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10、身在虎穴寻幽秘

作者:萧逸

一晃眼,十天过去了。

每天,边瘦桐总是在院子里踱步,一边调息行气,恢复功力,一边仔细观察着岛上动静。

现在,他确信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已恢复了健康,那条“白线毒蛊”对自己并没有造成什么危害。

十几天来,除了歪头老九以外,他没有见过什么人,南海双鸥再也没有露面,就连怪人何七也没有再见到!

他猜想,也许自己已不再被双鸥所重视了。

这红楼之内,所关着的每一个人,也许都和自己差不多,在绝招被骗学之后,就被长年的禁锢在这美丽冷酷的红楼之内了。

可是,他们为什么都这么安心、平静地住着?偌大的红数之内,甚至于连一声咳嗽都没有……真是怪哉!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决心要出去探个究竟,他要看一看,囚禁在楼内的都是些什么人。

也许在这整个红楼之内,只有自己一个人是行动自由的,他想,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一个都不露面呢?

他悄悄地来到走廊上,看见在走廊通囚室的入口处横着一张睡椅!歪头老九正躺在上面。他身边的一个矮几上,放着一套烟具。边瘦桐从没有见过这种奇怪地东西!

只见歪头老九用火媒子点着火,一个鸡蛋似的东西罩在盘子里,咭咭咭咭抽得好不开心!

边瘦桐莫名其妙地看了一会儿。他想起近来曾听人说过的“鸦片”,吸时要点火为泡,莫非这歪头老九抽的就是那种烟不成?

听说,这种“鸦片”一抽就会上瘾,渐渐会形销魄落,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毒品。想不到,南海双鸥竟会以这种手段来对付这个索伦人,其用心无非是要他为赤城岛卖命!

他悄悄立在当地,见歪头老九一口一口地吞云吐雾,两道黄白色的眉毛一会儿展开,一会儿又紧皱,简直快乐到了忘我的境界!

边瘦桐见楼梯就在他的面前,无论外出或是上下楼梯,都会被这个索伦人发现。当时只得把身子蹲下,等待机会!

一会儿工夫,歪头老九已抽完了两个泡子。他坐起来,又用一根竹签子在挑抹着烟膏。就在他聚精会神的当儿,边瘦桐提起了一口丹田之气,用乾元指力,一指点了过去!

这一指不是朝人点去的,而是对着几上那盏铁丝罩子马灯!

只见灯光一闪,那盏马灯应指而灭。

歪头老九“咦”了一声,骂咧咧地摸索着去点火。就在这个时候,他仿佛觉得身边吹过去一阵风。

歪头老九猛地转过身来,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把灯点了,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又躺下来,继续抽他的烟去了。

这时,边瘦桐却已来到楼梯口。

只见楼上一列两排房间,静静的没有一点儿声音,墙壁上挂着两盏玻璃罩子灯,闪着黄黄的光。

边瘦桐轻悄悄地来到一间囚房门前,见门上编号是“八”,他把身子靠过去。门上有个小洞,可以清楚地看见室内的一切。

他把目光凑近,忽听得室内传出一个地道的京腔道:“朋友,看什么?”

边瘦桐不由吃了一惊,见室内是一个瘦小的老人,一身绸子衣裤,正自坐在床上吃着花生,皮屑扔得满地都是。这时,他睁着一对小眼,向门这边直看,嘴里嘟嚷道:“怎么样?去给岛主说一声,我已经想好了,赤城岛上共有三百亩空地,一半种花生,另外种稻子和水果。”

边瘦桐怔了一下,轻声问道:“朋友贵姓?”

老人呆了一呆,从床上跳了下来,拍了一下身上的花生皮,道:“我是黄叶儿张,咦!朋友你是……”

边瘦桐道:“先别问我,请问你是干什么的?南海双鸥要你给他们作什么?”

黄叶儿张翻了一下小眼,道:“要我为这岛上研究种庄稼,我已经研究了两年了。朋友你代我回一声,这一次我成功了!”说着他打开了一个瓷罐子,里面满是泥土,他抓了一把,笑道:“这种土可比黄土肥多了,里面有沙子,种花生最适宜!”

边瘦桐顿时明白了,原来这楼上囚禁着的,并不全是武林奇人,而是各行各业的人物都有。

南海双鸥所以把这些人擒来此地,原来是含有深心。他们是要这些人,为这个岛进行全面的改良和建设。这两个人的野心太大了。

想到此,他又问:“你本来在哪里?是干什么的?”

