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09、红线金丸戏双鸥

作者:萧逸

等到边瘦桐一觉醒来的时候,早已是红日西沉,满室晚霞红光!

他伸了一个懒腰,忽然发觉自己手脚竟能自由行动了,禁不住心内一阵狂喜,当时翻身下床,唤道:“司明快来!”

司明闻声跑进来,见状惊喜得呆住了。他张着大嘴,口中呀呀直叫。边瘦桐哈哈大笑道:“我已经复原了,你还不相信?”说着他来回在房内行了数步,倏地转到司明背后,双手霍地一举,竟把司明给举了起来!

这时,他才真正相信自己果真复原了。

放下司明,他再次发出了一阵大笑。

就在这时,门忽然开了。

只见头缠白布的歪头老九,面门而立,脸上带着冷冷的微笑。边瘦桐对于此人,一直存有戎心,当下冷然问道:“有何见教?”

歪头老九抬了一下手上的托盘,盘内有一杯茶。边瘦桐含笑道:“怎敢劳动大驾,真是太不敢当了。”说着上前去接。

歪头老九咧开两片厚chún,嘻嘻一笑,一手持着茶盘,伸了出来,目光中,闪烁着诡谧的冷笑!

边瘦桐手指方接触茶杯,便觉得杯上透过一种内力,轻轻一端,那盏茶杯竟纹丝不动!

他不由吃了一惊,这才知道这个索伦人是借此向自己示威较劲的!

他当下微微一笑,道:“好重的茶杯!”说话之时,猛地一提丹田之气,五指向茶杯一沾,缓缓地把那杯茶端了起来!

歪头老九面色忽地一变,手上那张茶盘猛地一抖,口中怪笑了一声!

边瘦桐顿觉手上的茶杯似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猛然地重撞了一下,那杯子急速地一抖,差一点儿脱手而落!可是边瘦桐所练的“两磁真力”,已有了七八分的火候,此刻已在不自觉之间,恢复了他昔日的功力。这时他手下的杯子,虽被大力一举,只不过是颤动了一下,非但杯子本身没有破裂,就连杯内的茶水,也是一滴都没有溢出!

他装作没事的样子把茶杯送到chún边,呷了一口,含笑道:“好茶!”

歪头老九面色苍白,呆了一下,嘴chún动了动,也不知说了句什么,忽然听他口中一声低叱,整个身子如同旋风似的,“嗖”一声,已到了边瘦桐身边。他手上那竹制的托盘,倏地抢了起来,照着边瘦桐搂头盖顶地猛然打了下来!

红线金丸边瘦桐自他一进来,已对他存心提防。这时见状,一声冷笑,右手一提衣襟下摆,身子如同电闪星驰一般,已转到了一边!

歪头老九的这一托盘,擦着他的衣边,猛然地打了下去!

边瘦桐口中低喝了声:“奴才无礼!”他手上的茶杯,倏地脱手而出,直向那瘦高的歪头老九面门之上掷了过去!

茶杯本身的力量,再加上边瘦桐加在上面的真纯内力,这茶杯之上的力量,确实相当厉害!

就在这时,人影一闪,一人哈哈笑道:“好功夫!”紧接着一伸手,已把这飞来的茶杯,接在手中。杯内茶水,高高地溅了出来,几乎溅在了这人的脸上!

边瘦桐不由吃了一惊,因为这人竟能接住茶杯,而杯身不破,只此一点观之,此人确实有极高的真纯内力!待他转过身来,才看清了,来人竟是睛空一羽萧苇,他哈哈大笑道:“什么事,叫你发这么大脾气?”一面转过脸来,对着歪头老九叱道:“还不下去!”

歪头老九咧了咧嘴,嘿嘿笑了几声,转身而去。

边瘦桐走了几步,笑道:“适才我有冒味,尚希勿怪!”

萧苇放下了手上的茶杯,微微笑道:“莫怪江湖上把你形容成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你的功力果然惊人,佩服!佩服!”说到“佩服”二字之时,他的右手平平地按在了那盏茶杯之上。等到他手掌移开的时候,边瘦桐发现,那盏盛有热茶的茶杯,竟自深深地陷入桌面之内,杯口与桌面一般的齐平。

这种功夫,真够惊人了!

试想红木的桌面,坚比铁石,即使刀剑亦不易扎入,更何况一个茶杯呢!

