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19、红石岭下斩巨蟒

作者:萧逸

一阵疾走之后,魁悟的萧苇,身上竟然出汗了。

他背上的车钗,这时却觉得有说不出的羞涩!想一想,这算什么呢?自己一个单身的姑娘,趴在人家背上,偏偏对方又是一个单身的少年。

他是糊里糊涂地背,自己也是糊里糊涂地跟他走!这要是传扬出去,真成了天大的笑柄了!

想到这里,车钗再也待不住了。

眼前是荒无人烟的巫山,“巫山十二峰”就在眼前,一峰接一峰,就像是天空的云团一样。

她冷静下来,才感觉到有些害怕了。

萧苇站定了脚步,朗笑了一声,道:“这一阵好跑,哈!真过瘾!”

他松开了胸前的带子,车钡双腿早子发麻,这时突然解开带子,只听“噗通”一声,她竟由他背上摔了下来。

萧苇不由吓了一跳,忙转身伸手去扶她。

却不料车钗把他的手一推,面色鲜红的地道:“不要动我!”

萧苇一怔,睁大眸子道:“我扶你起来啊!”说着又伸手去扶,车钗慌忙自己挣扎站了起来,她后退了一步,笑道:“不用了……我自己会。”

萧苇点了点头,笑道:“这样就好,你的伤重么?”

车钗不知如何回答,这一霎间,却又觉得十分不好意思起来了。尤其是当对方那双深深的目光在注视自己的时候,不知怎的,她内心竟跳动得那么厉害。

她含笑摇了摇头道:“不要紧……”

萧苇忽然一把抓住她一只手,向前一带。

车钗不由吓了一跳,道:“你……”

这是一个很突然的动作,车钗只当他不怀好意,当时正要举手打去,却见萧苇以二指按在了她有脉道之上,星目微合,道:“不要怕,我不会吃人!”

车钗不由松了一口气,才知道他是为自己号脉。

可是一只手叫人家这么抓着,的确不是味儿;可是要硬抽回来吧,对方是那么坦率,自己若忸怩,岂不显得有些过份了!

她一时面色大红,再也不好意思看他一眼,当时勉强地笑了笑道:“我没有什么大病,算了吧!”

萧苇忽地张开了眸子,很是惊异地望着她道:“车姑娘,你的心跳得好厉害,使我无法确定你的脉搏,你能静一静么?”

车钗摇了摇头。

萧苇一怔道:“为什么?”

车钗才知道是错了表情,忙又点了点头。

萧苇见状,不禁朗声大笑了起来!

他的这种豪迈、旁若无人的作风,令车钗感到很是吃惊,更感到无限的娇羞。

她挣扎了一下道:“你……干嘛笑呢?”

萧苇松开了他的手,忽地站了起来道:“你觉得你很美是吧?”

车钗不由面上一红,萧苇又是一声大笑,忽然笑声一敛,道:“确实很美!不过……”说着那双冷峻的目光,注定在她身上,道:“但我萧苇是铁铮铮的一条汉子,顶天立地的英雄,是不会为你的美色所诱的!”

车钗不由呆了一下,她忽然为方才的意念而感到愧疚!玉面禁不住又红了。但对于这个性倔强的怪人,却由不住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敬仰。

她点了点头含笑道:“你的本事真好,是跟谁学的呢?”

萧苇一只手扶在一棵松树干上。闻言后,他的手用力地一抓,只听得“沙沙”一阵细响,竟被他抓下一大把木屑。他慢慢张开手,木屑纷纷落地。

车钗这句无意的话,似乎触到了他的伤心之处!

他苦笑了一下,道:“车姑娘,我学武的经历很苦!不像你……”

说着他又用力在树身之上,抓下了第二把木屑,接下去道:“你有师父传授!”

车钗摇头道:“错了,是我父亲教我的!”

萧苇冷哼了一声,道:“那你就更幸福了,而我……”

“你是跟谁学的呢?”车钗问了一句,面上却觉得有些讪讪的。她也不知怎么,竟忽然关心起眼前这个人来。

晴空一羽萧苇,垂下头来,黑亮的长发,披散在项间,被风吹得一根根飘散开来,就像是极细的一蓬钢针。他那结实的两肩,粗粗的胳膊,说明了这年青人,是那么的健壮,他的毅力也必然是惊人的。

车钗见他没有回答自己,翻了一下眸子道:“嗯?问你呢!”