黄叶儿张抹了一下鼻子,叹道:“老爷,我原来是专管大内果子园的,也是有身份的人。现在在这里一往三年,这个苦可真够受的……”说着苦笑了一声,道:“这些话你可别回上去……”

边瘦桐道:“好,我知道该说什么。”

黄叶儿张笑着道:“你开开门,我请你吃花生,这是何七爷送来的,咱们好聊聊,我有几个月没和人说话了!”

边瘦桐苦笑道:“今天不行,再见了!”说着抽身退回。黄叶儿张还一个劲地在里面道:“喂!喂!你开开门,喂……你是谁呀?”

这时,边瘦桐又走到了隔壁的一间门前,从门洞向里面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原来这间房子里关着一个四十来岁的文弱汉子,此人赤着上身,双耳上架着两只炭条。在他这间房内,墙上桌上,到处都挂满了一张一张的纸,纸上画着各种各样的楼房。这时,他正低着头,全神贯注地盯在一张图纸上。

边瘦桐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那瘦子由地上一跳而起,低声问道:“谁?是九爷吧?”

边瘦桐沉声道:“朋友,你这是在干什么?”

瘦子弯下腰,由门洞里向外面看看,道:“你是谁?我怎么没听到过你的声音?”

边瘦桐笑道:“我是新来的,你在干什么?”

瘦子摸了一下头道:“我在画图呀,快画好了!”

边瘦桐在门洞里打量了一下这瘦子,矮小的个子,尖下巴,满脸皱纹,典型的一个文人。

边瘦桐听说他在画图,吃了一惊,问道:“画什么图?”

瘦子放下了手上的炭笔,龇牙一笑道:“是岛主关照我画的呀,有‘藏经楼’什么的。老兄,你是干什么的呀?把门开开,咱们聊聊!”

边瘦桐低声笑了笑,说道:“我呀,开不开,你叫什么名字?来了多久了?怎么被关这里?”

瘦子怔了一下,轻声道:“伙计,原来你不是岛上的人呀!那你是谁呀?”

边瘦桐哼了一声道:“别管我,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瘦子上前几步,把眼睛凑在门洞上来,想看外头是谁,可是边瘦桐却用一只手按在了门洞之上。这人看了半天,啧了一声道:“怪呀!我怎么看不见你呢?”

边瘦桐低声道:“我也是关在这里的人……”

瘦子口中低低地啊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的。老乡,你胆子太大了,这岛上防备得很紧,你跑不掉的!”接着又道:“我姓蔡,叫蔡万石,这海角红楼就是照我画的图纸建造的。他们现在又叫我画别的图,唉!想不到我自己会关在自己设计的房子里!”

边瘦桐点头微笑道:“不要灰心,总有一天,我会救你出来的,再见吧!”

蔡万石口中连声道:“谢谢!谢谢!你可千万要小心呀!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大家脑袋都别想要了!”

边瘦桐微微一笑,随即抽身退开。

这时他才注意到,门上钉有一块小木牌,上面写着很小的字,蔡万石的姓名、籍贯、擅长的职业都写在上面。他立即又转到了另一个门前,门的编号是“四十一”,门口的小木牌上写着:

姓名:吴幼娟。

籍贯:江西吉水。

擅长:小红拳、劈空掌、刺绣。

边瘦桐不由怔了一下,心说这里还关有女人,忍不住就着小门洞向内望了一眼。原来那所谓的“幼娟”已是一个秃了头的老太太。室内点着一盏昏黄的灯,一个老太太,正弯着腰,在那里绣什么东西,两只手哧哧有声地拉着长长的彩线!

边瘦桐不由低叹了一声,道:“可怜!”

不想这声音竟被她听见了,只见她猛然抬起头,厉声喝叱道:“王八羔子,我不是说过,我在做工的时候,不许任何人来看吗?娘的,你是谁,竟敢不听我老娘的话,打!”

“打”字一出口,就见她一扬巴掌,照着门上用力地一推!

边瘦桐自从发现这老妪擅长劈空掌,对她早就存下了戒心。这时见她忽然举掌打来,忙自向一边一贴!

只听见“轰”的一声门响,紧接着一股风力如同哨子似地自那个小小的门洞之内穿了出来,几力颈疾,确实惊人!

