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20、独留青冢向青天

作者:萧逸

第二天,东方微微发亮的时候,车钗已经醒了。

她弯腰想下床,可是不知怎的,只觉得全身上下很不得劲儿,腰也酸,背也疼皮浪学派古希腊怀疑论学派。公元前4至3世纪由皮浪,尤其是一双腿简直弯一下也是难受的。

可是自己第一天作客,岂有睡在床上,来接待主人的道理?

她咬着牙,支持着,穿好了衣服。

这时候,她耳中似乎听到窗外有二人对话的声音。

车钗走过去推开窗子。

眼前的景致是那么的美,杜娟花开得一片艳红,柏树的叶子绿油油的娇翠慾滴。

就在花树的尽头,霍涛、萧苇二人正在说话。

因为距离甚远,车钗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可是由动作上,却可以看出来,二人争论着什么,手不时地比划着。

不知不觉,太阳出来了。红红的阳光,照得整个天地都变红了,无数的黄色小鸟,在矮树上跳来跳去,发出清脆的鸣声。

车钗顿时忘了疲累,她关上窗子,换好衣服,悄悄地推门而出。

她又看见了那座坟!好奇心促使她悄悄地走了过去。

这座坟,真可说“匠心独具”,整个的坟包,全是用上好的花岗石磨光砌成,光滑得不染纤尘!坟旁绕植着冬青和小松树,翠绿可爱。

一个人死后,能够安葬在这样一个地方,他的灵魂该是多么的舒适、安逸啊!

女飞卫车钗看到此,似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和同情,虽然死者她并不认识!

她轻轻地走过去,走到那座高大的白色石碑之前,石碑上清晰地刻着七个字:

“玉女石瑶清之墓”

车钗口中不由“哦”了一声。

她没想到,如此壮观的一座坟墓,竟埋葬着一缕芳魂。

“莫非这石瑶清和瞿涛之间……”

想到此,她立刻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天下不可能有哪个女的,会爱上瞿涛这样的男人!

她疑惑不解地绕坟而过,正好碰上瞿涛和萧苇迎面走来。

萧苇朗声道:“车姑娘,你还是多休息下好,最好不要起来!”

车钗浅笑道:“这外面太美丽了!”

晴空一羽萧苇见她穿着一袭淡绿色的裙子,秀发披散在肩头,那么乌黑深亮的一双眸子,心中不由蓦地动了一下,暗暗赞叹了一声:“好美呀!”

他自从少小孤零,漂泊至今,所遇的少女,固然很多,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和眼前这个姑娘相比的。一时之间,他不禁微微呆住了。

驼子瞿涛冷眼旁观,早已洞然。他发出冷冷的一声叹息,低声吟哦道:“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说完,苦笑着转身而去!

萧苇已被这个容光焕发的姑娘吸引住了,在他的生命里,这还是第一次!瞿涛说些什么他一点没有听见,就是离开,他亦是不知。

他只是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车钗脸色蓦地红了,顾左右而言他,道:“这里多好呀!环境幽美,百花争艳……”

萧苇这才猛然惊觉,忙陪笑道:“是!是的!”

他一面说着,禁不住心内暗暗笑道:“我这是怎么了?太失态了!”

车钗走上前道:“咦!瞿先生呢?”

萧苇猛然回过身来,不由奇道:“刚才还在呀!大概是进去了!”说着他脸色微微一红,接道:“刚才我和他去把那蟒皮剥了下来,你要不要看?”

车钗吃了一惊,道:“在哪里?”

萧苇转身前行,走出了眼前的花道,至一峰上,他笑指着前方道:“车姑娘你看!”

这时车钗才看见那如雪的岩石之上,扯开了十丈左右的一张蟒皮。日光之下,有如一道天河,闪烁着万点银星,煞是壮观!

萧苇笑道:“我那翟老哥幸亏有一口好剑,否则这蟒皮刀剑不入,难以剥下。听瞿老哥说,这蟒皮要在日光之,曝晒百日,那时皮才能精韧!”

车钗不明白地问道:“这皮有什么用呢?”

萧苇嘻嘻二笑,道:“用处多啦!制成衣服,水火不侵、刀剑不伤,只是要用一种‘天胶’才好粘制,因为普通的针线是无法刺穿的!”

