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第17节

作者:萧逸

酒过三巡,桂春明忽然呵呵笑道:“二位老弟,你们此行何去呢?”

西风咳了一声,吐出了一节鳝骨道:

“老前辈,我们是要去……去‘别失八里’,访一位世兄。”

桂春明点了点头,目光向桌上各人扫了一眼道:“很遗憾,要不然我们倒可同路了呢!”

西风肚内暗笑道:“你还当我不知你闹什么鬼呀!”

可是他仍然装着漠然无知的样子,故作惊讶道:“怎么,老前辈也要上路?”

“当然!”

南海一鸥微微一笑,用筷子指了各人一下道:

“我们都要走,有要紧的事;不过我们是去阿哈雅,和足下正好背道而驰。”

“来了!来了!正题儿来了!”西风肚子里这么说着,可是他依然装成奇怪的样子道:

“去……阿哈雅?你们都去?”

“大家都去!”这一次该轮着太阳婆说话了,她已经沉默了一会儿。

常明配合着西风表演道:“去阿哈雅做什么呢?”

桂春明一摆手道:“老弟!这是我们的秘密,恕不奉告。”

常明一抹脸,窘笑道:“哦,哦,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他和西风肚子里却很明白,这是他们故弄的文章,想暗借他们二人传话给晏星寒等,好令自己这边大举往阿哈雅集中,扑一个空,而他们却分两路一去哈密一去和阗,这真是好计。

“可是!老头子你们的心思白用了!”二人心中几乎都这么想着。

他们匆匆交换了一下目光,作了一个难以觉察的会心微笑,人总都是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有什么办法呢?

小伙计又上了一道名菜,是“荷叶粉蒸鸡”,这原是浙江的名菜,一层薄薄的荷叶被蒸得已经快烂了,用筷子一揭,现出酥酥的鸡肉,入口即烂,味道好极了。按说二人本可大快朵颐的,可是此刻他们偏偏没有这种心情,心中只是计算着如何应付眼前和未来。

这时,长毛陆渊微微笑道:

“二位老哥哥来时,我看未带行李,如此长行上路怕不大方便吧?”

说着接笑道:

“我已差人为二兄备好了一个简单的行囊,内有沙漠旅行必须用的几件东西,另外还为二兄烙了百十个干饼,可供路上充饥之用。”

二人频频点头称谢。这时桂春明又把话题转向阿哈雅之行上面,二人既知是假,愈发听不出兴趣,真恨不能立刻告别上路,可是又怕众人疑心,不得不假作言笑地应酬着。好容易一席饭毕,陆渊却又让二人至厅,待以香茗。二人耐着性子又坐了一会儿,这才婉言告辞。此时桂春明和太阳婆师徒俱已返室,只有陆洲和闻三巴在客厅里陪着。陆渊招呼着把二人来时的那骑老骆驼牵了出来,另备一马驮着行囊等物。西风含笑道:

“老弟,这太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陆渊哈哈笑道:

“自己人还说这个,好啦!兄弟不敢多耽误二位宝贵时间了,就请二位上路吧!”

常明环目道:

“二位老前辈和那位依姑娘,是否可请老弟请出一别,我二人这么走,不嫌太失礼了么?”

陆渊笑道:

“常老哥你不要客气了,你还是不大清楚他们,这些俗套就免了吧!等会儿兄弟代为转告一声也就是了!”

西风真不愿再见他们,生恐一谈又是没完,当时连声附和地点头道:

“对!对!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老弟,咱们后会有期,有机会再见吧!”

陆渊抱拳笑道:

“二位老哥赏脸,赏脸,以后有时间,还请多来玩玩!”

二人走出了大门,陆渊亲自扶二人上了骆驼。闻三巴笑嘻嘻地赶上道:

“二位不要忘了,七日之后想着把头上布打开,伤口也该好了,不要一直捂着!”

西风连连点头道:“谢谢,谢谢,忘不了!”

跟着老骆驼开步走了。陆渊和闻三巴一直送了半里路,直到二人走远了,才回过身来。陆渊嘻嘻一笑道:

“三巴,你这小子真缺德,你都给上了些什么葯呀?”

闻三巴笑着一缩脖子道:

“哪是什么葯呀!我砸了两块石灰给糊上了,这两个老小子不给烧坏了才怪呢!”

