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第19节

作者:萧逸

谭啸听了斯特巴这句话,怔了一下,正想问什么,斯特巴已经出去了。

谭啸怔怔地望着窗户,心说:天下事,莫非真有这么巧,他们也会在此……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坐下了由培根开创的唯物主义经验论原则。反对天赋观念论,认为,他把革囊中的被褥找出来,铺在炕上;然后把那盏羊脂灯芯拨亮了些。那个牵马的孩子,这时端进来一盆水,放在一旁的凳子上。

谭啸问:“后面住了几个客人?”

这孩子傻里呱叽地看着他,摇了摇头。谭啸这才想起他不懂汉语,挥了挥手说:“算了!算了!你出去吧!”

小孩子又翻了一下眼,才转身而去。谭啸脱下上衣,好好擦了擦身上,找出一件宽松的府绸马褂穿上,然后慢慢踱到门口。

这家“留客老店”也实在够破的了,院子里堆着一堆堆的破瓦残砖,东边砖墙倒了一半,另一半用柱子支着,几棵老槐树枝叶倒是挺茂盛,弥漫了半边天,麻雀躲在树上叽叽喳喳叫得烦人。

谭啸住的这房子是前院,后面还有一进院子,他忽然想起了方才掌柜说的话,想踱到里面看看,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斯特巴的声音:

“相公,你的面来啦!快趁热吃吧!”

谭啸转身随他走进房内,见是一大碗黑糊糊的东西,不由吓了一跳说:

“这是什么?我要的是面呀!”

斯特巴点头笑道:“我知道,这是本地产的燕麦,我给和上些青棵粉,相公你尝尝就知道了,准保比小麦磨的面粉好吃得多。”

谭啸不大乐意地用筷子挑了挑,见里面肉倒是不少;而且冒出阵阵的香味,也就不再挑剔,坐下来尝了一口,笑道:“还真不错!”

斯特巴在一边眯着眼嘻嘻笑道:

“怎么,我不骗你吧?后面那几个客人,也都吃这个,那个罗师父吃得最多,他一顿能吃三碗!”

谭啸放下筷子,回头问他道:

“你说的那位罗师傅,可是头上缠着布,使铜锤的?”

斯特巴皱了一下眉说:

“使锤是不错,不过他却不是回回,头上没缠布,听口音,像是陕西人。”

谭啸突地一惊,问:“是个矮矮的个子,光头的人是不是?”

斯特巴点头笑道:“不错!不错!就是他,相公你们认识呀?”

谭啸不由呼啦一下站了起来,转念一想,他又慢慢坐了下来,可是他的脸色,可就没有方才那么沉着了。他勉强地笑了笑说:“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并不认识!”

说着低头又吃了几口面,佯作无意地问:“他们是几个人呀?”

斯特巴笑了笑说:“起先是三个,后来来了个断胳膊的……”

说到此停了停,因为他看见这位谭爷正在冷笑,像是跟谁生气似的,一只手用力地握着拳。

“相公,你……”

“哦!没什么!你说下去,这么说,他们现在是四个人?”谭啸又恢复微笑,慢慢地问。

斯特巴摇了摇头:“不!前天那个断胳膊的同一个老尼姑又走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大概不会回来了。他们一个人骑马,一个人骑骆驼。”

谭啸心中一惊,断定那个老尼姑就是剑芒大师,这不会错!

他气愤的是,西风居然不知悔改,竟又和他们拉在了一块儿!

“哼!这次见了面,我可不会饶他了……”他心里这么想着,目光仍是很平静地看着斯特巴问:“那么现在剩下的还有谁呢?”

斯特巴心中有些奇怪,可是人家既问,却没有隐瞒的理由,于是笑道:

“现在只剩下那位罗爷和一个白胡子老头了……相公,你问这干嘛呀?”

谭啸端起碗又大口地吃了几筷子,摇了摇头说:“随便问问!”

斯特巴难得遇上一个客人,尤其是他所钦佩的镖师,这一聊起来,可就不想走了。他在一边看着谭啸把一大碗面吃完了,又拧了毛巾给谭啸擦脸,笑着说:

“谭爷,你保镖在这一带定是平安没事,可是一进了沙漠,咳!那可就讨厌了!”

