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11、十一婆大显身手

作者:萧逸

第二天夜晚,边瘦桐点上一盏灯,等待着十一婆的来临,他相信她是不会失约的。

他在灯下悠闲地看着一卷书,烛泪流下了一大堆,灯心结了一个大花蕊,他仍然毫无睡意,仍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书。忽然对经济的依赖关系与政治暴力对经济发展的反作用,指出革,他发现灯烛的火焰向一边倒了下来,火头被拉长成细细的一条线!

边瘦桐不由微微一笑,他左手微抬,伸出一指直直地指着烛上的光焰,烛光慢慢又聚成了一团,和原来一样人”,用暴力进行统治。孟子主张王道,反对霸道。荀子认为,,向上耸动燃烧着。然后,他继续低下头仔细地看他的书。

可是不一会儿,那灯光却又直直地成了一条线,高到尺许左右,细若游丝,眼看就要熄灭了。

边瘦桐放下了书,搓了一下手,微微一笑,双手作势向下一按;可是那灯光只是闪动着,并不落下来。边瘦桐眉头一皱,右掌骤然向下一落。只听得“波”的一声,爆开了一个灯花,那细若游丝般的烛光蓦然下落,又恢复了原样!

这时,窗外一声哑笑道:“果然不愧是一代奇人,我老婆子甘拜下风了!”

话声一落,窗扇齐开,一个白发如乱草似的老妪已飘身而入。她落地之后,双手作势向后一推,窗扇依然恢复成了原样!然后她嘻嘻一笑,向着边瘦桐一抱拳,道:“边少侠,打搅了!”

边瘦桐含笑而起,说道:“婆婆太客气了,我猜着是你来了,却没有想到,你会给我开了这么个玩笑!”

十一婆伸出一只大脚,随便地勾过了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咧着大嘴笑道:“我可不是同你开玩笑,而是试试你的功力!”说着连连点头道:“佩服!佩服!”

边瘦桐打量着十一婆今天的打扮,只见她一身黑纱的套装,外罩天青色小坎肩,虽是鸡皮鹤发,却显得精神抖擞!

这种形态,大异于昨夜那种赤身露体的疯疯癫癫的情形,心中甚为疑惑;而且听她今天的口气,似乎也并无不正常之处,心中越发不解。当下含笑道:“婆婆太夸赞了!想不到婆婆这么大的岁数,这种‘无极气波’的功夫,仍有如此火候,这才真正值得钦佩!失敬!失敬!”

十一婆鼻中哼了一声,道:“小伙子,你别捧我,捧得越高摔得也越重!”

她说话之时,发现边瘦桐目光一直在注意地看着她,不由哑笑了一声,又接着道:“看样子,你也以为我真的疯了是不是?”

边瘦桐不自然地笑了笑,道:“是关大勇告诉我的,可是现在……”

十一婆站起来走了一圈,忽然道:“那个小哑巴是你什么人,靠得住么?”

边瘦桐点头道:“你大可放心!”

十一婆一屁股又坐了下来,道:“我告诉你实话吧!”说着她目光闪烁,冷冷一笑道:“现在这赤城岛上上下下,连关大勇在内,都以为我十一婆是个疯子。但是事实上呢,你现在看到了,我呀!不但不疯;而且比谁都明白!”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十一婆冷哼一声,道:“你莫非真不知道?如果我要是不装疯,我就会和九宫徐锡一样……可现在,我起码还是很自由的!”说着低下头,小声道:“在我那房子里有铁栅、铁锁……”说到此,她的声音变大了,“可是能难得住我吗?”说着鼻子里哼了一声,由身上摸出了一个纸包,打开来,是一包带皮的花生。她指了一下,道:“吃吧!这是我从黄叶张那老小子那里弄来的,娘的,只有他有东西吃!”

边瘦桐皱了一下眉道:“那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而甘心在这里受罪?”说着他剥了一粒花生丢到嘴里,大嚼起来。

十一婆张大了嘴,长叹了一声,冷冷一笑,道:“我曾经发过誓,不粉碎这座赤城岛,绝不离开这里!”

说到此,她苦笑了一下,伸出一个手指,在眼角抹了一下淌出的眼泪,道:“就是这个誓把我害苦了!小桐子,我以为这个愿望永远也办不到了呢!想不到今天你来了,我的心好像是又活了。”

边瘦桐不由笑了一声,这位老婆婆这种一见如故的样子,真叫人有些受不了,可是由此也可以看出她直率、热情的一面。

边瘦桐冷笑一声道:“你不要灰心,我不信这赤城岛真就破不了!”