边瘦桐这才知道,这个老太太敢情是真功夫,当下没有招惹,连连退身。

室内传出吴幼娟的怪笑之声,接着骂道:“去告诉南海双鸥,就说我的话,以后老娘在做工的时候,谁要是再来偷看,我就打死他!我老婆子可不是好欺侮的人!”

边瘦桐只好摇了摇头自认倒霉,想不到南海双鸥真把事情给做绝了,这些被囚的人物,竟是五花八门,无所不有!

当下又陆续看了几间,有位干裁缝的方师傅,原是在宫里专为皇帝裁剪衣裳的,南海双鸥看上了他的手艺,竟把他也弄到了这里,专为二鸥裁制衣服!

另外还有擅长文学的、天文的、算术的各行学究,真是应有尽有!

南海双鸥把他们每个人分别囚禁于一室之内,各人无可奈何,只有努力地为他们卖命!

看到此,红线金丸边瘦桐不由浑身战栗,他已看出,南海双鸥在这遥远的赤城岛上,是存有深心大谋的!

他们这样经营、建筑着这个岛,是居心叵测的,也许是图谋反叛!

对这座海角红楼,他一直没有勘察过,不知到底有多大。今天走了十数间之后,他才发现,这座红楼竟大得出奇,建造得也实在绝妙!十数条廊道,纵横交错,很容易令人陷于迷阵!

边瘦桐仔细留意走过的地方,以免走岔了道。当转过第三条走廊时,他终于从门牌上发现了十一婆的房间。

只见门牌上写着:

姓名:十一婆;

籍贯:江苏武时;

海棠派嫡传。

边瘦桐不由心中一怔,暗暗忖道,原来这十一婆竟是武林中久负盛名的海棠派嫡传弟子,难怪二鸥这么重视她了!因为海棠派的武功,现已近绝迹,其“飞索引掌”、“一阳指力”在江湖上早已失传。这位十一婆既是海棠派的传人,对这几种功夫,她必定是熟悉的!

关大勇说过,这十一婆是负责岛上暗道设计,以及陷阱地道策划的。

可是她的“擅长”栏内,却仅仅只有“海棠派嫡传”几个字,可见双鸥利用病鹰关大勇、十一婆以及九宫徐锡三个人在岛上挖暗道、设埋伏、布阵图,是如何隐秘了。

红线金丸边瘦桐在门前站了一会儿,见室内黝黑一片,没有一点儿灯光。可是仔细一听,却可以听见有一个人在里面喃喃地自言自语。

边瘦桐贴身门上,才听出她口说道:“一丁二白三叉口,四出五回六奇门!”接着一阵低沉沙哑的笑声,像是用力地唾了一口痰,又喃喃地道:“南海双鸥,王八蛋!没有良心的东西,不守信用的东西!”

一会儿又传出一阵大口嚼吃东西的声音,像是吃得极香,吃了一阵之后,又说道:“不行,我口渴了,得喝茶!”接着就有杯壶相碰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房子里亮起了点点火光,门洞内晃晃地映着一个老太婆的人影。

边瘦桐本不愿意去偷看一个女人的房间,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他必须得和这个老太婆合作!

当时只得就门洞向内望去。这一望,顿时令他大吃了一惊,马上把头缩了回来。

原来,那十一婆已是七八十岁的年纪了,此刻却脱得一丝不挂,露出她漆黑的一身排骨。只见她发如乱草,左手拿着一个大茶碗,呼呼有声地喝着茶,右手持着一柄大芭蕉扇,呼啦呼啦地扇着。

边瘦桐边忙背过身子,一时俊脸通红,口说晦气,怎么这十一婆竟会如此不知羞耻?

想到此,有意咳了一声!

十一婆本来坐在床上,两只瘦腿架在椅子上,听见咳声,不由吓了一跳!她忽地一跳站起来,随便抓了一件衣服,遮住身上要紧的地方,一双赤红的眼睛,向外望了望,叱道:“是谁?”

边瘦桐咳了一声,道:“十一婆,是我!”说着后退了几步。

这时十一婆已凑在洞口,向外望着,显然她已看见了边瘦桐。当时她口中怪笑了一声,道:“小子,偷看什么?你是干什么的?说!”

边瘦桐苦笑了笑,道:“病鹰关大勇托我来问候你,顺便……”

不等他说完,十一婆忽然“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身在虎穴寻幽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