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13、冲天怒火焚红楼

作者:萧逸

第二天,一场大风暴在赤城岛爆发了。

巧哥儿与何七受伤昏倒,卜青娥乘舟出海,演武厅的宝剑失踪,这一连串的事,使得赤城岛上人人提心吊胆!

他们惧怕二岛主会降罪到他们头上!

在演武厅内,南海双欧愤怒地站立着,怪人何七和巧哥儿,都懊丧地侍立在一旁!

血鸥云翅夏侯三狞笑着对何七道:“何七,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了,那口宝剑,连我一向都不轻用,你居然胆敢私自取用,真真的胆大包天!哼!你居然还有脸来见我?”

怪人何七吓得全身籁籁直抖,“扑通”跪了下来,道:“小人该死!该死!”

血鸥云翅夏侯三冷笑道:“那人莫非肋生双翅,三头六臂不成?‘赤城岛’上遍地埋伏,他竟能从容逃走?”说着双手用力地拧着,骨节发出“叭叭”的响声,他转过脸来对萧苇道:“二弟,你相信会有这种事么?”

晴空一羽萧苇微微一笑道:“大哥先不要着急,且听他们详细说说来人的情形,然后再下断语!”说着转过脸对巧哥儿道:“你说清楚!”

巧哥儿看了夏侯三一眼,嗫嚅地道:“二岛主命我去看卜师妹,却想不到,我才走到门口,就觉得背后一股冷风,跟着就……”

萧苇冷笑了一声,接道:“跟着就躺下了,是不是?你可真给我丢人现眼!”

巧哥儿退后了一步,低头道:“是!”

夏侯三叹了一声道:“想不到卜青娥这丫头,竟会和敌人沆瀣一气,真叫我想不通!”

萧苇心内已有了主见,他转脸对何七道:“你呢?你的功夫,应该很不错了,怎地如此不济呢?看来那人还是手下留情呢!要不然断断不会留你活命!”

何七刀口疼得紧紧咬着牙,道:“对方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武功太高,我实在不是对手!”

萧苇心内一动道:“这和上次想救九宫徐锡的是同一个人,此人是谁我心里有数!”

夏侯三一怔道:“是谁?你快说!”

萧苇冷冷笑道:“大哥,你不要多问了!我自有办法,多说无用!”说着转身退出。

这几件事情的接连发生,对于晴空一羽萧苇来说,是极为痛心的,他其实根本不必多问,已知道这人是谁了!

这也正是他最感到痛心的,“绿翠令”是自己亲手交给红线金丸边瘦桐的,想不到,他却以此转赠给了卜青娥,而让她混出了赤城岛!

对于萧苇来说,这是一件极为丢人的事。他一想到此,真可以说是羞愧到了极点!

他绝不甘心被人如此欺辱,他决心要报复,找回这个脸面。可是他却不是轻举妄动之人,他要等机会、等时间,以保一击而奏全功。

因为对方不是弱者,而是他平生所遇的第一大敌!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

这是一个无风无云的夜晚,天上只有十来颗看得见的小星儿,在闪闪地放着光!

边瘦桐觉得不能再等待了,他必须要完成关键的工作——救出九宫徐锡,然后解救红楼内这一群苦难的朋友。

十一婆的伤已好了,她似乎显得更激动,冷冷地道:“今夜我们一定要成功,徐锡不出来就绑他出来,他不能只顾全自己!”

边瘦桐沉默了一会儿,他好像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良久,他才苦笑了笑,道:“婆婆,今夜是决定我们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只许胜,不能败!”

十一婆不禁呆了一呆,怔道:“你这是怎么个说法?”

边瘦桐在房内踱了几步,冷冷一笑道;“我想,南海双鸥必定在那里埋伏着,等着我们呢!”

十一婆眨了一下眼睛,道:“是谁告诉你的?”

边瘦桐一笑道:“我的预感!”

老婆子嘿嘿一笑,摇头道:“不会的,他们两个一向享受惯了,冷风寒夜,他们哪里会去受那个苦?”

边瘦桐戴好了镖囊,系上那口短剑。十一婆见他如此慎重行事,不由笑道:“小桐子,你莫非想一去不回了?”

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确有此意!”

他转身唤道:“司明,出来!”

哑童闻声走了出来,边瘦桐嘱咐道:“你快把东西备好,也许今夜我们就能走了!”

