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第09节

作者:萧逸

白雀翁又冷笑了一声说:“很明显的,这次他们是向西边跑了,弄不好也许往沙漠里跑了。要叫他到了沙漠里,那可就讨厌了。”

他翻了一下眼皮,肯定地说:“没别的说,晏老哥,明天一大早你给我备上一匹好马和一切远行的东西,我追他去!”

晏星寒皱了一下眉道:“你一个人行么?”

白雀翁嘻嘻一笑道:“听你说的!我白雀翁天南地北见过多少世面,要是连个毛孩子都敌不过,我他奶奶干脆回家抱孩子去吧,我也别现眼了!”

晏星寒叹道:“倒不是怕谭啸,而是那桂春明……”

白雀翁摆手笑道:“老大哥你放心,这老家伙,不会跟着他徒弟跑沙漠的。他是南海一鸥,要往沙漠里头跑,不成了骆驼了!”

三人都不由被他的话逗笑了。晏星寒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们三个就暂留在这里。马和东西都现成,你要找不着他,快些回来,咱们另外再想办法!”

朱蚕哼了一声道:“那可说不定,说不定我也得跑一趟沙漠。妈的!他是真把我惹火了,还有那个哈什么克的姑娘……我看她也未必就会死,我们走的时候,我好像听见她叫唤的声音,这丫头留下也是祸害!”

剑芒大师点了点头道:“既动了她,就不能留下活口,唉……阿弥陀佛!”

朱蚕一有了决定,心反倒放开了,当时哈哈一笑,看着剑芒大师道:“真好,你是尼姑,裘胡子和我是老道,都是三清教下人,却专门杀人!”

剑芒大师耸动了一下白眉,双手合十,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白雀翁接口道:“光吃肉不吃萝卜!”

逗得晏星寒和裘海粟都笑了。红衣上人骂道:“朱矮子光胡搅,明天你去,我看也是白跑!”朱蚕冷笑了一声道:“口说无凭,咱们回来看!”

晏星寒叹了一声,往起一站道:“好了,夜已深了,有话明天再谈吧!”

外面的雨,仍是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四人各自归房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晏星寒为朱蚕备好了马匹及应用之物。白雀翁朱蚕怀着一颗自信的心,独骑而去。

中午,红衣上人和剑芒大师各自外出,到附近打探消息去了。

于是,整个大宅子又是原班人马了,三人一走,这里安静多了。

晏星寒昨夜整夜未眠,他脑子里在追忆着两次的得失经过,断定自己家中藏有内贼。否则,谭啸是绝对逃不开的。

这个念头,他本来早已想到了,只是当着他们三人的面,这个话却是说不出口。他决心自己来处理这个问题,秘密地处理。

晚饭之后,他在书房里点上了灯,呆呆地发了一会儿怔。想到了这个人的可疑,他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恨,可是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犹豫。最后他才下了决心,他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即使是亲生骨肉,如果一旦犯了他的禁条,他也会丝毫不留情面的。

可是对这件事,他却有些心软了。

晏小真那张娇嫩天真的脸,浮现在他眼前。多少个日子里,这可爱的女儿偎依在自己膝下,当她尚是小小孩提时,她就懂得向自己撒娇,用那娇嫩的声音,唤着自己:“爸爸!爸爸!”

晏星寒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来回地在这间房子里走了一转,可是,他绝不能忍受这种内叛的行为。他敢断定,这两次的事情,全是女儿一手所为;因为只有她和自己最接近,而且知道得最清楚。

尤其是昨夜自己回家时,她竟不在家,再把她往日对谭啸的情形,略一对照,晏星寒的心,已明亮得如同镜子一样了。

他想到自己把她抚养至今,平素对她爱护有加,她却竟作出如此出卖父亲的事情来了。

想到此,这老人满头白发不禁根根倒立了起来,他冷笑一声,自语道:“孩子!你需要用生命来抵偿你的过失,你的过失太大了……太可恨了!”

他走出了书房,直向后室行去,在台阶上看见了俏红线楚枫娘,她含笑道:“你又与谁生气了?”

晏星寒寒着脸道:“夫人!请进房来,我有话与你说!”

他的脸色很严肃,不禁令楚枫娘吃了一惊,她跟着他走进了房门,进了卧室,晏星寒转身把房门关上。楚枫娘不由脸色一变道:“什……么事呀?”

