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第02节

作者:萧逸

远处雪地里,慢慢偎来了一只饿狼,它是被谭啸袋中的食物味道引来的。当它走到离书生身前五丈左右的地方,蹲下了后腿,静静地瞪视着这个书生。

它喉中发出极为低微的呜声,馋涎下滴,可是那书生丝毫不把它看在眼中,仍然慢慢地啃食着手中的鸡腿。

忽然,他抬起头,把口中的鸡骨一吐。这动作本极普通,可是五丈以外的那只恶狼,却发出了一声悲嗥,猛地掉头落荒而去。红红的血,由它头上流了下来。

书生哂然一笑:“好不识趣的畜生!”

他的耳朵随时都在听着附近的任何动静,现在他确知一件新奇的事情来了。他把手中的食物,很快地埋在雪地里,又把附近的足迹,用手掩了掩,侧身躺下,回复到他白天的那种姿态,他的体温,也在迅速地减低着。

不久之后,一个瘦长的人影,随着一阵微风,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影子就像是一个幽灵似的,行走竟没有带出一点声音。可是在白雪的映照之下,他没有办法隐蔽自己,那是一个清癯的老人,他穿着一袭宽大的皂色长袄,腰干挺得很直。

这老人慢慢地在雪面上踏行着,不一刻便到了谭啸身前,然后他站住了脚。

白雪映着老人死板板的一张脸,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西北风掀起他银灰色的长须。

他冷冷地注视着这个雪地里的少年,良久不发一语。忽然他向前跨了一步,伸出一手,在谭啸的鼻边试了试,他所体会到的,是对方微弱的鼻息。这时他的两道搭下的眉毛,才微微地向当中挤了一挤。

于是他轻轻蹲下了身子,又伸出一手,按在了谭啸的左手脉门之上。

这一次,他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他站起了身子,冷冷地笑了笑,心里在说:“奇怪!莫非是我多疑了?可是,他来得太奇怪了……太令人怀疑了。”

他又开始端详着他的脸,把这张英俊的脸,和十七年以前岳家祠堂的那张孩子的面孔拉在一起,两者之间,似没有什么太相似之处。可是也没有什么不像的地方,主要因为这张脸太陌生,而那张脸,事实上自己已经淡忘了。

谁能把十七年之前一面之缘的一张孩子脸孔,保留在记忆之中,直到如今不忘记呢?

他后退了几步,目光如炬,仍然在这书生身上转动着,凭着他几十年的江湖经验,他绝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件事情的。

他知道偶然的疏忽,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代价很可能是自己的生命。

忽然,他纵身到了谭啸身前,猛地扬起双掌,作势劈下,那凌厉的掌风,使那看来软弱的书生,发出了一连串的咳声。

老人收回双掌,翩然退身,那瘦长的躯体,伸缩之间,一缕青烟似的冒上了墙头。

他口中发出了两声叹息:“唉!唉!”跟着就消失了……

一切静寂之后,那书生动了一下身子,又徐徐坐了起来,他脸上荡漾着微笑:

“晏星寒,你是不会发现什么的……最后你终究要认败服输……”

“哼!哼!”

他用那双锐利的眸子在地下搜索着,鼻中发出冷笑。可是这并不能掩饰他战瑟的内心;甚至于惊吓之态也已经由他的目光之中表露无遗。

那平整的雪地上,方才老人站立的地方,几乎和先时一样,没有留下一点足迹。

这种“踏雪无痕”的功夫,固然武林中不乏其人,可是所谓无痕,事实上仍是有痕的,只不过深浅有别。可是眼前的这种功夫,才真正令谭啸感到心服口服,他轻轻地趴在雪面上,用手指去比着,那足迹,仅仅只有他小指的三分之一厚薄!