说着笑得前仰后伏,陆渊不禁大笑起来。他们笑着往回走,却见依梨花站在门口眨着眸子道:

“什么事这么好笑呀?他们走了没有?”

陆渊揉着眼笑个不住。闻三巴向依梨华说道:“走了,已走远了!”

依梨华微笑道:“你们笑什么?说出来让我也笑笑呀!”

闻三巴吱唔着笑道:

“没什么,姑娘你就别问啦,我只是和他们开了个玩笑而已!”

依梨华还想再问,却见一名弟兄自内中跑出道:

“陆大哥,依姑娘!桂老前辈叫你们进去,有话要说呢!”

三人忙匆匆转身入内,一进厅就见桂春明和太阳婆面带微笑地坐在厅内,桂春明笑问:“走了么?”

陆渊点头道:

“已经走远了,老前辈这条计,把他们两个哄苦了,只是弟子不大明白……”他皱了一下眉问:

“我们现在到底该如何呢?”

桂春明呵呵一笑,抚掌道:

“陆老弟,现在请差几个得力弟兄,四处宣布消息,就说我们已起程往和阗去了,另外再散些消息,说依姑娘单身往南边去了!”

陆渊一边点头,一边皱眉道:“这……什么意思呢?”

老头子摸了一下胡子道:“意思大了!”

依梨华睁着大眼睛道:“老前辈,我……我真的要去么?”

桂春明呵呵一笑,晃了一下头道:“傻孩子,为什么不去呢?”

大家都一怔。长毛陆渊直着眼道:“叫依姑娘一个人去?”

南海一鸥目光在各人脸上扫了一下,引颈向室外问:“这里没有闲人吧?”

陆渊站起来,走出去看了看,回头说:“没有!”

桂春明黯然一笑道:“不是她一个人,而是我们大伙都去,一起赶向哈密!”

太阳婆也给弄糊涂了,桀桀一笑道:“老哥,这是为什么啊?”

南海一鸥呵呵一笑,站起来走了一转,回过头来,正色道:“姥姥!你还不明白么?”

太阳婆愣愣地摇了一下头。桂春明冷笑道:“敌人实力实在是很强大,姥姥!”

他目光转向太阳婆道:

“如果我们不用这种方法分散他们,在遭遇战后,我们必定会败,而且会败得一塌糊涂!”

太阳婆先是皱了一下眉,随后也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说:

“那个莫老甲很讨厌,老尼姑也……唉!没有一个不是棘手的人物!”

桂春明沉声道:

“的确没有一个不是棘手的,其中尤以那个老魔头最是厉害,哼!”他目光闪闪地在各人面上一瞥,微微冷笑道:

“老夫和这个老魔头有些宿仇,我很清楚,他这次来,完全是为着我来的。”

太阳婆淡淡一笑道:

“老大哥,你不要忘了,现在我也跟他结下大仇了,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桂春明呵呵一笑:

“那我如今倒有了一个帮手了。不过,姥姥,现在还不是我们会他的时候!”

旁边几个人根本弄不清二老葫芦里卖的什么葯,其实就连太阳婆也有些糊涂,她桀桀一笑道:

“老大哥,快把你的计划向大家公布一下吧,你看这孩子都急坏了!”

说着目光向依梨华瞟了一眼。依梨华红着脸讷讷道:“真的,我一点也不明白!”

桂春明哈哈一笑道:

“好,我这就告诉你们!”他说。

“我们马上整理行囊,由陆老弟前导去哈密,为什么这么做呢?”他顿了顿,又道:

“敌人既知我们主力移向和阗,势必分两路追袭,一路去哈密,一路至和阗!”

大家点了点头。桂春明冷笑了一声道:

“莫老甲和谭啸及依姑娘并无仇恨,因此,他必不会去哈密,势必要赶向和阗,找我和九姥拚命……结果他将在大沙漠之中吃尽苦头而一无所获,最后陷于泥淖之中,没有水,没有吃的,甚至没有一个人……”

长毛陆渊惊心地点头道:

“老前辈,你说得不错,此地去和阗,这长途沙漠太苦了;而且每多旋风狼群,商旅若非大群结队,有充足的粮食,是不能轻易上路的。”

桂春明冷冷一笑,伸手虚按了一下道:“你先不要说,我还没讲完呢!”

