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楔 子

作者:萧逸

九华山一角,岳家祠堂。

荒凉、萧瑟、破碎,再也没有什么词儿好形容它了。晴天或是月夜,这祠堂经常是山狼野犬盘踞和蝙蝠出没的地方。如果遇到了阴天,就像今夜这种苦雨凄风之夜,恐怕连野犬和蝙蝠对它也会失去兴趣。

祠堂的两扇破门,在风雨中时开时合,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半堵红墙,歪斜在风雨之中。当闪电亮时,可清楚地看见墙上的千疮百孔;不过,总算还没有完全倒下去就是了。

一只秃顶的猫头鹰,正由上面拍翅飞来,发出凄厉的喵呜声,令人毛发耸然。

一个身披玄色油绸雨衣的老者,用快捷的身法,来到了祠堂门口,他双手推开破门,向内张望着。过了一会儿,才闪身而入,用苍老但宏亮的声音,向里面发话道:“铜冠叟践约来迟,请朋友们原谅。”说着合袖一揖。

良久,不见回音。

老者不禁后退了一步,目放异光:

“奇怪,莫非他们会忘记?”

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仍不见任何回音。老者白眉微皱,探名入豹囊之中,取出一管状物,迎风一晃,顿时火燃半尺,室内光华大盛。

一座红木的供案,其上积尘盈寸,十数方灵牌,东倒西歪,上面刻有:

“显妣岳门刘太夫人之灵位”、“显考岳公讳xx官xx神位”……

诸如此类,等等不一。可见这岳氏一族,在先朝确是一个极有声威的望族,但如今子嗣不肖,以至门庭冷落。

供桌上有一对烛盏,其上犹有半截白烛,想是多年久置,色已赤褐。老人费了一刻工夫,才把它燃着了。

他收起了火折子,四下观看了一番,不禁冷冷一笑:

“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说着弯身案下。在供案下,他看见五把发锈的匕首,作梅花状倒插在案底,他口中“哦”了一声,慢慢地伸出了手,把正中的一口匕首拔了下来。

匕首的把柄上,清清楚楚地刻着一个“罗”字。老人不禁喟然长叹了一声,往事把他拉入了回忆之中……

忽然,一阵低沉的笑声,回荡在词堂大殿之内,陡闻之下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老人侧腰腾身,捷似夜鸟穿林,只一闪,已落身壁角,冷叱了声:

“谁?”

那低沉的笑声,尚没有中止,一个矮小的白衣老人已由窗口出现了,这矮老人白衣红履,虽是在泥泞的雨天,身上并不沾半点泥浆。他右手执着一把黑伞,轻轻一点足尖,如同小儿似的已纵上了供桌,再一飘身,落到了地面,嗓音尖细地笑道:“老朋友,真是信人,恕我来迟了!”

黑衣老者不由面色骤变,可是马上又恢复了原状。他微微一笑:

“原来是白雀道兄,老夫恭候多时了!”

白衣矮叟嘻嘻一笑,双手合揖道:“铜冠叟,你放心,今夕何夕,我们不会忘记的,只是……”

他昂首向门外望了望,细眉微展道:“你催命的好朋友们都来啦!”

铜冠叟哈哈一笑:

“我罗化既敢来此,就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白雀翁,你这话可有些欠妥了……”

就在他这句话方一出口的刹那,两扇破门霍地被大力震开,“砰”的一声,震得两壁泥土都为之剥落。

但见眼前人影一闪,一个长身灰衣的比丘老尼,已含笑站在门前。与此同时,左右两扇破窗也发出了一声暴响,木屑飞扬里,出现了一道一俗。

这同时出现的三个怪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疾如飞电”,身形一落地,不期然的已和先来的白雀翁,排成了一列。双手合十向铜冠叟一拜,由那老尼发话道:“阿弥陀佛,今夜能与罗施主在此处相会,真是三生有幸,罗施主真君子也!”

铜冠叟面色一寒,随之狂笑了一声:

“好!老朋友们,你们都来了!罗某渴望多时了!”

他边说着话,边把披在身上的一袭雨衣脱了下来。这时,对面四人都不禁面色一怔。

原来,随着铜冠叟的雨衣启处,他们发现这老人背后尚背着一个四五岁大小的男孩.这小孩头上梳着丫角,正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眸子打量着四人。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也没有哭。

白雀翁倏地神色一变,桀桀笑道:“罗大侠,我们当初曾说好,除了你我等五人以外,不携任何人来现场,怎么你……”

铜冠叟面色一青,把背上的童子解了下来,抱坐在供案之上,这才回身苦笑道:“罗某有一不情之情,要向四老相商,倘不蒙见允,今夜之约只好作罢!”