他收回了手,摇头叹息了一声。现在他才晓得,为什么当他下山时,师父要一再地关照自己,果然这是一个极为棘手的老儿。

他紧紧地咬着牙,这一瞬间,他几乎感到有些气馁了,他默默地想道:“晏星寒、朱蚕、剑芒大师、裘海粟……”

而这么多人,自己才仅仅遇到了其中一人……

“任重道远”该是一句很适合他的话,也是一句可以勉励他的座右铭,他似乎觉得自己天生就不是一个弱者;否则十七年之前,祖父就不会留下他了,晏星寒等四人也不会放过他了。

唉!当一颗心和另一颗心,从根本上就开始作对时,那是任何力量也不能分开的。

晏老善人今天起得特别早,他在院子里背着手走了一转。一切和平常一样,包括他自己和这整个的家,和过去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可是不知如何,他自昨夜归来后,心中竟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慌感觉。他是一个不相信预感的人,可是他对这种莫名的烦躁与恐慌,竟是不可理解。

他曾把他这种心理和那个雪地里的少年连在一起想过,可又觉得那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晏小真由回廊里走出来,远远地看着父亲,慾言又止。晏星寒不由笑了笑道:“今天起得真早!”

小真姗姗走近,她内心思索着,如何向父亲开口。晏星寒顿了顿,又问:“我叫你为我写的几张帖子,都写好了没有?”

小真笑回道:“都写好了,今年是你老人家八十大寿,应该多请几个朋友才对!”

晏星寒呵呵一笑:“用不着,只这几个已经够了。”

小真皱了一下眉道:“爹,那个剑芒大师可是一个尼姑?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呢?”

晏星寒微微怔了一下,含笑道:“不错!这位大师,和白雀翁朱蚕、红衣上人……我们都是老朋友了。”

他仰头想了想,眼角叠着皱纹:

“我们有十年没见面了,借着这个机会,见见面岂不有趣?”

晏小真雀跃道:“那她一定很有功夫?”

晏星寒哼了一声,看着女儿,点了点头,微微笑道:“我方才所说的三人,任何一人武功都不在我以下。如果你能得他三人指点,真可说受益不浅。”

晏小真由不住笑了笑,忽然皱眉道:“可是他们三个人,怎么都没有住址呢?”

晏星寒微微一笑:

“你只把帖子交给我,我自然能差人送到就是了……因为像他们这种武林奇人,住处是不轻易让人知道的。”

晏小真心中一动,趁机进言道:“爹!那位苏先生走了已半年了,你老人家不是早说要再请一个,怎么不请呢?到时候客人都来了,谁招待他们呢?”

晏星寒不由怔了一下,一只手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道:“嗯!我倒是忘了……是要找一个人……可是一时却也不容易找到!”

晏小真杏目微转,道:“最好找一个学问好一点的……”

晏星寒皱了皱眉:

“那就更难了,等一会儿我到城里去一趟,那位方知府倒给我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晏小真秀眉微颦,极想推荐一个人,可是却又说不出口,她脸色微微一红,到底大着胆子说道:

“爹,倒在咱们门口的那个人……”

晏星寒哂然笑道:“我知道,你是看着他可怜是不是?”

晏小真点了点头。晏星寒以手摸着下颔,银眉微皱,良久才道:“江湖之中太险恶了!孩子,这个小子的根底,我们毫不知道,这种人怎可贸然往家里请呢?”

晏小真笑了笑:

“你老人家也太小心了,想他一个读书人,怎会是……”

天马行空晏星寒一耸眉尖:

“你怎会知道他是个念书的人呢?”

晏小真不禁粉面一红,讪讪道:“看他那个样子还不是么?要不他头上戴什么方巾呀!”

晏星寒哈哈一笑,叹息了一声:

“既然你们都为他说情,就把他唤进来吧!”

晏小真不禁芳心一喜,可是她却不敢把这种喜悦之情露在表面上,她笑道:“只怕他还走不动呢!”

晏星寒昨夜探查之后,对那个书生的疑心已去了不少,可是内心并没有完全放心,他想了想:

“你叫雪雁通知高升他们,把那个人抬进来,放在堂屋里,我有话要问他!”

小真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晏星寒一个人在雪地里走了一转,紧紧地互握着双手,他开始用否定的心,把这不着边际的怀疑打消了一个干净。

他默默地想着:

“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可是十七年前,那血腥的一幕,铜冠叟的死……至今仍盘留在他的脑子里,每一想起来,他都会深深地叹息。

“如果那时候,依着红衣上人和白雀翁的话,把那个孩子也结束了,那么现在就不会有什么烦恼了……唉!裘海粟当时的见解,是多么的正确啊!”