车钗听得好不惊心,看了一刻,二人遂转身走开。

车钗对于瞿涛这个人,始终是一个谜。她微微笑了笑,道:“这位瞿先生,是怎么一个人,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一下?”

萧苇叹了一声道:“他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可怜,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

车钗眨了一下眸子,道:“那位石瑶清又是怎样一个人呢?”

萧苇口中“嘘”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轻声道:“你大概是看见那块墓碑了?”

车钗点了点头。萧苇面色深沉地道:“你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这是他一件最痛心的事,此人生就怪性,说不定他会翻脸不认人的!”

车钗皱了一下眉,道:“现在他又不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萧苇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车钗连声答应。萧苇这才叹息了一声,道:“那是在很久以前……那时候你我都还没有出世,我这位霍大哥,却已有如日正中天,江湖上提起他来,简直是妇孺皆知……”

他顿了一下,接下去道:“因为他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任何人也不知道他真实的来历,人们都称他为‘西北风’……”

“西北风?”车钗惊讶地道,她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叫这样一个外号的。

萧苇点头道:“因为他来去无踪;而且惯于在冬日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所以人们才称他为西北风。在当时的人们心目中,确实是敬重他有如神明一般!”

女飞卫车钗口中不由“哦”了一声。

她对“西北风”这个人,顿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萧苇向前走了一步,目光远远看着那座墓,很是伤感地接下去道:“那时候的瞿涛,真可说是少年英俊,神采丰朗,不知有多少少女爱慕着他……”

车钗不由怔了一下。

她实在不敢相信,像霍涛这么丑陋的人,早年竟会被称为“英俊”,萧苇这“英俊”二字,是怎么出口的?

萧苇似乎已经看出了她的表情,冷冷一笑,道:“姑娘,你认为现在的瞿涛很丑是吧?”

车钗脸色微微一红,忙摇了摇头,心口不一地道:“不是!不是……”

萧苇一笑道:“你不要不承认,事实上,他如今的确极丑,只是这并不是天生的。他的脸,是他自己动的手法,破坏成的,他背后的驼峰,却是十五年前的一场怪病造成的,自那以后,他这个人就算是完全与世隔绝了!”

车钗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讷讷地道:“他为什么这么对待自己?”

萧苇鼻中哼了一声道:“所以,这要回到那个可怜的石瑶清身上!”他叹息了一声,道:“这是一个极为动人的故事……”

才说到此,忽见瞿涛自房内揭帘而出,他那高大的身子,就像是半截铁塔一般的立在门前。

萧苇忙止住话题,脸色很是不自然!

瞿涛看了一会儿,随即大步走过来,道:“小苇!我刚才已经想过了,我不能看着你吃亏,我决心要帮助你!”

萧苇冷冷一笑道:“我并不需要你帮助,我也没有吃什么大亏!”

瞿涛呆了一下,冷冷地道:“你不要骗我,你还以为我看不出来?在我面前,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萧苇不由低头叹息了一声,可是他是极为坚强而正直的人,他知道,如果自己把与边瘦桐结仇的经过说出,这位霍老哥很可能会翻脸成仇。因为自己行事,常常得不到他的谅解!即使他能谅解,萧苇是一条刚硬的汉子,如果借助瞿涛的能力,去对付边瘦桐,虽是稳操胜券,但却是他所不愿为的!

有了这两种因素,萧苇自不会吐露口风。但是他却紧紧咬了一下牙!因为瞿涛的话又使他想起了那个使他多年的心血、偌大的事业毁于一旦的少年奇人边瘦桐。

这种仇恨,是今生今世所不能化解的!

想到这里,萧苇双瞳冒出了怒火,他鼻中哼了一声,自嘲地笑了笑,道:“你说得不错,大哥,我是吃了大亏的!”

瞿涛双手用力地攥着拳头,问道:“这个人是谁?莫非以你这身武功,在当今武林之中还会遇到敌手?”

萧苇脸色微微一红,叹道:“这件事已成过去,不提也就算了!”

瞿涛看了车钗一眼,慾言又止。

萧苇知道他是碍于车钗在前,不便再问,自己也不愿再多谈这件事。冷然道:“这笔仇恨,早晚我会清算的,你不必为我担心!”