哑童不禁大喜,咧口笑了一下,转身回房。

边瘦桐回过身来,目视着十一婆道:“婆婆,请你相信我的话,今夜即使不成功,我们也不能回来了,所以我们非要成功不可!”

十一婆还在发愣。边瘦桐冷哼了一声道:“这赤城岛上,虽然能人甚多,但依我看来,他们都不堪一击……”说到此皱了一下眉,沉声道:“除了南海双鸥以外……”

十一婆小声地道:“还有那个索仑人!”

边瘦桐转这脸来,问道:“你能对付他么?”

十一婆点了点头,道:“行!不过,你一个人对付南海双鸥两个人……”

边瘦桐笑了笑道:“我们还可以拉一个帮手!”

十一婆吃惊地问道:“谁?”

“关大勇!”边瘦桐说道:“他多少也能有所帮助!”

十一婆皱眉道:“他这种人能有什么大用?”

才说到此,就听到窗外一人沉声道:“我这种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用!”

十一婆闻言,不由吃了一惊,倏地一个转身问道:“谁?”

窗户开处,病鹰关大勇一脸不高兴地纵身而进。边瘦桐笑道:“正好,关兄来了!”

关大勇望着十一婆冷冷一笑道:“我还以办你这老乞婆真疯了呢!想不到你不但没有疯,居然还学会了背后骂人!”

十一婆一时挂不住,不禁老脸通红,口中哧哧笑了几声,汗颜地道:“我才不会疯呢!我看你倒有点发疯!”

病鹰关大勇鼻中哼了下道:“今天是边少侠约我来谈正经事,要不然我关大勇倒要你还我一个公道!”

十一婆恼羞成怒,一翻眼皮道:“怎么了?你有完没有!”

边瘦桐连忙摆手笑道:“算了!算了!二位都这么一大把年岁的人了,何必斤斤计较!今夜我们还要办要紧的事呢!”

病鹰关大勇一脸不悦地坐了下来,道:“我关大勇虽然本事不大,但是却不是窝囊废,有一腔热血,一口宝剑,不怕死,不畏难,边少侠,你有事尽管差遣吧!”

十一婆冷笑了一声道:“若是怕死的也不敢来了!”

边瘦桐没有想到,这两个老人竟然火气都这么大。当时怕二人再争执起来,忙站起来道:“好了,我们可以出动了!”

二人都不由一凛,边瘦桐又道:“我们三人一起走,你二人只管带路,等到了地方,由我破阵。碰上南海双欧,你们也可以敌他一阵!”说完,又对十一婆道:“婆婆,你可以去对付那个索仑人了!”

十一婆站起来,身形一晃,越窗而出。边瘦桐对着关大勇一笑道:“今夜也许就是我们登舟出海的日子,走吧!”

关大勇显得有些紧张,他手握铁剑,道:“这就走么?”

边瘦桐点了点头道:“十一婆去对付那个索仑人,只怕未必成功,我们不妨助她一臂之力!”

关大勇一咧嘴道:“她不是能得很么?”

边瘦桐一笑道:“算了,你就别再记在心里了,现在我们要同仇敌忾!”

这时,司明已把衣物备好,缚在背上。边瘦桐一招手,司明即刻走过来。边瘦桐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司明连连点头!

这时关大勇已扎好了一双裤管,翻窗而出。边瘦桐紧跟而出,二人对看一眼,即向楼后绕去!

忽然,迎面飞纵一条人影,边瘦桐唤道:“婆婆!”

十一婆闻声而立,笑道:“我已把那个索仑人给料理了!”

边瘦桐一怔道:“这么快?”

十一婆嘿嘿一笑道:“他在睡觉,我只是叫他继续睡下去而已!”

边瘦桐点了点头,关大勇也不禁暗中叹服。三人连成一线,一直向着对面的赤城岛上扑去!

待到了岸边,边瘦桐一打量这里情形,就知道形势更加严峻了,铁丝网上挑起了数十盏红色小灯笼,把这附近照得一片通明,要想隐身不露,却是万难了!

十一婆望了一会儿,冷笑道:“这要问一问关大勇,看看他在这里设置了一些什么东西没有?”

关大勇左右看了一眼,顺手折下了一根树枝,边瘦桐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关大勇伏下身子,向前潜行了几步,忽然回头小声道:“你们蹲下来!”二人依言而行。只见他用手中树枝,在前面草丛里拨拨弄弄,弄了好一会儿,只听见“咔嗒”一声!病鹰关大勇忽地向后一仰,只闻唰唰一阵风声,八口飞刀由八个不同的方向,或高或矮,交叉着一并飞了过来,快如电闪星驰一般!

