔冒眼都看直了,他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忽然,他发现那匹白马的后鞍之上,还栖着一头大鸟,乔冒心说:“糟!她还会放鹰呀,别是娄云鹏那头大老鹰吧,给它抓一家伙可不是玩的!”

他想着就仔细地去打量那头大鸟,结果发现不是的。因为娄云鹏那头大鹰他见过,个子比这个大;而且毛色也有所不同,那头鹰毛是黑的,这一头却是绿色的,样子也长得比较可爱!

他的胆子就大了,心说:“哪是他妈的什么鹰呀!分别是一只鹦鹉,女人玩鹦鹉有啥稀奇!”

这么一想,他根本连对方会武功的猜想也给否定了,胆子一大,形迹也就不免显得有些猖狂了。

他是河南人,河南梆子顺口溜了出来,唱的是一个小段:

“……也没有理头,也没有理脸,理了一个大屁股——在此后边。”

还要再接下去唱,却见那前行的姑娘,忽然勒住了马,回头看了一眼。

一股青烟乔冒吓得立刻也拉住了马,两眼发直,当他看清了那姑娘的脸之后,禁不住心内赞了声:“妙呀!”

可是他立刻又惊觉到自己神态有异,连忙低下了头,心说:妈的,我是怎么啦?没见过娘儿们吗?这还能办事情吗?

想着,却又止不住偷偷的看了前面那姑娘一眼,这一看,他的心又定下了。

原来那姑娘并没有怎么样,只是回顾了一下,就又回过头,继续前行。

乔冒的胆子就又大了,正要摧马前驰,忽见那姑娘一掉马首,直向驿道旁的一条小路上侧驰了出去!

一股青烟乔冒,赶忙勒住了马,心说:“好呀!敢情你已知道我是在缀你,所以想跑了。哼!小娘儿们!你可错啦,你也不看看我一股青烟乔冒是什么人。在我眼皮子底下,你跑得了么?不用说,必定是个女姦细!”

他稍稍停了一会儿,却见前行的姑娘,又回头向着他看了一眼,嘴角还像是带一丝丝微笑。

乔冒眼都花了,忍不住“哈”地一声,一磕马腹就追了上去。

他心里在想:这可是机会,趁四下无人,我先和你亲热一番,再把你带回去,交他们审问,你是个女人,反正不能说!

这么想着,座下的马可就放快了,可是那姑娘的白马更是不弱,泼刺刺就像是一支箭,一刹那已驰出百十丈以外。一股青烟乔冒小眼一翻,哼了一声,忖道:“你别跑,我要是追不上你,也不叫一股青烟了,你跑不了的!”

加速催动坐骑,自后紧紧赶了上去,前面的白马却忽在此时又慢了下来。

这地方四野荒凉,除了当空一轮皓月,四下真是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那白马上的姑娘,忽地翻鞍下马,像似在整理着马背上的鞍子。乔冒不禁心花怒放,暗道这可真是天从人愿了,此时再不下手,更待何时?

当下纵马赶到白马的跟前,勒住坐骑,开始打量这个姑娘!

可是那姑娘面部对着他的马,后面又有个大草帽,乔冒虽是近在咫尺,却是难窥她的芳容!

他不由咳了一声,厚着脸道:“我说这位大姐,你的马有了毛病是不是呀?”

人家没有理他,于是他又接下去道:“肚带子断了是不是?来!我内行,我来给你接上!”

说罢翻身下了马,那姑娘仍然没有答理他,乔冒色迷心窍,哪还顾虑其他。

他嘻嘻笑着走了上去,只见对方一只玉手,搭在鞍子上,映着月光,真可说是其白似雪,尤其是指尖上那晶莹如玉似的指甲,真令他望了销魂!

乔冒口中荡笑了一声道:“大姐,你的手可真嫩呀!”

口中这么说着,一只手竟往对方玉手上摸去,不想他的手尚未触及对方的手面,猛见那姑娘倏地一个疾转,二人几乎脸挨着了脸。

乔冒在这一刹那,看清了对方那副娇容,当真是“艳丽若仙”,秀美无伦,毕生仅见,当下不禁怔了一下。

就在他这一怔之间,只听得“叭”一声。

一股青烟乔冒,只觉左脸一痛,痛彻心肺,腮帮子都似乎要碎了!