西北风瞿涛顿了顿,道:“这样也好!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最好还是由你们自己去了结!”说着,瞟了车钗一眼。

女飞卫车钗身上一凛,使她奇怪的是,自从一见到瞿涛之后,她便感觉对方对自己十分冷漠,好似甚为厌恶一般。她是一个非常自负的姑娘,对于这种态度,内心自是很不受用。这时见翟涛对面谈话,而对自己似存有忌讳,更不由得有些气恼。当时赌气地对萧苇道:“我要进去休息了!”

瞿涛看也不看她,手扳着萧苇的膀子道:“来!我去看看你的功夫!”说着,二人手拉手地走了。

车钗气得真想哭,她转身向房内行去,心中却愤愤地想道:“好!我明天就走,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们有什么了不起!”愈想愈气,回到自己室内。

使她惊奇的是,在自己房内的几上,放着一份精致的早点,两块油酥肉饼和一小罐稻米香粥,另外还有两样下粥的小菜:香椿拌豆腐,糖酥糟小鱼。

车钗腹内早已饥饿,见此更是饥肠辘辘,当时只好暂时把气愤抛开,坐下来,慢慢地吃了起来。

这些东西,很快就被她吃光了。说实在的,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的美味。虽是这么简单的两样下粥小菜,但是那味道别提有多么美了,尤其是那一小碟糟鱼,衬着一层脆脆的藕片,连骨带刺,无不是酥脆已极,入口就碎,太好吃了。

她一口气吃完之后,才发觉自己吃得实在太多了。

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在人家家里吃饭,虽说不必装假,可是似如此风卷残云的样儿,到底是有碍雅观,太不好意思了。

想到此,不禁脸上阵阵的发热。

女飞卫车钗独自看着空空的碗底,竟自发起呆来。她心里这才明白,原来瞿涛方才回房,是为自己准备早餐去了。这么一想,对于他的愤怒之心,不禁立刻就消失了许多。她想,他不愿和自己谈话的原因,也许是他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太丑了……这么一想,反倒对他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

她站起身来,把食用过的碗碟,在清水里洗得干干净净,放在桌上。

这座小石楼,不似自己想象得那么小,内里的布置,是那么雅洁,不染纤尘。

想不到,像瞿涛这样粗线条的人,竟会是一个如此有规则而细心的人。其实,他的年纪并不似自己想象得那么老,他只是有意以乱发和胡须来掩饰自己的年龄和本来面目。

车钗想象到,他的实际年龄,不过四十五岁左右,可是乍然看来,却像有七八十岁的样子。这一切,使车钗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她悄悄地在楼下走了一周。

有一座石梯,婉转地伸展到楼上。

女飞卫车钗心内不由暗暗想道:“不知楼上是什么样子?”

她心中动了一下,忖道:何不乘他二人不在,自己偷偷上楼去看一看。就算被他们看见,也没有什么?主意已定,当即扶梯而上。

楼上的情形和楼下大致相同。

一间敞开的房间,置着一个大蒲团,另有四五个圆形的石鼓;室内有一幅极大的纱幔;长案之上,书卷堆叠如山,笔筒中放各式狼毫,斑管如林。情调是那么的幽雅。

车钗想那纱幔必是用来防蚊虫用的,因为山居蚊虫很多,而修行之人,晨昏静坐,最怕蚊虫干扰。

楼上正前方,是一个平台。这时轩窗四启,微风阵阵地吹过来。

正中墙上悬有一方大匾,其上书写着“快哉楼”三个大字,笔力雄厚,署名是“西风老人”。

“西风老人”必是“西北风”的化名。

车钗真不明白,这瞿涛为什么要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老人?

她看到此,生恐主人回来,撞见了不太好,正要转身下楼,却又无意间发现了一幅肖像图画。画中人,是一个背系长剑、婷婷玉立的少女。画像系用上好的颜料,画在一幅精制白绫子上,把那个细腰大眼的姑娘,衬托得更是栩栩如生。车钗忍不住,慢慢地走了过去。

她站立在那幅画下,仰视着画上的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0、独留青冢向青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