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金丸》

24、巫山风雨晚来急

作者:萧逸

毛毛的细雨,把满山的竹子,洗得绿油油的,益发可爱。一条羊肠小道,曲曲折折,一路绕上去,道上泥泞陷足,很不容易走动。

这时,却有一头小毛驴,正向山上走着。

驴背上坐在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这人一身灰衣,外罩油绸子雨披,坐在小小驴背上,就像粘在上面一样,一任那驴子起伏,他却是毫不经心!

他不时地抬头向上望着,希望早一点上去;而且……雪氏父女如今是不是住在这里?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这几个月来,走南闯北,也真是够累人的了。

他由不住屈指算着,赤城岛大战南海双鸥、海天别墅独破红衣狮门,指掌过处,天池上人、涵一大师诸流无不败在自己手下……

想到此,这位当今第一奇人红线金丸边瘦桐,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声。

他是那么地郁郁不乐,虽然当今江湖上,已把他推崇成泰山北斗一类的人物;可是他却战战兢兢于自己的盛名之不易保存!俗云“树大招风,名高见嫉”,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败在另一个人手下的!而且,自己每战胜一个人,也就是说多树立了一个不利于自己的仇人。现在细心算一算,他已树敌太多,真有些感到不寒而栗了!

他不由暗中想着,这一次见到雪老和用梅姑娘之后,可要过一段安静的日子,决不再四出走动,惹是生非了!

这头小驴,在一片林子前停住脚不动了,边瘦桐看了看眼前,翻身下了驴背!

他由身上取出一串钱,拴在那小驴的脖了上,那头小驴就自行转过身子,顺着来路,一路哗楞楞地跑了回去!

原来这头小驴,早经训练,所走道路,只此一条,到了地方,你就是打死它,它也不会多走一步。

边瘦桐抖了一下雨衣上的水,只得徒步自行一段。当他穿出了这片竹林,却见迎面飞驰过来两匹快马!

这种窄道上,独骑已是困难,对方竟敢并驰如飞,真是大胆已极!

边瘦桐不禁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却见二马之上,各坐着一个身披棕衣的高大和尚!二僧头上,各顶着一顶竹笠,胸前垂着念珠,在泥泞的小道上,策马如飞!只一霎间,已行到了边瘦桐身前。

二马乍然发现前面有人,不禁蓦地扬起前蹄,发出唏吁吁一声长嘶!

二僧似急于赶路,并未注意道上有人,如此一来,差一点儿自鞍上摔将下来!其中一个发出一声惊呼,半个身子,已滑下鞍来,一只左足,踩了一脚黄泥!

这和尚怒吼了一声,一抬头看见了迎面的边瘦桐!他忍不住厉声骂道:“他娘的!你瞎了眼吗?”说着“唰”的一声,一鞭直向着边瘦桐脸上抽来!

边瘦桐不由眉头一皱,右手向上一撩,已把对方的鞭梢操在了手中。

他虽不想惹是生非,可是对方之种强盗作风,他又焉能不问?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处处都有恶人!

他发出了一声冷笑,道:“和尚不得无礼!”

右手向后一带,只用了三成功,那和尚整个身子,便由马上栽了下来。只听得“扑通”一声,整个的栽在了黄泥地里,斗笠也摔掉了,亮亮的光头上,溅满了稀泥。他狂叫了一声,道:“好畜生!”向马背上一靠,已自鞍上抽出了一口戒刀,倏地扑过来,目光如火,手中刀由上而下,“嗖”的一刀砍了下来!

边瘦桐怎会看在眼中?当时身形一偏,和尚的戒刀已落了空。就见他分出一手,轻轻地在和尚戒刀之上一磕。

只听得“当”的一下,和尚随之“啊唷”叫了一声,手中的戒刀脱手坠地。

那和尚猛然回身,伸出双手,照着边瘦桐脸上就抓!边瘦桐二指微微向上一场,已用凌空点穴手法,把和尚定在了当地!

另一个和尚见状,已知道此人厉害,他在马背上高声念着佛号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请手下的留情!有话好说!”

边瘦桐微微冷笑了一声,道:“好不讲理的和尚!你们俩人在这小道上并骑纵驰,就不把人命看在眼中么?”

