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15、红衣四友威风丧

作者:萧逸

波涛汹涌的长江,在春天里,似乎显得比平常柔顺多了。

午时将至时分,一只普通的小船,载着一个身材高壮、面容俊秀的少年,在巫山峡边停了下来!

划船的是一个年允六旬的老头,他用道地的一口川话,向那少年道:“客人,前面走不得了,有人要找麻烦咧!”

少年眉宇一挑,他是含着某种仇恨而来的,这是他离开“赤城岛”之后,第一个拜访的地方。

他冷冷笑道:“不要怕,继续走,一切有我呢!”说着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身后的那口短剑,发出“呛呛”之声。

划船的老头儿,为难地怔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重新把船撑了过去。

由水面上远远望去,“红衣狮门”的大庄院,威风凛凛地坐落在正前方,碧绿的琉璃瓦,在太阳的照射之下,闪着亮亮的光辉。

小船又走了不远,就听得一声喝叱道:“停船,不许前进!”

紧接着由不远的芦苇之内窜出两艘红漆小舟,四名红衣弟子站在船上,刹那间已经划到眼前。

划船的老头儿,吓得打个哆嗦,立刻定住了船,对少年道:“相公,他们来了……怎么办?”

这时两艘小舟已抵眼前,一名红衣弟子用一口刀啪啪有声地拍着船板,大声道:“瞎了你的狗眼!老乌龟,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往这里乱闯?还不快滚!”

老头连连弯腰,吓得面无人色。

这时,他身后的少年慢慢走了出来,对眼前的四名红衣弟子冷冷笑道:“你们红衣狮门中人,竟如此待客么?”

四名红衣汉子见状,不由怔了一下,其中一个怒声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少年微微一笑,道:“你们的掌门人车卫欠我点情面,我是专程来拜访他的,你们快快闪开,让我过去!”说到此,他回身对划船的老头儿哼了一声道:“快走!”

这时,一名红衣弟子大声道:“慢着!”

他一窜身上了对方的小船,目光扫向少年,冷冷笑道:“小子好大的口气,你姓什么叫什么?要知道,我们这红衣狮门可不是随便谁都能乱闯的!”

少年朗笑了一声,道:“你给我下去!”

说罢,右手一抖,直向那名弟子前胸打了过去!这名红衣弟向右一偏,口中“唷”了一声,掌中绕了一个刀花,反向着对方面上劈来!

少年微微一笑,他身形一绕,右掌一翻,已用食、中、拇三指,握在了对方的刀刃之上。

那弟子大吃一惊,猛力向外夺刀。少年微笑不语,高高举着右手,似乎轻轻地握着刀口。可是,任那弟子施出了全力,也休想把刀夺出一分。

忽见少年剑眉一挑,口中叱道:“滚!”右手一松,那名红衣弟子由于用力过猛,一个倒栽葱,“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其他三名红衣弟子见状,大吃一惊,与那落水者同船的一名弟子,口中骂了一声,抽刀就砍。

可是那少年头也不回,只是随便地向外一推,那名弟子也和他的同伴一样,“扑通”一声跌落水中。

剩下的两名弟子,慌忙拨船就走。那少年一不做二不休,双掌平推,一股劲风袭出,将两名红衣弟子一起打落水中!

高大威严的海天别墅面江而立,门口有十二名持刀弟子把守,煞是气派!

那少年走上前去,一年长些的红衣汉子傲慢地拦住了他,恶狠狠地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那少年从怀里取出一张拜贴,冷冷递上,没有言语。

那汉子一怔,接过拜贴,扫了一眼,蓦地面色骤变,打了个寒战道:“你……你是红线金丸边瘦桐?”

边瘦桐点头一笑,道:“正是。车教主不是正要找我吗?今日我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汉子看了看左右,暗示他们不可乱来,然后微微一笑,道:“边大侠,久仰你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只是今天你来得太不巧了!”

边瘦桐剑眉一挑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汉子低头一笑道:“车帮主有事外出,现在门内无有主人,我看边大侠明天再来如何?”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那么我倒要自己进去看看了!”说着迈步向前。那汉子不由怔了一下,慌忙上前几步,横身拦阻道:“边大侠,敝帮主人不在,你怎可随意进去?传闻出去,岂不让人见笑?”

边瘦桐见这人年在四旬以上,黄面无须,两腮无肉,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出是一个极为姦诈狡猾之人,当下心内不禁微微一动!