晏星寒回转身来,脸色阴沉可怕,他冷冷一笑:“夫人,小真出卖了我的三个好朋友,我要取她性命!”

楚枫娘不禁吓得后退了一步,一双手按在嘴上,差一点叫出了声,她嗫嚅道:“出卖?啊!星寒,你不能这么糊涂,她是我们的女儿……”

晏星寒点了点头道:“正因为她是我女儿,所以我更不能饶她,否则将为人耻笑。”

楚枫娘不由脸色一变。晏星寒上前一步,用斩钉截铁的声音补充道:“我晏星寒在江湖上,所以有今日名声,主要是一个义字。我不能因女儿的无耻叛亲,使朋友笑我;更不能因她是我女儿,而轻易饶她不死。夫人!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楚枫娘忽然扑在了他身上,大哭道:“星寒,你不能这么做,你饶了她,她还小,她不是有心……啊……啊……”

她仰天泣道:“天啊!到底是什么事呢?你还没告诉我呢!”

晏星寒无情地挣开了他的夫人,那双眸子里射出了怕人的光,他惨笑了一声道:“好!你听着,这些话,我本来不该告诉你的,可是你既然要问,我就告诉你。”

他一只手搀起了楚枫娘,苦笑道:“你坐下来,你听后就知道,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算是心狠手辣了!”

楚枫娘几乎有点吓呆了,她痴痴地坐在床上,她对于丈夫,认识得太清楚了。她知道丈夫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凡是话由他口中吐出来,能收回的成份,那是太微小了。

因此,她为女儿的生命捏了一把冷汗,坐在床上,翻着白眼。

晏星寒哼了一声道:“那个叫谭啸的小子和他祖父昔日和我结仇的经过,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用再说了。”

楚枫娘连连点头道:“我都知道了……唉!星寒,你不能呀!”

晏星寒冷笑了一声道:“你还有不知道的地方,譬如说,谭啸那一夜能逃出活命,那完全是你女儿的安排,也就是她救出去的。”

楚枫娘吓得面色一白,她低低地泣道:“不会!不会!星寒你不能相信人家的话,她怎么会有这么大胆子呢?”

晏星寒连声地冷笑道:“你这是给我胡搅。好!这个咱们先搁下。我再告诉你,昨晚上,我同三位老朋友,连夜赶到了衣马兔,是铜锤罗带的路,他踩好了线,那是一点没错的;可是到了那儿人还是跑了。”

楚枫娘流泪道:“谁跑了?谭啸?”

晏星寒点了点头道:“是他,这也是你女儿连夜去通报的消息,我们晚去了一步,闹了个劳而无功。”

楚枫娘痴痴道:“你怎能断定是她呢?”

晏星寒低叱道:“一定是她,错不了!我回来后,她还没回来呢!我断定事情绝对错不了!”

楚枫娘不由呆了一下,她咬着chún道:“星寒,你不能这么武断,她是我们的孩子,她也是你认为最得意的女儿,你决不能只凭想象,就要你亲生骨肉的命呀!”

晏星寒不禁低下了头,他听了楚枫娘这几句话,心中不禁也有些犹豫不决了。

楚枫娘见机进言道:“我们养她十几年不容易呀!星寒,就是我们养的一条狗,十几年也要有些感情的。我敢说,这种事她一个女孩子家绝对做不出来!”

晏星寒顿了一下,冷冷笑道:“夫人,我比你明白,我何尝不爱她!”

楚枫娘拭着泪道:“是呀!你是她的爹,天下还没有听说过,有爸爸杀亲女儿的事。”

晏星寒叱了一声道:“好了!你不要说了。我本来是想给你打过招呼之后,就去找她的,你既如此说,现在我就把她找来,我二人当面问她,看看有这么回事没有。”

楚枫娘不由心中一喜道:“好!我找她去。”

说着往起一站。晏星寒忽然冷笑道:“站住!你不能去,叫人去叫她来。”

楚枫娘转念一想,女儿聪慧过人,这种事即使是她所为,也不会当着她爸爸面承认的。当时怔了一怔,点了点头。晏星寒哼了一声道:“还有一点,等她来了,问话只由我,你不许插口,否则,可休怪我掌下无情。她既能叛我这老子,我就能杀她这个无耻的女儿!”