那个骑马的和尚,脸色变了一下,由马背上跳下来,愤愤地道:“我们是南少林寺来的,施主,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这句话,倒使得边瘦桐怔了一下,他冷笑道:“南少林寺来的又怎么样?”

这个和尚冷冷笑道:“施主!我们不愿得罪你,还是快快把我师弟解开,要知道,我们南少林寺可不是好惹的!”

边瘦桐一声朗笑,道:“贵寺的方丈涵一大师,我也曾会见过,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不过,看在你们那个可怜的师父份上,我就让你们过去。下次要是再落在我手上,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说着右手向外平空一扬,那立在泥地里的和尚,忽然身形一晃,发出了一阵咳嗽,身子立刻能动弹了。

这和尚被解开穴道之后,似乎知道了对方的厉害,睁着一双眸子,怔怔地看着边瘦桐,不知如何是好。

那另外一个和尚,见状一惊,脸色苍白地道:“施主,你的大名是……”

边瘦桐一笑道:“你们回去,问涵一和尚,只说是巫山江边那个人,他就知道了。”

这和尚口中“哦”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你就是红线金丸边大侠了?”

边瘦桐微微怔道:“你如何得知?”

那和尚立刻双掌合十道:“这么说来,小僧未免太失礼了!”

边瘦桐正自不解,却见这和尚自怀内掏出了一张红色的拜帖,上前一步,道:“小僧二人来此,正是为的向施主你送帖子的!在山上跑了许久,始终找不到地方,这下就太巧了!”

边瘦桐不由暗暗吃了一惊,当下接过帖子。

却见那红封帖子上,写着:“南少林寺百年涌禅开光典礼金贴”。

边瘦桐心中已有了数,微微一哂,打开帖封,见内帖是一张牙黄色的厚签,上面写着:

$r%“六月十七午刻,洁樽治敬,敬候

     台光  谨启

     边少侠瘦桐

     坛设:南少林寺正殿

             南少林寺方丈海空谨上”$r%

边瘦桐看完了这张帖子,不禁心头一动,帖上最后那一行字,令他心中一凛!

他不由轻轻念了一声“海空……长老?”

在他记忆里,对这个老和尚印象已很淡了,可是他却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

当时收下了帖子,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到时一定赴邀就是!”

二僧面色一喜,各自对望了一眼,匆匆上马,向着边瘦桐合十告别,策马如飞而去。

他们走后,边瘦桐心情却变得更加沉重了。

他冷冷地一笑,暗忖道:“边瘦桐呀边瘦桐!这一次你可是凶多吉少了!”

当下一路继续向山上行去,在一片桃林的后面,他看见了那幢石舍。

舍前马厩里,拴着三匹马,正自仰颈长嘶着!

边瘦桐心中感到了一阵温暖,他知道雪老、用梅、哑僮他们必定都在家里。大家久未晤面,见面时自是有一番热闹!

想着他快步走到门前。

却见两扇门,微微的掩着。

正要举手叩去,无意间,却看见了一件东西,令他心中一惊!

他看见了一支三角形的红色小幡!这面小旗子,正正地插在门板上。

边瘦桐不由得心中一惊,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当时匆匆把那面小旗子拔了下来,只见这面小旗乃是麻布所制,色系猩红,像是用血所染,隐隐传来一丝腥味儿!

边瘦桐觉得出来,这是一种不详之兆。

他用力地往门上一推,“砰”的一声,双门大开,却不见内中有何动静,他唤道:“雪老!雪老!”

室内没有回音,他匆匆走了进去,却见堂屋内桌翻椅倒、乱七八糟!边瘦桐大声唤道:“雪姑娘!”仍然是没有一点声音。

边瘦桐自语道:“奇怪!莫非他们不住在此处了么?”

想着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时耳中却听得一阵“咿咿”之声,自另一间房中发出来。

边瘦桐急忙走过去,看见一间房门锁着,他一抬脚,把房门踢开。

眼前的情形,令他大吃一惊!

他看见一个人,倒剪双臂,被吊在正中屋梁上。

边瘦桐怔了一下,道:“谁?”

那人口中“咿咿”了几声,身子和绳索抖了一下。边瘦桐不由“哦”了一声,他已认出这人是谁了,不禁痛穿心肺,当下扑过去把这人身子一拨,现出了他的脸来,正是哑童司明。只见他一张脸,已成了茄紫色,一双眸子,似已没有力量睁开了。

边瘦桐右手平空一挥,已把绳索砍为两断。司明遂即脱绳而下!