萧苇哂然一笑,道:“我这一身功夫,一半是偷学,一半却是自励自创而成的!”

车钗不由起了兴趣,她又翻了一下眸子道:“偷学?”

“是的!”萧苇冷冷地道:“飘零四海,走遍南北,从很小很小起……”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车钗不由惊道:“这么一点点呀,那才几岁呀?”

萧苇苦笑道:“七岁。”

车钗不由内心一寒,禁不住小声道:“真可怜!”

萧苇忽然剑眉一挑,道:“可怜!你是说我可怜?”

说着又自朗声大笑起来,车钗惊愕地望着他,不知他为何会这么豁达。

“他到底是属于哪一类型的人物呢?”

她脑子里在想着,一双灵活的眸子禁不住在他身上转了又转。

对方那丰朗的外貌,说明了他是相当英俊的!

萧苇收敛了笑声,哼了一声道:“以前的确是很可怜的!没有家、没有家人、没有父母……到处飘零,就像是一个小乞丐!”

车钗不由深深地陷入同情。

她眼前所见的,仿佛不再是一个结实健壮的年轻人了,而是“鹑衣百结”的一个小乞丐,赤着瘦小的一双脚,在沿门求乞。

想到此,她几乎要落下泪来!

萧苇冷峻的目光,正在注视她!

车钗恍然醒悟,微微笑道:“可是现在,你很好了。听说,你们在海外,有一座岛,无所不有!”

萧苇双手按在松树的树干之上,闻言后,低沉地笑了几声,震得树身籁籁地抖动着。树上的松叶,就像是千万支钢针一样,唰唰落了下来。

忽然,他的双掌一抖,树身发出了“咋喳”一声,竟被齐腰折断了。

这个动作,不由把车钗吓了一跳!

她站了起来,却见萧苇对她微微一笑道:“不如此,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说着他也站了起来,愤愤地道:“赤城岛完了,十年的苦心,付诸流水……”

他说着在地上走了几步,咬牙冷笑道:“这一切,全是边瘦桐那小子赐给我的,我岂能与他甘休?”

女飞卫车钗听了,不由一惊!正想探听一下他与边瘦桐结仇的经过,萧苇却长叹了一声道:“走吧!”

他叉着腰,左右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地方?车姑娘,你知道么?”

车钗看了一下道:“巫山十二峰。”

萧苇微微一笑,道:“那就快到了!”

车钗一惊道:“到哪里呀?”

晴空一羽提起她的行囊,道:“过了十二峰,有处地方叫红石岭,那里有我一个好朋友,我们可以到那里去!”

女飞卫车钗微微笑道:“我不去!”说着她一伸手:“把东西给我,谢谢你救命之恩,我们就此分手吧!”

萧苇冷冷地道;“你这个样子,保管走不下这座山就要倒下去的,我不能让你如此!”说着往前一纵,道:“过来,还是让我背着你!”

车钗这时真的感到为难了。萧苇说的一点也不错,自己这个样子,恐怕走不出这十二峰,就要倒下去了。即使走出去,而这巫山附近,全是红衣狮门的弟子。自己这个样子,又岂能逃得出他们的手?

想到此,她留恋地看了萧苇一眼。只见对方似因自己的迟迟不答,微微显出不悦!

但他那刚颜的表情,似乎说明,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对这样的人,尽可以放心!略一犹豫之后,她点了点头道:“好吧!只是我的伤一好就走,你可答应?”

萧苇怔了一下,车钗接道:“如果你不答应,我们还是分开的好!”

晴空一羽鼻中哼了一声道:“好吧!其实这是你自己的事……”说着露出发亮而洁白的牙齿,一笑,道:“我是不忍心,看着你一个女孩子怪可怜的!”

车钗被说得脸上一红,杏目向着他瞟了一下,想说他几句,又总觉得对于此人恨不起来。

她由一旁折下了一根树枝,道:“你不要背我,我可以自己走!”

