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马蹄》

第07节

作者:萧逸

袁菊辰身子微微战瑟着,他紧紧地握住病女一只手,点头道:“白姗!你放心,你是为我好,我怎会不知情,从明天之后,我永远不再作了。”

病女笑了笑,妩媚地瞟着他道:“真的?还有那身狼皮也丢了吧!一个男子汉,行事要光明正大,装成一只狼干什么呢?真难看死了!”

袁菊辰脸色涨红,想要说什么,可是他却默默地点了点头。谭啸在窗外,心中暗暗赞佩这病女的见解高洁,同时更钦佩袁菊辰为爱的牺牲。只见那病女浅浅一笑道:“我知道你喜欢狼,因为它们救过你,你也懂它们的话;可是它们到底是凶恶的野兽,而你是可爱的人。在我的眼睛里,人世上再也没有一个男人比你更英俊了……菊辰!我真爱你!”

袁菊辰脸上掠过了一丝微笑,紧紧地摇了一下她的手,把病女的手轻轻地贴在自己脸上,目光之中闪着兴奋、羞涩、伤心的泪光。

“白姗,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病女现出一个令人难以觉察的微笑:“还有呢!你听着!”

她又咳了几声,袁菊辰忙倒了一杯茶,小心地捧给她,病女轻轻呷了几口,摇了摇头,菊辰放下杯子,又坐在她身边,微微轩眉道:“你慢慢说,我听着就是了!”

少女点了点头,两只手摸着他的领口,为他把领上的那个扣子扣上。她凝着眸子轻轻地说:“你年纪还轻,沙漠里不是你永远停留的地方,我死之后,你答应我离开这里,到中原去!”

她脸上没有伤感,却带着微微的笑容;可是,袁菊辰却禁不住落下泪来。

病女拿着一块手绢,轻轻地为他擦着泪,一面笑道:“傻哥哥,人总是会死的,你看我这个样子……”

袁菊辰摇头,大声道:“不!不!你绝不会死,我也不会去中原,我在这里陪你住一辈子!”

病女嘴角带着惨笑,收回了手,微愠道:“我给你说正经话,你怎么老是不听呢?”

袁菊辰低着头讷讷道:“我也是说正经话,万一你要是真死了,我也陪着你一块死,我绝不一人独自离开沙漠!”

病女忽然怔了一下,她脸色倏地一阵惨白,张大了眼睛,颤抖地说:“你说……什……么?”

袁菊辰毅然抬起头,苦笑道:“白姗,你自己要想开一点,万一你死了,我决定溅血在你床前,表明我对你的爱心。”

他才说到这里,忽见那病女向后一仰,整个身子睡了下去,她口中颤抖地道:“菊辰!你……”

袁菊辰不由大吃了一惊,吓得脸色铁青,惊慌地叫道:“啊……白姗……你怎么了?”

病女拉着他一只手,抖颤颤地坐了起来,用乞求的口吻,喘成一气:“快收回你的话,快收回去……”

菊辰吓得点头道:“好!好!我收回,我收回,你……好一点儿了没有?”

病女没有回答他的话,却逼迫着:“你快答应我,等我死之后,你必须要离开沙漠。你不许为我守身不娶,你当面发誓!”

菊辰脸色骤变,冷汗直下,他双手握着病女一只手,双目下垂,落泪道:“这太残忍了!白姗,请你原谅我,我不能!”

看到此,窗外的谭啸一颗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真想不到,这一对恋人,竟会有这么坚贞的恋情。而令他更惊吓的是,这时候他看见那病女,一只手伸到枕下,竟摸出了一口短短的匕首,只见她双手一合,白光闪处,这口匕首竟自拔出了鞘。谭啸还不及张口,只见眼前血光一闪,那病女惨叫一声,鲜血溅了一床!谭啸不由口中大叫了一声,腿一软,差一点儿摔下房去。

这时,袁菊辰猛然惊觉,吓得狂喊了一声:“白姗……啊……”

他猛然把那病女的手向外一拉,那口白光耀眼的匕首,落在了床上。

可是,鲜红的血,如泉水似的,由那少女前胸狂喷了出来!袁菊辰吓得一个翻身,跌倒在床前,他脸色吓得一片青紫,大哭道:“白姗……狠心的白姗……你真忍心……啊……我们一块去吧!”