边瘦桐忙为他解开了手上的绳子。哑童显然是被人吊得太久了,他只能用一双眼睛,无力地望着主人,口中发出“咿咿”的声音。

边瘦桐气得面色铁青,看着哑童这副样子,他由不住一阵心酸,差一点没下泪来。

原来这哑童,自幼被人遗弃,受尽折磨苦难,后被边瘦桐所遇,见其根骨不凡,始带返仙霞岭,传了他一身本领。后追随自己,并未得到一丝安宁,赤城岛方自脱困归来,却又受此折磨。当下恨得钢牙紧咬,自身上取出了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葯丸,放入哑童口中。

哑童似已认出主人来了,他挣扎着要坐起来。

边瘦桐摇了摇手道:“你不要着急,休息一会儿再说!”

说着把他抬起来,放在一张床上。哑童眸子里,忽然滚出两行泪来!

边瘦桐实在忍不住,问道:“是方才那两个和尚干的么?”

哑童摇了摇头,口中“哑哑”叫了两声,两双手连连比划着。

边瘦桐和他相处多年,已能明白他的意思,见状大吃了一惊,道:“你是说,雪老他……”

哑童用手在脖了上划了一下,吐了一下舌头。边瘦桐“啊呀”叫了一声,差一点跌倒在地。他紧紧地抓着哑童双手道:“你是说雪老已死?”

司明闭上了眸子,眼中淌出两行泪来,他连连地点着头,喉中发出悲咽的泣声。

边瘦桐顿时觉得全身一阵冰凉,眼前金星直冒,想不到自己晚回来一步,雪老竟已丧生!他父女对自己思重如山,如今大恩未报,竟然永别,怎不令人悲愤慾死?

当时,他面色变得苍白,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才冷笑了一声,问道:“用梅姑娘呢?”

哑童比了一下手势,挣扎着要坐起来。边瘦桐一面扶他坐起来,一面问道:“你是说,雪姑娘被他们劫去了可是?”

司明连连点头。边瘦桐长叹了一声,双拳紧握道:“这事情发生了有多久?”

哑童伸出三个手指。边瘦桐恨声道:“三天!莫非你已被他们吊了三天三夜不成?”

哑童点了一下头,眸子里淌着眼泪。

边瘦桐走过去,拍了拍他道:“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

哑童双手连连挥动。边瘦桐明白他的意思,冷笑道:“你不要急,我一定能把雪姑娘找回来;而且要为雪老报仇,他死得太可怜了!”

说着就走到厨房内,找了些吃的东西,又烧了一壶水。哑童吊了三日三夜,所幸身子结实,才没有吊坏,只是饿惨了。

边瘦桐不敢让他多吃,只让他吃了个八成饱。饭后看来,他的精神是好多了。

边瘦桐心中已有了些线索,再问哑童,也不能全明白,他只由哑童的动作中,知道来人是一个长胡须的老人。

当然,边瘦桐很快想到了那个叫青须客雪亦赤的人!

因为,只有此人,才和雪老有着深仇大恨!

他想到了雪老父女对自己的屡次援手,并有同仇敌忾之约。而今,竟是这么就死了。自己如不能手刃那青须客雪亦赤,把雪用梅自他手中抢回来,如何能对得起死去的雪老?

想到此,暗暗打定了主意,又着实安慰了哑童一番。哑童显然是累极了,不久便沉沉地睡去了!

边瘦桐沉痛地思索了一会儿,又在这房子里走了一周,在堂屋内发现了斑斑血迹,料定是雪老所流,不由一阵难过。

他走进另一间房子,这房子本是雪用梅姑娘所住,只见榻枕依旧,最奇怪的是,桌上的油灯仍然亮着。可以断定,事发之时必定是在夜晚。

桌上摊摆着笔墨,边瘦桐走过去,见是雪姑娘临摹的一篇“曹娥碑”小楷。

睹物思人,边瘦桐立刻想起雪姑娘在灯下习字的情景。

不知为何,他忽然对她生出一种浓厚的情感,由不住在桌前呆住了。

良久之后,他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把姑娘这张小楷折叠起来,放入杯中。

他心中思索,那青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4、巫山风雨晚来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线金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