十一婆撩了一下眼皮道:“小伙子,你大概不知道,今天的赤城岛,可不像从前了,要破它谈何容易啊!”

她吃了几粒花生,冷哼一声道:“南海双鸥这两个人,实在不简单。血鸥云翅夏侯三这个老家伙沉于女色,倒不多么可伯,可是晴空一羽萧苇……”她目光盯了边瘦桐一眼,哑声接道:“这个人武功既高,智力也高人一等,且不近女色,实在太难对付!”

边瘦桐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

十一婆眨动了一下松垂的眼皮,搔了搔头,道:“这几个月,每一夜我都在这岛上走上一圈,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九宫徐锡这个人,我知道他关在什么地方,可是我进不去。”

边瘦桐惊奇地道:“为什么?”

十一婆愤然道:“徐锡这个老东西作茧自缚,自己弄了个阵式困在洞中,现在就连南海双鸥也没有办法进去!”

边瘦桐不由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这就麻烦了!”

十一婆喝了一口茶,道:“这个老书呆子,也不知在哪里学的这些玩艺儿,这岛上凡是有出口的地方,都有他设下的阵法,除了南海双鸥之外,无人能破解!”

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听说婆婆你也在岛上开了不少暗道,可是真的?”

十一婆抖颤颤地笑道:“是的!这是我终生的遗憾!”

边瘦桐一笑道:“倒不用后悔,你不是有一张暗道的图谱么?如果拿出来,对我们还是有用的!”

十一婆摇头道:“没有什么用处……每一条道路,九宫徐锡都设下了厉害的阵法,且都有所变动;另外病鹰关大勇还设有暗卡毒箭!”说到此,她的脸色苍白,摇了一下头,道:“如果没有九宫徐锡帮忙,连我自己也认不出来了!”

边瘦桐想了想道:“我会找到他的,我们现在就去!”

十一婆好奇地看着他,道:“好!我可以领你到那个地方,可是你要小心,那里人看得很紧!”

边瘦桐忽然想起一事,笑问道:“这里的歪头老九武功如何?”

十一婆嘻嘻笑道:“这家伙自以为武功盖世,我为了使南海双鸥放心,也佯作敌不过他,你就真以为是天下第一了!”

边瘦桐点了点头,想到他初来红楼之时,十一婆与歪头老九的一幕,当时自己尚以为十一婆真的敌不过那索伦人,现在才知原来她那是装出来的!

眼前的十一婆,这么一个老太太,竟能如此机智,瞒过了所有的人。她装疯卖傻,转移人们对她的注意,而暗中却在为粉碎这个敌巢而尽力,倒是出人意料。

边瘦桐正在想着,十一婆已把一双裤管用黑色的带子扎得紧紧的,一双袖子也挽了又挽,露出了铁棍似的一双胳膊。她对着边瘦桐嘿嘿一笑,道:“以前,我都是独来独去,往后我可有个伴儿了!小桐子,你可要小心!”边瘦桐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十一婆冷哼一声道:“我们海棠派的武功,有很多特别的地方,今天你也可以见识一下了!”

边瘦桐一笑道:“正要开眼!”说完,他右手一挥,灯光应手而灭!

黑暗中,这一老一少,两个江湖上的奇侠,就如同两个幽灵似地,一闪身都来到了窗外!

十一婆这时面上显得极为兴奋,她压低了声音道:“快走,一上潮,我们可就去不成了!”

边瘦桐知道她所指的上潮,是那道铁丝网外的海沟,潮水一涨,一下子就要加宽十几丈,那时真就无法可走了!

他当下点了点头。十一婆在前,边瘦桐在后,二人展开身法,如同闪电星驰一般纵去!

刹那之间,他们已扑到了铁丝网附近。只见昏暗中,两道孔明灯光,来回地在附近扫射着,二人急忙伏身网下,不发一语!

这种情形,与昨夜边瘦桐来时,已大不一样。分明是他们发现了那条死狗,认为死得可疑,所以今夜才特别加紧了防备。

就在两道灯光交接而过的时候,二人相视一点头,各自腾身而起。

黑夜里,他们就像是一双腾霄的大雁,只一闪,已双双站立在高达十支左右的铁丝网上。

海风飕飕,二人又同时飘落在岸边。

边瘦桐随手折了几节树支,十一婆怔了一下,道:“登萍渡水的功夫,在这里施展太危险些吧?”