边瘦桐心中不由动了一下,可是他表面上仍带着自然的微笑,毫不惊奇地走过去,低头看了一下桌上的茶杯,叹息道:“萧兄未免太暴殓天物,好好的桌面,按了这么一个大窟窿,岂不可惜?”说着,他平伸右手,在杯口上一按一提,只听得“波”一声,那盏陷于桌内的茶杯,竟自离桌而起,桌上留下了一个圆形的窟窿!

睛空一羽萧苇面色微微一变,接着狂笑一声道:“你也未免太妇人之心!”说着他双拳一抱,道:“今日特来奉请,要学一学你拿手的红线金丸上的功夫!”

边瘦桐想了想,慨然道:“二岛主如此见爱,真令我惭愧,其实以二岛主如此功力,又何必要学我这雕虫小技?”说着一笑,又道:“不过曾有言在先,我也只好班门弄斧了!”

他回头对司明点头笑道:“把我的暗器皮袋给我!”

司明入内室,取出一个约有饭碗大小的鹿皮囊来。边瘦桐接在手中,含笑道:“夏侯兄不知在何处?我们走吧!”

晴空一羽萧苇目光一扫他手上的镖囊,哂笑道:“这就是你的独家暗器‘红线金丸’么?”

边瘦桐道:“正是!”

萧苇接过笑道:“让我见识一下!”说着解开袋中丝绳,打开袋口,只见袋内金光闪烁,耀目生花。那所谓的“红线金丸”,每一枚只不过黄豆一般大小,每枚金丸之上,带有一道极细的红线,但不易看出来!

睛空一羽萧苇,看在眼中,不觉甚为稀罕。他真不明白,这么一枚枚小小的暗器,竟会有那么惊人的功力。当下含笑递还给边瘦桐,心中却不禁有些跃跃慾试。因为他和拜兄夏侯三,在暗器上都有极深的造诣。他心下暗想,等一下,要先在暗器上,与红线金丸较量一下,如确实高超,他才肯甘心情愿地向对方学习。心中想罢,领着边瘦桐出了“海角红楼”,直向后院转去。

自从与病鹰关大勇交谈之后,边瘦桐对这赤城岛开始留心注意起来。

这会儿,晴空一羽萧苇要带他至岛主住处,他正可借此机会,仔细地观察一下,看看这岛上防务的虚实。

二人穿过了草坪,走到十丈开阔的海沟,见岸边设有极高的铁丝网,网上布有数以百计的铜铃。铃网附近,设有暗卡,有人要由此越墙而过,那实在是不大可能的,更何况网墙之下,又是波涛汹涌的海水!

这时,只见一只白色的篷舟,正自泊在岸边,那个名叫灵哥儿的童子,正立在船头之上。看见二人行近,灵哥儿忙下舟开门,萧苇笑道:“不必!”

只见他身形狂飘而起,“刷”的一声,已越过了那面铁丝网,如同一只鸥鸟一般,落在小舟之上。随后他朝着边瘦桐招手道:“朋友,你也过来!”

边瘦桐望了望,笑道:“好高的墙!”说话间,身形纵起,向网墙上一落,那网上的数百枚铜铃,立时哗然大响了起来。

边瘦桐故意惊慌失措般地由墙上跃下来,落在了船板之上,面色大变地道:“好险呀!”

萧苇望在眼中,不由微微一笑,心中甚为得意,暗忖道:“如果是静夜里,这些铃铛能发出更大的声音,声闻数里,不愁不为别人听见!”

边瘦桐故作吃惊地抬头看了看,摇头叹道:“再高一尺,我就无法越过了。”

晴空一羽萧苇微微一笑,挥手道:“开船!”他心中正自得意,转念一想,暗叫了一声道:“不对!其中莫非有诈!”

萧苇一双瞳子慢慢注定在边瘦桐身上,心中疑惑地想道:“久闻此人已得内外武功真传,却怎会如此不济?想必是别有用心!”当时也不道破,只是冷冷一笑。

小舟在灵哥儿的操纵之下,不多时已划抵对岸!

登岸之后,边瘦桐才发觉,这赤城岛真是一个天然的险要之地,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只见岛上四侧,皆是高约百丈的峭壁,其上满生着绿树,仿佛是一个天然的翠屏,围绕着一片平地绿茵。再看附近,花红草绿,清泉茂林,真可谓人间仙境,美景无限。

萧苇带着边瘦桐绕过了一片草地,眼前是一溜约有七八丈长短的花架。花架之上,盛开着一种黄色的花,绿叶相衬,美不可言。

花架的尽头,有一幢黄色石块筑成的平房,门窗为淡绿颜色,四面搭出宽敞凉棚。

晴空一羽萧苇同着边瘦桐来到这里,立住了脚,他指了指那长长的花廊,笑道:“你看,在这里表演你的独门暗器手法,岂不是再理想不过么?”