后来三人之中,除了那老尼之外,另二人一位是驼背的高大道人,另一位却是身着蓝衫的老儒,他们面上,都罩着一层阴霾,自始不曾有半丝微笑。这时,那老儒却微微一笑道:“罗大侠有话请说当面,我等洗耳恭听就是了。”

铜冠叟罗化朝这老儒看了一眼,已认出了此人是西北道上最负盛名的侠盗,外号“天马行空”,姓晏名星寒。他本有一拜弟“云中鸟”骆奇,却在十五年前,丧命在自己掌下,故此与他结下了深仇大恨。此老擅打“飞云石”,一身轻功提纵之术,更是举世无双,往昔对他,罗化很存有戒心。其他三人虽均是当世赫赫怪杰,却都是他当年手下败将。唯独此老,素昧平生,所以铜冠叟对他,心中最是提防。

此刻闻言,不由长叹了一声道:“晏兄宽宏大量,老夫至死不忘,只是老夫话一出口,各位如不见允,却会令老夫处于万难之中。今夜之约不得不暂作罢论,而另谋再会之期了。”

这时,那高大的驼背道人狂笑一声道:“铜冠老儿少施拖刀诡计,今夜既来了,岂能轻易放你回去?还不快快作一了断,尽自拖延时间又有何用?”

这道人面上满是虬须,纷纷倒卷而生,再衬上他身上那袭血红道袍,看来真乃画上钟尴也似;尤其是他那一口陕西土音,更是刺耳难听。

铜冠叟冷目看着他,微微一笑:

“我只当十年来,道兄会多少有些改变,今夜一见,依然如故,好不令人失望!”

红衣道人浓眉一挑,面色赤红,厉声叱道:“老儿休逞口舌之利,今夜就是你的死期!五刃相会……哼!哼!你还想逃么?”

铜冠叟不由面色一沉,正要发作,那素衣老尼单手一打问讯,白眉微颦道:“裘道友不必过于性急,我们还是叫他说明道理,再定夺吧!”

驼背道人姓裘名海粟,外号人称“红衣上人”,与铜冠叟二十年前有断指之仇,他的内家掌力有真功夫,所练元阳真炁,二十步内可制人于死命,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一生性躁,瞪眼杀人,虽是三清教中人,却戒不掉一个“杀”字。

此时他听了那老尼话后,勉强忍着心中暴怒,冷笑了一声道:“大师一片仁心,恐怕最终要落在这老儿道中,我等十年血恨,岂不又成了泡影?”

老尼闻言微微一笑,摇头道:“裘道友此言差矣!想铜冠叟乃一代武林英豪,怎会使出如此卑下伎俩?再说你我亦非易欺之辈,何妨先容罗大侠交待一番;否则也难免太令好朋友见笑了。”

天马行空晏星寒点首附和道:“大师所见极是……”

他回过身来,目视着铜冠叟冷笑道:“罗大侠有何吩咐,我等也好酌量办理!”

铜冠叟此刻真如同待死之囚一般,面上浮现了一层灰白的颜色。在诸人对话之际,他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像是陷于沉思之中,这时闻言苦笑了笑道:

“老实说,老夫今夜既敢来,又怎会心存别念。你们不要误会,我铜冠叟生平一诺千金,从不反悔……”

他说着冷冷一笑,用手指了一下那坐在供桌上的孩子,面色阴沉地道:“我所要与各位相商的,只是这个……孩子!”

灰衣老尼白眉一挑:

“这孩子是施主什么人?”

铜冠叟叹息了一声:

“是老夫一个小孙儿,可怜他两岁丧父三岁丧母,在老夫身前不过年许时光。今夜老夫带他来此,确是含着深意……”

白雀翁翻了一下怪眼:

“什么深意?”

铜冠叟似乎已失去了来时的豪气,他缓缓向各人面上看了一遍,才喃喃道:“这是我罗氏门中唯一骨血,今夜五刃之会,老夫苟能逃得活命,自无话说;否则,恐怕你等定会斩草除根,岂不祸及我这无辜的孙儿?”