他猛然拿起了匕首,可是就在这时,那病女一只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颤抖地按着他的手,沙哑地喘道:“哥哥……你不能死……你快答应我,离开沙漠,到中原去……我就是死了也安心了;要不然,我死不瞑目……快……快……”

袁菊辰大声哭道:“白姗……白姗……你好狠心……我怎么活下去啊!”他忽然站起来大喊:“春容!春容!快来,啊……啊……妹妹!”

可是,那病女一只手却紧紧攀着他的颈项,不许他离开一步。袁菊辰双手把她抱出了被子,紧紧地搂在怀中,用断肠般的声音说道:“天……天啊……我可怜的白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病女chún角已流出了血,她紧紧地抱住他,喘道:“你快答应我,菊辰,我不行了,你好狠心,你……”袁菊辰大哭道,“妹妹,我答应你,我答应……可怜的妹妹!”

这时那叫春容的女憧,由隔室跑进来,她吓得颤声尖叫着,全身抖成一片,袁菊辰跺着脚道:“快!快!去拿刀伤葯!快……”

春容转身尖叫着跑出去。

这时,袁菊辰双手慢慢把她抱起来,想把她放在床上;可是那少女,却仍然抱住他不放,她口中沙哑地说:“好哥哥……好哥哥……我爱你……爱你……爱你……死了也爱你!别放下我!”

袁菊辰呜呜地大哭了起来。忽然,他听见窗外也传进来一片唏嘘之声,像是有人也在哭泣,可是到了此时,他已无心再管这些了。

他整个的人、思想,几乎完全崩溃了。

他跪在血红的地毯上,仰头呜呜地哭道:“天上的大神,请你救救这可怜的姑娘吧!她舍弃了荣华富贵,来到沙漠,她所追寻的,只是我这份平凡的爱!啊!天神!我愿以我的生命相抵偿,请你救回这可爱的姑娘一条命吧……大神!大神!”

他拚命地叫嚷着,可是天上的神,却没有答应。他因此更大声地悲恸地哭了起来。

倒是那垂死的姑娘,或许是回光返照的缘故吧,她竟变得异常的宁静,她在爱人的怀里笑着:“傻哥哥,那是没有用的,神仙是不会管我们的……菊辰!我死了好,要不然也会把你拖死的……春容告诉我说,你为我已经好几夜没有睡觉了……我……我……不忍心……”

袁菊辰哭着大嚷道:“春容胡说……你不要信她……”他大声呼唤道,“春容!春容!”

就在他站起来唤春容的时候,他觉得对方的一双手,猛烈地颤抖着;而且冷得可怕。他立即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大声叫道:“白姗……白姗……”

他紧紧地抱,拚命地摇,可是他的白姗,却再也没有一点儿声音了。

她最后的回答,只是用她那冰冷的chún,紧紧贴在他的脸上。

袁菊辰用力地把她举起来,颤抖着放在床上。那少女已经香消玉殒了。

他的腿再也站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她的床前;然后把头埋在厚厚的溅满了鲜血的被子上,用令人汗毛耸立的哭声,大声地恸哭起来。

当那断肠似的哭声,由窗内传出时,谭啸再也不忍看下去了。

其实,他早已是一个泪人了,如非亲眼看见这幕血剧,他真不会相信,人世之间,竟会有这么悲惨的结局。

当他黯然神伤地离开了窗口时,窗内另一个人的哭声,也由里面传了出来,那是春容的哭声。

谭啸真是大大地后悔,真不该多此一举,自己好好的觉不睡,来探听人家的隐秘,结果陪着人家哭了一场。

他叹息着,一面流着泪,向自己睡处走去。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背后有一股凉风,直向自己后脑袭来!谭啸乃久经大敌之人,当时倏地一个转身,却见一条人影,“唰”的一声,反弹出两丈以外。这人身形极为灵敏,起落之间,如兔起鹘落。

谭啸冷笑了一声,一压双掌,用“八步赶蝉”的轻功绝技三起三落,已扑到了这人身前,他口中低低冷笑道:“朋友!你稍留一会儿!”身形一矮,施了一招“搂膝盘打”,直向对方小腹上贯去。

黑夜里,那人长笑了声:“好小子!你是想打死我吧!”

他身子倏地向后一仰,如同一只大马猴似的,翻了个身。

谭啸的双掌,贴着他小腹滑了过去。可见来人是个极厉害的人物,就在谭啸这一招走空之下,他一抖双臂,用“潜龙升天”的招势,整个身子腾了起来,由谭啸头顶上掠出去,口中低声冷笑道:“高明!真高明!”