楚枫娘打了一个冷战,连连点头道:“好吧……你听听你这些话多吓人!”

晏星寒站起来,拉开窗帘,见司琴正由廊前走过,遂招呼道:“司琴你过来!”

司琴请了个安,走至窗前垂手道:“老先生有事么?”

晏星寒脸色一派安祥,微微一笑道:“你去找小姐来,说太太找她。”

楚枫娘立刻道:“不是我,是她爹爹找她。”

晏星寒看了她一眼,冷冷一笑道:“都一样,你去吧!”

司琴弯腰鞠了一躬,转身而去。晏星寒回过身来,连声冷笑。楚枫娘脸上讪讪地道:“本来是你找她,干嘛说我呢?她是你女儿,你还怕她不来么?”

晏星寒露出了一个极难看的笑容:“变了心的女儿,什么都靠不住,我这条命还得防一防呢!”

楚枫娘有些生气地往床上一坐,晏星寒来回地在房里走着,空气显得很肃静,但是,再也没有什么比他二人此时心情更紧张了。

不大的工夫,门外有了脚步声,晏小真银铃似地笑着道:“爹!是你找我么?”

接着门推开了,小真翩然而入,她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可是当她目光接触到父母二人之后,她显然吃了一惊。她那美丽可爱的笑容,就再也不能在脸上保持了。

“什……么事?爹!妈!”

楚枫娘忙递了一个眼色:“你爹爹有话……”

“你不要说!”晏星寒打断了她的话,转过脸来微笑一笑,“小真!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爹爹!”

晏小真慢慢地坐了下来,她显然已经觉出不大自然了。晏星寒看在眼中,心下已了然多半,愤怒的血,涌上了脑门;可是他仍然勉强忍着,并且极力地使自己保持着笑脸:“孩子,你做了错事,你知道么?”

晏小真哆嗦了一下,道:“我没……没有。爹!”

“嘿嘿!你说谎!”

晏星寒开始愤怒了,他狰狞地笑着。楚枫娘急道:“孩子!你爹疑心……”

“住口!”

晏星寒厉声叱着,用血红的目光瞪着楚枫娘道:“你不要多口!”

楚枫娘不禁流下泪来,结婚几十年来,晏星寒对自己这么声色俱厉地说话,还是第一次,她哭道:“女儿是你的,你看着办吧!”

她说着站了起来,作势慾去,愤怒的晏星寒用更大的声音吼道:“你不能走,我要叫你亲耳听听,这是你女儿所作所为,她是要我死,要我这个爹爹死!”

晏小真不禁吓哭了,她说:“爹!我没有,我只是救他……救……”

“哈!好丫头!”

晏星寒惨笑了一声,对楚枫娘道:“你听见了吧?听见了吧?这是她亲口说的!”

楚枫娘不禁吓得脸色一阵发青,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女儿,颤抖地道:“孩子!你没有,你没有救他!你说,是他自己走的,你说你不知道……啊……我苦命的女儿呀!”

晏小真不禁一时吓呆了,她以为,自己即使承认了,父亲发一顿脾气也就没事了,母亲何至于如此呢?

她讷讷地说道:“妈!我只是不忍心……叫他……叫他……”

楚枫娘不由号啕大哭起来,她转过身来,向着丈夫扑去:“她还是小孩子……小孩子!我求求你!求求你别要她的命!”

这时,晏星寒面色涨得一片青紫,紧紧地咬着牙,用一只手把楚枫娘推到了一边;然后看着晏小真道:“很好!你真是我的好女儿,不用说,桑园里抱着他逃命的也是你了!”

晏小真嗫嚅地道:“我只是救他出去……”

“好!”晏星寒大声叫道,“我再问你,昨夜去通风报信的也是你吧?”

他的声音,像冰似的冷。楚枫娘大声哭道:“不是……不是……她在家里,我看见她在家里的!”

可是晏星寒一双眸子却丝毫不移地看着晏小真,他只需由神色上去判断一切就足够了。

晏小真这时才发觉出不妙,她本能地懦弱了、害怕了,在父亲面前,女儿是永远不会强大的。

“爹……”

她趴在靠背椅子上哭了。晏星寒哈哈一笑道:“不要哭!不要哭!孩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我知道是你,不过,你怎么去的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