他淡淡笑了一下,咳了一声道:

“莫老甲在沙漠道上吃尽了苦头,等他到和阗之后才知上了当,这时有两个可能!”

“第一!”他竖起一个指头道:

“他愤怒地再折回来,嘻!那么他势必将再饱受长途沙漠之苦,而我们可在他疲乏的归途上截击消灭他!”

他眸子里散出炯炯神光道:

“第二!”他竖起两个指头道:

“这老儿在饱受长途之苦后,发现上当,可能知难而退,直接由和阗绕道青海,返回他的老家……”

他脸上带着很自信的微笑道:

“他很可能这么做,因为对我们仍扑朔迷离,他并不相信回来可以找到我们……同时我也希望他如此,因为我们犯不着与他拼!”

太阳婆嘎然一声长笑,鼓掌道:“妙呀!好计!老哥,你真是诸葛亮!”

依梨华也娇声笑道:“老前辈心好毒啊!”

桂春明赫然一笑,看着她道:

“姑娘,这能算心毒?对付这种人,这么做还算心毒?这个恶魔这么对他算太客气了!”

长毛陆渊乐得直搓手道:

“老爷子真是有一手。别的我不知道,反正这一趟路,老魔头是头一回走,我看没有几十天,他到不了和阗,弄不好,他那把老骨头,就许扔在半路上,也用不着老前辈再动手治他了。”

桂春明呵呵一笑,突地收敛笑容道:

“你不要轻看了这老儿,他可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不过……”

他沉着脸道:

“再厉害的人,如果遭遇到沙漠这个敌人,哼!他都无能为力,一筹莫展,最后一定失败!”

依梨华紧紧地互握着手,笑眯眯地道:“还有晏星寒他们,我们又怎么对付呢?”

南海一鸥白眉微蹙道:

“据我猜想,他三人会毫不犹豫地直奔哈密;而且可能在半途设伏,目的是先拿住你!”

说着伸手指了依梨华一下,依梨华扪心奇道:“我?”

“是你!”桂春明微微笑道:

“他们由西风和常明口中得到了消息;而且知道你是单身一人,他们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太阳婆这时插口道:“这完全是心战,妙!”

桂春明小眼笑得眯成了两道缝,由眼角的鱼尾纹上揣测,此老是一个极为狡黠而惯用心机的人,他一只手摸了一下那几根短胡子道:

“可是,他们仍是要吃亏的;而且这一次,我们会消灭他们,为我那可怜的徒儿和依姑娘报仇。”

太阳婆眨了一下深邃的眸子道:

“老大哥,这三个老儿联手,也是非同小可呢!我们还不一定准能胜呢!”

桂春明一摆手道:

“姥姥,你完全想错了,依我看,他三人并不会全部都留在中途设伏。”

“为什么?”太阳婆问。

桂春明呷了一口茶道:

“很简单,他们的主力,要先至哈密去对付小徒谭啸,他们会由西风、常明日中得到这个假消息,因此我猜……”

各人全凝神静气地听着,这老头儿老练的智谋,确令他们钦佩。只听他徐徐地说:

“我猜他三人之中,会留下一人在半途设伏,另外西风和常明二人之中,也可能留下一人,其他的全部会直奔哈密。”

太阳婆“啪”地一声鼓掌道:“对,这是很合情理的猜测。”

桂春明点头笑道:

“那么,我们就可易如反掌地各个击破了,敌人实力虽强,可是如此分成三拨,就不堪一击了。”

长毛陆渊一只手摸头道:“老前辈智谋实在令人佩服,不过……”

他讷讷地道:

“我们这么些人一上路,只怕他们半路设伏的人就不敢出来了。”

桂春明似乎对这些早已考虑过了,他点头道:

“你说得不错,可是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

他笑得更得意了,接下去说:

“他们只会发现依梨华一个人,而我们却在依梨华左右,他们不动我们也不动,他们只要一动,就会发现上当了,那时这个冒失的人,将要付出他的生命。”

长毛陆渊双手抱拳笑道:

“拜服之至,老前辈真是活神仙,现在我们就上路吧!”

桂春明冷冷一笑道:

“但也不要把这几个人,看得太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