这时那人以手轻轻碰了下身后一名少年弟子,那弟子即转身而去;而他本人却搓了一下手嘻嘻笑道:“边大侠,你是成名的大侠客,在下只是红衣狮门的一个小门卒,你是不会和我们为难的吧?”

这一切,早已落在了边瘦桐的眼中。他鼻中冷冷一笑道:“你实在太客气了!”说着伸出右手,轻轻地在这人肩上一拍。

那人想抽身已自不及,顿时就像一尊木雕似地站在原处,一动也不能动了。

其他几人见状,不禁哗然大乱。

他们口中吆喝着,纷纷拥上,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动手。边瘦桐这种快捷的身手,早已把他们镇住了。

边瘦桐含笑掸了掸双袖,左右看了一眼,大步地走进了“海天别墅”的大门!

没有一人敢阻拦他,眼睁睁看着他向大门之内行去!

突然,由内堂金漆门口内,走出了四名披着红色披肩的高大汉子。其中一个大喝了一声,道:“姓边的,你太无礼了,红衣狮门总坛重地,岂是你这个草野村夫所能任意乱行的?”

话音一落,四人几乎是同时之间,“嗖”的一声,散了开来,呈一个四角形,把边瘦桐围在正中!

边瘦桐今日来此,目的正是来打架的!见状丝毫不以为怪,当下站定脚步,剑眉微皱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边瘦桐来此是会你们教主的,不是同你们这群酒囊饭袋闹着玩的!”

四人乃是老教主九头金狮车飞亮手下的四大弟子,人称“红衣四友”,各人都有一身惊人的武功!

若单单从武功上来说,“红衣四友”并不逊于当今掌门人铁麒麟车卫。

正因如此,所以这“红衣四友”在狮门中的地位,仅次于掌门人车卫,而和六堂元老不相上下。

这时,听边瘦桐称他们为“酒囊饭袋”,四人都不禁勃然大怒。

“红衣四友”从年岁上看来,似乎差不多少,最长的不过四十出头,最小的也有三十二三,个头高矮却悬殊很大。

四人绰号分别是:红狮公孙楚、黄狮万仁杰、蓝狮海大空、金狮闵元。

所谓的“红”、“黄”、“蓝”、“金”,是由四人足上所穿的鞋来分辩的,分别着以红黄蓝金四色,以示区别。

方才发话的,正是排行第一的红狮公孙楚!

此人生有一口绕嘴的短须,根根如刺,浓眉大眼,是一个典型的粗犷汉子。

在他左面的蓝狮海大空,和他比起来,瘦得多了,双肩高耸,夹着一颗又小又圆的脑袋,样子十分滑稽。

他身边的黄狮万仁杰,在四人中身材最矮,可是也比一般人要高上许多,黄面瘦腮,而带病容。

立在边瘦桐身后的,是四友中最年轻的金狮闵元。他俊眉秀眼,鼻正口方,只是双耳尖削,和眉眼似乎不太相衬。

四友之中,以他最为棘手。这时,他发出了一阵笑声,朗声道:“边瘦桐,你休要目中无人,莫非连我红衣四友也不放在眼里?岂不是太失礼了!”

边瘦桐不由微微一惊!

“红衣四友”他曾听说过。现在知道自己眼前站着的就是红衣四友,他的心反倒镇定了下来。

当时冷冷一笑道:“车卫既然不敢出来,见你们四人也是一样!”当下身形一转,骈二指直向着身侧的黄狮万仁杰胸前点去。

万仁杰右手向上一翻,身子却已转到了另一边。立在边瘦桐身前的,已换成了蓝狮海大空。

红线金丸边瘦桐无须多想,已知道对方乃是要发动一种阵法。

一念未毕,站在他身侧的公孙楚已冷笑了一声,宏声道:“我们擒下这人,为师父报仇!”言罢一声狂笑,大袖一翻,露出了一只青筋暴露的右腕,兜胸一掌,直向着边瘦桐身上打去!

边瘦桐凹腹收胸,向内一缩。对方掌影一晃,已自无踪,与此同时,他觉得身后一股尖风,金狮闵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直向着他身后袭到!

红衣四友发动了这四人联手的“扣心问掌”,并辅以“五云灯”的足下步阵,确是厉害无比!