他脑子里这么不停地想着,对于往事有着不可谅解的后悔……

雪雁走出了走廊,远远地请安道:“老先生,那个路上的年轻人,已经抬在堂屋里了。”

“老先生”是他关照家里的人这么称呼自己的,他最怕听老爷这两个字,他觉得老爷这两个字太迂腐了。其实老先生又能好多少呢!总之人是不能老的,其实万物都是一样的,只要一接近“老”这个字,多少总会带点消极颓唐的味儿。

晏星寒点了点头,直向前厅而去。

堂屋里站着不少人,七言八语乱哄哄的。

老善人一走进来,立时雅雀无声了,晏老爷子咳了一声道:“那个人呢?”

高升用手指了一下:

“在那里!”

晏星寒走进房内,挥了一下手:

“你们都下去!”

高升等鞠了一个躬,都退了下去。

晏星寒这才看见太师椅上,半躺半坐着那个雪地里的少年,他那苍白的脸色,确实显示他是曾经过一番生命挣扎的。

那书生看见晏星寒走进来,张开了眸子,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晏星寒皱了一下眉:

“你姓什么?”

书生轻微地回答道:“小可姓谭名啸。”

晏星寒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不是姓罗吧?”

书生内心一惊,可是却装作发怔道:“小可是姓谭,言西早的谭……”

晏星寒又哼了一声,他打量着谭啸道:“你的亲人呢?”

“老善人……他们不幸已作古了……”

书生说着,目眶之内蕴含着泪水。晏星寒怔了一下,徐徐问道:“那么抚养你成人的又是谁呢?”

“是小可一个远门的族伯!”

“你的祖父呢?”

谭啸流泪道:“他早就死了……”

“怎么死的?”

“是死在仇人手里的……”

“嗯?什么……”

晏星寒大吃了一惊,可是谭啸却接下去道:“那是为了家乡的一块水田。先祖父本有旱田百亩,水田五十七亩,后来乡里来了一个恶霸,此人觊觎先祖父那五十七亩水田,百般设计霸占不成……”

晏星寒听得直皱眉,真有点后悔自己多此一问,忙伸手制止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谭啸抽搐了一下:

“老善人,先祖父死得好惨!他老人家是活活被四个奴才逼死的……”

说着用袖口揩着眼角的泪。晏星寒心中不知如何觉得很不是味儿,他问道:“四个奴才……你祖父是为四个人逼死的?”

谭啸点点头,咬牙切齿地道:“一点不错,那是四个宰狗的……”

晏星寒怔了一下,待他认为和自己的想法完全是两回事时,不禁呵呵笑了。

忽然,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该大笑,又马上闭上了嘴,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啦!谭啸,你今年多大了?念过书没有?”

谭啸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道:“小可今年二十五了……曾进过学,永乐庚子年进省并曾中过举人!”

晏星寒不由大是出乎意料,当时抱了一下拳道:“真是失敬了……老弟!你既有此学历,就该继续求进步,以期名列官门才是,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这一问,那谭啸不由长叹了一声,断断续续说了一大篇理由,反而听得晏老爷子连连点头,不胜同情之至。最后他笑了笑道:“老弟,既然如此,你就留在我这里吧!我绝对不屈待你。”

谭啸苦笑道:“小可蒙你老人家如此恩待,已是感愧十分,怎敢再……”

才说到此,晏星寒挥手笑道:“小兄弟!你就不要客气了,你是读书人,老夫绝不能错待你。舍下正好少一个帐房先生,如果阁下肯屈就,那是再好也不过了。”

谭啸感激地抱拳苦笑道:“既蒙抬爱,怎敢不从命?只是晚生才疏学浅,怕作不好,岂不有负老先生一番抬爱?”

晏星寒呵呵笑道:“客气!客气!阁下举人老爷,老夫真是请还请不到呢!”

谭啸忽然站起身来:

“既如此,东翁在上,请受晚生一拜!”

晏星寒方自摆手,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