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第15节

作者:萧逸

阴晦、潮湿、脏臭,这就是眼前的新居!

一盏豆油灯,置于一张石几上,发出淡黄的光亮,照着低矮的斗室内一张木板床。闻三巴退身出来,笑了笑道:“二位请!”

王一刀大步走了进去,黄丽真一只手捏着鼻子,还不大乐意进。闻三巴在门口说:“往里拐,还有一张床,二位将就一点吧!”

黄丽真迫不得已,只好弯身而入,她才迈进腿去,这边“哐啷”一声,门就关上了。

黄花瘦女猛然用身子去撞,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在里面大叫:

“快开门,这里面哪儿能住人?不行!不行!给我换个地方!”

太阳婆冷冷一笑,对闻三巴道:

“加上锁!每天分三班,在门口看守着,要是跑了,我可找你们!”

闻三巴嘻嘻一笑道:“老太太你放心,他们跑不了!”

太阳婆笑了笑,对依梨华道:“我们进去,外头冷!”

于是,太阳婆、依梨华和长毛陆渊几个人,又回到原来的客厅,留下闻三巴在这边守着。

在客厅里,依梨华皱眉问道:

“西里加,那位桂老前辈是不是一定会来呢?”

太阳婆肯定地点了点头,又回头问陆渊道:“他是怎么给你说的?”

陆渊坐下来,迷惘地说:

“他说今晚上一定来,不过,这位老爷子说话是不是算数,我就不知道了!”

太阳婆点头道:“那就不会错了,他说来就一定会来!”

依梨华眨了一下深如海似的眸子道:“他是什么样子的人?有多大了?”

长毛陆渊用眼瞅了太阳婆一眼,讷讷道:

“长相是不大……”笑了笑又说,“很瘦,弯着腰,岁数可是有一把子了!怎么?大姑娘,你还没见过他呀?”

依梨华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见过他。”

太阳婆也点了点头道:

“我也十几年没有见过他了,猛然一见,真不大敢认他了。他一个人对付这么些人,可真是难说。”

陆渊皱了皱眉道:“你老人家怎么不去帮帮他呢?”

太阳婆一笑道:

“我们商量好的,他对付前面的人。我对付后面的,不过他也知道那群老家伙的厉害,我想他一个人绝不敢正面对付他们!”

陆渊嘿嘿一笑说:

“这位老爷子是出了名的损,你老想想,在饮马湖里面下蒙葯,这点子有多么绝,他老人家都能想出来,对付这一群老兔崽子,我看也没什么问题!”

才说到此,就听见厅门一响,三人一起回头,只见一个枯瘦的老人闪身而入。

陆渊一跳而起,大喜道:“刚说到你,你老就来啦!”

南海一鸥桂春明微微一笑,从容而入。太阳婆和依梨华一齐站了起来,太阳婆笑道:“桂兄,事情如何?”

桂春明呵呵一笑道:

“这几个老儿可吃了大亏了,扑了一个空。我在营盘入沙漠的路口上,立了两根竹子,写了一个条子,把几个老儿气得了不得!”

太阳婆九子妹眯着眼笑道:“桂兄,你写的是什么?”

桂春明一面坐了下来,一面得意地道:“我写的是‘时间已过,多谢光临!’”

说着哈哈大笑了几声,接道:

“可把他们气死了,一群老头子大概要连夜上阿哈雅去,也不知干什么。”

长毛陆渊摸了摸头道:

“阿哈雅,那地方偏僻得很,是西北虎常明的地盘,不过……常明这小子,最近见不到他了。”

桂春明笑了笑道:

“那就不管他们了,反正他们还在营盘等人呢!”

说着又问太阳婆说:“你扣的人怎么了?”

太阳婆龇牙一笑道:

“那还用得着老兄你担心,已给关在后面了!”

桂春明满意地笑了。这时,陆渊端上了一杯热茶,桂春明就口呷着,目光盯在了依梨华脸上,皱了皱眉,奇怪地说:“咦,这位小兄弟是……”

太阳婆哈哈一笑道:

“你可看走了眼了,她是个闺女,就是早晨我给你说的,我的那个徒弟!”

桂春明不由一怔,哦了一声,慢慢地道:“哦,你就是依梨华……”

依梨华早已姗姗下拜道:“老前辈!”