“为什么?”谭啸顺口问了一句。

“爷!你不清楚,这沙漠、大戈壁……”斯特巴那橘子皮似的老脸上变幻着奇妙的色彩道:“大戈壁里可有能人,在南天山,听说有一位……狼……啊!天狼仙,又叫呼可图,这位老人家,可是厉害着咧!谁要是碰上了他,那准没命!”

随着他的话,谭啸不自禁地想到了袁菊辰——那高大黑健的青年,一只手不由紧紧抓住了胸前所悬的短剑。

“这是一个,还有咧!”斯特巴倒真清楚,他指手画脚地说:

“往北走,还有一个怪人,外号叫老猴王,这人是一个刀客,听说手段比天狼仙更辣,碰上他也别想活!”

然后他眨了一下眼说:“我说爷!你要是走沙漠,可千万小心这两个主儿!”

谭啸点了点头,笑了笑说:“多谢你了,我记住就是了!”

斯特巴看看话也差不多说完了,对方那种阴沉的脸色,也像似不愿再多聊了。他是做生意的人,哪能看不出客人的神色,当时站起来,干笑了两声,道:

“谭爷要是有事,只管招呼我一声就行了,我叫斯特巴,你要是嫌绕口,叫我汉人名字也行,我汉人名字叫二熊!”

谭啸不耐烦地连连点着头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斯特巴龇着牙,端着面碗出去了。

天下事,可就是这么奇怪,要不来都不来,要来可就都来了!

斯特巴刚回到房里搁下碗,就见他那个宝贝儿子二楞子飞也似地跑来了,一面回头指着,一面口沫横飞地连说带叫。斯特巴一听提起灯笼就往门口跑。

在大门口,一个窈窕的细腰小伙子,正牵着马往里面看,月亮照着他的脸,又白又嫩,尤其是那两道柳叶眉,一双剪水的眸子,乍看起来,就是小娘们也没他长得帅!

斯特巴连心眼都乐开了,想不到这穷乡僻壤,一下来了这么多客人;而且还都是汉人。不用说,这又是个汉人,要住自己的店。

他老远笑着,弯着腰叫道:

“相公,你老是要住店不是?房子多得是!”

这漂亮小伙子,用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往门里瞅着,却把身子往墙根里靠了二下,小声道:“轻一点!轻一点!”

斯特巴心中一怔,回头看了一眼:“怎……么?还有谁来啦?”

这小伙子摇了摇头,嗲声嗲气地说:

“我问你,有一位姓晏的老先生,是不是住在你们店里?”

斯特巴摸了一下脖子道:“老先生是有一位,不过姓不姓晏,我可就不清楚了!怎么你老……”

小相公咬了一下嘴chún道:“我问你,他是留着白胡子是不是?”

“不错!”斯特巴说:“现在是一位姓罗的爷跟他住在一块儿。”

“铜锤罗……”小伙子不觉溜出了这么一句,却马上闭住了口。

斯特巴嘿嘿一笑,奇怪地说:

“不错,他是有一对铜锤,相公你是他们一块儿的呀?”

这位锦衣公子摇了摇头,又小声问:

“还有,刚才有一个骑黑马的公子爷,是不是也住在这里?”

斯特巴更奇怪了,翻着眼说:

“刚住下,相公,我带你找他去!”

锦衣少年后退了一步,面色惨变,可是瞬息又恢复了自然,讷讷地说:

“刚才我问的话,你不许对他们走漏一句,知道吧?”

斯特巴还在翻着眼,却见这漂亮的少年由囊中拿出了一个小皮袋,打开袋口,倒出了三四块小金锭子。

“呶!这个赏给你,只是你不要把我问你的话对他们说,也不要说我住在这里!”

斯特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连连点头说:“行!行!你老是贩卖珠宝的少东家吧?”

少年摇了摇头,斯特巴接过了金锭子,只觉得全身发抖,两眼直冒金星,他只知道发了一笔小财,可是这些金子到底值多少钱,他却不清楚。当时把它掖在怀里,猴头猴脑地说:“来吧!我给你找间房子,叫他们看不见你!”

少年点了点头,随着他进了门。斯特巴走了几步,回头说:

“干脆,把我那间房腾出来让给相公你吧,我住到后头去!”

少年紧紧皱着眉,闻言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斯特巴把马交给他儿子,把灯笼插在门口。这时,由后面天井里传来脚步声,斯特巴说:“相公,不好!人来啦!”