边瘦桐一弯腰,腾身而起,口中道:“无妨!”

十一婆见他像燕子似地,在水面一上一掠,就势打出一节树枝,足尖向下一落,又自腾身而起。只不过是一起一落的工夫,他已经到了对岸!

十一婆,这位昔日在江湖上也曾经抖足威风的海棠派传人,见此功夫,不由激动得深身哆嗦!她像念佛似地喃喃道:“好轻功!好本事……”说着她由身上取出了一双自制的木鞋,套在足上,身形跟着纵出!在一望十来丈阔的海沟之上,三起三落,也到了对岸。她收起了木鞋之后,用手向南面指了一下道:“往那边走!”

边瘦桐点了一下头,二人一路扑纵而去!

十一婆走在前,她像是对于眼前的一切极为熟悉,不时左闪右躲,疾步穿行于树林之间。

约有小半盏茶的时间,两人来到一片乱石山阜。十一婆停住了身子,向上指了一下道:“这地方有几个卡子,要小心了!”说着纵身而上,手足并施,不一刻已上去有十丈左右。边瘦桐等她上去之后,也随着腾扑而上。

二人就这么遥相照应,一路翻行而上,足足攀了有百丈左右。

边瘦桐抬头看去,只见山上云雾蒙蒙,隐约可以看见几粒闪亮的星辰,又沉得四处冷风飕飕,可真有些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他不明白,这么冷清的地方,怎么会设有暗卡?

这时,十一婆已停住了脚步,她向着边瘦桐点了点头,边瘦桐腾身过去,问道:“怎么了?”

十一婆用手一指前方道:“我断定九宫徐锡必定在这上面,可是我却不敢往前再走了。”说着她抖手打出了一粒石子,直向一排树林内落去,石子落处惊起了几只栖鸦。

十一婆忽然冷笑了一声,一咬牙道:“小桐子,让我们闯一下怎么样?”

边瘦桐正想仔细地观察一下附近形势,再判断如何进身,不想十一婆已迫不及待地纵身过去,他急忙低声叮嘱道:“婆婆小心!”

可是十一婆身形已自落下,她顿觉得眼前树林一转,口说不妙,正要腾跃而起,便听得四下“味哧”一阵风响,眼前一连飞来了数口飞刀。

十一婆右手向外一分,已抄在了一口刀柄之上。然后她用手中刀左右一拔,叮当两声,同时又打落了两口飞刀。

就在这时,边瘦桐也飞身而下。他右手拉住十一婆衣袖,向后一带,叫道:“快退!”

突然,铃声大作,立刻听到有人大声喊道:“不好了!有人来了!”

紧接着灯光弩箭,同时向着二人射来。

十一婆咬牙道:“我们上!”

说话间,二人已左右分了开来。

这时,一个持刀的汉子从上面飞落下来,掌中刀挟起了一股冷风,向着边瘦桐头上猛然砍了下来。

边瘦桐见形迹暴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闯它一个大的!当时冷笑道:“你也配!”右手骈二指向上一点,“噗”一声,已把来人那口钢刀点到了一边。

这人也不是脓包,姓楚名方,原是湘南一个巨盗,弟兄三人,合称“湘中三丑”。南海双鸥为了赤城岛上的防务,在中原招兵买马,招募了不少能人异士。“湘中三丑”就是其中三人。他们三兄弟被分到这峰上负责防务,多年太平无事,万万没有想到今夜会遇见敌手!

这地方原有关大勇设下的暗卡,又有徐锡布阵,已是不可轻涉;湘中三丑来后又加一了一层防卫,并设置了警铃。今夜兄弟三人就睡在树上的卡了里,闻声即起,果见有人闯阵,焉能不奋力阻止!

湘中三丑,一名楚方,一名楚杰,一名楚昆,在湘南提起来,也算是知名的人物了。可是今夜他们活该倒霉,万万没有想到,竟会遇见了这么棘手的一对人物!

楚方一刀砍空,身形向后一翻,抽刀换式,“嗖”地又是一刀!

可是这一刀才递出了一半,就觉得头顶上冷风一闪。这时他才依稀看见来人是一个俊秀的黑衣少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十一婆大显身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