萧苇又哼了一声道:“好!那我们就走!”说着转身就走。

车钗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在这荒凉得看不见一个人的山上,二人一前一后,慢慢地走着。

越走路越难行,光线也似乎越为昏暗。

萧苇像是一头牛,如不是因为车钗累赘,他也许早就到了。可是现在,他们只有一步步地行着。

车钗气喘吁吁,几乎感到有点支持不住了,但却仍然勉力硬挺着。

萧苇不时地回过头来等候她,显得有些着急,可是却仍然忍耐着。

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二人没有说话。

渐渐地,车钗实在受不住了,她只觉得双目发黑,脚上由于没来得及换靴子,此刻被山上的荆棘刺破了。看起来,她的样子是相当的狼狈。可是抬头看看,那崎岖的山路,似乎越走越长,越走越走不完。

看看天色渐晚了,西天只剩一抹朱霞,林子里的麻雀儿噪成了一片。

前行的萧苇,仍然是健步如飞。他忽然回过头道:“快走吧!我想再翻过这两座山,也就该到了!”

女飞卫车钗听到此,只觉得头上“轰”一声,差一点昏了。“我的老天!”她暗暗叫了一声:“还要再翻过两座山?”

当时只觉得两腿一软,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她频频喘息道:“萧兄,等一等,暧……我实在走不动了!”

晴空一羽闻言,回过身来,皱眉一笑道:“你要是再休息,恐怕天黑也到不了,夜晚行路更危险了!”

车钗倚坐在一棵矮树下,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现在就是再说什么,她也是走不动了。当时苦笑道:“我实在不能再走了!”

萧苇折回头来,叹了一声道:“好吧!可我们只能歇一小会儿!”说着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距离车钗甚远。

车钗远远地望着他,由不住咬了一下牙,心中想道:“这人的心真狠!”她一赌气,硬把身子撑起来,道:“走吧!我们走!”

萧苇一笑,提起了行囊,继续前行。

可是走了没有几步,忽听“扑通”一声,他忙回过身来,却见车钗又倒下了。

萧苇哈哈一笑道:“看来我们是需要再歇一会儿了!”

车钗这时喘成了一团,只觉得口干舌燥。她忍不住喘息道:“水……水……”

萧苇解下了一个软皮水袋,远远掷过来道:“接着!”

车钗用力伸出手,接过水袋,手腕都麻了。她小声地骂道:“黑心狼!”拿起水袋要喝,却见那水袋,只有一个尖出的嘴儿,怎么喝呢?

可以想象得出,喝水时必须是嘴对嘴儿,自己一个姑娘家,怎么能用他喝过的地方来喝呢?当时问道:“杯子呢?”

萧苇哈哈一笑,道:“车姑娘,这又不是在家里,将就一点吧!”

车钗本想赌气不喝了,可是她现在实在是渴得受不住了,只好什么也不想,对着嘴儿喝了几口。

不料,那水味道甘芳,凉爽清冽,好似掺有些什么香料,入口清香,齿颊留芳,一时忍不住喝了一个精光。

顿时,她觉得精力增添了许多,顺手朝萧苇丢过皮袋子道:“谢谢你!”

萧苇接过了水袋,摇了摇,失声笑道:“都喝光了,我呢?”说着拨开了嘴儿,把乘下的几滴都倒入口中。

车钗见他用自己才喝过的地方喝,不由羞得脸上大红,忍不住娇声道:“你……真是的!”

萧苇站起来大声道:“我可不像你那么娇嫩。”说着提起了袋子道:“可以走了吧?”

这时车钗倚身在树干上,又打量起这个伟岸的青年,只觉他全身上下,好像全是劲儿……

尤其是看着他就口喝那几滴水的时候,也不知怎么,她内心原先的那一腔怒气,竟自一扫而光了。反倒觉得,对方憨直得可爱!

她多么想说:“喂,背着我吧!”可是事先自己已说了大话了,这时候却怎能变口呢?当时咬了一下牙,用树枝又支持着站了起来。

萧苇望着她,点了点头道:“你只要不想着累,也就不觉得了。”

车钗冷笑道:“是啊!不想就不累了。”

萧苇在前,并没有发觉她的语气不对,接道:“是吧!我没有骗你!”

车钗已懒得再理他,二人一前一后,一口气又走了数里。

这时,只觉得山势越来越陡峻,路也越来越限险。同时天也渐渐黑了,黑得已不容易看清路。

眼前又是一个山的尖峰。

萧苇忽地一抖双臂,就像一只燕子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9、红石岭下斩巨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