一交睫间,那些飞刀已各自飞出十丈以外,纷纷落于草丛之中,劲道之足,端地令人吃惊!

十一婆口中念了一声佛道:“好家伙!”

关大勇回头冷笑一声道:“我关大勇不是没有用吧?这种‘八角刀’的设置,这地方大概还有两处。不过,我们现在倒用不着去碰它了!”

边瘦桐急促催道:“关兄,快过去吧,时候不早了!”

关大勇抬头看了一下,这高有七八丈的铁丝网架,也确实令人胆寒,他咬了一下,一提丹田之气,足下用力一踢,“唰”一声拔了起来!可是拔起来只有六丈左右,眼看快要坠下来时,他用手上的树枝,在铁丝网上一弹,就空一翻!

铁丝网微微一颤,他的身子已越了过去!

十一婆也不迟疑,双足一点,“唰”的一声拔了起来,双脚才一触铁丝网架,就听得有人大声吼道:“不好!有人!”跟着飕飕一连飞过来两件暗器。十一婆身形向下一翻,就势一分双手,用掌风把飞来的暗器打落一边!

这时候,就见两条人影由一个吊斗里腾身而出,身形一落,正好落在边瘦桐身前不远,原来是两个彪形大汉!

二人均是身着紧身劲服,身形站定之后,其中一个低叱道:“谢才,快通知岛主,有姦细过去了,放响箭!”

他的话才说完,边瘦桐已腾身逼近,一伸手,把他点倒在地!

那个叫谢才的吓得尖叫一声,猛地由身上拿出一根竹筒,就口要吹,边瘦桐冷笑一声,右掌向外一挥,这人闷吼了一声,扑通栽倒地上。

红线金丸边瘦桐这才双臂一振,用“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越过了铁丝网!

十一婆笑道:“打得好!今天晚上咱跟他们拚了!”

边瘦桐问:“关大勇呢?”

十一婆看了看道:“他弄船去了,啊——他来了!”说着向水面上指了一下。边瘦桐抬头一看,果见关大勇亲自操着一只小船,往岸边划来!

二人腾身落上去,关大勇即刻掉转船头,直向对岸划去,一面笑道:“那小子给我耍横,我把他给弄到海里去了,八成是活不了啦!”

边瘦桐站在船头,不等小舟拢岸,先自拔身而起,落在了对岸。

关大勇把小舟拉到一块岩石后面拴紧,便和十一婆双双翻上岸来!

关大勇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上岸之后,东张西望,显得很紧张。边瘦桐微微笑道:“关兄第一次来,跟在我二人身后就是!”

病鹰关大勇点了点头。三人倏起倏落,直向着后岭奔去。沿途,关大勇又破了三处他设的暗器,由于他的指点,还避过了好几处卡子。

不多时,三人已来到了“落日坪”,天黑雾重,尤其是这地方四外悬岩古松,真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三人之中,只有边瘦桐自幼练过童子功,有夜视的能力,十一婆和关大勇,虽然勉强能见,可是却都显得很是吃力。

十一婆突然站住了身于,摇头叹息:“不行了,我可不能再走了!”

关大勇也骂道:“妈的,这地方真黑,我们点上火把吧!”

边瘦桐道:“不可,一点火他们就知道了!”

关大勇气得叹了一声。边瘦桐略一思忖,说道:“这样吧!你二人在这附近守着,我一个人去就是!”

十一婆说道:“小桐子,你可要当心,要是见到徐锡,你可要提防,此人诡计多端!”

边瘦桐哼了一声,一路翻越了上去。

九宫徐锡在居所附近,设了三道阵图,萧苇未能闯过。边瘦桐自有先见之明,一上来就极小心,他行抵阵前,遥遥看见一点灯光,在远处亮着。

灯光之下,是一所茅草搭的小亭子,四周围静悄悄的,除了昆虫的鸣声以外,简直就像坟地一样的寂静!

红线金丸边瘦桐站定了脚步,仔细观望了一会儿。他知道,那亭灯的地方,一定是九宫徐锡困的地方!只是这一面距离之间,必定会有老儿设下的厉害阵图,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冲天怒火焚红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