可是边瘦桐却没有把他们四个人看在眼中。

他朗笑了一声道:“你们这点小技,又能困得住谁?”

说话之时,双掌向外一推,那甫自换位的万仁杰不由被他这种掌力逼得身子向后一摇,急忙移宫换位。

这时边瘦桐身子一闪,已站在了万仁杰让开的位子上!

立在阵势主位的公孙楚,不由吃了一惊。他口中叱了声:“反!”足下一顿,猛地转过身来。同时,右掌劈出,掌风像刀片似的“哧”一声飞了过去,直切边瘦桐面颊。

边瘦桐鼻中哼了一声。他已经把这哥儿四个的功夫摸透了,哪里容他们继续施展下去,口中哈哈一笑,并不闪让,右手向上一翻,出四指向公孙楚手面上捏出!

公孙楚赶忙抽臂,阵法立时大乱!站在他身后的,已不是蓝狮海大空,而是那神出鬼没的边瘦桐!

红衣四友没有想到,稳操胜券的“扣心问拳”,一上来,已败在了对方手中!

四人不约而同地把身子向一边闪了开来。

四人无不怒容满面。公孙楚怒目慾出,怪笑了一声,足下一点,扑了上来!

他抖出的双掌,就像是两块钢板,直扑边瘦桐双肩!

只从外表上,边瘦桐已看出此人有横练的武夫,为了测验一下此人的功力,他存心接下一掌,身形不动,双步不移,只听“砰”一声,公孙楚一双掌倒是实实地打上了。可是他面色猛然一青,由不住踉跄地退了三步,身子虽未坐倒,可是由他那种咬牙负疼的样子上看来,已是吃了大亏了!

黄狮万仁杰见状,右手一扬,撤出了一口光华闪烁的鱼鳞金刀。只见他左手前指,身子向前一跃,刀势如风似地猛然向着边瘦桐脖颈之上劈了下去!

红线金丸边瘦桐存心要让“红衣四友”吃些苦头,好借此煞一下他们红衣狮门的威风!

鱼鳞刀到,他指尖一点。只听“嗡”一声,这口刀已反弹了出去!

边瘦桐就势一掌,顺刀而下。万仁杰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内力,压胸而来,禁不住面上一热!

就在这危急之时,一支“万字夺”夹着一股疾风,直向着边瘦桐脊椎骨节上点了下来。

边瘦桐身子向下一伏,仁杰因此得以抽身。可是那使“万字夺”的海大空,却是再也逃不开了,只见边瘦桐那弯下的身子,霍地向后一转!

海大空倏地向后一收“万字夺”,便觉得两肋一酸,已被边瘦桐双掌按住了。

蓝狮海大空“万字夺”向下一转,猛然狠刺下去!

边瘦桐低低地叱了声:“去吧!你还差得远呢!”

只见他双掌一抖,海大空的身子已由不住蓦地腾了起来,只听见“砰”的一声,摔在了一棵树下。

他站了站没有站起来,又倒了下去。

红衣四友转眼间已折其二,现在只剩下了黄狮万人杰同金狮闵元二人。

他二人微微一怔,各自把兵刃撤了出来。

闵元是一杆方天戟,万仁杰是一双牛耳短刀,两人像燕子似地倏地分了开来。

红线金丸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还要送死不成?”

金狮闵元怪笑道:“姓边的,你有本事把我们四个都料理了,才算你够厉害!”说到此,身子霍地一闪,自侧面猛然袭上来。他掌中的方天戟,划出了一道长虹,直向着边瘦桐双膝上猛然刺了过去!

万仁杰的一双牛耳短刀,也一上一下,猛地刺了过来!

边瘦桐双手一抖,拔空而起。身法之快,确实令人吃惊!

身形一落,如同飞星天坠似地,已落在了万仁杰身后。

万仁杰倏地一个转身,一双牛耳刀交叉着向外一绞,直向边瘦桐面门之上刺去!

这种手法看来真是快得很,大有举手判生死之势!

可是,边瘦桐一声朗笑道:“朋友,你还差了一点!”只见他倏伸右手,五指箕开,猛然向他双刀之间一递!这种手法施展得令人莫测高深,万仁杰惊惶之间,不知他意慾何为:他是要抓自己左手呢,还是右手呢?

正这么略微犹豫之时,边瘦桐的手心已经印在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5、红衣四友威风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