口中这么说着,却如同一溜青烟似的,直向那丛生的竹林中纵去。

谭啸不由心中大怒,想不到自己来到沙漠,竟连番遭遇劲敌。袁菊辰固然是先敌后友,可是在动手过招上,自己竟也是丝毫没占着便宜。此刻又出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怪人。

因为天黑,这人身子又矮,身形又快,虽然递了三招两式,却连对方什么模样也没有看清。偏偏此人口齿无德,又出言讥讽了一句,谭啸不禁大怒,自忖体力充沛,所以决心要和敌人一决雌雄。

当时一言不发,腰部着力,施一个拧势,用“旋风滚鹫”的姿势,跟在这夜行人的身后,猛袭了过来。

这夜行人,似是没想到谭啸竟然有此功力,不由吃了一惊,再想逃走可是来不及了。

谭啸身形一够上竹梢,一声不响,一错双掌,用“龙行乙式”向外一抖,双掌上挟着两股劲风,直向这夜行人后心击去!

他这种掌力,运用得劲猛力足,不要说来人为他掌力打实了,只怕为他掌风扫上一下,也能终身残废。

那夜行人哪能不识得这一式的厉害。他本来还想隐蔽身形,可是这时候却不能够了。

只见他身形向前一趴,如旋风似的一个疾转,与谭啸已是脸对了脸。

就在这一刹那,谭啸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原来这人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银发银眉,一双三角小眼,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不共戴天的大敌之一白雀翁朱蚕。谭啸陡然看到他,不由吓得一呆。

白雀翁朱蚕身形转过,一双瘦掌,却用“醉倒斜阳路”的打法,猛地向外一推!四掌交接之下,那竹枝吱吱哑哑一阵密响,二人都如同橡皮球似的,倏地飞弹了起来,向三丈高矮的地面上落了下去。

谭啸心中充满了怒火,这一对掌之下,虽觉得双手齐根酸痛;可是瞧见对方那种飞腾之势,足见自己论掌力虚实,并不见得输他多少。顿时胆力大增,决心在这静寂之夜,把这元凶大恶予以剪除。

可是,他内心却有一个极大的顾虑,朱蚕既然来此,那剑芒大师、晏星寒、裘海粟定也来了。如是这四个老儿齐集至此,自己要想逃得活命,可真是难似登天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想到昔日两度亡魂的可怕经过,只觉背脊中丝丝向外冒着凉气。

白雀翁面相既现,也不再掩饰自己了,他怪笑了一声:“谭啸,你居然来到了这里,可见朱爷爷的见识不差。来!你随我出去,这是人家住的地方,我们不要打扰人家,你敢来么?”

他说着,伸手在空中连连招着。谭啸不由用力跺了一脚:“姓朱的,你休欺人太甚,上天入地,谭啸随你就是!”

他口中这么说着,怒火已充满了胸膛,顾不得朱蚕会施什么阴谋诡计,当时一拧腰,用“燕子三抄水”的绝技,起纵之间已到了白雀翁跟前。

朱蚕怪笑了一声:“小子!真有种,你跟我来!”

这位昔日绿林中的怪杰,在轻功提纵术和巧打神拿功夫上,已浸婬了数十年的功力,举手投足间,功力毕现,绝非一般沽名钓誉之流可以比拟。

他满心打算着,把谭啸诱至远处漠地;然后再施辣手,把对方毙于掌下,就可回去交待了。却没想到,一些事情常常会发生意外。

白雀翁出言讥讽之后,猛地腾身,想掠过眼前一片竹丛,即可到达刺树的围墙边缘,可就在这时,一声清叱:

“打!”

迎面一蓬金光一闪,夹杂着刺耳的破空之声,直朝着白雀翁朱蚕没头带脸地罩了过来!白雀翁事出无备,不禁吃了一惊。

他向空一瞥,已看出了这是极为厉害的暗器“红线金丸”,只是暗惊,这种暗器,本系晏星寒的妻子“俏红线”楚枫娘的独家暗器,怎会来到了沙漠上?

心情微惊之下,白雀翁朱蚕用“金鲤倒穿波”的身法,向后一个倒仰,“嗖”一声窜出了三丈左右,红线金丸全数落空。

如此一来,白雀翁想诱谭啸外出的意念,算是落空了。正在疾怒之时,却见竹丛中,箭也似的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落马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