他口中“啊”了一声,魂灵归窍,才知道竟是连口中的牙齿都被打掉了。

当下一阵乱吐,人也晃晃悠悠的跌出了七八步。

这时他才发现,那张秀丽如仙的面容,一刹那已变成了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那姑娘看着他,冷嗔道:“瞎了你的狗眼,你看错人了!”

乔冒虽不是多么了不起的老江湖,但是也算小有名头,在圈子里还很吃得开,他哪里受过这些?

姑娘这一掌,除了打掉了他四粒大牙,竟把牙床也打烂了,痛彻心肺,一时差一点儿要昏了过去。

惊怒之下,强作镇定地望着对方,哼了一声,道:“好个女贼,你……你竟敢打我,你家乔三爷,能受人打?”

说着奋身一纵,已到了姑娘近侧,两手倏地齐出,向那长身姑娘双肩上猛抓了下去!

不想他的手还没有抓到对方的肩上,那姑娘不知怎么身形一转,乔冒已抓了一个空,差一点儿栽了个狗吃屎!

这一惊,乔冒的头也不昏了!

他猛一个转身,站稳了身子,心中这才知道,今夜自己当真是找错了对象,误把瘟神当成绵羊了。

惊魂乍定之下,更见对方依然是背鞍俏立着,根本连一步也没有移动过。

乔冒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着牙说:“好呀!你果然是那江海枫一党的,今天乔三爷要给你好看了!”

说完忽地转身奔到他的马前,伸手把鞍下一双链子锤摘了下来。

双锤入手,先是“当”地碰了一下,紧接着揉身而上,链子锤一左一右,向那姑娘两处太阳穴上猛打过去。

姑娘冷哼了一声,娇躯向下一矮,乔冒的双锤“当”地一声碰在地面石头上,忽悠悠地又荡了起来。他不由吓了一跳,猛然往回一带!

可是他的动作,似乎是慢了一些,却为那姑娘劈手一把,抓在了链子上。

乔冒心想好个小娘儿们,你能有多大的力?

想着就用力地往回一扯,谁知不扯还好,这一扯,自己却差点摔了一交,整个身子向前一跄!

姑娘就势向前一探右手,乔冒的链子锤立时就到了她的手中。

一股青烟乔冒不由吓了一身冷汗,转身就想跑,却为这长身玉立的姑娘,一抬足尖,踢中了他的后腰。

乔冒“啊哟”一声,扑能栽倒在地。

这家伙赶忙地就地一翻,方坐起来,却听得“铮”一声,对方已是宝剑出了鞘,一口冷森森的剑刃,正指在他的胸前。

剑尖距离他前胸不及一寸,光华四溢,冷气袭人!

一股青烟乔冒吓得又是“啊哟”一声,脸色都变了。

只见那姑娘柳眉向两边一挑,娇声叱道:“动!动就要你的命!”

一股青烟乔冒连连点首道:“是!是!是!我绝对不动!”

姑娘冷笑了一声,道:“无耻之徒,你一路跟我,还当我不知道么?”

乔冒咧了一下嘴,道:“谁跟你啦?我的姑奶奶,你可别误会,我也是走夜路的……”

说着又伸了一下脖子,傻笑道:“得啦……算我无知,你高抬贵手,让我走吧!”

姑娘那双剪水瞳子里,泛出两股冷焰,真有不怒自威之概,她嘴角微微向上掀动了一下,冷冷地道:“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呀?我的奶奶!”

乔冒可真是急了,但对方少女,却是越发地慢条斯理,她冷笑道:“你的嘴放干净一点儿,否则可别怪我剑下无情!”

说到“无情”二字时,她的剑,微微向前一送,吓得乔冒连声怪叫了起来:“是!是!是!”

姑娘于是冷哼一声道:“你还当我不知道,你是从那马车上下来的人,想跟踪我,哼!”

说到此,双眸中更泛出了逼人的光焰,乔冒双手连摇道:“这……这……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少女冷笑了一声道:“你还想抵赖,看来今夜不给你一点儿厉害,你是不说实话了!”

说着宝剑又向前一送,乔冒吓得大嚷道:“我……照实说!”

可是已经晚了一点儿,只觉得左耳一凉,鲜血溅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风雨使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霜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