边瘦桐这才知道他把自己带来此处的用意,当时点了点头,道:“这倒真是一个好地方!”

方言到此,就闻得一阵沙哑的笑声道:“我猜老二会把你带到这里,果然不错,算我精明,先你们一步!”

二人俱都一怔,寻声望去,就见在一丛开着的花树之下,血鸥云翅夏侯三正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张藤椅之上,手上端着一个精致的茶杯,正自啧啧有声地喝着!

晴空一羽萧苇不由摇头笑道:“什么事要想瞒着你,那可是真不容易。好了,你也别坐着啦!”

夏侯三搁下手上的茶杯,微笑着走过来,道:“边老弟,这个地方安静极了,绝无外人敢轻涉一步,你那一身绝技正可以在此展露一下,也叫我兄弟一来开开眼,再者也学学高招!”

他说着话,已走到了边瘦桐身边!

边瘦桐发现,在此老的后背右侧,佩戴着一个长形豹皮扁囊。扁囊之内,露出了十数束白色的羽毛,看来很是扎眼!

边瘦桐在暗器上的造诣,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的阅历十分广泛。只是这么一眼,他心中已明白,不禁暗暗吃惊!他知道夏侯三佩带的这些羽毛,乃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一种奇特的暗器,名唤“鹤嘴白翎”,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暗器!

这种暗器,据说是用一种特有的山藤制成的,山藤本身就是尖锐如椎;而且坚比铁石,所以无需再加上铁头,就可使用。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这种怪藤之内,可分泌出一种紫黑色的液汁,其毒无比,见血封喉!表面看来是干硬的一根,手摸腰揣也无防,但只要一见血水,毒汁立散。所以这是一种骇人听闻的东西!武林中,对于这种“鹤嘴白翎”,持有两种看法:一种自诩正道中人,不屑使之;另一种人,却认为这种暗器本身不易寻制,兼以打法特殊,如无极为高深的内功造诣,那是没有办法使用的!

想不到,这种失传已久的暗器,今日竟会在这个怪老人身上发现。由此可知,这夏侯三定是此道的高手了!

边瘦桐有了这番认识,对于此老更是存了戒心。当下,他微微笑道:“夏侯岛主太会开玩笑了,我那两手玩艺儿,在二位岛主眼中,真可说是不值一看,哪里敢说‘开眼’,真太取笑了!”

他只不过是一种顺口的客套,却未想到血鸥云翅夏侯三把一双三角小眼一瞪,发出一阵低沉的怪笑,道:“怎么着兄弟!你说话不算数么?”

边瘦桐叹道:“老兄你误会了,我只是自惭学浅,不敢‘野人献曝’而已!”

夏侯三仰天狂笑了一声,道:“老弟,你别太把自己看重了!”说着他由鼻中哼了一声,道:“你真以为你的红线金丸天下无敌不成?”他样子极为轻狂地道:“兄弟,别忘了今天你是到了南海,面对的是南海双鸥!”

他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豹皮囊,道:“我老头子要用这一种暗器,领教一下你的红线金丸,兄弟,你可不必客气!”他侃侃不绝地道:“我们有言在先,我手下可是不留情的!你能躲过最好,躲不过我也无可奈何!”

边瘦桐听他说了这么一大套话,非但不怒,却禁不住一笑。他点了点头,道:“夏侯岛主这番话,我明白了!”

他笑了几声,接下去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老实说,我既然敢来,也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他冷冷地笑了一声道:“当然,要想活命,非要胜你不可!”

南海双鸥不由对看了一眼,没有作声。

血鸥云翅夏侯三冷哼一声,道:“你很聪明!”

边瘦桐微笑点头道:“我这条命既为你二人所救,就是死在二位手中,也没有什么可惜!”说着露出雪白的一口牙齿,看了二人一眼,冷然道:“可是我并不一定会死,你们想学会了我的打法以后制我于死地,也没有那么容易!”

夏侯三尴尬地笑了一声,道:“老弟,你把我们兄弟想得太不是人了!”

边瘦桐哈哈一笑道:“那么,就请高抬贵手!”

晴空一羽萧苇笑道:“时候不早了,你们别光斗口呀!”

夏侯三回头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9、红线金丸戏双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