桂春明忙挽起她,笑道:

“姑娘不必多礼,请坐!请坐!你这是从哪儿来?”

依梨华坐了下来,粉面绯红地道:“我……弟子是从吐鲁番来的!”

桂春明张大了嘴道:

“我听说,你……你不是和谭啸在一起么?”

依梨华低下了头,讷讷道:“本来,本来是一块的……”

“后来呢?”桂春明紧张地问。依梨华羞涩地看了他一眼,眼圈可就有些红了,她摇了摇头:

“后来……他一个人到阿克苏去了。”

桂春明皱了一下眉道:“为什么呢?现在他在哪里?”

依梨华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也在找他!”

桂春明紧紧地握着手,咬牙道:

“这个小子,简直是胡天胡地,沙漠他根本不熟,竟敢到处乱跑,混蛋透了!”

依梨华听他骂谭啸,心里也不大得劲,忙为心上人解说道:

“他不是乱跑,听说是为狼面人办事情去了!”

桂老头子又是一怔道:“狼面人?”

这时,一边的陆渊插口道:

“老前辈忘了?就是早上你老打发我去救的那个人,他就是狼……天狼仙!”

依梨华很奇怪地看了陆渊一眼问:“你看到袁大哥了?他上哪儿去了?”

陆渊叹了一声,慢吞吞地道:

“袁大爷押着个棺材,也不知是谁死了,他大概是在护灵。不过他给我说,从此他是再也不来沙漠了。这位爷真是个怪人,如今狼皮也不披了!”

这事依梨华倒清楚,只是她不多说,她有点奇怪,袁菊辰怎么会在营盘呆了这么久才动身。

桂春明慢慢点了点头,叹了一声道:

“我要早知道你们是朋友,我就问问他了,这人看样子倒是一条好汉子!”

长毛陆渊吐了一下舌头道:

“敢情是,在大戈壁里,提起他大爷来,谁不知道?只是他现在变了!”

桂春明也不再去追问袁菊辰的事,他心里只是惦记着他徒弟谭啸,又向依梨华打听道:

“他去办什么事,姑娘你可清楚?”

依梨华嘟着嘴道:

“他不肯告诉我,只说去找一个朋友,也不知找谁,我在吐鲁番等他不来,这才出来找他的。”

说着又低下了头。桂春明一双深邃的眸子,在这姑娘身上转着,脑子里却在想,看样子这丫头和谭啸之间,似乎已经有很深的感情了,这可是一件讨厌的事,那位姓晏的姑娘,还在眼巴巴地等着呢!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道:“姑娘,晏小真你认不认识?”

依梨华马上抬起了头,脸上变色道:“我认识,怎么……”

桂春明叹了一声,又苦笑了笑,摇了摇头道:

“没什么……”他又说:

“姑娘,成虽在肃州没见过你,可是我知道,你曾救过我徒弟的命;而且为了谭啸,你的家……”

依梨华低下头,伤心地道:

“老前辈,你不要说这种话,这是我应该的。”

桂春明微微叹息了一声,目视着太阳婆徐徐道:

“这小子,我真不知道将来怎么办!这些债,他……”

他本来想说“他怎么还”,可是却又怕羞了依梨华,临时打住了。太阳婆不知道他言中含义,当时笑了笑,说道:

“唉!老哥哥,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你我用不着去操心。”

说着又微微一笑。南海一鸥不禁怔了一下,目光在她脸上慢慢地转着,心内暗道:

“莫非这老婆子也有意为她徒弟做好事么?这可就麻烦了!”

想着有意试探道:

“那位晏姑娘为了谭啸,如今的下场,唉……”

太阳婆尚未说话,依梨华已忍不住插口道:“晏小真……她怎么了?”

桂春明扫了她一眼,叹了一声道:

“她救谭啸的事,给她父亲发现了,差一点打死她,若非是老夫我及时救她,这孩子可……”

说着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依梨华紧张地扭着双手道:“现在她……她呢?”

桂春明心中一动,心说这孩子的心胸,可比那晏小真宽多了,当时微微一笑道:

“姑娘请放心,她大概已安全地逃出甘肃了,现在可能已经到了中原了。”

依梨华喃喃道:

“这么说,谭大哥并没有和她在一起?”