他忙用身子去挡着少年,少年似乎面色一变,忙把头低了下来。只见铜锤罗大步走过去,瞪着眼道:“妈的,你开店都管些什么事?叫了半天,连个人毛都没有!到这个时候你不给我们弄饭,想饿死我们呀?”

斯特巴连忙赔笑道:

“得啦!罗大爷多包涵些吧,面已经下锅了,马上就来!”

铜锤罗腰里插着一对亮光光的锤,闻言瞪着眼发凶:

“这些日子,是事情把我给磨着了,要在早先,妈拉巴子,就凭叫你不答应,我也得用锤砸死你!”

斯特巴连连弯腰笑道:

“得啦!你老大人不见小人过,快请回去吧!饭马上就来!”

铜锤罗眼睛往一边少年人身上看了看,这么一个漂亮的小伙子,突然出现在这里,他感到有些奇怪。可是那少年头低得很低,天又黑,他只模模糊糊地看了个大概,到底什么个模样,他可没看清楚,当时冷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斯特巴这才开门把少年让进去,直着眼说:“他许是没看见你!”

少年淡淡一笑,笑得是那么美。斯特巴有些着迷,就灯下这么一看,这小相公简直就像是个大姑娘,他一下怔住了!

少年似乎发现不对,咳了一声:“没你的事了,你把你被子东西拿出去,我不叫你别进来!”

说话的声音,也像是憋着嗓门。可是,斯特巴一眼看见少年背后那口长剑,先前的疑心一下扫了个干净。

“哪有姑娘家耍宝剑的?别多疑心了!”他心里对自己这么说着。

当时应了声“是”,把炕上的竹席子一卷,又问:“相公,你要什么东西不要?”

少年想了想说:“把我马上的行李拿进来就行啦!别的什么都不要!”

斯特巴答应着退出去了,少年坐下来以手支着头,出神地想着。

一会儿斯特巴送来了行李,还想说什么,少年连连挥手:

“不叫你不许进来,也不许在外面走来走去,我讨厌!知道吧?”

斯特巴只好转身出去了。他这里一出门,少年就把门关上,窗户关上,脱下了帽子,解开了上衣,前胸缠得紧紧的绸子,现在一股脑儿的都解了开来。长长吁了一口气,才算舒服了些,只是脚还痛,原来大靴子前后都衬着棉花,走路光磨脚,怎会不痛呢!

她确实是个女的,是晏星寒的女儿晏小真。

晏小真坐着歇了一会儿,天热,蚊子又多,要不是为着……这鬼地方,她一辈子也不会来的呀!

少女的任性和不安的情绪,冲动着她,这几个月,虽说在江湖上,已经历了不少事,可是“天性”这玩意儿,并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由于对情人的难舍和对父亲的孝心,她又回来了。

真是,连她自己也想不懂,想不通,一切的行动都是矛盾,矛盾透了!她真有点迷糊,自己对谭啸到底是爱还是恨?恨起来恨得手痒,爱起来更是整夜的睡不着!

“无论如何!”她对自己说,“我绝不能看着爹爹死在他的手里,或者他死在爹爹手下!”

她痴痴地看着灯芯,忽然心中一动,暗忖:“我可真糊涂,谭啸既然来此,必定存有深心,我何不先去窥探一下,以定虚实,却在此发愣作甚?”

想着她顿时忘了身上疲劳,重新穿好衣服,换了一双便于穿房越脊的小巧弓鞋,把宝剑紧紧系在背后,找出一块青绸子,把头发包扎好。她轻轻把窗户推开一扇,见院中一片黑暗,静静的,连狗叫也没有一声。

晏小真回身把灯灭了,一拱身子“嗖”一声,窜了出去。

这客栈总共没有多大,就这么几间破房子,小真顺着破瓦堆,往里走了几步,见是一个四合院,堂室和左面厢房一片漆黑,只北屋窗上透出一点光来。

晏小真一拧腰,扑到了窗下,正想向里面窥探,就见里面灯倏地灭了,她不禁吓了一跳,忙向一边一隐身子。她身子刚刚藏好,窗户倏地开了,由里面燕子似的射出了一条人影。

这身形,简直太快了,向下一落,已站在天井正中石阶子上,迎着天上的月光,现出那人俊逸的面相,猿臂蜂腰的身材,他不是别人,正是一心策划着复仇的谭啸!

晏小真一眼认出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