四人都不由脸色一变,铜冠叟之言,正打入了他们每个人的内心,只是当面他们谁也不能承认。因为这是卑贱阴损的行为,身为大侠客的他们,是不屑为的!

铜冠叟说到这里,见他们都不哼—声,不由长叹了一声,冷冷一笑,心知自己这一猜测,果然没错。他看了四人一眼,冷然接下道:“所以今夜我特意把他带来此处,一方面令他见识各位前辈一下,再方面……”

他咬了一下牙,瞳子里闪着异采:

“再方面是向各位请命,各位俱是当今武林泰山北斗般的人物,老夫只讨你们一言,万一老夫不幸今夜丧生,望你们顾全武林道义,保留我罗氏门中唯一的一点骨血,老夫虽死无憾!”

他说到了这里,面色铁青地后退了一步,冷目瞧着四人,不发一语。

良久,那素衣老尼才叹了一声,日宣佛号道:“罗施主请放心,这一点我们可以答应你。”

铜冠叟不由面色一喜,长揖至地道:“大师一诺千金,有此一言,老夫死也瞑目,再无别求了!”

红衣上人裘海粟冷笑了一声:

“你这话说得未免太早了一点,也许我四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也不一定。”

说着他咧开了阔口,桀桀地怪笑了两声,神采至为飞扬。铜冠叟知道他是有意奚落,但自问今夜,自己以一敌四,绝难幸免,当时闻言并不动怒,只淡淡一笑,道:“老夫愿望既了,还是不要多耽误各位好朋友的时间吧!朋友!你们快快划下道儿来吧!老夫无不从命!”说罢面如死灰,但却无丝毫畏惧之色。

天马行空晏星寒,冷冷地道:“既如此,我们还是早早作一了断的好。”

他面色霍地一沉:

“铜冠叟!久仰你以一套追风八掌打遍武林,我四人不才,合练了一套小玩意,今夜要向阁下请教一番,你可肯不吝赐教么?”

铜冠叟点了点头,慨然道:“老夫方才已说过,刀山剑树无不奉陪。晏兄请快一点说出来吧!”

白雀翁这时在一边发出了小儿似的一声尖笑,铜冠叟看了他一眼,不悦道:“怎么,足下不以为然么?”

白雀翁一敛笑容道:“晏兄尚忘了交待一句话,我四人如是败在阁下掌下,自当血溅当场,可是阁下如不幸落败了,又当如何呢?”

铜冠叟冷哼了一声:

“你当我铜冠叟是贪生怕死之辈么?哈!白雀翁,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白雀翁寒着脸,弯腰道了声:

“不敢!”

铜冠叟厉声道:“我已经说过了,以命相赠还不够么?”

白雀翁面上阴阴一笑,双手一搓道:

“好,一言为定!罗大侠,请恕我不客气,我这是先小人后君子!”

铜冠叟只是连连冷笑不已。

想不到,这时那供桌上的孩子,忽然娇声叫道:“爷爷!”

铜冠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一时眶中热泪滚滚而下。他缓缓回过头,佯笑道:“好孩子……你乖乖坐着,不要吵,爷爷事情还没有办完呢!”

那孩子倒也听话,只连连点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这几个人身上转着。在他那幼稚纯洁的意念之中,何曾想到他这唯一的老祖父,此刻正在与强敌作殊死之争,所能逃生的愿望,微乎其微!

铜冠叟一阵心酸,忍不住纵身上前,紧紧地把他抱了起来,口中喃喃道:“好孩子……好孩子……你……”

这时,天马行空晏星寒发出了一声叹息:

“罗大侠,你何故如此小儿作态,我等不负所托也就是了!”

铜冠叟放下孩子,霎时脸色铁青,他跺了一下脚道:“好!”

跟着身形腾起,空中转身,四平八稳地落在了四老身边,朗声道:“老朋友们,事不宜迟,老夫这里候教了!”

那灰衣老尼姑,这时口宣佛号,念了声:

“阿弥陀佛,罗施主请看!”

这老尼口中说着话,忽然把手中提的一个小袋张开,向外一倒,只听得咕咕噜噜一阵木球滚动之声。这殿堂内地上,立时多了数十个大如鸡卵的木球,全是红漆所染,十分鲜明。

老尼手指着这些木球道:“这是二十个楠木球,我四人想在这二十枚木球上讨教施主的绝艺‘追风八掌’!”

铜冠叟注视着地上滚动的二十个木球,每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楔 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