桂春明摇头道:

“当然,他们怎么会在一起?不过,以后可就难说了。”

依梨华眼圈红了,用力地咬着下chún,不发一语。桂春明看在眼中,心中更是有数,不禁暗暗为徒弟发愁。在他未见依梨华之前,他脑中一直是同情晏小真的,他对小真留下了极为美好的印象。那时他对这个未曾谋面的依梨华,是谈不到有什么印象的。

可是,印象和观念并不是“根深蒂固”或“一成不变”的东西,它们在偶然情况之下,也许会变更或是从根本上推翻的。但不要为晏姑娘委屈,事情还没有糟到那步田地。因为她所保留在桂春明脑中的印象,仍是那么的美好;只不过,这种美好的印象,又多加了另外一份而已。

桂春明开始打量着这个姑娘。

她的身材,似乎比晏小真还要高一些,鼻子很高,嘴很小,皮肤白腻,小脸蛋儿红似熟透了的苹果,那双眸子,像海那么深,那么辽阔,那么无拘无束。在她顾盼时,如同浪花打在礁岩上一般,给人以无比的洒脱清逸之感。

桂老头看到此,叹息了一声,暗忖:莫怪谭啸会为她着迷,这哈萨克姑娘,确实可称得上是女中翘楚,人见人爱。

只是,他马上回溯到那另一张可爱姣好的脸,那是晏小真。他没有忘记,自己对那位姑娘,所许下的保证和诺言,那诺言在此时此刻想来,就未免有些“口不择言”了。

短暂的寂静,给厅内带来一种沉闷的气氛,可是这种气氛,立刻就被另一种声音所打破了。

门外传来马嘶声,有人在敲门,长毛陆渊皱了皱眉道:

“奇怪,这时候还会有人来?”

他说着话,转身出来了。太阳婆问桂春明道:

“老哥,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办呢?”

桂春明正自沉吟的当儿,就见长毛陆渊眉开眼笑地推门而入,他背后跟着一个身披骆驼毛衣的汉子,这汉子生着满脸络缌胡子,气喘吁吁,一双大环眼,朝屋内骨碌碌转着。

陆渊道:“还不见过二位老前辈及依姑娘!”

这汉子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声如破竹道:

“弟子勇太岁厉吼,参见二位前辈及大姑娘!”

桂春明等三人,不禁吓了一跳,太阳婆笑着对陆渊道:“这是谁呀?”

这时,桂春明也伸手道:“壮士不必客气,请坐!”

厉吼哈哈一笑,笔直地站立一边,看了陆渊一眼,红着脸道:“大哥!俺可以坐么?”

陆渊拍了一下他肩膀,含笑道:“兄弟别客气,坐吧,这里没有外人!”

勇太岁厉吼大马金刀似地坐了下来。陆渊这才笑向三人道:

“这是晚辈一个拜弟,为人甚是忠耿,他有好消息奉告!”

桂春明略觉惊异地看着厉吼道:“厉老弟,什么消息?”

勇太岁厉吼哈哈一笑,大声吼道:“老猴王和常明……”

陆渊插口道:“兄弟小声点儿!”

厉吼脸色一红,咽了一口唾沫,一只手抹了一下脸,嘻嘻一笑道:

“俺生就的大嗓门,老前辈请不要见怪。”

桂春明急于听下文,笑道:“老弟但说无妨!”

厉吼直眉竖眼道:

“老猴王西风和西北虎常明,两个人都叫人给整了,对手不知是谁,还有……”

他张大了一双大环眼,咽了一下唾沫,紧张地道:

“白雀翁朱蚕,也叫人给杀了!”

此言一出,全室不禁俱是一惊,尤其是依梨华,脱口“啊”了一声,紧张地问:“真的?谁杀的?”

厉吼瞟了这位大姑娘一眼,很奇怪对方的装束,使劲点头道:

“不错,我亲眼看见的,白雀翁是个小老头是吧?”

依梨华点头道:“是!又矮又小。”

厉吼咧嘴笑道:

“这就对了,在西北虎常明家里,叫人给杀了,头都给打碎了!俺看准是被铁砂掌给打的!”

桂春明白眉微微一皱,双手虚按着笑道:

“慢慢来,老弟,你慢慢说,我还不大明白,是怎么回事?白雀翁朱蚕,又怎会到西北虎常明家里去?还有西风和常明又是怎么回事?”

厉吼结结巴巴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